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四章 憐憫?仁慈?
    突如其來的萬蛇嘶鳴、噬咬。
    一瞬間就讓奧哈拉陷入了幻覺之中。
    不僅是奧哈拉,尼西爾也沒有逃脫。
    【劍技.萬蛇】半徑20米的有效范圍,雖然還不足以被稱之為大范圍,但在這建筑內卻是足夠了。
    而且,以秦然最強大的屬性精神為判定的【劍技.萬蛇】,在突襲之下,真的是無往不利。
    只是——
    砰!
    一次有力而直接的拍擊,奧哈拉如同是斷線的風箏般,撞穿了墻壁,飛出了這個房間,深深的陷入到了走廊的墻壁上。
    而秦然卻面色異樣的捂著自己的左.胸.口。
    就在他準備干掉奧哈拉的時候,他的心臟突然出現了一絲異樣。
    非常熟悉的感覺。
    每當欲.望之獸和惡魔之力有所躁動的時候,他都會清晰的感受到這絲異樣。
    只不過,與兩者迷惑、引動.欲.望不同的是,這一次卻是‘憐憫’!
    沒錯,秦然以‘憐憫’形容這絲異樣。
    因為,他很清楚的感受到,他面對束手待斃奧哈拉下不了手。
    “該死!”
    秦然心底暗罵了一聲。
    對于眼前的情況,秦然只需要略微思考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吸收了【圣堂之星】完成了額外特殊進化的【融合之心】必然又有了什么東西加入其中!
    至于是什么?
    看看【圣堂之星】的屬性就知道了。
    ‘儲藏著上一代圣騎士之一的生命力量!’
    想到這,秦然的臉色都快綠了。
    秦然并不討厭真正意義上的圣騎士。
    他也不否認,這些人是值得尊敬的。
    可如果讓他成為其中一員的話,秦然是死都不干的。
    實在是太束縛了。
    失去了自由的感覺,是生不如死的。
    那是一種異樣的絕望。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氣,拎著【狂妄之語】的秦然大踏步的向著奧哈拉走去。
    他絕對不允許這樣的束縛。
    嗚!
    【狂妄之語】又一次卷動著氣流,向著明顯陷入到昏迷中的背叛者斬去。
    之前出現的異樣又一次的出現了。
    而且,帶著‘妥協’。
    僅僅是某種情緒上的表達,而不是完整的意思。
    但有著凱美瑞斯之眼、惡魔之力這樣的前車之鑒,秦然第一時間的停下了手中的斬擊。
    壓制并不是最好的辦法。
    溝通才是。
    早已知道這一點的秦然就是這樣做著。
    “憐憫、救贖?”
    秦然自語著。
    他的心臟則以別樣的節奏跳動著。
    一道虛幻的白色身影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全身的金屬盔甲,白色的皮膚,沒有頭盔,一張溫和的臉上,帶著對時間萬物的熱愛與謙卑。
    這道虛幻的身影在秦然的注視下,轉身看著奧哈拉。
    兩三秒后,轉回身,以祈求的目光看著秦然。
    “只是她一人!”
    秦然斬釘截鐵的說道。
    虛幻的身影猶豫了一下后,點了點頭。
    接著,消失不見。
    秦然的目光立刻掃視著【融合之心】,可包括【圣者之刺】在內的屬性、特效并沒有任何的變化。
    “圣騎士之力,不同于凱美瑞斯之眼、惡魔之力的狂暴,但也無法做到每一次的有效‘溝通’就獲得一次力量上的變化……”
    “果然,‘邪惡’的一面都是這樣重利益嗎?”
    “怪不得很多人喜歡。”
    秦然自嘲的一笑。
    然后,他看著奧哈拉,一把將對方拎起。
    既然已經有所承諾,秦然自然不會出爾反爾,但是這并不代表他不會物盡其用。
    “尼西爾!”
    秦然一聲低喝。
    陷入【劍技.萬蛇】之內的尼西爾一個哆嗦的清醒過來。
    圣堂執事的臉上還帶著被噬咬的恐懼。
    不過,當看到秦然手中的奧哈拉時,這樣的恐懼就被震驚所代替。
    “奧哈拉她、她……”
    內心的震驚,讓尼西爾的話語都變得結巴起來。
    “放心吧,她還沒死!”
    “我需要你幫個忙。”
    秦然這樣的說道。
    “請說!”
    松了口氣的尼西爾馬上點頭。
    “幫我把和她一起叛變的人聚集起來!”
    秦然這樣的說道。
    ……
    夜晚的海浪,由于潮水的漲退而顯得分外洶涌。
    斯穆特捏著一個煉金戰士的頭顱,面帶不屑的笑容。
    “這么多年了……巴里竟然還是這樣的不上進!”
    “一些殘次品,竟然還拿出來丟人現眼!”
    斯穆特說著,手掌用力。
    啪!
    煉金戰士的頭顱立刻就如同西瓜一樣的被捏爛了。
    紅白色的腦漿子混雜著一絲絲綠色,就這樣的爆了出來。
    斯穆特厭惡的甩了甩手掌。
    呼!
    夜晚的海風吹過。
    腥臭的氣味卻彌漫不散。
    足足上百具煉金戰士的尸體,就這樣的隨意丟棄在沙灘上,仿佛是被孩童厭惡的積木玩具。
    斯穆特的目光看向了遠處。
    他一邊靜靜等待著重要目標之一的出現,一邊準備在此期間做做‘熱身運動’。
    他抬起了右手,握拳擊出。
    沒有任何的威勢、氣息。
    就好似平時無意中的揮手一般。
    但是——
    轟!
    一道熾白色的沖擊波,仿佛是出鞘的圣劍,帶著無盡的狂傲之氣,向前直刺而出。
    一艘戰艦徑直的被湮滅其中。
    沒有爆炸。
    沒有慘呼。
    當光芒消失時,海面上就只剩余點點殘骸。
    斯穆特看到了那點點殘骸。
    他不滿的一皺眉。
    應該全部消失才對。
    而不是留下一點殘渣。
    所以,斯穆特吸了口氣。
    他準備稍微認真一點了。
    擊出的右手緩緩的收了回來。
    熾白色的‘圣堂之力’在斯穆特拳頭上聚集著。
    可一道從天而降的烈焰沖擊波卻更快。
    轟!
    又一艘戰艦被擊中了,不同于被‘圣堂之力’擊中后的湮滅,這艘戰艦在高溫中被打了一個對穿。
    金屬的船身,就好似是紙糊的一般。
    完全不堪一擊。
    附近冰冷的海水更是在這一刻就沸騰了起來。
    灼熱的水蒸氣足以燙傷任何一人。
    可這樣的灼熱與附著在船身上的火焰相比較而言,真的是不值一提。
    烈焰如同跗骨之蛆般燃燒著所有生命。
    沒有誰能夠逃脫。
    慘叫聲連連,死亡的恐懼氣息充斥海面。
    剛剛遭受了一輪襲擊的艦隊,根本沒有想到還有其它的敵人。
    他們紛紛的抬起頭,尋找著敵人。
    實在是太顯眼了。
    所有人幾乎都是在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云層下,烈焰雙翼不住扇動的敵人,看著那如同劍一般鋒銳的長角,螺旋蜿蜒而上,看著那將整個天空都染成了紅色的巖漿身軀,所有人都驚駭欲絕。
    “惡、惡魔!”(未完待續。)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