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二十七章 開端
    嘶嘶嘶!
    陣陣嘶鳴中,成千上萬粗大的、額上長有細角的毒蛇憑空出現在‘塞安’的周圍,瞬間,將這位心懷不軌的冒牌貨淹沒。
    周圍的人們呆滯的看著這一幕。
    不自覺中,看向秦然的目光就帶上了深深的敬畏。
    從秦然突然出現開始,每一次的舉動,在這些人看來都是不可思議的。
    喝止狂暴的馬,安撫靈魂,還有當人大言不慚時,用對方的言語來懲罰對方。
    至于一開始擊退那些侍從?
    反而是變得微不足道了。
    “這、這位閣下,請問……”
    一個中年男子壯著膽子詢問著。
    可秦然并沒有回答,只是在擺了擺手后,就向著‘塞安’走去。
    這個冒牌貨在【劍技.萬蛇】出現的時候,就徹底的陷入了萬蛇噬身的幻覺中,根本難以自拔。
    秦然面對著這樣的敵人可不會客氣。
    他的手指在對方的脖頸處輕捏了數下后,就直接揭下一層皮來。
    頓時,一直注視著秦然的人們就發出了驚呼。
    “女人?!”
    “竟然會是一個女人?!”
    “那、那剛剛?”
    ……
    雖然冒牌貨的臉上還殘留著一些化妝的痕跡,但是辨認出男女,還是十分簡單的。
    而且,這些家長并不愚笨。
    相反,能夠擁有他們這樣的身價,在常人之中,他們都是非常聰明的。
    一開始也只是因為女兒的死,和冒牌貨的挑撥才會失去了理智。
    到了現在,紛紛冷靜下來之后,他們馬上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幾乎是同時的,這些家長的目光就看向了那幾個老師。
    在冒牌貨說讓秦然用‘萬蛇吞噬’來懲罰自己,接著萬蛇就出現后,這幾個老師已經完全的嚇傻了。
    而當冒牌貨被揭露了真面目后,更是越發的不知所措。
    “我是被蒙蔽的!”
    “我是無辜的!”
    “我不知道她不是‘塞安’!”
    ……
    面對著周圍不善的目光,這幾個老師開始了狡辯。
    可隨后看著在那些家長示意下,走過來的幾名面色狠厲侍從,還沒有等幾名隨從靠近,這幾個老師就交代出了實情。
    “是‘塞安’鼓動我們的!”
    “我不知道當時的塞安還是不是塞安!”
    “有一位大人物讓他這樣做,還給了他豐厚的酬勞!”
    “你們女兒的死,和我們一點關系都沒有,我們也是在到達學校后,才知道發生了什么。”
    “我們只是被利.欲熏心,完全不知道會發生這么大的事情!”
    ……
    這幾個老師極力狡辯著。
    雖然某些事情他們并沒有撒謊,但是這個時候可沒有誰會相信他們。
    就在幾個失去了女兒的家長準備泄憤的時候,秦然走了過來。
    看著走過來的秦然,這幾個家長立刻停下了談話,由其中一個做為代表,向著秦然說道:“閣下,您或許是善意的,但是他們并不值得您的憐憫與仁慈,這樣的幫兇往往是造成最后悲劇的最大助力,他們是罪無可恕的!”
    無疑,這幾位家長擔憂秦然會阻止他們。
    畢竟,秦然身上帶有的淡淡白色光芒中,充斥著溫和,話語中也不時的提到‘神’,一看就是那種仁慈的教會成員。
    或許,面對一般的教會成員,他們不會在意。
    可面對秦然這樣一位強大的教會成員,他們可不敢怠慢。
    更不用說,秦然表現出的種種神奇了。
    一旦秦然真的阻止了,他們哪怕是再不愿意,也會變得無可奈何。
    而那幾個老師則仿佛是看到了希望般,一個個滿臉祈求的看著秦然。
    不過,馬上的,他們就如墜深淵。
    “人需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當你們背棄莫妮修女的恩惠時,你們的結果就已經注定了——神,也不會接納背叛者!”
