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五十一章 呼吸
    愣“冕下?”
    海登奧一愣,馬上追了上去。
    “那位大祭司的尸體,你埋在了哪里?”
    秦然徑直問道。
    “尸體?”
    “難道?”
    想到了什么的海登奧臉色突然起了變化,然后,他馬上說道:“請您跟我來。”
    坎摩爾公墓,林城最大的公墓。
    大部分林城的平民都會選擇在這里下葬。
    內爾做為‘林城之神’的大祭司,正常死亡后,自然不需要在這里下葬,應該去更高等的祭司墓地。
    可隨著‘林城之神’的隕落,一切就都變得不同了。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海登奧在最后一刻敬佩對方的所作所為,內爾連在這里下葬的資格都沒有。
    尸骨無存才是對方應有的下場。
    以對方曾經的所作所為,這樣的下場實在是太應得了。
    所以,海登奧并沒有立墓碑。
    他擔心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不過,墓地的位置,海登奧還是記得清清楚楚。
    “就是這里。”
    指著公墓邊緣的一處無字碑,海登奧躬身說道。
    “嗯。”
    秦然點了點頭,目光在墓碑上停頓了一刻后,就看向了四周。
    海登奧疑惑的看著秦然,卻不敢詢問。
    之前秦然的表現,足以讓這位分社長確信內爾的尸體有問題,但現在秦然的表現,卻沒有了剛剛的急切。
    “發生了什么?”
    “是有所遺漏?”
    “還是?”
    就在海登奧猜測的時候,一旁的秦然突然的消失在原地,整個人無聲無息的遁入到了陰影之中。
    海登奧的反應絕對的不慢。
    在看到秦然遁入陰影的剎那,就向旁邊一躍,三步并作兩步的匍匐在一處墓碑后面。
    大約十幾秒后,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現在了海登奧的視野中。
    在看到對方的瞬間,海登奧的瞳孔就是一縮。
    內爾!
    本該死去,但卻又再次出現的內爾。
    之前死去的內爾是假的!
    是被化妝頂替的!
    立刻的,海登奧的心底就有了準確的猜測。
    對方想要做到這一點,簡直不要太容易。
    一場血戰,臉上、身上出現一些傷痕真的是太正常了,正常到海登奧完全忽略了一些細微之處。
    或者說……
    “這個家伙是利用我僅有的一些敬佩之心,來讓我下意識的放棄更徹底檢查他‘尸體’的念頭!”
    “這個混蛋!”
    心底的憤怒讓海登奧就要沖出去干掉對方,讓對方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尸體。
    可一想到隱身一側的秦然,海登奧就迅速的壓下了心中的火氣。
    他知道,在這里,還輪不到他做主。
    一切都要看秦然的。
    ……
    急速奔跑后的內爾呼吸急促。
    沒有經過真正意義上訓練的尸體,對于這種激烈的運動十分的不適應,但是內爾卻不敢有一丁點的停留。
    他知道他的時間不多了。
    隨著那些家伙的行動,他一定會暴露。
    “真是魯莽的家伙!”
    “完全不知道策略的含義!”
    內爾一邊嘀咕著,一邊來到了‘他’的墳墓前。
    看著那無字的墓碑,內爾一笑。
    “一切都如同我所料。”
    “不論是海登奧,還是那位‘告死鳥’。”
    “前者對我的死有著敬意。”
    “后者則沉浸在‘林城之神’的寶庫內。”
    “不過……”
    “真正的寶物卻在我這里!”
    感應著近在咫尺的波動,內爾的笑容中滿是得意,他深深吸了口氣,拿起鐵鍬重重的鏟下。
    泥土迅速的被鏟開。
    雷雨散去,整個林城再次的進入到了高溫的天氣,本就氣喘吁吁的內爾,這個時候,更是汗如雨下。
    但這位假死的大祭司卻仿佛是不知疲倦般的揮舞著鐵鍬。
    鐺!
    當鐵鍬碰到硬物的時候,滿臉汗水的內爾臉上一喜,更加燦爛的笑容,出現在了這位假死大祭司的臉上。
    可下一刻,這樣的笑容就變得僵硬了。
    因為……
    一道影子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而影子手中的槍械,則顯露著最原始的殺意。
    “別殺我!”
    “我并沒有違反約定!”
    “我只是……”
    砰!
    內爾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后來者手中的槍械就開火了。
    子彈射在內爾的身上,濺起了一朵血花。
    內爾就這么的倒地了。
    而持槍者仿佛是不放心一般,又在內爾的身上補了數槍。
    最后一槍,更是將內爾的天靈蓋都打飛了,腦漿子濺了一地。
    無疑,在這樣的姿態下,內爾是死得不能夠再死了。
    持槍者收起了手槍,撿起了內爾留下的鏟子,繼續將墳坑內的泥土向外挖著。
    相較于內爾的體力,持槍者不僅體力十分的充沛,而且,力量也不弱。
    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內,棺材上和棺材周圍的泥土,就全都清理的干干凈凈。
    持槍者用鏟子嵌入棺材內,用力的撬動著。
    嘎吱!
    嘎吱!
    砰!
    連續數聲令人牙酸的響動后,棺材蓋就這么飛了起來,持槍者迫不及待的抬頭,向著棺材內看去。
    然后……
    一雙手從棺材內伸出,徑直的掐在持槍者的脖頸上。
    持槍者連呼喊都沒有呼喊出聲,就被扯入了棺材內。
    一陣咀嚼骨肉的響聲從棺材內傳來,聽得躲在一旁墓碑后的海登奧頭皮一陣發麻。
    雖然見識過不少妖魔食人后的殘骸,但‘親眼目睹’,對海登奧來說,還是第一次。
    特別是,那具吃人的尸體,還是他親手埋葬的。
    “發生了什么?”
    海登奧心底自問著,目光則是下意識的看向了內爾的尸體。
    這位分社社長猜測,眼前的一幕是不是和對方有關系。
    可在海登奧的注視下,對方一動不動。
    顯然,之前是假死的對方,在這個時候是真正的死了。
    腦漿子都散了一地。
    就算是妖魔,也不可能活著。
    咀嚼聲停了下來。
    那雙慘白的手再次的出現了。
    手指上還沾染著猩紅的鮮血。
    海登奧雙眼一瞇,手掌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腰間的武器。
    即使知道跟在秦然的身邊,他不會有事,當戰斗的本能卻在讓他選擇最正確的做法。
    不過,就在海登奧的手指即將碰到槍柄的時候——
    呼!
    呼!
    陣陣呼吸聲在他身后傳來。
    冰冷的氣息,讓他脖頸上,后背上的汗毛直豎。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