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五十四章 點撥
    威爾看著三座冰雕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
    雖然在這個家伙準備硬闖的時候,老顧問就知道對方不會有什么好下場,但是令老顧問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家伙連秦然的面都沒有碰到,就死在了一個惡靈的手中……唔,是疑似惡靈。
    很快的,老顧問糾正了自己的說法。
    因為據他所知,還沒有哪個惡靈能夠達到這種程度。
    因此,當寒冰之靈消失后,老顧問也沒有冒然的闖入到旅店中,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尋求進入旅店的方法。
    畢竟,‘火爐烤魚’的電話號碼,他是知道的。
    ……
    “d,威爾找你。”
    拉格侖一手拿著電話,扭頭對著秦然喊道。
    “讓他進來。”
    秦然這樣的說著,目光卻看向了站在身側的蜜爾。
    “你剛剛說什么?”
    秦然問道。
    “我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幫您準備三餐,我不需要額外的報酬,我也不會提出過分的要求,我只希望在有可能的前提下,您能夠推薦我去加入獵魔人。”
    蜜爾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的看著秦然。
    雖然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一種不是因為‘利益驅使’,僅僅是因為友情什么的,或者干脆說免費的,不需要有負擔什么的話語更加容易的獲得好感,但是蜜爾的性格讓她完全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了。
    她本就是有求于人。
    又怎么可能坦然的說出不為任何而來的話語。
    當然了,在這樣做的前提下,蜜爾也做好了被拒絕的心理準備。
    “好的。”
    “嗯,您拒絕也是理所當然的,我……等等,您說什么?”
    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顧問少女瞪大了雙眼看著秦然。
    在昨晚秦然目光掃過,萬千怪物的頭顱爆炸,都沒有讓顧問少女如同此刻一般驚訝。
    同樣驚訝的還有斯密斯。
    “食物嗎?”
    斯密斯低下頭,輕聲自語著。
    而站在吧臺后原本靠著酒柜的拉格侖差點摔倒在地。
    “這個家伙想要干什么?”
    “獵魔人真的是這么隨便答應人……emmm,不少家伙似乎真的是這么隨便。”
    “混蛋!”
    “一個個的都是這么任性。”
    扶著酒柜重新站穩的旅店老板嘴角抽搐了數下后,目光就看向了走進來的威爾,當然了,他也看到了外面的冰雕。
    對于短時間內,自己旅店外發生了什么,旅店老板是一清二楚的。
    不過,他不在乎。
    莫爾,一個本就該死的混蛋。
    而特事處?
    呵呵。
    “早。”
    威爾向著旅店內的人問候,但除了旅店老板、伙計外,沒有一個人理會這位老顧問,包括他的孫女。
    看著站在秦然身側的蜜爾,老顧問就覺得一陣頭疼。
    如果說面對秦然是一件極為麻煩的事情,那么,當他的孫女都和對方站到了一起時,那就是足以令勇者退怯的任務了。
    老顧問不是勇者。
    假如是在別的時候,他一定會退讓。
    但這個時候?
    呼!
    深吸了口氣,老顧問走到了秦然面前。
    “d閣下,您知道這里面裝了什么嗎?”
    老顧問問道。
    “不知道。”
    秦然搖了搖頭。
    “那您想知道嗎?”
    老顧問繼續問道。
    “不想。”
    秦然再次搖了搖頭。
    干脆利落的拒絕,讓老顧問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他很想要咆哮一聲,質問秦然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還要參與進這樣一件麻煩中。
    但殘余的理智卻告訴老顧問,如果還希望談話進行下去的話,那就一定要保持冷靜。
    “這里面裝著對艾德士來說至關重要的東西,希望您……”
    “不能。”
    秦然打斷了老顧問的話語,并且以不容置疑的態度說道:“這是我和他人的約定,在明天日落前,它只能在我的手中,任何人都不能夠拿走或者打開它。”
    “可是,它關系到艾德士的……”
    老顧問想要說些什么,但最終話到了嘴邊,又把那話語咽了回去。
    這樣的行為,讓一旁的蜜爾皺起了眉頭。
    她不喜歡遮遮掩掩的對話。
    尤其是,當這個人是她的爺爺時,更讓蜜爾感到難受。
    不過,蜜爾并沒有加入到這樣的對話中。
    因此,為了讓自己不再難受,蜜爾走到了女孩們所在的桌子。
    “我說了,在明天日落前,它只能在我的手中,任何人都不能夠拿走或者打開它。”
    秦然重申著。
    而面對著這樣的重申,老顧問直直的看著秦然。
    最終,老顧問發出了一聲嘆息。
    “我就知道你無法被說法,但我還是想要試試。”
    老顧問自顧自的說著,然后,仿佛是被自己的幼稚做法逗笑了一般,嘴角微微上翹了一些。
    當然,這個笑容沒有任何的欣喜,只有苦澀。
    “那我能夠換個問題嗎?”
    “你怎么知道韋伯斯特有問題?”
    老顧問嘴角的苦澀迅速的收斂,眼神也再次變得堅定、銳利起來。
    “看到尸檢報告了?”
    秦然淡淡的問道。
    “嗯。”
    “完全不是一個老人應有的身軀,甚至,比之一般的年輕人還要強壯許多。”
    老顧問點了點頭,神情中浮現著一絲凝重。
    “那么,你還有什么不知道的?”
    反問中,秦然笑了,帶著譏諷意味的那種,然后,秦然站了起來,準備返回自己的房間了。
    “等、等等!”
    “什么意思?”
    老顧問大聲問道。
    “一些東西是顯而易見的。”
    “但有些人就是看不到。”
    “又或者說,他們只是視而不見呢?”
    秦然根本沒有停留的意思,邊走邊說,當他走上樓梯消失不見的時候,話語聲正好落下。
    老顧問抬了抬手,想要再次呼喊秦然,可最終老顧問沒有開口,手也無力的垂了下來。
    但在老顧問的臉上,卻帶著若有所思的神情。
    “老家伙,你馬上就該退休了。”
    “千萬別做什么不該做的事情。”
    不知何時旅店老板走到了老顧問的身邊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我知道。”
    “但……”
    “職責所在,就是我該做的。”
    老顧問說著,沖著自己的孫女歉意一笑后,轉身就向著旅店外走去。
    “一個個的都是這么固執、倔強,不知好歹。”
    “你們都和毛驢是近親嗎?”
    看著老顧問消失的背影,旅店老板嘟囔著,而出現在監控器上,又潛入到秦然房間的身影,旅店老板卻是視而不見了。
    他知道,那是自己人。
    但。
    有的時候。
    自己人,就真的是自己人嗎?
    至少,庫克不這樣認為。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