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二十一章 破壞前行
    柔和、堅韌的光輝在秦然手中出現。
    撲來的黑色煙霧一頓后,就急速的向著暗門中縮去,猶如碰到了天敵一般。
    但,還是太慢了。
    20米長的光劍一斬而至。
    呼!
    被斬中的黑霧瞬間煙消云散。
    一粒粒細小如小米粒的黑點跌落在地上,不斷伸展著多只腿腳,然后,僵直不動。
    赫然是一群黑色的蟲子!
    老比克驚恐的看著地上的蟲子。
    他從沒有想過那些黑色霧氣竟然會是一群蟲子。
    或者說,老比克根本沒有想到那黑色霧氣會是‘活’的!
    幾乎是下意識的,老比克一邊拍打著身上蟲子尸體,一邊抬起頭向著秦然看去。
    這時,太陽的光輝,再一次出現。
    明亮、溫暖。
    照在了還緊緊抱著公雞、滿是驚恐的老比克臉上,照在了腳步不停,向前而行的秦然背影。
    老比克瞪大了雙眼,想要看清楚秦然的背影。
    但陽光太亮了,亮到了讓那背影都明亮刺眼的地步。
    “這、這……”
    老比克想要說些什么,但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語言來形容這一幕。
    不過,老比克很清楚自己該怎么做。
    老比克低頭看了看懷里的公雞,又看了看漸行漸遠的背影后,很干脆的一把將公雞扔到一邊,快步的追了上去。
    “大人,等等我!”
    “門里很危險的,需要用母貓引開那頭……”
    轟!
    話音還沒有落下,爆炸般的轟鳴就出現了。
    秦然抬起手,從那道暗門中將一個體型碩大的、完全由石頭組成的獅子揪了出來,抓著對方的石頭鬃毛,狠狠的砸在了身旁的地面上。
    接著,一腳踩了上去。
    煙塵飛舞。
    當老比克雙眼能夠再次視物的時候,那頭傳聞中屠戮了數百不開眼闖入者的石獅子已經支離破碎。
    特別是秦然腳踩的頭顱,更是成為了粉末。
    老比克看著那石頭獅子的殘骸,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但還是忍不住的想要提醒秦然。
    “大人,盡量不要破壞暗門,最后一個守衛和前兩個是不同的,它的可怕是超乎想象的……”
    砰!
    老比克的話語還沒有說完,秦然一腳就踩在了暗門前的地面上。
    地面馬上傳來一陣震動,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縫隙以秦然腳掌為圓心向著四面八方漫延著。
    接著……
    秦然腳下的大地碎裂了。
    連同那道暗門一起。
    轟隆隆!
    仿佛是山體劃破一般,大塊大塊的石頭向著地下沉去。
    “完蛋了!”
    “完蛋了!”
    老比克連連喊著,連滾帶爬的想要找到一個安全的場所。
    值得慶幸的是,這樣的地方并不是很難找。
    但腳下還算安穩的地面,并沒有讓老比克有任何的心安。
    相反,老比克越發的擔憂、害怕起來,他靜靜攥著手中的青草,瞪大雙眼想要找到那個被無數傭兵、強盜、土匪們稱之為‘惡魔’的怪物。
    老比克不知道這個時候,青草還有沒有用,可總比什么都不做來的強吧?
    下一刻,老比克就看到了那個怪物。
    實在是太顯眼了,老比克想要看不到都難。
    因為,就在秦然的手中。
    或者更加準確點說,一顆馬車輪大小的山羊頭顱被秦然拎在了手中。
    雖然沒有看到傳聞中健壯的、刀槍不入的身軀,但老比克可以肯定,這顆頭顱就是那個‘惡魔’般怪物的。
    除去那個怪物,哪里都不可能出現這么大的山羊。
    尤其是那黑色的、鋒銳如矛尖的山羊角,更是與傳聞中的一模一樣。
    “大、大人。”
    反應極快的老比克一路小跑到秦然身邊,面帶著諂媚。
    他想要為秦然歌功頌德。
    到了這個時候,老比克算是發現了,那些對他來說可怕、恐懼的怪物,對眼前的這位大人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
    因為,眼前的這位大人是更可怕、更讓人恐懼的怪物。
    是怪物中的怪物。
    看著手拎頭顱的秦然,老比克不自覺的想著,而嘴里的話語則是越發的不要臉了。
    “您的實力好似遠古的至高之路,令人畏懼。”
    “您未來的名聲,必定如同太陽,光照人間。”
    “您未來的名字,亦如夜空下的星辰,注定被世人傳唱。”
    ……
    老比克嘴巴不停,不住的吹捧著秦然。
    短短十幾秒的工夫,就把秦然吹到了堪比那位天神芬里爾的程度,就在老比克猶豫是否要將秦然再提高一個檔次,放在遠古創世神話,天神芬里爾父輩一檔的時候,繁多卻不顯雜亂的腳步聲響起了。
    老比克馬上臉色大變。
    到了這個時候,這位旅店老板才回過神。
    他們剛剛破開的只是‘密市’最外圍的防御,真正的‘核心’還沒有接觸到。
    而那些防御‘核心’的人物,更是沒有接觸到。
    本該是偷偷的潛入,為什么會變成這種硬碰硬?
    懊惱般的自問出現在老比克心底。
    不過,老比克的動作卻是不慢。
    “大人,他們人多勢眾!”
    “我們需要躲一躲。”
    老比克一邊向著秦然說著,一邊就向遠處跑去,期望找到一個藏身之所,可是一片石頭曠野,沒有密林、河流,又要從哪里尋找藏身之處。
    老比克當即急得和熱鍋上的螞蟻般。
    就在老比克猶豫是否找個石頭縫隙先鉆進去的時候,一直站立在山丘前的秦然動了。
    手中碩大的山羊頭顱如同是投擲棒球般,被他扔進了眼前黑暗的密道中。
    頓時,骨頭碎裂、身體倒地的哀嚎聲就連成了一片。
    ‘密市’的護衛還沒有看到秦然就損失慘重。
    這讓身為‘密市’掌管者葛瑞克里大為惱怒。
    不停大罵那些手下廢物的同時,身形修長,披著暗色金屬鱗甲和披風的葛瑞克里想到了他會因此而受到那位大人的責罰。
    忍不住的,葛瑞克里就全身顫抖起來。
    必須要挽回損失!
    葛瑞克里決定主動出擊,他拿起自己的長劍,整個人融入了石頭中。
    在石頭中猶如游泳般的葛瑞克里很快就鎖定了那個令‘密市’損失慘重的家伙。
    葛瑞克里,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目標的身后,如同往常上萬次的練習、實戰般,就要一劍刺出。
    可就在這個時候,目光突然轉身了。
    葛瑞克里看到了一雙深邃、浩大如同星空般的眼睛。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