    秦然緩緩的說道。
    接著,就在幾個教師的絕望目光中,秦然看向了那幾個家長身上。
    “閣下您?”
    聽到秦然話語,本來大喜過望的幾個家長,在秦然的注視下瞬間忐忑下來。
    尤其是當秦然抬手指了指他們的手掌后,他們才猛然間發現,不知何時,他們的手掌竟然腫脹起來,顏色更是變得黑漆漆的。
    “這、這是怎么了?”
    幾個家長驚慌的問道。
    “毒!”
    “剛剛的馬車上有著劇烈的毒素,你們事先接觸過解藥,但這份解藥并不是徹底讓你們無視著劇毒,只是暫緩了毒素漫延的過程!”
    秦然一邊解釋著,一邊揮手灑出一片光輝。
    【驅除毒素】!
    雖然這樣的劇毒非常的猛烈、陰狠,但是面對著達到無雙級別的【驅除毒素】,卻是迅速的消退。
    看著手掌的腫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顏色更是迅速的恢復正常,幾個家長驚喜的抬起頭想要向秦然道謝。
    這一次的道謝,則必然是誠心實意的。
    要知道,他們原本是準備開口請求秦然治療的。
    甚至,已經做好了要大出血的準備。
    可誰能夠想到,沒有等他們開口說話,秦然就已經幫他們治療了。
    而更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給他們治療完的秦然竟然選擇了離開。
    “閣下、閣下!”
    看著拎著冒牌貨走向學校內的秦然,幾個家長高呼著,就追逐起來。
    “還有什么事嗎?”
    秦然停下腳步,轉過身問道。
    身上的光芒隨著這一次轉身,越發的耀眼、溫和,讓快步追逐而來,消耗了不少體力的幾個家長們,迅速的平復了急速的呼吸。
    感受著身體內的變化,這幾個家長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們追逐而來,本身就是下意識的想要感謝,但是在感受到這股力量后,才猛然間記起,他們的‘感謝’,以秦然這樣的人物,似乎根本不需要。
    “我希望您能夠主持我女兒的葬禮,為她祈禱,我愿意出錢翻新圣保羅學校!”
    一個家長停頓了一下后,開口道。
    顯然,這是一位真心疼愛自己女兒的母親。
    “閣下,我可以問一下,她究竟是誰嗎?”
    “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母親的疼愛是溫和的,父親的疼愛是略帶嚴厲的,但面對敵人時,父親總是會站在最前方。
    報仇……
    也不例外。
    聽到這位父親的話語,周圍的幾個家長同時將目光看向了秦然。
    女兒的仇,可不會就這么算了。
    “她只是一個小卒子,她背后的人才是謀劃者,而那樣的人物是你們無法招惹的。”
    秦然勸說著。
    “那么您呢?”
    “您有把握對付那個人嗎?”
    那位父親問道。
    “當然。”
    秦然點了點頭。
    “太好了!”
    “我們無法報仇,是因為我們的弱小,但是您是強大的,您可以幫助我們報仇!”
    “在這個過程中,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請開口……我將拼盡全力為您做到!”
    絲毫沒有懷疑秦然的話語,那位父親語速極快的說道。
    同樣的,周圍的家長們也給予了保證。
    “我們也是!”
    “您遇到了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請您開口,我們會盡全力的幫助您!”
    不單單是失去了女兒的家長們,那些一同被挑撥跟來的家長們,也紛紛說道。
    看著這些在這座城市中影響力頗大的人物們,秦然略微沉吟了幾秒鐘后,這樣的說道:“諸位請幫我尋找具備‘外來人’‘行蹤詭秘’‘面容兇狠’或‘眼神可怕’等特點的人,找到他們后,不要輕舉妄動,來告知我!”
    “我會處理好一切!”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