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八章 治療
    芬克斯!
    秦然一直想要見一面的‘獄醫’芬克斯就站在警戒線外。
    脫下了白大褂的對方,穿著過膝的棕色短褲,灰白色的半袖襯衫,頭戴了一定遮涼帽,整個人看起來和其它過上了退休生活的普通老年人沒有什么兩樣。
    不過,秦然卻是瞬間察覺了不同。
    對方的雙眼,要遠比記憶中的有神。
    遠沒有老人的渾濁,而是透亮發光的,尤其是那身軀,更是明顯不已,不僅健壯挺拔,而且,裸.露.在外的前臂、小腿上,肌肉虬結,絲毫不遜色于一些健美先生。
    這對一位年紀接近六十歲的人來說,是十分不可思議的。
    而且,在直覺方面,芬克斯也有了顯著的變化。
    當秦然的目光剛剛在他身上一頓的時候,這位獄醫就發現了秦然的注視。
    “嘿,2567,好久不見!”
    “見到你安然無恙,真的是太好了!”
    芬克斯發現秦然后,臉上立刻流露出了一個欣喜的笑容,他揮了揮手,大聲的向著秦然打著招呼。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
    “只不過,你打招呼的方式,實在是有些‘獨具一格’!”
    心底雖然有著疑惑,但是這并不妨礙秦然回應著對方,并且,做出試探。
    “我可以解釋!”
    “我們能不能……”
    說著,芬克斯的目光掃了希蒙斯一眼。
    “你們談,我去收拾!”
    希蒙斯很是識趣的沖著秦然說了一句后,就走進了拉著警戒線的圣者花園,有著史奇開具的證明,希蒙斯自然是暢通無阻。
    ……
    街道轉角的一間咖啡館。
    秦然與芬克斯面對而坐,芬克斯拿著勺子攪動著杯中的咖啡。
    咖啡豆濃郁的香氣與肉松蛋糕的柔軟,配在一起后,自然是別有一番味道。
    這樣的搭配算不上是美味,但在下午的某一刻,有著這樣的搭配,卻是發自心底的愜意。
    不過,秦然完全沒有這份愜意。
    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芬克斯的講述所吸引了。
    “你是說,在我們離開后,你和監獄長等人也進入了存放青銅巨棺的山洞,然后,監獄長等人觸碰了青銅巨棺后,全部的死亡了,而你不僅活了下來,還獲得了一些不可思議的知識和能力?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在芬克斯講述完后,秦然問道。
    他的話語中帶著驚訝。
    因為,這在他看來,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究竟要有多么大的運氣,才能夠達到‘別人碰觸死亡,我碰觸得到好處’的地步?
    秦然對此表示了懷疑。
    而面對著秦然的懷疑,芬克斯卻是苦笑連連。
    “如果是別人和我這樣說,我也會和2567你一樣的懷疑!”
    “但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除去接受,別無他法!”
    芬克斯嘆了口氣道。
    “那么,你為什么成為了.赫.奇.邪.教的領導者?”
    保留著一分懷疑的秦然繼續問道。
    這個是他最關心的事情。
    “好奇心!”
    “我好奇我身上出現的變化,又找不到2567你們,而唯一能夠和特殊事件牽扯上關系的,只有基爾芬.赫奇了!”
    “所以,我開始尋找和基爾芬.赫奇相關聯的事情,期望從中找到能夠解釋出現在我身上的現象。”
    “不過……”
    說到這,芬克斯則是又一次苦笑起來。
    而秦然卻明白了一個大概。
    “不過,你并沒有想到.赫.奇.邪.教完全就是騙人的,除去基爾芬.赫奇外,剩余的人都是騙子!”
    秦然接著說道。
    “嗯!”
    “但是除去這些騙子之外,我還是有一些發現的……”
    “正因為這些發現,我不得不成為了這個組織的新任領導者——我無法坐視那些無辜的人,繼續承受著基爾芬.赫奇強加給他們的痛苦!”
    “畢竟,這些痛苦本不該他們承受!”
    “尤其是在我能夠幫助他們解決痛苦時!”
    “可一些人始終并不愿意接受我的幫助,他們認為我偏離了基爾芬.赫奇制定的教義,是踏上了錯誤的方向!”
    芬克斯點了點頭后,面容滿是無奈。
    不過,下一刻,芬克斯壓低了聲音問道。
    “你知道‘施法反噬’嗎?”
    “施法反噬?”
    “你能夠治療施法反噬?”
    秦然一瞇雙眼。
    對于這個名詞,他并不陌生。
    因為,他最近一段時間,經常的聽到這個詞。
    ‘如果你不想要成為流浪者結社成員的那副模樣,面對陌生的魔法時,最好不要輕易嘗試!’
    秦然清晰記得妮凱蕾說這句話時,面容上的嚴肅。
    因為,事情的后果,值得這樣的嚴肅。
    在沒有相應天賦,或者天賦不夠,卻去強行施展某一項魔法時,會造成極為可怕的后果。
    運氣好的,會變得如同流浪者結社成員一般神神叨叨。
    運氣不好的,直接就會死亡。
    而且,妮凱蕾明確的表示了,那種‘神神叨叨’的狀態是伴隨終生的。
    簡單的說,就是無法治愈的。
    但是,按照芬克斯現在所說的意思,他似乎有能力治療。
    以妮凱蕾的實力都無法治愈,芬克斯卻表示自己能夠治療……
    猛地,秦然靈光一閃。
    “你從青銅巨棺那里得到的知識?”
    秦然問道。
    “嗯!”
    “我得到了一些很不可思議的知識,其中就有著治療施法反噬的方法,所以,我想要救助那些無辜的人!”
    “而我需要2567你的幫助!”
    芬克斯神情凝重的看著秦然。
    “什么幫助?”
    秦然問道。
    “幫助我重返阿爾卡特島!”
    “我熟知了整個治療流程,但卻缺少一件關鍵的東西——需要一些灑在青銅巨棺上的鮮血!”
    “在鮮血沒有被青銅巨棺徹底吸收前,將其截獲,就能夠做成治療藥劑!”
    “我知道這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但希望秦然你能夠幫助我!”
    “不需要太多,只要將我帶上阿爾卡特島就可以!”
    芬克斯鄭重的說道。
    上阿爾卡特島?!
    秦然呼吸一滯
    PS第一更~
    頹廢求月票~求訂閱~(未完待續。)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