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十五章 習慣,出奇跡
    秦然沒有動。
    因為,他能夠判斷的出艾瑪.艾迪的刀不會刺到他。
    事實上,也是如此。
    那把看起來鋒銳無匹的刀,擦著秦然的耳際,刺入到了枕頭里。
    手握著刀的艾瑪.艾迪細細的看著秦然,當發現秦然眼都沒有眨一下的時候,對方的眉頭緊皺。
    然后,拔出了刀。
    頓時,枕頭里的羽絨和棉花就這么飛了出來,沾染在秦然的頭頂、面部,讓秦然看起來狼狽異常。
    可秦然的雙眼依舊平靜。
    面對著這平靜的雙眼,艾瑪.艾迪皺起的眉頭越發的緊了。
    “你沒有恐懼,也沒有憤怒。”
    “是因為你確認我不會對你造成實質的傷害嗎?”
    很顯然,變幻了身份的艾瑪.艾迪擁有著足夠與她現在身份相匹配的知識與觀察力。
    秦然沒有回答,只是這么靜靜的看著周圍。
    從剛剛開始,他就這么觀察著。
    他期望找出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來。
    因為……
    自始至終,他都隱隱覺得哪里不對勁。
    “你是因為束口袋而拒絕回答嗎?”
    “我可以給你摘下來。”
    艾瑪.艾迪面對著沉默的秦然,再次開口了。
    這一次,她選擇了另外一個突破口。
    當然了,在話語聲剛剛落下的時候,她就發出了相應的警告。
    “但是,你需要向我保證,你不會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我在這里只需要尖叫,或者發出任何的異響,門外的普德克警長、奧多克就會進來,他們前者能力令人敬佩,且帶有武器,后者十分可靠,擁有著足夠讓人信服的強壯身軀。”
    秦然并不介意讓嘴上的異物脫離。
    所以,在對方說完后,就點了點頭。
    第一次看到秦然的配合,讓艾瑪.艾迪露出了一個微笑,她認為她的第一步已經成功了。
    艾瑪.艾迪繞到床的一側,從安全的位置,替秦然解開了束口袋,并且,在解開的一瞬間,就快速的后撤了一步,似乎擔心秦然咬人一般。
    不過,顯然對方是多慮了。
    秦然脫離了那討厭的束縛后,僅僅是通過舌頭舔舐了一下口腔內部后,就再次沉默了。
    看著秦然面部上的那一縷凸起,艾瑪.艾迪下意識的回憶起了她看過的那些卷軸,眼神中馬上閃過了一絲厭惡。
    但一閃即逝,馬上的,艾瑪.艾迪就恢復了冷靜。
    她是來證明對方有罪的。
    而不是被對方嚇到的。
    吃人的人雖然可怕,但嚇不到她!
    “你對你的父母有什么想說的嗎?”
    “如果他們其中一人需要你的血液與脊髓才能夠存活,你會救他們嗎?”
    艾瑪.艾迪問道。
    秦然沒有回答,眼神毫無波動。
    對于素未謀面的父母,他真的是無話可說。
    如果硬要形容的話,就和陌生人差不多。
    甚至,從某方面來說,他還有著一絲恨意。
    當然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和眼前的詢問無關。
    “你喜歡貓狗嗎?”
    “或者其它寵物?”
    艾瑪.艾迪再次問道。
    依舊是沉默。
    “假如給你一個出去的機會,你會做什么?”
    又一個沒有回答的問題。
    艾瑪.艾迪在之后的半個小時中,詢問了秦然十幾個問題,但沒有一個問題,秦然會回答。
    “2567先生,你非常的不配合。”
    “我們都知道是為了什么。”
    “但我們更清楚,這么做不會有更多的改變我們,明天見!”
    最終,艾瑪.艾迪這樣的說著。
    秦然再一次的被奧多克推回了房間。
    期間吃了一頓飯,黏黏糊糊帶著豆子味的流食。
    然后,他就再一次的見到了艾瑪.艾迪,還是在院長辦公室內。
    弗里斯依舊不在,仍然是艾瑪.艾迪和普德克。
    而這一次也一樣,秦然保持著沉默,對方一無所獲。
    之后的食物,還是豆子味的流食。
    到了這個時候,秦然已經能夠十分確認,這里一天只有一餐,至少他是這樣的,其他人他不清楚。
    他每天能夠看到不少大的人。
    但這些人卻全都冷漠不已。
    束口袋只有在院長辦公室被解除,他更無法詢問什么。
    而在這兩天中,與秦然最熟悉的并不是一直詢問他的艾瑪.艾迪,而是擔任著護工、監管的奧多克。
    似乎是發現秦然并沒有傳聞中的那樣兇殘,奧多克時不時的會和秦然聊上兩句,當然了,是那種自言自語的聊天,聊天的內容也是天氣、薪水,還有妻子、孩子之類無關痛癢的事情。
    通過對方的話語,秦然了解著他此刻身處的世界。
    第三天,在吃完了那豆子味的流食后,秦然又一次的被推入了院長辦公室。
    有了之前的相處,艾瑪.艾迪變得駕輕就熟,在普德克警長和奧多克離開后,她就徑直替秦然解開了束口袋。
    “今天過的怎么樣?”
