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二十三章 改變的目標
    “莫丁是一位女士!”
    在秦然的注視下,艾瑪艾迪說道。
    女士?!
    秦然一愣。
    并不是他對女性有任何的偏見,僅僅是因為在提到雕刻家的時候,他已經下意識的將‘莫丁’看作是男士了。
    當然了,也許是他學識淺薄,無法得知、記住那些有名的女性雕刻家。
    但秦然不會否認,艾瑪艾迪給了他一個特殊的消息。
    “你可以保證這不是謊言嗎?”
    秦然做著最后的確認。
    “當然。”
    “我用我的名譽和姓氏發誓,我所說的都是真的——艾瑪艾迪雖然說謊,但卻不會用名譽和姓氏做為代價。”
    艾瑪艾迪以一種頗為自傲的語氣說道。
    “嗯。”
    “那么,按照你和弗里斯的之前的交易,你獲得了他的一個不太過分的承諾。”
    “你需要什么嗎?”
    秦然先是點了點頭,然后,替自己的仆從問道。
    “如果可以的話,我需要一段時間的保護。”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我現在莫名其妙的成為了一群家伙眼中的‘香餑餑’。”
    艾瑪艾迪可不會傻到說出事情的前因后果,僅僅是含糊其辭的說道。
    對此,秦然發現了一些端倪,但也沒有追究。
    并不是完全放心對方。
    而是秦然巴不得對方有問題。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夠更加清楚那個幕后兇手究竟想要干什么。
    從昨天得到的一些列線索,他大致知道了那個幕后兇手想要利用‘地獄嘆息’獲得更多的莫丁的雕像。
    但其中有一點,秦然百思不得其解。
    他,或者準確點說,那個死去的‘他’,在對方的這個計劃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不論秦然怎么思考,都發現‘他’的死亡在這個事件中,完全就是沒有必要的,是多余的。
    因此,秦然不得不重新考慮艾瑪艾迪出現在那里的緣由。
    “不是為了發現‘我’的尸體?”
    “又會是什么呢?”
    秦然看著在弗里斯安排下,選擇了一間客房的艾瑪艾迪,整個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直到門鈴聲打斷了秦然。
    叮咚!
    “開門!”
    門鈴聲后,就是那位警長暴躁的喊聲。
    “弗里斯,開一下門。”
    被打斷思考的秦然沒有起身的意思,吩咐著‘冰凍者’。
    “好的,大人。”
    弗里斯示意艾瑪艾迪不要出聲后,就大踏步的走向了大門。
    有著三層保險的大門,被打開了兩道,僅留下一道鏈鎖后,大門被從里面拉開了一道縫。
    弗里斯從縫隙中看著站在門前的普德克和對方身后的幾個警察。
    “2567呢?”
    普德克很不客氣的問道。
    “請你對大人保持尊重。”
    “這是我第一次警告你,也是最后一次。”
    “當然,你們也是一樣。”
    弗里斯冷冷的說道。
    冰冷的語氣沒有嚇到普德克,但是普德克身后的警察們卻是一縮脖子。
    那種經年累月磨礪出的殺氣,可不是一群普通警察能夠抵抗的。
    “開門!”
    “這也是我第一次警告你,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不開門,我就會用我的方式來讓你自動打開門。”
    普德克暴躁的說道。
    “你可以試試。”
    弗里斯裂開嘴,露出了一個滿是殺意的笑容。
    這樣的殺意,讓普德克身后的警察們全都顫抖起來,而普德克也是伸手摸向了腰間的槍柄。
    “2567,這就是你和我說過的合作嗎?”
    “還是說,你在害怕見到我?”
    “你是在心虛嗎?”
    普德克提高了嗓音。
    聲音清晰的傳入到了秦然耳中。
    秦然眉頭不由一皺。
    事實上,普德克有一點說對了。
    秦然在這個時候,并不愿意見到對方。
    當然并不是心虛,更不是害怕。
    而是此刻的他,進入到對方視線的話,會影響到他的計劃。
    隨著這間物品的出現,一些東西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
    據他之前閱讀所得,莫丁一生應該是雕刻了八個雕像,除去最后一個是‘地獄嘆息’被明確的記載了外,剩余的七個雕像都只有模糊的記載,但卻又十分肯定是存在的——相關書籍中,每一個作者都是這樣肯定的,但每一個作者都無法說清楚另外七個雕像是什么。
    假如沒有出現,秦然只會認為這是一種以訛傳訛的傳說,或者說什么拙劣的玩笑。
    但隨著出現,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也許不是那些作者不想要記載其余的七個雕像,而是不能夠記載!
    至于為什么?
    有可能是詛咒!
    也有可能是……
    人為!
    擁有著某種神秘力量的‘莫丁’雕像,只要被發現,就一定會吸引來宛如過江之鯽般、懷有貪念的人。
    而這些人則自私的‘封閉’了一切有關‘莫丁’雕像的事情。
    不要小覷由貪婪引起的自私。
    那是可怕的。
    是會帶有毀滅之力的。
    既毀滅著他人,也毀滅著自己。
    就好似之前的持有者。
    就好似現在有人在利用‘地獄嘆息’的消息,誘惑著那些持有‘莫丁’雕像的人出現。
    而秦然也被吸引了。
    對于這一點,秦然不會否認。
    在看到的屬性,且得知類似的雕像還有七個的時候,秦然的興趣就被徹底的調動起來。
    他十分的想要知道剩余的雕像會有什么作用。
    為此,他認為他需要略微配合一下那位幕后兇手,讓對方能夠更順利的引出其它雕像持有者。
    所以,秦然才會讓弗里斯那么大張旗鼓的收集著有關‘莫丁’的信息。
    只是令秦然沒有想到的是,普德克竟然找上門來。
    顯然,對方的消息遠比他想象中的靈通。
    “弗里斯,讓普德克警長進來。”
    秦然吩咐道。
    “好的,大人。”
    弗里斯打開了鏈鎖,拉開了大門,一躬身道:“請。”
    自是無比的標準。
    仿佛就是一個合格的管家般。
    可進入房間的人,沒有任何一個看到了這一點。
    普德克怒氣沖沖,沒有觀察這些的心情。
    剩下的警察則是膽戰心驚。
    沒有絲毫的拖沓,普德克就快步的走到了秦然的面前,向著秦然出示了一份文件。
    “2567,根據可靠線索,我懷疑你和一幢謀殺案有關!”
    “現在!”
    “請你和我走一趟!”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