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五十九章 寒屋
    保姆車平穩的行駛著。
    在十分鐘前,已經遠離了雨城的市中心。
    甚至,可以說是駛離了雨城市,進入了市郊的位置。
    不過,這里并不荒涼。
    秦然透過路燈依舊能夠看到外面的路燈。
    “一會兒,一定讓你大吃一驚!”
    艾克德神神秘秘的說著。
    他十分期待秦然追問自己。
    但可惜的是,艾克德不知道在有了無法無天這樣一位好友后,秦然所擁有的究竟是怎樣的耐心,以及與之相符的對應手段。
    沉默。
    車廂內陷入了一種讓艾克德自己感覺到了別扭。
    “難道2567你就不好奇?”
    艾克德詢問道,但可惜的是,秦然的目光依舊看向窗外,連回頭的意思都沒,這讓艾克德摸了摸鼻尖不吭氣了。
    這個時候,艾克德萬分后悔讓化妝師坐在了后面保鏢的車子上。
    如果化妝師在的話,他還能夠隨意轉移話題。
    可現在?
    只剩下了尷尬。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樣的尷尬并不持久,大約又行駛了三分鐘后,當車子繞過眼前的一座山丘,車子穩穩的停了下來。
    這是一座更高的山丘,星星點點的燈光中,十幾棟別墅錯落有致的隱匿在其上,如果不是燈光的話,根本無法看到這些別墅。
    而且,這些燈光也讓眼前的別墅區變得有了一種遠離塵世喧囂,卻又不失繁華的感覺。
    秦然只是掃了一眼,就確定這片別墅區是出自名家之手。
    “就在里面。”
    艾克德指了指前面的別墅區。
    至于別墅區的守衛?
    自然有兼職司機的保鏢去應對。
    被艾克德高價雇傭的戈鮑爾并沒有辜負艾克德給予的價格,幾秒鐘后,別墅區的大門就緩緩開啟。
    “先生,我不建議來這種地方。”
    “這里的安保雖然嚴密,但在沒有溝通的前提下,我們反而多了掣肘。”
    重新進入駕駛座位的戈鮑爾又一次盡職的提醒著。
    “放心吧。”
    “如果是去其它地方,我或許會擔心。”
    “但是我們現在去的地方,絕對不用。”
    艾克德信心滿滿的說道。
    面對著信心滿滿的雇主,戈鮑爾明智的選擇閉嘴。
    他很清楚,自己的雇主花錢是為了什么:是為了安全,而不是聽他嘮叨。
    所以,戈鮑爾越發謹慎的盯著周圍,并且,給后面車輛上的同伴發出了提示。
    因此,當保姆車停下的時候,車輛四周已經完全的被戈鮑爾的同伴所控制,戈鮑爾本人更是擋在開啟的車門前。
    “放心”
    “真的沒事。”
    艾克德微笑的拍了拍戈鮑爾的肩膀,后者點了點頭,但絲毫沒有讓開的意思,依舊是與同伴充當著人肉護盾,走到了這棟位于半山的別墅前。
    “您好,我是之前預約的客人……”
    艾克德按響了通話機。
    秦然則習慣性的打量四周。
    一顆顆的松樹栽種在別墅四周,腳下是一塊塊大小不一的石板鋪成的道路,從視線的拐角處一直到身旁的別墅門前,都是這樣的石板,由遠及近,石板也從小變大,到了門前則變為了一塊完整的石板。
    秦然目光掃過這條石板路,眼中浮現了絲絲驚訝。
    他對于普通的石頭沒有什么研究,但是他看得出腳下這些大小不一的石板應該是來自同一塊石頭。
    將一塊完整的石頭變成一條石板小路可不是一間容易的事情。
    不單單是需要石頭足夠的大,還需要恰到好處的能夠鋪在這里才行。
    因為,這條石板路,只有一面切割。
    簡單的說,是用磨刀一刀刀豎著切片,而不會橫切。
    “有意思。”
    秦然目光再次掃過這條石板路,眼睛不由微微瞇起。
    然后,轉過身看向了開啟的大門。
    一位面容姣好,身著女仆裝的侍者站在那里。
    “諸位請跟我來。”
    侍者聲音輕柔卻又清晰的說完后,轉身就向內走去。
    在艾克德的示意下,秦然跟了上去。
    頓時,眼前豁然開朗。
    翠綠的竹林、鵝卵石小路。
    竹林連綿,小路蜿蜒。
    柔和的燈光中,一片晶瑩隱匿在竹林中。
    當風吹過時,竹林的沙沙聲中,立刻加入了道道水浪聲。
    一種寧靜而舒緩的感覺彌漫在所有人的心間。
    警惕的戈鮑爾神經為之一松。
    化妝師更是忍不住的做著深呼吸,臉上滿是陶醉。
    而艾克德則看向了秦然。
    “怎么樣?”
    艾克德壓低聲音問道。
    “不錯。”
    秦然回答著。
    這不是敷衍,眼前的一切在秦然眼中真的是不錯了,不論是腳下大小一樣的鵝卵石,還是翠綠的竹林顯然都是下了大工夫的,更加不用說隱藏在竹林深處的湖泊了,秦然已經聽到了魚躍水面的聲音。
    任何人都不能夠說這里不好。
    同樣的,任何人都會下意識的沉醉其中,對這里流連忘返。
    “越發的有意思了。”
    秦然嘴角一翹,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跟在那位女仆的身后,沿著小路繞過了眼前的竹林。
    一棟木質的、有著左右偏房,正堂門大開的房屋出現在面前。
    寒屋!
    在屋檐下,一塊完全由手工雕刻的牌匾掛在那里。
    “請稍等。”
    “刀先生馬上就出來。”
    女仆說著,鞠躬行了一禮,就向著一側走去。
    “這里就是你說的真正意義上的廚藝大師所開的飯館?”
    秦然問道。
    “飯館?”
    “不、不,這里是寒屋。”
    “雨城里無數老饕們向往的地方。”
    艾克德搖了搖頭,強調著。
    “不一樣嗎?”
    “都是吃飯的地方。”
    秦然反問道。
    “不一樣!”
    “因為……”
    “刀先生所做的食物,不會讓任何一位食客失望。”
    艾克德提到那位廚藝大師時,表情中帶著一分崇敬。
    “是嗎?”
    “如果真的是那樣,當然不會讓人失望了。”
    秦然再次看了看四周,話語聲不由變得略帶期待。
    他很想要知道,對方是如何做出不讓任何一位食客失望的食物來的。
    梆!
    木頭的敲擊聲吸引了人們的注意力,一抹低沉有力的男聲從寒屋中傳了出來。
    “2567,請進。”
    “其他人……”
    “請回。”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