    艾瑪.艾迪例行公事的問道。
    她一般都是以這樣的話語做為開頭。
    也從未想過秦然會回答。
    可這一次不一樣,秦然開口了。
    “不怎么樣。”
    秦然這樣的說道。
    聽到秦然的聲音,艾瑪.艾迪一愣,隨即略帶欣喜的看向了秦然。
    “第一次聽到你的聲音,還不錯。”
    艾瑪.艾迪盡量表現著友善。
    “看到你好幾次這副模樣,真的不怎么樣,你還是適合皮夾克、t恤、牛仔褲和板寸短發,如果再有一顆鼻釘就更完美了。”
    秦然淡淡的說道。
    “你在把我幻想成某個人物嗎?”
    艾瑪.艾迪皺眉問道。
    “當然不是。”
    “我只是再說一個事實,我到現在都無法察覺你……不,是你們如何出現的,但是你們似乎一直再讓我相信自己是一個神經不正常的殺人犯,我身上的束縛,周圍人的目光,都是這樣的。”
    “而奧多克的敘述更是每天都在給我傳遞著這個世界的完整性。”
    “可他有些太過了,或者說你們急于讓我相信這是一個完整的世界,利用他和他編造出的家庭來欺騙我,但你們卻忽略了一個嗜煙且細心的護工,如果有妻子和孩子的話,他絕對不會每次都帶著濃濃的煙味回家與出現,尤其是他表明了他每天都需要急匆匆的搭班車往返,沒有更多的空余時間,不得不在等電梯的時候來上一兩支煙時。”
    “當然,不止是這一點。”
    “他說了,他的薪水很微薄,他也很愛他的妻子、孩子,那么為了他的妻子、孩子,他也應該少抽一兩支,而不是像現在一天兩三包煙,只是平常。”
    “還有昨天他說了下雨了,地上很滑,他差點摔了一跤,但是他的鞋子很干凈,你可以說他擦過了,但是褲子呢?那條褲子是從我見他時,就一直穿著的,他還特意向我展示過,上面有著他妻子的手工活一個多出的褲盤兒,為了讓他更好的把腰帶放入其中。”
    “你如果說這些都是我的妄想的話。”
    “那么……”
    “我想要見見弗里斯!”
    “我不需要聽到他的聲音或者看到他的照片,我需要的是,真實的出現在我面前的弗里斯。”
    “你能做到嗎?”
    秦然一字一句的問道。
    然后,艾瑪.艾迪明顯出現了呆滯。
    “你明顯的做不到。”
    “或許在你的腦中有著完整的關于你自己的記憶,乃至是弗里斯的去向,但是,你卻無法依靠這些記憶去找到弗里斯。”
    “因為……”
    “創造出你、警長普德克和奧多克已經是極限了。”
    “它無法再創造出類似弗里斯這種血脈早已超凡,且達到一定程度的人,更加不用說是像德累斯頓這樣的人物了。”
    “甚至,連德累斯頓的聲音、圖像都無法復制。”
    “不然的話,它絕對會用更有說服力的德累斯頓成為這里的院長,而不是弗里斯。”
    隨著秦然的話音落下,呆滯的艾瑪.艾迪動了。
    她僵硬的宛如是一個木偶,扭過了頭,看著秦然。
    “這一次是你贏了!”
    “但這只是一個開始!”
    “你最終一定會被虛幻所淹沒!”
