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五章 你說誰死了?
    ‘黑獄’班寧,聲音高傲且冷酷。
    就如同一位執掌所有人生殺大權的君王。
    他宣布著秦然的死亡。
    是那樣的理所當然。
    是那樣的……
    被人們所認可!
    華爾威街的范圍外,成百上千的玩家看著化為廢墟的街道,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看向‘黑獄’班寧的目光滿是驚駭,仿佛第一次明白了‘魔女之下,十大超新星’所代表的含義。
    尤其是這些玩家中最早到的那一批。
    他們都是各個團隊、組織內的資深玩家,一直被委任盯緊秦然、‘黑獄’班寧的動向。
    所以,才能夠在‘黑幕’出現的一剎那,就紛紛的從附近的街道趕來。
    “可惜了,2567沖動了!”
    “以他之前表現出的實力,只要再耐心積攢實力,終有一天是可以和‘黑獄’班寧對抗的!”
    “2567聽說還只是一個半新人,這樣的潛力真是可怕!”
    “再可怕又怎么樣?”
    “遇到‘超新星’還不是死了!”
    “嘿,這絕對不是結束,要知道2567和無法無天可是不錯的朋友!”
    “以無法無天的性格,一旦返回游戲的話,那才是真正熱鬧的開始!”
    “真是期待!”
    “是啊!是啊!”
    ……
    或是惋惜、或是不屑、或是譏諷、或是幸災樂禍的聲音,在資深玩家之間響起。
    讓那些隨后趕到、恰巧在附近的菜鳥、新人們紛紛的豎起了雙耳。
    這些進入游戲,經歷了最初茫然,或者依舊茫然的玩家們,本能的收集著信息——畢竟,游戲中死亡,現實中死亡等等游戲規則,在一些資深玩家的宣傳下,并不是什么秘密了。
    但正因為如此,更加的讓這些菜鳥、新人玩家們越發的戰戰兢兢。
    而這樣的情緒,隨著眼前的一幕越發的加重了。
    不論是籠罩方圓百米,夷平了整個街道的‘黑幕’,還是那讓人看著就心底發寒,卻能射出上千道灼熱射線的怪獸,都是他們這個階段所不理解的力量。
    他們下意識的將自己帶入‘黑獄’班寧,或者秦然的位置,無不得出了一個同一的結果:死亡。
    這讓他們感到了沮喪。
    一些本來脫離茫然的玩家看到的是死亡的結果。
    因此,又一次的茫然、不知所措了。
    這讓他們感到了興奮。
    一些本來還在茫然的他們看到了過程中展現的力量,實在是迷人不已。
    因此,迅速的從茫然中脫離了出來、目光堅定。
    灰心喪氣。
    奮起直追。
    兩種不同的心態,好似兩把不停揮舞的長劍,在新人、菜鳥玩家們的心底交擊、交錯而過。
    他們的氣息逐漸的發生了變化。
    一些越發的弱勢。
    一些卻強勢不已。
    資深玩家們,紛紛的將目光看向了那些展露自己強勢一面的新人、菜鳥玩家,略微打量后,就走了過去代表著各自的團隊、組織向著這些擁有‘潛質’的玩家發出了邀請。
    至于氣勢越弱的那批?
    無人問津。
    有些事情,一開始就決定了結果。
    在死亡的威脅下,一些事情變得更加的直接、殘酷。
    血淋淋的,讓人無法直視。
    但這就是,現實。
    突然遠處響起了一陣騷動。
    一群人出現在了街道的盡頭。
    “哈,有好戲看了!”
    一位早已到場的資深玩家笑了起來,然后看了看身旁剛剛加入團隊的新人,自顧自的解說起來。
    “這些家伙都是‘獨行者’,一群習慣在副本世界中,獨來獨往、貪婪的孤狼——雖然在巨大城市中表現的很安分,但你千萬不要指望和他們有什么合作!因為,他們根本不懂得合作,只會讓整個團隊崩潰離析!”
    “至于好戲?”
    “剛剛那個被干掉的2567也是‘獨行者’之一,還是‘獨行者’中名望極高的無法無天的好友,所以,現在這些家伙要報仇了!”
    資深玩家的話語中滿是蔑視。
    不過,新加入的新人玩家卻滿是疑惑。
    “可您不是說他們是孤狼嗎?為什么還會……”
    新人玩家問道。
    “裝模作樣而已!”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顯現出所謂的‘友情’來,才能夠讓人明白他們的‘驕傲’!”
    “我敢打賭,這一定是一次虎頭蛇尾的戰斗!在‘黑獄’班寧出手后,這些孤狼很快就會散去的!”
    “一群傻X!”
    資深玩家撇著嘴角道。
    “是這樣嗎?”
    新人玩家看著氣勢洶洶沖來的‘獨行者’們,低聲自語著。
    莫名的,他有些不相信身旁資深玩家的話語。
    而這個時候,沖來的‘獨行者’中,傳來了一陣怒吼聲——
    “班寧!”
    扛著盾牌的漢斯,帶著一只機械狗的柯爾。
    兩個和秦然關系最好的‘獨行者’對著‘黑獄’班寧怒目而視。
    “準備給2567報仇嗎?”
    “兩個不知所謂的螻蟻!”
