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四章 瓦倫
    “燃燒黎明的特使?”
    秦然一怔。
    有關燃燒黎明對‘沙盜’‘碎顱者’‘熊人’的懸賞,秦然是知道的,但不代表燃燒黎明應該出現在這里。
    不論是【黎明之劍】的背景介紹,還是他進入副本世界后獲得的信息,都在告知著秦然燃燒黎明遇到的麻煩比想象中的還要嚴重,而在這樣的前提下,燃燒黎明還能兼顧封賞?
    更何況,‘他’干掉‘沙盜’‘碎顱者’‘熊人’的事情,就發生在昨晚,被廣為得知,則是到了今天早晨,而現在也不過是午后時分,已經遭到了重創的燃燒黎明短短幾個小時就得到了這樣的情報,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如果其中沒有什么貓膩的話,秦然說什么都不會相信。
    不過,這并不妨礙秦然去見見這位特使。
    “你是真的來自燃燒黎明呢?”
    “還是那個家伙的再次出手?”
    想到這,秦然沒有繼續停留,大踏步的向著峽谷外走去。
    ……
    一身便裝的瓦倫帶著自己的副官和六名同行士兵,站在碎石鎮的小廣場上,看著巡邏的民兵,面容上帶著絲絲驚訝。
    “這些是民兵?”
    瓦倫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
    “是的,少校閣下,他們……應該都是碎石鎮的民兵。”
    打扮的如同一個商人的副官點了點頭回答道。
    只是,語氣同樣的不太肯定。
    看看這些所謂民兵的裝備吧!
    在瓦倫的印象中,民兵一般都是帶一柄短劍,至多有一兩把獵弓的模樣,但眼前的民兵皮靴、皮甲、長劍、長弓,一樣不缺。
    完全稱得上是全副武裝。
    而這樣的裝備可不應該出現在所謂的民兵身上!
    哪怕是正規軍中,有很多都不一定能夠配備這樣的裝備。
    而且,這些皮靴、皮甲、長劍、長弓沒有一樣是普通貨色。
    看著那結實的、在陽光下散發著別樣光澤的皮甲,瓦倫忍不住的揉了揉眼睛,假如他沒有看錯的話,就算燃燒黎明的士兵,也需要真正的精銳才夠資格穿戴。
    而能與之配套的長劍、皮靴、長弓,自然不是什么普通貨色。
    一隊民兵從瓦倫身邊走過,步履整齊,腳步聲十分輕微,皮靴有效的消除了更多的聲音。
    只剩下劍鞘內長劍有節奏的撞擊聲。
    鏘、鏘鏘!
    清脆悅耳的撞擊聲,告知著瓦倫鍛造長劍的必然是上好的鋼錠。
    不過,還沒等瓦倫做出進一步的確認,淡淡的、涌入鼻中的藥味就讓瓦倫將視線看向了民兵們背上的長弓。
    弓身是黃楠木,弓弦是牛筋做的。
    藥味就是從弓弦上傳來的。
    瓦倫很輕易的就從藥味中分辨出了幾種熟悉的藥材。
    而這些藥材無一不是讓弓弦更堅韌、更富有彈力的。
    這讓瓦倫越發不相信他看到的是普通民兵了。
    但更讓瓦倫吃驚的還在后面!
    噠、噠噠。
    馬蹄聲中,一隊騎兵從瓦倫面前疾馳而過。
    “騎兵?!”
    瓦倫忍不住的驚呼著。
    在瓦倫身后,同樣身著便裝的燃燒黎明士兵也是一陣騷動。
    戰馬,在至高之路附近很常見。
    因為,它們是強盜、土匪門的最愛,也是因為它們,那些令人頭疼的強盜、土匪們才能夠來去如風。
    不過,常見并不代表戰馬便宜。
    要是便宜的話,那些強盜、土匪們也就不會讓人頭疼了。
    事實上,在至高之路附近,一匹上等的戰馬需要足足百金,更不用說后續戰馬的喂養、打理。
    即使是在燃燒黎明中,也只有一支千人的騎兵隊伍,是燃燒黎明的絕對主力、王牌。
    “少校閣下,大概有50匹左右,都是上等戰馬!”
    副官低聲匯報著。
    “50匹上等戰馬……”
    瓦倫忍不住的低聲自語起來。
    并沒有什么惡意的想法,僅僅是因為吃驚。
    但這副模樣卻十分容易讓人誤會。
    自語中的瓦倫突然感覺后背一涼。
    常年征戰的瓦倫知道這是什么。
    略帶殺意的警告!
    瓦倫用眼神示意了自己的副官和手下后,這才緩緩抬起了手,慢慢的轉過了身。
    然后,瓦倫看到了一個年輕人。
    年輕人短發,面容普通,灰色的雙眼,普通的皮甲,但腰間的雙劍卻分外惹人注意。
    一個好手!
    瓦倫根據自己的經驗迅速的做出了判斷。
    但讓瓦倫越發吃驚的是,眼前的年輕人并不是‘警告’他的人。
    那個人在……
    瓦倫下意識的就想要尋找給予他‘警告’的人。
    可雙劍士卻眼神不善的手握劍柄了。
    既然答應了秦然,且簽訂了契約,斯納克就不打算反悔。
    與兩個不太靠譜的伙伴盡職盡責的充當著秦然的手下。
    因此,碎石鎮很自然的成為了三人巡視的地盤。
    就如同瓦倫一行看碎石鎮的民兵是無比扎眼的一樣,斯納克三人在瓦倫一行進入碎石鎮后,就盯上了對方。
    雖然瓦倫一行全部是便裝,但是氣質卻與一般人不同,軍旅生涯讓他們顯得干練、堅韌,還有絲絲的殺氣。
    再加上左顧右盼的模樣,實在是讓人懷疑這一行人的身份。
    “你是誰?”
    雙劍士問道。
    與兩個不靠譜的同伴不同。
    斯納克可是自認為智勇雙全,且擁有極為冷靜的形態,哪怕是面對著懷疑的人,也會例行詢問。
    “對了,沃恩那個看起來很靠譜的家伙,也是不靠譜的。”
    “明明守著大門,竟然還能夠將這樣的家伙放心來!”
    “看起來,周圍的人里就我是最值得信賴的那個!”
    斯納克這樣的想著。
    然后,以越發審視的目光打量著瓦倫一行。
    越看,斯納克就越覺得對方有問題。
    “我是……”
    瓦倫就要報出自己的身份。
    可沒有等瓦倫說完,他身后的一名士兵就掏出了一柄匕首,直刺瓦倫的背心。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靠譜的雙劍士一愣,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但布魯卻沒有。
    嗖!
    一支箭矢穿透了士兵的手臂。
    與此同時,一柄匕首架在了士兵的脖頸上。
    “別動!”
    “否則割開你的喉嚨!”
    懷利站在士兵身后說道。
    看著被制服的士兵,所有人都松了口氣。
    可就在眾人以為結束時,卻異變突生。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