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十六章 修復
    小廳內,吳依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仿佛從未移動。x23us.com更新最快
    秦然徑直走了過去,發動了交易。
    他身上現有的積分只保留了零頭的32000,技能點卻留下17點后,將剩余的積分、技能點全都交易給了吳。
    “我知道,這并不夠。”
    “但外面的拍賣并沒有結束,這次的收益也將是你的,當然,其中我會留下一些必要的積分去購買東西。”
    “放心,并不會太多。”
    “只是一本基礎技能書。”
    “當然,我知道距離【幸運卡4】的實際價值,還有一些差距,下次我會給你補清。”
    秦然說著,看向了吳。
    他在等待對方的回答。
    如果對方不同意這樣的提議,他就不得不選擇另外的做法。
    至于之前擊殺的監視者?
    很明顯,對方是有準備的。
    不僅積分、技能點寥寥無幾,就連裝備道具也只有一件。
    【名稱:仿制的咖阿斯之箭】
    【類型:武器】
    【品質:傳說】
    【屬性:箭殺(1/1)】
    【特效:無】
    【需求: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它不是真正的咖阿斯之箭,但是它擁有著咖阿斯之箭的某些恐怖特性】
    ……
    【箭殺:鎖定視野中的目標,造成一次入階級別的傷害(被鎖定的目標無法逃脫,入階級別傷害將獲得一次高等級的豁免,它將無視防御2以下的各類型護盾,面對3階的防御時,威力降低為強大,面對4階防御時,威力降為一般)】
    ……
    無疑,這是一件相當有針對性的道具。
    一次性的傳說品質,更是讓其擁有了某些入階道具都無法媲美的威力,這也是秦然將其放入背包中的緣故,就如同擊殺侍者2時的兩張卷軸一樣,都是在特定時刻擁有著逆轉之力的道具。
    雖然是一次性的,但是秦然并不介意,且希望多多益善。
    至于【破損的上位血裔之牙】?
    秦然則有一些其它想法。
    【仿制的血裔之擁】也是一樣。
    能夠出手的也就是之前得到的【惡毒寶珠】。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秦然也希望保留。
    理由與【破損的上位血裔之牙】一樣。
    “可以。”
    “算利息。”
    吳這樣的說道。
    “多少?”
    秦然一皺眉,但沒有拒絕。
    對于此刻的秦然來說,只要不是太過分的條件,在以修復【極夜】為前提下,都是可以忍受的。
    更何況,【幸運卡4】本身4階的品質足以證明其價值。
    系統的公平,是獲得所有玩家認可的。
    吳看著秦然。
    她十分的想要說出‘不用了,只要你愿意和我一起’這樣的話語。
    但她更加的清楚,只要她提出這樣的話語,眼前的男人絕對會扭身就走。
    她已經逐漸摸清楚了對方的性格。
    對于那種不近人情的苛刻,更是深有體會。
    所以,她轉換了另外一種方式。
    “九出十二歸,沒有額外利息。”
    “時間定在你下個副本回歸的時候。”
    吳淡淡的回答道。
    “嗯。”
    秦然點頭,表示接受。
    九出十二歸,30%的利息,很高。
    但,沒有額外利息的前提下,還算公平。
    時間方面,秦然也不會反對。
    他不會更長時間的拖欠屬于別人的東西。
    簽訂了契約后,吳很知趣的沒有留下,將小廳留給了秦然。
    當只剩下一人時,秦然直接選擇了使用【幸運卡4】。
    白色的光輝從【幸運卡4】上散發出來,它緩慢的彌漫開來,猶如是霧氣一般,將秦然包裹其中。
    一如既往的平淡。
    卻又暗藏不凡。
    而【西格爾的鐵錘】卻是動靜大了許多。
    一陣激烈的敲打聲中,夾雜著含糊不清的話語和大口大口的吞咽酒水的聲音,秦然似乎看到了一個大胡須的矮人一手揮舞著【西格爾的鐵錘】,一手拎著酒桶,大聲呼喊的模樣。
    當然,并沒有幻象出現。
    出現的僅僅是【極夜】劍身上殘余三分之一裂紋的快速消失。
    殘余三分之一的裂紋消失了大約一半后,就停止了。
    秦然沒有猶豫,再次使用了【西格爾的鐵錘】。
    這一次,【極夜】劍身上的裂紋徹底的消失了。
    通體黝黑,深邃如同黑夜般的長劍出現在了秦然的手中。
    【名稱:極夜(未喚醒)】
    【類型:長劍類武器】
    【品質:4】
    【攻擊力:4】
    【屬性:1,夜幕;2,夜斬】
    【特效:夜之庇護】
    【需求:擊殺夜脛】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做為夜脛偶然得到并隨之征戰的長劍,它的強大毋庸置疑,但是在與你的交手中,它受到了損傷,雖然你拼盡全力的將它修復了,但是某些東西還是遺失了,但這對你來說并不是壞事,至少你可以喚醒它,讓它真正意義上的為你服務!】
    ……
    【夜幕:‘極夜’化為一片黑色流光,為你防御攻擊不超過4階(包括4階在內)的攻擊,持續30秒,3次/日】
    【夜斬:斬出一道攻擊級別為4階黑色流光,攻擊半徑300米的單一敵人,3次/日】
    ……
    【夜之庇護:在夜晚、黑暗中,‘夜幕’持續時間+25秒,‘夜斬’攻擊半徑+100米】
    ……
    “喚醒?”
    秦然一挑眉。
    有意外,卻沒有惱怒。
    因為,這代表著【極夜】有著他未曾預料過的潛力,這對于他來說是一件好事。
    至于如何喚醒?
    秦然雖然暫時沒有頭緒。
    但是,卻想到了一些線索。
    不過,那是在他完成和j.佩雷爾曼約定之后的事了。
    而現在?
    秦然將【極夜】掛在了腰上,黑色的鴉羽遮蔽著黑色的長劍,僅僅露出一截劍柄,一體的黑色,讓常人很容易忽視它,但卻是秦然最順手的位置。
    他可以瞬間拔出這柄長劍應付任何的突發事件。
    細心的整理了背包與【戰爭狂徒的箱子】,確認一切穩妥后,秦然這才向外走去。
    他這樣的整理只有每次進入副本世界時才會做。
    在巨大城市中卻還是第一次。
    但如果是面對那個家伙的,這樣的準備卻是必須要的。
    秦然腳步很沉穩,但卻不慢。
    畢竟,j.佩雷爾曼在酒館大廳已經等了很久了。
    而那個操縱這一切的家伙,想必也等很久了。
    會是你嗎?
    掮客。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