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六十六章 襲擊
    秦然無視著周圍的目光,繼續在保險庫內細細的查看著。
    普通人做不到。
    不是普通人,同樣做不到。
    如果是在其它副本世界中秦然還不會如此肯定,但是在眼前的副本世界中,卻相當肯定。
    不論是系統的背景資料,還是這幾天他翻閱的籍都在闡述著‘神秘側’早已成為了殘余的事實。
    至于所謂‘神秘側’躲入了幕后,操控現實?
    假如真的是這樣的話,他這個聲名大振的‘通靈者’早就有相關人士拜訪了,而不是還這么逍遙自在。
    甚至,只要‘神秘側’稍微具有一點‘能力’,也不會這么的老實,必然會有相應的組織。
    甘于淡泊的人,畢竟是少數。
    大多數的人,都是會選擇成為人上人。
    也正因為‘神秘側’的無限衰落,才會造成曾一手將‘神秘側’覆滅的新聯邦也變得將其當做是某種傳說了。
    當然,秦然同樣肯定的一點是:在最初新聯邦一定有專門針對‘神秘側’的組織和相應的資料。
    但,也就是當初罷了。
    對于在和平年代,平均壽命也不過70左右的人類,一千年的時間太長了,長到了足以遺忘任何事實的程度。
    戰亂則更是加快了這一進程。
    哪怕保存再完好的組織與資料,一旦被戰爭波及,也都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而據秦然所知,新聯邦成立的一千年來,大大小小有名的、被民眾所知的戰亂就有不下十次。
    幾乎是平均百年一次。
    而不被人所知的戰亂?
    秦然相信會更多。
    所以,眼前的事情,絕對不會是‘神秘側’的人搞鬼。
    一定是普通人。
    只不過,使用了一些常人無法發現的方法。
    讓其看起來符合‘神秘側’的手法罷了。
    而很快的,秦然就發現了些許痕跡。
    在保險庫的角落里,他發現了一小粒金粉。
    很細小,宛如灰塵,如果不是他擁有著常人極限的視力以及對金色的極為敏感,很可能就會忽視了這一點。
    抬手不著痕跡的捻起金粉,秦然的目光又看向了那個手推車。
    在那里他又發現了兩粒金粉。
    “難道”
    猛地,一個大膽的猜測出現在了秦然的腦海中。
    他霍然轉身,大踏步的向著保險庫外走去。
    站在走廊內,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走廊的盡頭。
    “那里有間辦公室吧?”
    秦然詢問道。
    “是的,那里是館長辦公室。”
    博物館的專員立刻點頭答著。
    “原來是這樣。”
    秦然自語著。
    “2567,你知道發生了什么嗎?”
    一直注視著秦然的利頓萊斯蒂走了過來。
    在保險庫開啟后,他的目光也在掃視周圍,期望發現什么,但根本是一無所獲,而在這個時候,秦然卻有了發現。
    這讓利頓萊斯蒂感到驚喜的同時,也滿是好奇。
    “嗯。”
    “有了一些頭緒。”
    “不過,我還需要進一步的證明。”
    秦然說著目光就看向了化妝師。
    馬上的,化妝師就從隨身的背包中拿出了一個裝有秦然特制飲品的保溫杯。
    接著,所有人都看到了秦然面色一白,全身冒出了汗水,以及大口大口喘息的模樣。
    不明所以的眾人面面相覷。
    唯有略微知道一點的化妝師和艾克德面帶擔憂的站在秦然的身旁,深怕秦然跌倒在地。
    事實上,當連續經歷這種體力耗盡,乃至是透支的狀態后,秦然已經逐漸習慣了這種狀態。
    而且,就算是在第一次時,秦然也能夠控制自己的模樣。
    遠遠不會像現在一樣喘息、汗流浹背。
    所以,他這么做自然是在演戲。
    演給在場的眾人看。
    同樣的,他也不會去解釋什么。
    任何的解釋都是多余的。
    秦然很清楚,自己給予自己的答案才是最令人信服的。
    “我沒事。”
    秦然滿是疲憊的沖化妝師、艾克德擺了擺手,然后,扭開了保溫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濃郁的可可味立刻充斥在了走廊上。
    林安忍不住的抽動著鼻子,看向秦然的目光,又變得不一樣了。
    不過,這并不突兀。
    因為,所有人看向秦然的目光都發生了變化。
    秦然的消耗是顯而易見的。
    但是,秦然卻站在原地沒有動。
    那么
    是什么讓秦然有了這么大的消耗?
    溝通亡者!
    幾乎是所有人的心底都冒出了這個想法。
    然后,他們下意識的看著周圍,齊齊的打了個寒顫,仿佛那看不見的手掌,就這么的撫摸在了他們的身上般。
    對于死亡的厭惡,讓在場的人們不由自主的產生了想要離開這里的想法。
    就算是與秦然接觸最多的艾克德也不例外。
    也只有性格上帶著些許馬虎的化妝師沒有察覺到異樣了。
    “萊斯蒂先生,我能夠和你單獨談談嗎?”
    “和‘克斯曼之瓶’有關。”
    秦然這樣說道。
    “當然!”
    “我們去外面談,對面好像有著一間24小時營業的咖啡館。”
    利頓萊斯蒂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說道。
    不過,對方從小到大接受的禮儀訓練,卻讓對方不得不等到秦然邁步后,再跟著而行。
    而現在秦然體力幾乎消耗一空的狀態,走起路來,自然是無比緩慢的。
    看著秦然那猶如挪動一般的走路方式,要不是顧忌禮儀的話,利頓萊斯蒂恨不得去攙扶著對方離去。
    同樣的,利頓萊斯蒂也無比確定,秦然確實是消耗了極大的體力,不然根本不會是這種狀態。
    至于偽裝?
    在這么近的距離下,利頓萊斯蒂自認為不會看走眼。
    十幾分鐘后,一行人進入了咖啡館。
    這個時候,秦然已經差不多能夠如同常人一般了,但是表面上依舊偽裝著,坐到沙發中后,秦然直接說道:“給我你們這所有的甜食。”
    之前,他嘗過這里的糕點。
    算不上出眾,但至少還算用心。
    “好的,先生。”
    侍者看著秦然一行,沒有提出任何意義。
    不說艾克德這位曾包下他們咖啡館一天的大主顧,單單是秦然本人就足以讓人信服。
    要知道隨著早間新聞的報道,秦然的名氣進一步的提高了。
    隨著糕點一一陸續擺放在餐桌上,除去利頓萊斯蒂之外的人就紛紛的離開這張桌子,坐到了遠處。
    “萊斯蒂先生,在你的家族除了你之外,還有誰能夠直接接觸到‘克斯曼之瓶’。”
    秦然拿起一塊‘桃仁布朗蛋糕’一邊放入嘴中,一邊問道。
    “你是說?”
    利頓萊斯蒂一愣后,隨即反應了過來。
    做為一個大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利頓萊斯蒂可不是傻瓜。
    傻瓜也無法成為萊斯蒂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嗯。”
    “就如同你猜測的那樣,是小心。”
    秦然一點頭,繼續的說道。
    不過,話語還沒有說完,秦然就臉色一變,一把拽過利頓萊斯蒂,兩人順勢滾到了沙發后面。
    下一刻
    噠噠噠!
    沖鋒槍的掃射中,秦然、利頓萊斯蒂所坐的位置被打成了馬蜂窩。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