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九章 求助
    重返阿爾卡特島!
    對于秦然來說,已經成為了執念。
    因為,島上有著青銅巨棺。
    尤其是當芬克斯表示從青銅巨棺上得到了相應的好處時,秦然心底的迫切就如同是烈火般燃燒起來。
    但是,一想到暗星結社,秦然心底的烈火,瞬間就被澆滅了。
    他已經見識過對方的強大。
    隨便一個結社成員都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更加不用說是,登上對方重重把守的阿爾卡特島。
    秦然完全可以想象,一旦他沒有任何邀請、允許的登上了阿爾卡特島,等待他的會是什么下場。
    也許看在妮凱蕾的面上,他不會面對死亡。
    但囚禁之類的卻是免不了了。
    而且,這樣冒失的行動,很可能會導致他與妮凱蕾的關系變差,從而影響到主線任務。
    事不可為!
    早已經得出這個結論的秦然搖了搖頭。
    “抱歉,我無能為力!”
    “當暗星結社出現在阿爾卡特島的時候,那里就不是現在的我能夠碰觸的地方——即使那尊青銅巨棺對我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但我清楚我自己的實力!”
    秦然面帶歉意的說道。
    “沒關系……”
    “我也只是想要試一試!”
    “是暗星結社駐守在阿爾卡特島?”
    芬克斯臉上有著難掩的失望與吃驚。
    他似乎并不知道暗星結社駐守阿爾卡特到的消息。
    沒有等秦然詢問,芬克斯就立刻解釋起來。
    “我在醒來后,就被.政.府.的人帶離了阿爾卡特島,之后的事情完全的不知道,雖然我努力的查探了阿爾卡特島的現狀,但每一次的查探都是無疾而終,原來是暗星結社……怪不得、怪不得!”
    “盡管我才踏入了這個圈子中,但是對于六大結社之一的暗星結社也是如雷貫耳的!”
    芬克斯苦笑的搖了搖頭。
    六大結社?
    不是五大結社嗎?
    暗星、夜魔、獨角獸、白鹿、極晝……
    秦然心底將幾個結社的名字默念了一遍。
    確認著自己沒有記錯。
    事實上,在與希蒙斯的交談中,對方不止一次提到過五大結社的名頭,秦然早已經牢記在心。
    可芬克斯隨口就說出是六大結社,那種隨意的神情,反而顯得分外篤定,不像是開玩笑。
    是芬克斯的情報有誤?
    還是?
    秦然心底出現了疑惑。
    不過,表面上依舊保持著淡然的神情,靜靜的聽著芬克斯的訴述。
    只是心底的疑惑卻是越來越大。
    他一直在等待對方來找他。
    但是,對方出現的實在是巧合。
    剛剛經歷了赫.奇.邪.教的刺客的刺殺,對方這個實際領導者就出現了。
    而且,還是以獲得了青銅巨棺好處的模樣出現。
    似乎巴不得他知道。
    如果換做是他,面對一個算得上是熟識,但卻肯定不算是深交的人,會坦然的告知對方一切嗎?
    答案是否定的。
    秦然無法做到這樣的坦然。
    因為,這樣坦然帶來的后果,很可能是他無法接受的。
    貪婪與嫉妒集合后,會有什么?
    鮮血、殺戮。
    當然,也不排除對方是坦然的,對方是真正意義上的信任他,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這并不難辨別。
    時間流逝著。
    一個小時后,詢問了秦然足夠多神秘世界常識的芬克斯站起來道別了。
    秦然目送著對方離開。
    對于芬克斯的詢問,秦然并沒有隱瞞。
    盡管這些常識,他大部分是得自妮凱蕾與希蒙斯,但只要是能夠說的,他都告知了對方。
    芬克斯對此表示了感謝。
    臉上浮現出的那種終于獲得了解答的欣喜,并不像是偽裝的。
    可這并不代表,秦然放棄了懷疑。
    他需要經過真正意義上的證實后,才會去確認真假。
    如果他的懷疑是錯誤的?
    秦然自然會以實際行動來表達他的歉意。
    如果是對的話……
    那一切就值得玩味了。
    秦然看著對方背影早已經消失的方向,轉身向著圣者花園走去。
    ……
    當與希蒙斯帶著對方的魔藥臺返回黑街1號的時候,秦然就又恢復了之前一周的生活規律。
    每天除去必要的睡眠和食物外,剩下的時間就完全向希蒙斯學習魔藥學。
    這樣的時間足足持續了近兩周。
    期間妮凱蕾只是打了個一個電話回來,說是要延長返回的時間。
    甚至,都沒有給秦然開口的機會,就掛斷了電話。
    讓秦然完全無法確認心底的疑惑。
    關于五大結社與六大結社之說,秦然并沒有再去詢問其他人。
    暫時當做一個秘密,放在了心底。
    不過,這并不妨礙,秦然向希蒙斯的學習。
    而且,通過這近兩周的學習,秦然發現希蒙斯對于魔藥學有著相當的造詣,絕對不是對方說的‘一般’水準。
    再想想妮凱蕾與對方朋友相稱,一切又變的理所當然了。
    老虎不會與綿羊為伍。
    強者身邊不會有弱者。
    即使看起來像是弱者,也只是因為你沒有發現他強大的一面。
    “這個是檀香,由檀香樹的干燥芯材研磨而成,只需要點燃就可以讓人心神寧靜;如果再配合一些其它的材料,你還可以獲得驅魔和治愈的效果。”
    “紫花苜蓿,曬干后可以充當干糧,味道不會好,但卻可以填飽肚子。”
    “木槿花,這個是好東西,如果你的精神極度的疲憊,你會需要它的。”
    “還有這個……”
    秦然跟在希蒙斯的身后,行走在被希蒙斯改為魔藥園的庭院中,每次路過一株特別的植物,希蒙斯總是會停下腳步,向著秦然講述。
    每次聽到這樣的講述,秦然都會收到系統的提升。
    【經過教導,魔藥學學經驗獲得一些增長……】
    因此,秦然是樂此不疲的。
    他期待著【魔藥學】真正的出現在他的技能欄中。
    所以,當菲力德帶著一個人出現,打斷了這樣的學習時,秦然是感到不滿的,他的眉頭下意識的一皺。
    不過,秦然卻知道幽靈管家不會無緣無故的帶著一個人出現。
    他的目光立刻看向了這個人。
    四十多歲的年紀,皮膚黝黑,手上滿是老繭,整個人看起來很壯實,但是脊背已經有一些佝僂。
    在車站、碼頭等地,這樣賣苦力的人隨處可見。
    但是,對方能夠看到菲力德卻足以說明對方的不簡單。
    要知道,就算是希蒙斯想要看到菲力德,也需要依靠藥劑的幫助。
    “是2567閣下嗎?”
    “芬克斯醫生危在旦夕,他需要您的幫助!”
    在看到秦然后,對方立刻說道。
    頓時,秦然的眉頭就皺得更緊了。
    PS第二更~
    頹廢求月票~求訂閱啊~(未完待續。)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 大乐透专家预测最精确 体彩飞鱼53期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胆拖投注表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 福建体彩31选7彩民论坛 排列三死规律 上海11选5彩票网 湖北体彩11选5中奖 幸运飞艇愽彩平台出租 内蒙古快3官网 贵州11选五5下载 股票开盘价是什么意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陕西快乐10分开奖今天 北京快3直播开奖直播 正规股票投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