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五章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溫徹斯特之家,就如同它的名字,一間家庭式的旅館。
    樓高三層,有著一個憋仄的入口,即使是一個正常體型的人,也需要半側著身子才能夠進入。
    這樣的地方,自然不要指望有著獨立的停車場。
    門前、路邊就是最好的停車位。
    秦然用兜里的1元紙幣詢問到了溫徹斯特之家的確切位置后,繞過了門前停放著車子,向里走去。
    出于習慣,秦然掃視了一眼這些車子。
    總共四輛車,按類型分是兩輛轎車,一輛吉普和一輛皮卡。
    至于牌子?
    很抱歉,對眼前副本世界幾近一無所知的秦然,根本無法辨認出汽車的牌子。
    不過,這并不妨礙秦然能夠看出其中的一輛轎車很與眾不同。
    那加長的車身,遮擋嚴實的車窗,以及從前擋風玻璃內看到的真皮座椅,都在告知著秦然這輛車的價值不菲。
    “有錢人的車子?”
    秦然挑了一下眉頭。
    一輛這樣的車子出現在金碧輝煌的酒店外不奇怪,但在這種略顯老舊、破爛的家庭旅館外,卻是相當扎眼的。
    支線任務的氣息!
    秦然瞇起了眼。
    然后,他前進的腳步更快了。
    他迫切的需要更多的線索來弄清楚自身現在的情況,借此尋找到主線任務。
    十天的時間,可不是太多。
    叮鈴!
    門后的鈴鐺隨著秦然的推門而入響了起來。
    門一開,一股混雜的味道鉆入了秦然的鼻中。
    血腥味!
    汽油味!
    還有……火藥的硫磺、硝石味!
    正準備進入的秦然猛地停下了腳步。
    想也不想,秦然抽身后退。
    轟!
    就在秦然后退的下一刻,爆炸發生了。
    耀眼的火光從溫徹斯特之家的門窗處亮起,接著就是被震碎的玻璃四散飛濺,灼熱的火舌從窗口冒出。
    平靜的街道瞬間陷入了混亂。
    宛如是燒熱的油鍋內倒入了一瓢冷水。
    人們驚慌失措的叫喊、跑動。
    每一個人都面帶驚恐。
    即使警笛聲的出現,也沒有讓這樣混亂的景象停下。
    秦然搖了搖頭,努力的讓受到震蕩的大腦恢復正常。
    雖然剛才一剎那秦然就反應了過來,但是依舊受到了波及:爆炸產生的巨大力量,讓秦然飛躍了近七八米的距離后,撞在了路燈上。
    在一陣令人牙酸的響動中,路燈扭曲的倒地了。
    秦然則順勢跌在了路邊。
    “該死!”
    看著瞬間因為沖擊與撞擊減少的500生命值,秦然沒有任何一刻,比現在懷念自己的裝備和道具。
    不需要太多。
    只需要有【普魯斯之腕】或者【卓越之鎧】在,眼前這樣的爆炸,根本不可能傷到他分毫。
    哪怕是有著披風【暗之鴉羽】,也會有效的減少受到的傷害,而不是像現在一般硬抗。
    尤其是【融合之心】被封印后,【邪異體質】的消失,面對爆炸、烈焰,秦然并不比其他人好多少。
    如果不是體質還有A+,生命值也是契合A+體質的900點,而且秦然并沒有真正意義上進入溫徹斯特之家,恐怕這一下就得讓秦然完蛋。
    可就算如此,秦然也陷入到了【中度傷勢】的狀態中。
    力量、敏捷、感知三項屬性,再次下降一級。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眼前副本世界警察的出現。
    他一個對眼前副本世界沒有任何認知,且不具備相應身份的人,出現在了一起兇殺、爆炸案的現場……不論怎么看都是不太妙的事情。
    下意識的,秦然就想要站起來,遠離這里。
    可一切都事與愿違。
    一名年輕的警察在跳下警車的瞬間,一眼就看到了受到爆炸波及,衣衫襤褸、一身鮮血,跌倒在路邊的秦然。
    “長官,這里有傷者!”
    “堅持住,救護車馬上來!”
