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十三章 人情
    “你為了買香料?”
    秦然掃了一樣含羞草手中的籃子。
    “嗯。”
    “這里是我經常買香料的地方,誰知道……”
    含羞草點了點頭,語氣有些低沉。
    顯然,那位糕點屋老板的做法,讓含羞草感到了失望。
    而秦然卻沒有更多的勸說。
    因為,他不喜歡做無用功。
    人心是無法經得起測試的,這樣的話語,秦然不想對含羞草提起,他相信含羞草是知道的。
    而且,經歷了這一次教訓,含羞草應該會知道該怎么做了。
    所以,秦然很干脆的說道。
    “這里交給我吧。”
    “你的兩個新保鏢沒事,只是被打昏了,在那邊的巷子里。”
    “我可以給你提個建議嗎?”
    秦然頓了頓,這樣的問道。
    “當然。”
    含羞草沒有拒絕秦然的安排,自然不會拒絕秦然的提議。
    “當你的保鏢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你可以用數量代替。”
    “巨大城市不同于副本世界,它更加的靈活多變,也更加的危險。”
    “但它總是有跡可循。”
    秦然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明白了。”
    沉吟了片刻,含羞草最終點了點頭。
    以含羞草的性格注定無法忽視他人的生命。
    但是……
    有太多的人,愿意為錢賣命了。
    簡單的交流后,含羞草向秦然道別了。
    他很清楚秦然為什么出現在這里,而且,秦然沒有太多的時間待在他身邊。
    “有了這些香料,下次的食物,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
    分別時,含羞草舉起了手中的籃子。
    “我期待著。”
    秦然微笑的說道。
    目送著含羞草登上了類火車后,秦然整個人就消失在了陰影中。
    “那個人和2567閣下有什么關系?”
    “他們的關系好像不一般。”
    一直縮在遠處的洛爾低聲的詢問著身旁的高等邪靈。
    “何止不一般。”
    “相信我,你惹了那個膽小鬼,和惹了2567本人沒有什么區別。”
    “甚至……”
    “更嚴重!”
    高等邪靈警告著身旁的廢柴。
    “為什么?”
    洛爾不解的問道。
    “直覺!”
    高等邪靈給出了一個令洛爾翻白眼的答案,不過,洛爾沒有再追問什么,做為一個相當有自知之明的人,洛爾知道自己該干什么,該說什么。
    例如,這個時候的洛爾,就沒有詢問接下來要干什么。
    “廢柴,你能夠活到今天,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嘛。”
    “放心,很快的。”
    “他馬上就回來。”
    高等邪靈夸贊著。
    廢柴,高等邪靈經過了剛剛的戰斗,給予洛爾的稱呼。
    而洛爾?
    仔細的想了想自身的表現,并沒有反對。
    然后,雙方就陷入了沉默。
    這樣的沉默,顯然讓高等邪靈很不習慣。
    “你為什么不問一下,我怎么知道?”
    它扭頭沖著洛爾問道。
    “2567閣下用私信聯系你了?”
    洛爾配合的問了一句。
    “怎么可能是私信!”
    “是頭腦!”
    “是計算!”
    高等邪靈反駁了一句后,就得意洋洋的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而就在它準備說出自己的計算方式時,心底傳來的悸動,立刻讓它乖乖的閉嘴了。
    洛爾好奇的看著本該有著下文的高等邪靈。
    但高等邪靈卻是從心的站在那,靜靜的等待著。
    大約十分鐘后,秦然的身影出現在了兩者的面前。
    “老板。”
    “2567閣下。”
    高等邪靈、洛爾立刻問候道。
    “守在這里,盯緊里面的人。”
    秦然說了一句,轉身就走。
    沒有任何的廢話。
    或者說,通過契約的力量,他一瞬間就足以讓高等邪靈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就如同剛剛他讓它閉嘴一樣。
    “嘖嘖。”
    “倒霉的家伙。”
    高等邪靈扭過頭看著身后的房間,不由嘆息起來。
    它知道,對方完蛋了。
    除非一輩子躲在里面別出來。
    不然的話……
    以它契約人的小心眼,根本是插翅難飛。
    “我們該怎么辦?”
    洛爾很自然的把高等邪靈當成了頭領。
    “當然是……”
    “鵲巢鳩占!”
    高等邪靈說著就行動起來。
    ……
    豐收酒館,小廳。
    前廳的拍賣還在繼續著。
    小廳內則是非常的安靜。
    酒館老板娘半靠在沙發椅內,手中的酒杯微微搖晃,酒液迅速的上下起伏,每每在碰到杯壁的邊緣時,酒液就迅速的回落。
    如此循環反復了不下數十次后,酒館老板娘的眉頭慢慢皺了起來。
    “你也不知道?”
    “還是說……”
    “你知道了,但不愿意說。”
    酒館老板娘聲音中浮現了不悅。
    坐在對面的高大男子,為難的咧著嘴。
    “瑞秋,能換一個問題嗎?”
    “我答應過那個家伙不能說的。”
    高大身影前傾,姿態誠懇的說道。
    “艾斯利得我救過你的命。”
    酒館老板娘向后一靠,空著的左手抬了起來,大拇指捻著中指的指甲,連續捻了數次后,她輕吹了口氣。
    頓時,坐在對面的‘鑄劍師’艾斯利得如遇蛇蝎般的,急速后退,一直來到了小廳的墻根下后,這才發出了越發無奈的苦笑。
    “瑞秋,我給你十件傳說級別的裝備,但我真的不能說!”
    ‘鑄劍師’艾斯利得苦笑著。
    “入階!”
    “三件入階!”
    酒館老板娘開出了自己的價格。
    這樣的價格在平時,艾斯利得根本不會答應,但是在這個時候,對方想也不想的答應下來。
    畢竟,和答應那個家伙的承諾比起來,三件入階裝備算的了什么?
    就算是讓他無比肉疼也一樣。
    “好!”
    “我會盡快交給你。”
    說著,艾斯利得快速的從密道中離開。
    立刻,小廳內就又剩下了酒館老板娘一人。
    “完蛋了。”
    “這次要欠下大人情了!”
    酒館老板娘一個人的時候,不需要在未轉自己,她揉著太陽穴,思考著該怎么辦。
    然后……
    她想到了她的好友:吳。
    不過,就在酒館老板娘準備約自己的好友時,吳卻向她發來了請求進入豐收酒館的信息。
    沒有拒絕,酒館老板娘就選擇了同意。
    接著,是秦然。
    看著一前一后的兩個請求信息,以及一前一后走進來的兩人,酒館老板娘莫名的感覺要發生什么。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