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十五章 進入
    熟悉的光輝中,文字開始出現在秦然的眼前。
    稱號副本進入!
    本次副本為多人特殊副本……
    人數:兩人!
    判定僅有玩家兩人,且玩家2567與玩家‘吳’為契約結盟狀態,副本世界難度提升!
    判定玩家2567持有副卷,身份匹配中……
    身份:身為‘金手指’的你隱藏在城市角落中,靠著小偷小摸和唬騙過日子,但前不久一次下意識的盜竊,讓你陷入了大麻煩,你成為了眾矢之的,你小心翼翼的躲藏著,希望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可惜沒人會相信一個‘金手指’。
    背景:夜幕下的艾德士陷入了恐慌之中,連續的兇殺案讓夜晚本該繁華的街道變得空無一人,而那些隱藏在城市角落中的家伙們正在蠢蠢欲動!
    主線任務:無,停留時間60天
    獲得臨時語言,離開副本時,自動消失
    衣物、外貌臨時改變,離開副本時,自動恢復
    檢測槍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30%,這是稱號副本,在進入副本后,你將沒有任何補償
    (標注1:稱號副本內,沒有主線任務)
    (標注2:稱號副本內,玩家無法通過擊殺方式獲得任何裝備、道具)
    (標注3:稱號副本內,玩家不會有通關積分、技能點、黃金技能點、黃金屬性點的獎勵,而因為契約結盟狀態,你獲得高于‘吳’的評價也無法獲得稱號‘祈愿者’,只會額外增加停留時間。)
    ……
    “被人追逐的‘金手指’?”
    秦然看著自己的身份介紹,眉頭就是一挑。
    此刻,僅僅是看到這個身份介紹,秦然就已經能夠想象,他將要面對什么了。
    你會相信一個小偷的話語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即使是一位心地善良的人,也會對一個小偷有所提防。
    最重要的一點:秦然完全沒有在‘身份’‘背景’的介紹中看到一絲一毫有關‘祈愿者’的線索。
    甚至就連‘祈愿者’三個字都沒有。
    “這就是難度提高了的結果嗎?”
    比較了黎明之劍后秦然自語著,接著,他的目光下移,看著之后的注釋和標注,從中收獲著更多的信息。
    “槍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30%,也就是說已經有了火藥的萌芽了嗎?”
    “而且,契約的存在果然不會讓人能夠鉆空子。”
    “希望那個家伙平安無事。”
    想著那個毫無攻擊力可言的‘契約同伴’秦然不由眉頭一皺。
    兩人在進入副本前曾經溝通過,也就唯一稱號祈愿者副本進行了一些猜測,可眼前的情況,遠比兩人預測中的還有困難、復雜。
    看著眼前的難度,秦然有理由相信,他絕對不會如同黎明之劍內簡易找到含羞草一樣,找到對方。
    呼!
    眼前的文字開始消失了,秦然深呼吸了一口,開始調整狀態。
    當光輝閃爍,失重感消失后,他已經出現在了一棟低矮、潮濕而又破舊的小屋子里,透過窗戶的縫隙,陽光正在緩緩的消散。
    房間中沒有任何多余的擺設,僅有一張破舊的毯子。
    秦然隨手撿起這件應該是由棉麻組成的毯子,認真的查看了一番,確認沒有任何值得在意的東西后,馬上開始搜索整個房間。
    可惜的是,依舊沒有任何的結果。
    在做完這一切后,秦然并沒有馬上離開。
    他拿出了千面,緩緩戴上后,靜靜等待著。
    他需要一個新身份。
    一個足夠融入到這里,被人‘認可’的身份。
    而還有什么是比‘追捕者’更加容易獲得認可的呢?
    踏、踏踏!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中,數個面色不善的家伙堵在了這棟破舊小屋前,居住在周圍的人,在這些家伙還沒有靠近的時候,就紛紛的逃回了屋子里,透過木板窗戶的縫隙查看著外面。
    “就是這里?”
    “我記得我們早上才搜索過這里。”
    幾人中領頭的那個家伙打量著周圍,眉頭緊皺,臉上的橫肉隨著這樣的皺眉而一陣抽動,本就兇惡的面容越發的兇神惡煞起來,讓人看起來心底發憷,特別是當對方的手握緊了腰間的長劍時,更是讓人不敢直視。
    “老大,你放心吧!”
    “我是得到了確切的消息!”
    “我在這里的眼線,在一個小時前才親眼看到這個家伙又返回到了這里——那家伙顯然認為,這里剛剛被搜索過就是安全的。”
    “但他不知道,這里恰好有著我的一個眼線。”
    一個身材瘦小,小眼睛長發的男子絲毫沒有介意自己頭領的兇惡,反而是帶著諂笑湊了過來。
    “干得好!”
    兇神惡煞般的首領點了點頭后,對著周圍的下屬一揮手。
    立刻,周圍的人就沖向了這棟低矮的小屋。
    你不要指望這些人會有所謂的禮儀。
    沖在最前方的那個家伙,一腳就向著房門踹去。
    薄而脆的門板根本無法抵御這樣的力量。
    啪!
    當腳掌踹在門板上的時候,整扇門板就這么的粉碎了。
    周圍的人大呼著,一擁而入。
    然后……
    沒有叫罵聲。
    沒有打斗聲。
    有著的就是一片寂靜,仿佛黑漆漆的門后是一只怪獸的大嘴,這些人全都被無聲無息的吞噬了。
    兇神惡煞的頭領,諂媚的消瘦男子面面相覷后,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安。
    前者一把抽出了長劍,劍尖指著房門的方向。
    后者則是冒出了冷汗,不由自主的向后推著。
    踏、踏、踏。
    腳步聲響起了。
    與這群人來時凌亂、嘈雜的腳步聲不同,此刻的腳步聲清晰而有力。
    兩個追捕者緊緊的盯著漆黑的門洞。
    一道深邃的人影在黑暗中浮現。
    隨著這道深邃的人影,原本的黑暗仿佛都變得明亮起來,而照耀在身上還算溫暖的夕陽卻在這一瞬間失去了溫度。
    因為,當這道人影踏入夕陽中,如血般的赤紅倒映在對方的身上時,對方冷峻的目光就放在了兩個追捕者的身上。
    “你……”
    噗通!
    兇神惡煞的首領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是當他的目光接觸到那道冷峻的目光時,就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只剩下被殺意震懾后的驚懼。
    而對方的身軀更是在這樣的殺意下徹底的失去了控制,就這么的跌倒在地。
    至于對方的跟班?
    更是癱軟在地屎尿齊流了。
    秦然目光掃過兩個連小卒子都算不上的人,徑直的向旁邊走了一步,整個人就這么融入了陰影中,消失不見。
    而就在秦然消失不見的剎那,遠處響起了一生尖叫!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