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二章 靠近
    沾染了一身泥巴的霜狼就如同身邊的幾只流浪狗一樣的臟,也如同那幾只流浪狗一樣穿梭在周圍的街巷中,尋找著稀少的食物。
    不過,這些流浪狗卻最終會回到附近。
    而且,會各自守著屬于自己的地盤。
    數天沒有足夠的食物,令它們精神萎靡,但這并不妨礙它們天生的職責:看家護院。
    哪怕家中早已空無一人。
    突如其來的戰爭,讓勒爾德里的居民倉皇逃離。
    他們惶恐不已,帶走了大部分值錢的東西和旅途中所需的食物,但有些本該帶走的‘家人’卻被下意識的忽略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只是少部分。
    再一次返回到附近的霜狼,仿佛筋疲力盡般,爬在墻角不停的吐著舌頭,異色的雙瞳警惕的看著四周。
    每當有其它流浪狗,是那種一直流浪、并不曾真正意義上靠近過人類帶著暴虐氣息的犬類接近時,它總是會發出己身嗚咽,然后,當那些流浪狗再靠近一些的時候,霜狼立刻就會逃走。
    雖然它可以輕易的撕碎這些‘入侵者’,但是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霜狼,卻根本不會暴露出異常。
    流浪狗的身份,特別是一只幼崽,實在是太好用了。
    好用到霜狼迅速的繼承了母系的所有天賦、血統。
    簡單的說,此刻的霜狼看起來就是一只被拋棄、走丟的狗崽。
    這樣的狗崽,會有人在意嗎?
    除去一些愛心人士外,根本不會有人在意。
    而對于此刻空蕩蕩的勒爾德里來說,哪里會有愛心人士。
    有著的就是一些心懷叵測的家伙。
    就如同它一直監視的遠處建筑中,從中午時分開始,就有一隊隊的人聚集,然后齊齊離去。
    接著,前不久,又有三個人出現。
    相較于之前離去的那些,這三個人卻要警惕的多。
    而且,也要強大的多。
    霜狼能夠清晰的嗅到這三個人強大的氣息,它越發的蜷縮了身軀,而異色的雙瞳,也被眼簾遮掩。
    如果有熟識秦然的人看到此刻的霜狼,一定會感到驚訝。
    因為,此刻霜狼瞇著眼的神態,與秦然竟然有幾分相似。
    被祝福過的霜狼,除去實力有了成長,更重要的是它擁有了超出平常異獸的智慧,在這樣的智慧下,它懂得了學習。
    或者更加準確的說是:模仿。
    而它模仿的對象只有一個:秦然。
    幾乎是從出生開始,就待在秦然身邊的霜狼,每天耳目渲染中,不僅神態模仿著秦然,行為方式也幾乎是一模一樣。
    因此,它十分小心、謹慎的靠近那棟房屋。
    滿是泥巴的身軀貼著墻角而行,令整個身軀都融入了陰影中。
    不需要太近,父親的血統讓霜狼有著極為優秀的聽力,讓它在相當遠的地方,就聽到了建筑中的一切聲音。
    “一群蠢貨!”
    “他們真的把所有人都當做白癡嗎?”
    “竟然狂妄自大到去進攻沃倫的王宮!”
    “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方式!”
    “他們平時的訓練,都被狗吃了嗎?”
    一個原本習慣了低沉的嗓音,這個時候卻拔高了數倍,立刻的,那嗓音中就多出了一抹刺耳的尖銳。
    但更加無法掩飾的是,對方的怒吼。
    沒有等房間中的其他人開口,對方就再次開口了。
    “他們不知道那里有著‘邪魔’還有著‘龍之子’嗎?”
    “是誰給了他們這么盲目的信心?”
    “還是……”
    “有人給出了錯誤的信息?”
    拔高的聲音恢復了原樣,嗓音再一次的低沉起來,與之一起出現的則是質疑。
    對方顯然不相信自己手下的人,會這么的全軍覆沒,特別是在完成了一次漂亮的行動后。
    他們已經表現出了強大的潛質。
    只需要更多的時間,就會變得能夠獨當一面。
    而現在?
