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七章 匕首
    感受著后背出現的勁風,等待多時的秦然,并沒有改變蹲著的姿勢,而是右手撐地,雙腿向后蹬去。
    啪、砰!
    連續的兩腳分別命中了對方的握著匕首或者短劍的手腕與胸口。
    至于如何確定對方手中武器種類?
    距離!
    對方與秦然的距離,足以讓秦然判斷出對方使用的是什么武器。
    胸.口中了秦然一腳的隱身襲擊者,在巨大的力量下,直直的向后飛去。
    火焰燒灼著對方的衣裳。
    空氣中傳來了淡淡焦臭的味道。
    劇烈的疼痛從胸.口傳遍了隱身襲擊者全身。
    但身體的疼痛,遠比不上心底的驚駭。
    從隱身狀態中顯現出來的對方,正以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秦然。
    在警笛傳來的剎那,隱身的襲擊者發動了蓄勢已久的攻擊。
    隱身襲擊者自認為秦然必然會被警笛聲所吸引,從而分散注意力,然后,讓他一擊致命的機會。
    所以,當他被迎面而來的烈焰之腳踢飛時,隱身系記者的內心滿是震驚。
    “你、你什么時候發現的?”
    疼痛讓對方的話語變得有些不連貫。
    秦然則根本沒有回話的意思,上前又是一腳。
    砰!
    如同是一支長矛刺出的,秦然的右腳腳尖點在了對方的咽喉上。
    伴隨著一聲脖頸碎裂的響聲,隱身襲擊者倒地不起,沒有了聲息。
    掃了對方并沒有爆出任何物品的尸體一眼后,秦然就向著被他踢飛的武器走去。
    他的手中已經有了兩個流浪者結社的成員。
    不需要更多的俘虜了。
    更何況,面對特殊認識在無法知根知底的前提下,稍有不慎就會被對方翻盤,秦然可不想死于話多。
    最好的敵人,總是死了的敵人。
    【名稱:赫奇之詛咒】
    【類型:劍類武器】
    【品質:魔法】
    【攻擊力:一般】
    【屬性:仇恨】
    【特效: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需求:冷兵器.匕首(精通)】
    【備注:基爾芬.赫奇在學習煉金術時意外的作品,雖然他想要再次制作,但卻沒有任何一次成功!】
    ……
    【仇恨:當進行一次實質攻擊時,將以耗盡物品所有耐久度為代價,爆發出遠超物品本身等級的攻擊力】
    (標注:攻擊等級將以物品本身為主,持有者的力量、技巧為輔)
    ……
    撿起這柄兩面都是利刃,只有巴掌大小,全身黯淡無光的匕首時,秦然就是一怔。
    因為,結果出乎了他的預料。
    “不是流浪者結社,竟然是赫.奇.邪.教……”
    秦然看著物品備注中提到的‘基爾芬.赫奇’。
    對于這個半死人和對方建立的組織,他可是不會忘記。
    因為‘獄醫’芬克斯成為赫.奇.邪.教新領導者的事情,讓秦然根本無法忽視這個組織。
    只是赫.奇.邪.教的構成太過特殊。
    大部分人都是被欺騙的普通人,而少部分真正的高層,也不過是些騙子。
    對于這些人的行蹤,妮凱蕾可以輕松鎖定。
    但其中,并不包括‘獄醫’芬克斯。
    而且,那些人完全不知道芬克斯的下落。
    ‘被某種特殊的方式遮蔽了!’
    這是妮凱蕾主動幫助秦然后,告知秦然的。
    在無法依靠妮凱蕾鎖定,又無法通過其他人得知芬克斯下來的秦然不得不采用原本的的方式,將對方引出來。
    不過,令秦然沒有想到,對方會這樣的激烈,直接派出了刺客。
    還是一位有著特殊能力的此刻。
    “‘獄醫’芬克斯真的是基爾芬.赫奇的另外一顆暗子?”
