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十八章 困境
    陽光散在帶有薄霧的街道上。
    即將散去的薄霧,散發著濃郁的濕潤感。
    讓行走在街上的人們越發的難受了。
    尤其是那些搜查了一夜的巡警,賞金獵人們,露水、薄霧,早已經侵濕了他們的衣衫,冷冷的,黏黏糊糊的,讓他們十分的難受。
    而且,他們一夜未睡,精神高度集中,這讓他們大多困倦疲憊,不過,就算這樣,他們依舊瞪大了雙眼,搜尋著任何可疑的人。
    當一夜毫無所獲,他們知道眼前這個時候就是最重要的時刻了。
    可惜的是,任憑他們如何尋找,都無法找到秦然與萊利的蹤跡。
    即使是帶著萊利,秦然依舊憑借著C-級別的感知,未卜先知般的趨利避害,往往那些巡警、賞金獵人才剛有所行動,就會被秦然察覺,然后輕松的避開。
    而其中,萊利也發揮著相當的作用。
    身為情報販子的萊利,幾乎熟悉整個城市的所有大街小巷,宛如一副活地圖。
    當然,萊利的作用遠遠不止這些。
    對方腦袋里的秘密情報,讓秦然省下了相當的時間。
    如果沒有萊利,秦然根本想不到Mr.Big,這座城市的地下國王,竟然會蝸居在一個理發店內。
    而且,對外的職業竟然是理發師。
    眼前的理發館是一個臨街的店鋪,門臉不大,一扇進出的門和一扇能夠看到店內的窗戶。
    在窗戶上貼著一些廣告詞。
    和周圍的鞋匠鋪子、雜貨鋪子完全一樣。
    而店鋪的老板、理發師也沒有什么特殊的。
    身材有些發福,個頭不高,面容和藹的中年男人。
    當秦然、萊利走進來的時候,對方一邊給客人刮著胡子,一邊還笑著打著招呼。
    “兩位需要理發?”
    “還是刮胡子?”
    笑容、問候,對方都好似是一個真的理發師,如果不是從他出現在店鋪周圍,就一直有著十數道目光仿佛刀子一般掃視著他的話。秦然差點就信了。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有人突然想對這位看似和藹的理發店老板下手的話,會是什么樣的下場。
    恐怕一瞬間,就得被打成篩子。
    甚至。秦然猜測,周圍的鞋匠鋪子、雜貨鋪子之類的,也都是眼前這位理發店老板的手下開的。
    包括那些會時常光顧的客人,也都有著類似的身份。
    至于理發店內?
    秦然聽到了墻后面、洗漱間簾子后,不下五個人的呼吸聲。
    而且。在那刮胡子的躺椅上,還有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
    對方的臉上涂抹著白色的泡沫,雙眼看似是閉上,享受著理發師的服務,但秦然肯定,一旦發生了什么事情,對方會立刻暴起將為他刮胡子的理發師擋在身后。
    安全十足!
    看似一個普通的臨街鋪面,完全就是對方的大本營。
    秦然評價著。
    “M、Mr.Big,我們需要幫助!”
    按照與秦然的約定,萊利略帶緊張的開口了。
    事實上。如果不是秦然還站在身邊,萊利在面對Mr.Big時,絕對會很干脆的匍匐在地。
    就如同萊利自己說的那樣,面對比他強大的人,他一向都是卑躬屈膝的!
    而Mr.Big在萊利的眼中,那就是無與倫比的強大。
    “抱歉,這位客人,您說什么?”
    “我聽不懂!”
    理發師一臉的迷惑。
    “Mr.Big,我知道您有著規矩……”
    “你既然知道我的規矩,那是什么讓你有膽子跑來這里的?”