    呼哧、呼哧!
    一想到自己這么長時間的心血都付諸東流,特別是隨著這些精銳手下的死亡,他的地位必然會受到威脅的時候,這位的呼吸就變得急促起來,身上的氣息更是有些細微的變化,讓房間中多出了一抹壓抑。
    其余兩人保持著沉默。
    刺客,本身就不是什么話語多的職業。
    甚至,有些極端的訓練方式,都是從割掉舌頭開始的。
    蛇派也有著這樣的訓練方式。
    不過,在許多年前就不用了。
    他們選擇了更為隱蔽的方式!
    而從現在來看,他們做得相當不錯。
    質問的那位,在平日里也是一向也以此自得,可現在,對方卻是怎么也高興不起來,沉默的同僚,死傷殆盡的手下,受到威脅的地位,都讓這位心中的怒火不斷的滋生,剛剛壓下去的,此刻又出現了。
    “說話啊!”
    “告訴我,為什么?”
    “為什么?”
    對方低吼著。
    而這一次,房間中剩余兩人中的一個開口了。
    “相較于質問為什么,我覺得我們應該更快的離開這里。”
    “既然已經確認了他們的死亡,這個據點也就沒有什么留下的必要了。”
    沙啞、陰冷的聲音,帶著想當的冷靜。
    但在此時那位的耳中,卻有著非同一般的目的。
    “你想要消滅一切痕跡?”
    “說,這里的一切是不是你搞得鬼?”
    那位低吼著。
    “你在開什么玩笑?”
    “我們三個小組,一向都是各自行動,每個小組都有著各自獨立的情報系統!”
    “從我們成立之初,就是互不干涉的!”
    沙啞、陰冷的聲音越發的陰冷了。
    不快的情緒,在其中醞釀。
    “互不干涉?”
    那位滿是譏諷的冷笑了一聲。
    說是互不干涉,但事實呢?
    他每天都在處心積慮的向另外兩人的小組中安插耳目,而他也相信,他眼前的兩人也是這么做的。
    “我會找元蛇大人執行裁決!”
    “你們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那位說著就站了起來。
    就如同他那位同僚說的,這里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更沒有停留的必要,假如不是為了收集有可能留下的線索,他根本不會出現在這里。
    至于召集另外兩人?
    呵。
    他已經損失了所有人手。
    可如果只是他損失的話,豈不是顯得他很無能?
    想到這,那位就不動聲色的準備完成自己的布置。
    “他們的死亡,就是咎由自取。”
    “而且……”
    一直沒有說話的那位開口了。
    “而且什么?”
    那位聽到第一句時,怒火就再次燃起,轉過身惡狠狠的盯著最后一個開口的人。
    “而且,你不該把后背留給你的對手。”
    壓低的聲音中,那位臉色激變,但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一柄短劍刺穿了胸口。
    劍刃透過肋骨的保護,一劍穿心。
    “你、你們……”
    “是啊,我們早就合作了。”
    “你的那些手下也是被我們錯誤的消息引導著的——不得不說一句,你拉攏人心的手段太原始、淺薄了,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最后一個開口的人俯下身,看著奄奄一息的對手,冷笑了數聲,就要手起刀落的干掉對方。
    但有人比他還快。
    噗!
    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方式,這位的胸口也被短劍刺穿了。
    “你真以為我會和你合作。”
    沙啞、陰冷的聲音響起。
    “是啊。”
    “我怎么會和你合作?”
    胸口被短劍刺穿的這位微笑的點了點頭,仿佛一點傷勢都沒有的樣子,就這么站立起來,凝視著上一秒的合作者。
    然后,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兩人齊齊喊道:“動手!”
    突如其來的聲音,極為洪亮,宛如炸雷。
    可沒有回應。
    一片寂靜。
    呼。
    寂靜中,夜風再次吹起。
    清晰的腳步聲隨著夜風而來。
    吱呀。
    門被輕輕的推開了。
    他們看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也看到了黑色身影后的一地尸體,更看到了那隨夜風而舞后,緩緩落下的風衣。
    黑色,深邃。
    而又死寂。
    仿佛……
    死神的斗篷。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