    “嘿,伙計,看著我,你的傷沒什么大不了的,千萬別合眼……”
    年輕的警察一邊大聲的喊著,一邊大聲給秦然鼓勁。
    似乎擔心秦然就此沉睡,年輕的警察,不停的吸引著秦然的注意力,給予秦然安慰。
    無疑,這是一個富有正義感且很善良的年輕警察。
    但秦然卻只能給予對方一個白眼。
    身為玩家,比任何一個原住民都要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態。
    他看起來傷得很重,但也就是看起來而已。
    并不致命!
    秦然眼角的余光掃視著因為年輕警察的呼喊,而又跑過來的數名警察,放棄了強行離開的打算。
    雖然這對秦然來說并不困難,但是他并不想要讓整個事情變得更復雜。
    “我剛剛返回‘溫徹斯特之家’就爆炸了?”
    “絕對不是巧合!”
    “是陷阱!”
    “那么……我口袋里的鑰匙是?”
    秦然多疑、謹慎的性格開始讓他腦海中冒出了多種猜測。
    可馬上秦然的猜測就被打斷了。
    “長官!傷者翻白眼了,讓救護車快一點,他要堅持不住了!”
    誤會了什么的年輕警察高聲喊道。
    秦然一愣,面對這樣的‘好心人’,忍不住的嘴角抽搐著。
    “長官!傷者開始抽搐了,體征不穩了!”
    再次誤會的年輕警察又一次高聲喊道。
    好吧。
    秦然表示自己放棄了。
    他不需要和一位‘好心人’爭辯。
    因為,這本來就不該發生。
    他這個傷者只需要老老實實的待在這里,等待救護車就好。
    ……
    圣瑞徳醫院。
    在本市并不是最好的醫院,但卻是距離溫徹斯特之家最近的。
    秦然被救護車送入醫院后,直接就進入到了急救室。
    但一分鐘后,急救室的醫生就破口大罵。
    “你們在開玩笑嗎?”
    “這家伙只是皮外傷而已!他只需要清洗傷口,好好修養兩天,就能夠繼續健步如飛了!”
    送秦然來的年輕警察與一位上了年紀的警察面面相覷。
    五分鐘后,秦然被轉入了一間‘特護病房’。
    并不是需要時刻照顧病人的特護,而是監視特殊就醫人群的特護。
    被清洗了傷口,裹上繃帶的秦然低頭看了看自己左手的手銬。
    與床相連,極大的限制了他的行動力。
    然后,再看了看門外。
    角度的原因,小窗口看不到外面,但秦然能夠聽到兩道呼吸聲。
    送他來的警察,此刻成為了看守他的守衛。
    “情況比想象中的還要糟糕啊!”
    秦然心底自語著。
    眼前對待他的方式,足以說明他被列為了重點懷疑對象。
    而這可不是秦然樂于見到。
    秦然微瞇著眼,思考著該如何讓自己擺脫眼前的困境。
    大約半小時后——
    砰!
    房門被猛地推開了,一個身著皮衣、牛仔褲,個頭不高卻身材姣好的女人走了進來。
    在房間燈光下,被映照著紅色耀眼的頭發,就如同對方行事火烈的性格,成熟、鋒利的雙眼直直的盯著躺在床上的秦然。
    “我是警長,特瑞沙。”
    對方說著亮了自己的警官證,然后,就這么站在床前,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著秦然,為秦然制造著壓力。
    在三四秒鐘后,對方才繼續開口。
    “你是誰?”
    “來自哪里?”
    “你為什么會出現在溫徹斯特之家?”
    “爆炸案是你做的嗎?”
    “你認識制造爆炸案的人嗎?”
    “他們為什么這么做?”
    對方的問話很有技巧。
    語速快,且有節奏。
    面對這樣的問話,一旦被帶入其中,很有可能就會說出什么,即使沒有說出來,神情中也會出現異樣。
    特瑞沙是根據經驗和一些特殊書籍總結出的這樣技巧。
    對此,特瑞沙非常自信。
    可接下來,特瑞沙卻是皺起了眉頭。
    被問話的秦然沒有出現她想象中的反應,而是一臉茫然的看著她。
    “我是誰?”
    “我來自哪里?”
    “我為什么會出現在溫徹斯特之家?”
    “疼……我的頭好疼!”
    秦然仿佛是回答,又好似是自語,可還沒說完就抱著頭在床.上.呻.吟起來。
    看著這副模樣的秦然,特瑞沙心底升起了一個不好的預感。(未完待續。)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