    籠罩著一層血色光芒的班寧冷笑道。
    “螻蟻?”
    “那你真應該嘗試一下螻蟻的力量!”
    漢斯直接被氣笑了,他豎起了盾牌,他要搏一把了。
    雖然明知道不敵,但也要一戰。
    不然的話,他內心的火焰就要把他自己點燃了。
    柯爾沒有說話。
    被系統遮掩的面容,讓人看不清楚神情。
    但周圍的人,都能夠感受到柯爾氣息正在如同巖漿一般的翻滾著。
    不同于漢斯的性格使然。
    柯爾此刻滿是愧疚!
    秦然對他有著救命之恩。
    而且,對他有過不止一次幫助的無法無天更是拜托了他。
    但即使是這樣,他依舊眼睜睜的看著秦然死了。
    柯爾沒有抱怨秦然不聽勸阻。
    現在的他,還沒有想到這些,被秦然之死充斥大腦的他,只想到了,為什么不更加認真的勸說秦然。
    他為什么只會用私信?
    而不是登門呢?
    因為,他面對‘魔女之下的十大超新星之一’有著恐懼感。
    他膽怯了。
    他恐懼死亡。
    不過,現在他卻有著更加恐懼的東西:一路而來,眾多獨行者看向他的目光。
    目光,如劍、如刀。
    劍劍刺骨。
    刀刀斬肉。
    “呵!”
    一聲輕笑,柯爾從背包內囊中,掏出了兩捆特制的炸藥。
    并不是普通的黑火藥。
    而是……
    液體!
    幽藍色的液體,在巨大城市的自然光下,散發著讓人心悸的光芒。
    柯爾毫不猶豫的將液體炸藥綁在了自己的身上,他看著遠處被血色籠罩的‘黑獄’班寧。
    生硬的吐出了一個字。
    “來!”
    ‘黑獄’班寧沒有回答。
    周圍先到一步的資深玩家們卻是臉都綠了。
    他們可是清楚眼前液體炸藥的威力,一旦爆炸的話,絕對會將夷為平地的華爾威街炸成一個深坑。
    這些資深玩家們紛紛后退。
    不明所以的新人、菜鳥玩家們,在聽到短暫的解釋后,也是緊隨其后。
    但是,其中一些玩家看向這群被稱之為‘獨行者’玩家的目光,卻變得不同了。
    尤其是當那群‘獨行者’中又有幾個人毫不猶豫走出,向著‘黑獄’班寧明確的表現出了戰斗之意時。
    身材壯碩的拉蒙特,一手一劍,冰火氣息圍繞全身。
    偏瘦弱的萊文緩步而出,一張卷軸緩緩的攤開,神秘的文字在他的腳下浮現。
    一個高挑身披紅色斗篷的女子凌空懸浮,一枚枚的寶石在她周圍環繞、光芒四射。
    “哼!”
    “漢斯、柯爾、拉蒙特、萊文、工匠,還有誰?”
    “都一起出來,我好一次性的解決你們!”
    ‘黑獄’班寧冷哼了一聲。
    “你是瞎的不成?”
    “當然是站在這里的全部了!”
    僅有一米五高的少女,排眾而出,與漢斯等人并肩站立。
    “勒梅?”
    “你確定要和我做對?”
    ‘黑獄’班寧問道。
    “不是我要和你做對,而是我現在恨不得痛揍你一頓啊!”
    “2567,可是很不錯的小家伙——雖然他的理念狂妄,但是我很期待他會怎么做,現在你讓我的期待落空了!”
    “不教訓你的話,我心氣不平!”
    ‘煉金師’勒梅雙手環抱胸前大聲的喊道。
    “好!”
    “很好!”
    ‘黑獄’班寧陰沉的低吼著。
    染血的逆十字架又一次的插入到了他的手掌內,血色的光芒一下子收斂了起來,‘黑幕’又一次的開始在天空上漫延著。
    最早趕到的那批資深玩家們,再次倉惶后退。
    ‘獨行者’們卻是發動了沖鋒。
    “那么……你們就和2456一樣,全部的給我去死吧!”
    面對著沖來的玩家,‘黑獄’班寧惱怒的喊著。
    他就要再次抽出逆十字架。
    但,有一只手掌卻比他更快。
    手指修長,卻不失力量感。
    以覆蓋的形式,捏住了‘黑獄’班寧的右手。
    一個在這位超新星看來,根本不可能出現的聲音出現了。
    “你說誰死了?”
    秦然的身影逐漸的清晰起來。
    就在‘黑獄’班寧的身邊!
    嘎吱!
    嘎吱!
    嘎巴!
    秦然的手掌不住的用力,“黑獄”班寧的手掌發出了不堪重負的響聲,而僅僅是一秒鐘后,這樣的不堪重負就變成了一聲脆響。
    “黑獄”班寧的手掌被秦然硬生生的捏斷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看著這一幕。
    不論是‘獨行者’,還是那些團隊資深玩家。
    他們瞪大的雙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怎么可能!”
    “我明明已經……”
    ‘黑獄’班寧不可置信的吼著。
    “是嗎?”
    “忘了告訴你……”
    “我可是不死之身啊!”
    秦然輕笑的說道。
    PS第一更~
    第二更頹廢正在努力的碼!(未完待續。)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