    秦然猜測著,眉頭略微一皺。
    在他的記憶中,對方一直是一個面容和藹,上了年紀的長者形象。
    也是在阿爾卡特島上,唯一讓秦然有著好印象的人。
    而且,這樣的猜測也有說很多不通的地方。
    如果‘獄醫’芬克斯真的是基爾芬.赫奇的暗子,當時他們面對的情況,絕對不會是那么‘輕松’了。
    不論是食堂的中毒事件,還是之后的醫療室內,對方都有著太多扭轉局面的機會。
    “一定發生了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秦然一邊想著,一邊再次看向了手中的匕首。
    對于屬性這柄魔法匕首的屬性【仇恨】大為好奇。
    這是秦然第一次見到以犧牲物品耐久來增加攻擊等級的武器。
    雖然只能夠使用一次,但是系統的注釋卻足以證明,這柄魔法匕首的攻擊力絕對不會讓他失望。
    小心的將這柄魔法匕首收起來后,外面人影閃爍,一陣陣腳步聲中,則是響亮的大喊。
    “別動!”
    “舉起手來!”
    一隊警察沖了進來,手中的槍口指著秦然。
    秦然異常配合的舉起了雙手。
    “嘿,我只是自衛!”
    “他們才是襲擊者!”
    秦然這樣的說道。
    不過,面對著秦然的話語,所有的警察都不敢有所放松,他們都瞪大了雙眼,緊緊盯著秦然。
    畢竟,一堆倒地的死尸與重傷員中,只站著一個人,實在是太過詭異了。
    “各位,我是這里的老板!”
    “我可以作證這位先生的一切都是自衛!”
    為了不引起誤會,同樣舉著雙手的希蒙斯從一側的房間中走了出來。
    但這樣的話語,只是讓一部分警察將槍口指向了希蒙斯。
    “嘖,如果你們能夠在與這些襲擊者作戰中也有著相同的執著,我想他們早就被清理出這個城市了!”
    看著指向自己的槍口,希蒙斯不由沖著秦然聳了聳肩。
    這樣對峙的情況一直持續到史奇走了進來。
    “好吧!”
    “特殊情況,特殊處理!”
    “這里的事情,由我接手了!”
    史奇掃了秦然與希蒙斯一眼,對著周圍的警察說道,然后,目光再次看向了秦然。
    “如果不介意的話,去我的新辦公室!”
    “你們可以在那里將我所想要知道的事情說上一遍。”
    史奇說道。
    “沒問題!”
    秦然點了點頭。
    ……
    “特別行動組?
    “組長史奇?”
    警察局地下三層,走出電梯后,一個特殊的牌子就出現在秦然的眼前。
    這個牌子是立在地上的,牌面不大,只有普通的小矮幾大小。
    但上面的字跡卻吸引著秦然的目光
    下意識的,秦然念了出來。
    “托流浪者結社的福,我算是升官了!”
    “他們都算是我的新手下!”
    “局長特派的!”
    說著,史奇指了指周圍形象各異的人。
    秦然打量著這些人。
    有老人有小孩,也有一些奇裝怪服的年輕人。
    雖然形象不一,但這些人卻有著一個相同的特質:神神叨叨。
    “你們局長顯然沒有搞清楚什么是特殊人士!”
    秦然沒有回答,一旁的希蒙斯則是忍不住的說道。
    “但這已經是局長能夠找到最好的人選了!”
    “幸好,我在大部分的時候,不需要依靠他們!”
    史奇無奈的帶著秦然、希蒙斯走進了他的新辦公室。
    一個比原本的辦公室面積,大了至少四五倍的房間。
    裝修有些粗糙,但設備卻很全。
    “例行公事,我需要知道剛剛發生了什么?”
    坐在椅子里,史奇開始了詢問。
    秦然也沒有過多隱瞞,將除去赫.奇.邪.教之外的事情,完整的講述了一遍。
    之后,秦然與希蒙斯就在史奇的陪同下離開了警局,兩人再次返回圣者花園。
    “該死!”
    看著一片狼藉,被拉著警戒線的店鋪,希蒙斯又一次的咒罵起來。
    而秦然的目光卻是緊盯著一個出現在警戒線外的人。
    一個出乎他預料之外的人。
    PS第二更~~
    頹廢求訂閱~求~(未完待續。)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 福建体彩22选5开奖公告 11选5前二杀号 双色球选号 浙江20选5预测 极速赛车正规吗 36选7最新开奖 新疆11选5推荐 极速时时彩一分钟网址 湖北11选5任二最大遗漏 股票是买涨还是买跌 平特一肖百分百规律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腾讯一分彩全天计划 平特一肖最牛公式 黑龙江11选五5软件 体彩排列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