    萊利還想要說什么。但是卻被理發師……不,是Mr.Big打斷了。
    上一刻,看起來還很是和藹的人,在下一刻就變得猙獰恐怖起來。面容還是那樣的面容,但氣質卻是大變。
    那雙本該帶有笑意的眼睛,變得冰冷。
    變得漠視他人。
    變得俯瞰一切。
    那給客人刮著胡子的小刀上,似乎溢出了鮮血。
    從點點血滴開始,然后,變成了鮮血的潮汐。
    萊利一瞬間。就被這潮汐淹沒了,他驚恐的踉蹌后退,如果不是秦然扶了一把,絕對會跌倒在地。
    但即使這樣,也是面色蒼白,大口喘氣。
    【震懾:你在對手震懾的范圍,你的精神通過了判定,沒有異常狀態發生……】
    秦然掃了一眼出現在視網膜上的戰斗信息。
    不由詫異的看了看著眼前的Mr.Big。
    他沒有想到,對方僅僅依靠氣勢就能夠形成【震懾】效果。
    不過,秦然的詫異一閃即逝。
    畢竟,相較于那尊青銅巨棺散發出來的【震懾】,對方由氣勢形成的【震懾】雖然值得驚訝,但卻不足為慮。
    就好似見識了驚濤駭浪后,再去看湖水漣漪。
    高下立判。
    看了眼還驚魂不定的萊利,秦然上前一步,將萊利擋在了身后,原本按照兩人的計劃,他應該在萊利說明來意后再出場,以手中的‘籌碼’獲取更多的主動權,但Mr.Big突然爆發出的氣勢,打亂了這一計劃。
    秦然看著眼前Mr.Big雙眼中的漠視、俯瞰,有理由相信,這就是Mr.Big想要的效果。
    對方習慣了強勢,不會放棄主動權。
    而且,對方這樣做,似乎是吃定他們了。
    “你們既然來到了這里尋求我的幫助,顯然你們手中有著籌碼!”
    “而能夠讓斯芬迪克痛苦的事情,我都很喜歡去做。”
    “交出你們的籌碼,如果讓我感到滿意,并且獻上你們的忠誠,我會讓你們活下去。”
    Mr.Big滿是施舍口吻的話語,證實著秦然的猜測。
    而這絕對不是秦然想要的。
    秦然搖了搖頭。
    “我們想要的是合作!”
    “不是奴役!”
    聲音平和的說道。
    對方所謂的‘活下去’是什么,秦然心知肚明。
    “合作?”
    “你們有什么資格?就憑你們手中的籌碼?”
    “還是依靠著你解決了斯芬迪克的一些手下?或者是你認為你真的干掉‘劊子手’卡魯亞克?”
    Mr.Big看著秦然,徑直的笑出了聲。
    表情中,更是帶著玩味。
    似乎秦然的所作所為,在他眼中是一錢不值。
    “我們的資格,Mr.Big你明白!”
    “我的籌碼也遠遠比Mr.Big你想象中的多!”
    秦然絲毫沒有變化,語調依舊平和。
    說多錯多,在無法掌握更多的信息時,秦然選擇咬定了其中的一點:籌碼!
    就如同Mr.Big知道他們來這里是為了什么一樣。
    對方既然選擇了見他們,那就必然對‘籌碼’是上心的,遠不是對方表現的那樣不在乎。
    “哦,那你需要亮出你的籌碼!”
    “你千萬不要說野獸食人事件和斯芬迪克有關系,這件事情我早已經知道了!”
    “甚至,勒納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我的人!”
    Mr.Big一字一句的說著。
    態度更是步步緊逼,他抬起手一揮。
    立刻,周圍埋伏的人,全部走了出來,手中的槍口直直的對準著秦然、萊利。
    周圍如刀子般的視線,也越發的冷冽。
    那裝作客人的壯漢,更是直接站到了Mr.Big的身邊。
    秦然面容不變,心底卻是一驚。
    并不是因為眼前突變的局勢。
    他早就知道這些人的存在。
    真正讓秦然驚訝的是Mr.Big的話語!
    通過報紙上勒納留下的信息,秦然暫時假設了一個關系線:野獸食人事件和勒納手中的東西有關系,而這件東西又被斯芬迪克財團‘收回’,由此推斷野獸食人事件和斯芬迪克財團有關系。
    按照最初的想法,秦然是想要依靠這條假設的關系線來獲取對方的信任,讓對方相信他知道的更多。
    但是,眼前顯然行不通了!
    對方竟然超出他預料的知道這一點!
    “對方必然在斯芬迪克財團安插了人手,而且這個被安插的眼線,必然是能夠接近高層的人!”
    “只有這樣才能夠發現這種極端隱秘的事情!”
    秦然立刻想到了這一點。
    不過,絕對不可能是勒納。
    至于對方所說的勒納也是對方的人?
    秦然是完全不信的。
    那只是一種言語的攻勢,更多的是‘詐’。
    可看透對方用意,對現在的秦然并沒有任何的幫助。
    他因為意外,依然陷入了困境!
    他該怎么辦?
    秦然心底急速的轉動起來。
    PS頹廢求訂閱!求月票!求訂閱!求月票!求訂閱!求月票!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未完待續。)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