    冰冷、機械的聲音中,眼前所有的一切都破碎了。
    黑暗降臨。
    光芒亮起。
    當秦然的視線再次恢復的時候,他已經坐在了一張沙發中,他的背包就在腳邊。
    而周圍的一切也十分的熟悉。
    蘭頓丁街17號,書房。
    這是他在上個副本世界中,長時間所待的地方,遠遠超過了他對其它地方的認知。
    因此,這里的一切,他都是熟悉的。
    從書架的擺放、臺燈的明暗,到每一本書的位置,秦然都熟記于心。
    在一一檢查后,這些都與他記憶中的一樣。
    而當秦然推開書房的門時,弗里斯與奧多克正在忙碌著。
    “大人,您的午餐馬上就好,請您稍等。”
    “當然,如果您有什么特別的需要,請您告知。”
    弗里斯恭敬而又優雅的行禮,宛如一位真正的管家。
    “沒有,按照你的節奏來,弗里斯。”
    秦然說著就坐到了椅子中。
    “好的,大人。”
    一聲答應,弗里斯帶著奧多克就行動起來。
    就如同弗里斯說的那樣,午餐很快的就好了。
    餐前酒因為秦然拒絕酒精類飲品,被換成了檸檬蜂蜜水,不過,弗里斯還是遵循禮儀,從冰箱里拿出了冰凍的杯子。
    冰涼帶著絲絲酸甜味,從舌頭到胃,不由的秦然坐直了身軀,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開胃小點是蜜汁雞翅,雞翅去骨,一口恰好吃下,一疊雞翅,幾乎是在端上來的瞬間,就消失一空。
    面包、黃油與芝士端上來的時候,奶油牡蠣濃湯還有小半,沙拉幾乎吃完。
    秦然撕扯開面包,吸收滿了湯汁后放入嘴中,感受著湯汁瞬間彌漫口腔的感覺,忍不住發出了滿足的輕哼聲。
    清蒸的龍蝦是和牛排一同端上來的。
    在餐盤旁邊,弗里斯貼心的放上了清水。
    一口喝下清水后,秦然抓起龍蝦最肥美的身段就往嘴里塞,鮮美而不澀,沒有更多的搭配,龍蝦的鮮活就是最好的保證。
    牛排也是一樣,但醬汁更突出了,沒有選擇紅酒,該用了白胡椒與芥藍調配的醬汁,更好的封鎖了牛肉的鮮味,特別是恰到好處的火候,更是讓位于牛背部的西冷牛排變得韌性十足,卻又不會塞牙。
    甜點,弗里斯為了中和油膩感,選擇的是檸檬慕斯。
    秦然一口吞下,端起了再次送來的飲品。
    不再是檸檬蜂蜜水,而是蘋果汁。
    同樣的酸甜可口,卻更醇厚一些。
    端著杯子秦然緩緩的站了起來,他將最后一點蘋果汁都喝下去后,這才緩緩開口說道:“真是很不錯!除去在……那里能夠吃到類似品質的食物外,我還沒有碰到過這么優秀的廚師。”
    “之前我沒有在艾肯德市發現,是因為我搜尋的不夠仔細呢?還是弗里斯你在短短時間內就廚藝大進,達到了讓常人難以企及的程度?”
    秦然放下了杯子,一邊說著一邊向弗里斯走去。
    不過,還沒有等秦然靠近,弗里斯整個人就消失不見了。
    毫無疑問,這依舊是虛幻的。
    當再次恢復正常的時候,秦然已經站在了斯莫維爾街區內。
    周圍還留存著他與‘怨毒之龍’‘喪鐘’大戰后的痕跡。
    德累斯頓正帶著艾肯德市內的其它超級英雄向著他跑來。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發自內心的喜悅。
    他們當然有著喜悅的理由。
    要知道,這一次他們不僅掃清了斯莫維爾街區內的毒瘤們,‘暴食君王’更是將‘怨毒之龍’‘喪鐘’兩個讓人寢食不安的混蛋干掉了。
    也許隨著時間的流逝,會有新的混蛋出現在艾肯德市內。
    但是,在今后一段時間內,艾肯德市內的普通市民們都會擁有著相當長的安穩日子。
    那些一向以‘怨毒之龍’‘喪鐘’為榜樣的家伙們,也絕對會從這次的事件中吸取到教訓。
    而這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做到的。
    特別是聽到了‘眼睛’威利斯的轉述,這些超凡者們,紛紛都為有著秦然這樣的同伴而慶幸、自豪。
    其中最激動的就要屬‘正義之拳’德累斯頓了。
    他走到秦然面前,控制不住自己的擁抱著秦然。
    “干得漂亮,2567!”
    “你知道嗎?”
    “我……”
    “你是誰?”
    秦然聲音淡淡的打斷了對方的話語。
    ‘德累斯頓’下意識的就要后退,但卻被秦然牢牢的鎖定在懷中,只有上半身完成了后仰。
    對方的臉上帶著愕然與不可置信。
    顯然,對方根本不明白秦然是怎么發現的。
    明明已經拋棄了所有的顧忌,動用了所有儲備的力量,做到了最好,可為什么還被發現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然淡淡的聲音再次響起。
    “還真是假的啊。”
    ‘德勒斯頓’一愣,然后,臉漲得通紅。
    “你唬我?!”
    對方大吼著。
    但已經沒有用了,秦然的雙臂瞬間收緊。
    喀嚓。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