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一百零六章 此路不通
    【卡爾嘉之粉碎】這對流星錘,在艾特蘭市是相當有名氣的。
    特別是在剛剛經歷了歐林教會的覆滅。
    這件特殊的武器隨著原主人的死亡,而越發的有名了。
    因為,它的新主人是秦然。
    一個最近攪動了整個艾特蘭市,號稱獲得了獅鷲教會傳承,幾乎以一人之力就滅掉整個歐林教會的年輕人。
    所以,隨著【卡爾嘉之粉碎】的出現,在場消息靈通的獵犬們,就知道是誰來了。
    不過,大部分的獵犬們關注的還是自己的老對手:那些脫離了‘束縛’的騎士們!
    但也有的人不是。
    四個背叛的騎士迅速后撤,進入到了獵犬們的陣營后,先以嘲弄的眼光掃過僅剩余三人的騎士隊伍,然后,就用一種憤恨的目光盯著那道從鑿穿的天花板跳進來的身影,嘴角不由泛起了一陣獰笑。
    對于四個背叛的騎士來說,任務到此刻,已經可以說是完成了。
    哪怕沒有全滅‘圣遺會’的騎士,但就拿眼前僅剩余的三位騎士和之前的數量對比的話,和全滅是沒有什么兩樣的。
    只是真正的全滅和近乎全滅還是不同的。
    不單單是聲望上,還有……獎勵!
    一想到來自長者的獎勵就因為意外闖入的秦然而打了折扣,四個背叛騎士對秦然心中滿是殺意。
    只是,有人的殺意比他們更加強烈!
    梅蘭妮看著意外出現的秦然,氣息越發的冰冷了。
    “2567你在找死嗎?”
    “還是你認為我不會殺你?”
    這位獵犬低喝道。
    “當然不會!”
    秦然搖了搖頭道。
    他當然不會懷疑對方對他的殺意。
    就好似他不會懷疑‘長者議會’二十獵犬的赫赫兇名一般。
    對方和所謂的觀察員不同。
    后者在大部分的時候,還是籍籍無名的,而前者?
    無數鮮血和尸體,早已經讓人們明白面對這樣的人時,該選擇什么樣的態度。
    可就是這樣的人,在面對他時,大部分的時候竟然算得上‘和顏悅色’,這就不得不讓天性謹慎的秦然懷疑對方的目的了。
    事實上,在對方選擇那個頗為玩味的時間點、地點出現時,秦然心中就滿是懷疑了。
    ‘長者議會’的獵犬會出現在‘圣遺會’下屬教會內,去見一個要被邀請為獵犬的人?
    恰好的是,這個人還剛剛牽扯出來神話傳說之物的線索。
    按照常理,不論線索真假,一場武力拷問或者廝殺的出現才對。
    但對方沒有。
    非但沒有,而且僅僅是表露了一丁點‘威懾’后,就放棄了。
    甚至,還一再對他容忍。
    如果說這樣的對方,都沒有目的的話,秦然是第一個不相信的。
    至于說對方對他一見鐘情、有好感之類的可能?
    假如自己有一張萬人迷的臉蛋,秦然不介意去想想。
    可在沒有的前提下,秦然只能夠去猜測對方真正的目的了。
    而這并不困難。
    ‘長者議會’的敵人是誰?
    ‘圣遺會’!
    尤其是在出現一個將雙方都吸引到場的契機時,對方的目的真的是十分明確。
    對方不僅想要那根本不存在的世界樹果實,還想要順帶的設計‘圣遺會’。
    當然了,‘圣遺會’也是如此。
    幾乎是‘全程旁觀’的秦然,十分清晰的看到了雙方的手段。
    相互安插暗子。
    絲毫不顧他人的死亡。
    這讓秦然對兩個組織有了一個更直觀的印象。
    因此,他并沒有走向被自己解救的三位騎士,而是站在了【卡爾嘉之粉碎】鑿穿天花板正對的位置。
    一個既不靠近騎士,又不接近獵犬的位置。
    這個位置,就仿佛是在訴說著秦然一直以來的計劃。
    不過,現在這個計劃需要有些變化了。
    ‘圣遺會’騎士大規模死亡,在秦然發現梅蘭妮的計劃,卻又不加以阻止的時候,就是必然的事實了。
    秦然不希望看到一個強大的‘圣遺會’。
    同樣的,秦然對‘長者議會’的態度,也是如此。
    雙方保持相差不多的勢力是秦然樂意見到的。
    可如果雙方能夠兩敗俱傷的話……卻是秦然一直以來期待著的!
    世界樹果實為什么會出現?
    除去為了引來那個令秦然無法主動查探的組織,不就是為了讓‘圣遺會’‘長者議會’這樣的勢力大打出手,徹底的攪渾局勢,增加他完成主線任務的幾率嗎?
    現在機會來了!
    ‘圣遺會’一方的騎士被打殘了,面對著全盛的‘長者議會’必然會有所顧忌,可要是‘長者議會’一方的獵犬也被打殘了呢?
    本就是宿敵,新仇和舊怨,相差無幾的實力,幾乎必然是會爆發出一場新的‘戰爭’。
    只要……
    他能夠打殘‘長者議會’的二十獵犬!
    呼!
    秦然深吸了口氣,轉過了身,面對獵犬,背對騎士。
    “三位,請快點離開!”
    他這樣的說道。
    話語聲不高,卻足夠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
    所有人都是一愣。
    不論是獵犬們,還是剩余的三位騎士,全都驚訝的看向了秦然。
    他們完全不敢相信秦然說出的話語。
    獵犬們譏諷嘲笑。
    騎士們激動不已。
    “不,我們可以并肩作戰!”
    剩余三位騎士中的那位女騎士下意識高聲喊道,剩余兩位也一同點頭,并且拔出各自的武器就要走向秦然。
    “停下!”
    秦然一聲喝止。
    他沒有回頭,但是語氣稍緩。
    “你們需要將這里發生的事情告知‘圣遺會’高層,今天的事情是對方謀劃依舊的,除去眼前的敵人外,外面還有很多‘長者議會’的人,所以,我需要你們三位合力沖出重圍,將消息帶出去。”
    面對秦然的解釋,本就激動的三位騎士,只剩下了感動。
    即使外面的伏兵再多,又有哪個比得上二十獵犬?
    他們看著秦然的背影。
    只覺得眼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年輕人身上有著莫名的光輝。
    那是一種他們都開始有些遺忘的光輝。
    “2567閣下……”
    “快走吧,現在是獅鷲教會和二十獵犬了解私怨的時候,你們不許插手!”
    女騎士的話語聲被秦然略帶憤怒的吼聲打斷了。
    可面對這樣的吼聲,三位騎士沒有一個不滿。
    他們凝視著秦然的背影,迅速的站成一排,齊齊行了一個騎士禮后,轉身就向著通道跑去。
    “站住!”
    幾個獵犬低吼著就要沖來。
    但面對著呼嘯而至的【卡爾嘉之粉碎】卻是又退了回去。
    “此路不通!”
    一手拎著一顆流星錘的秦然站在了通道中間,一字一句的說道。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