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五章 目的
    超凡的潛行中,激發而出的陰影斗篷籠罩著半徑10米之內的一切。
    不僅是視力受到了影響,就連聽力也出現了些許的不適。
    但這是對于其他人來說,對于開啟了陰影斗篷的秦然來說,一切都是如魚得水,他低下頭看著再次被控制的‘佩雷爾曼’。
    “這就是你的手段嗎?”
    “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
    “除非我想要離開,不然誰也無法將我驅逐!”
    “就算是你找來的人,也不行!”
    雖然雙眼無法視物,但是對方卻發出了一陣怪笑。
    很顯然,就如同秦然判斷的那樣,對方雖然自負,但也有著小聰明,哪怕是隱藏了,也知道發生了什么。
    “哦?”
    “誰說過我要驅逐你了?”
    秦然輕笑了一聲,淡淡的反問道。
    淡然的聲音,外加輕笑聲讓對方一愣,但馬上的對方就嗤之以鼻。
    “你是在強撐嗎?”
    “我現在占有絕對的優勢!”
    “你不僅無法將我驅逐,而且,佩雷爾曼成為了我最好的護盾,你難道不想要救他嗎?”
    “我覺得我們可以”
    “你搞錯了一件事。”
    “是什么讓你覺得我會救佩雷爾曼?”
    “他的生死和我有什么關系?”
    “對于我來說,他也只是一個比較熟悉的陌生人罷了!”
    對方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被秦然打斷了。
    “嘿,你是在用言語嚇唬我嗎?”
    “告訴你,沒有用的!”
    “我早已經看透了一切,不然的話,以你的性格根本不會和我多說任何一個字我對你可是了解過的!”
    “而且,你又能夠拿我怎么辦?”
    “甚至現在的你,連找都找不到我!”
    對方越說越是得意,到了后面,甚至再次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找不到你?”
    “你實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你真的以為自己很隱蔽嗎?”
    秦然反問道,然后,不等對方答,就繼續說道:“你選擇的目標很明確,‘守護者’們和‘自由者聯盟’。”
    “選擇‘自由者聯盟’是因為他們組織松散,且身價不菲,很容易下手。”
    “而選擇‘守護者’?”
    “則是因為你本身就來自那里!”
    “‘魔女的饋贈’好用嗎?”
    對方沉默了。
    而這并不妨礙秦然繼續說下去。
    “我不知道你是新加入‘守護者’的成員,還是以前的老成員,在某個副本世界中獲得了你現在的力量,以至于讓你的野心暴漲,達到了不可抑制的程度,從而開始了你所謂的計劃。”
    “但我知道該如何鎖定你,事實上,我就是這么做的。”
    “我的朋友瑞秋剛剛聯系了‘守護者’的高層成員,將發生在這里的事情一一轉述,雖然他們曾一度敵對,但是我的朋友名聲向來不錯,‘守護者’高層成員一定會重視她所說的話語,順帶的也會重視我剛剛提出的建議:開始讓所有‘守護者’成員簽訂一份沒有擅自殺害組織內成員的契約。”
    “不可能!”
    “你不可能猜到的!”
    對方連連的大吼起來。
    ‘守護者’這個組織很特殊,它不介意成員拉幫結派,更不介意成員進行內斗,甚至是在某種時候鼓勵死亡內斗。
    但一切都有一個前提:某種時候!
    并不是隨時隨地的。
    而身為‘守護者’的成員,對方無疑是破壞了這個規矩。
    任何膽敢破壞規矩的人,都要面對制定規矩者的懲罰,秦然不清楚‘守護者’制定規矩的人是誰,但他很清楚,眼前的人很恐懼對方。
    看看這樣的失神大呼吧。
    不過,秦然卻沒有絲毫的憐憫,他按照自己的節奏繼續的說道。
    “你說我拿現在的你毫無辦法?”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擁有了這樣的錯覺,也許是之前順利的獵殺,讓你覺得自己可以為所欲為了?”
    “又或者你認為自己是天命的主角?一切都會圍繞你展開?”
    “很遺憾。”
    “我有一個朋友,非常喜歡你這種自命不凡家伙的味道。”
    “他,早已迫不及待了。”
    秦然說著,側過了身軀。
    一直隱藏在陰影中的‘暴食’,就這么的撲了出來,他猶如是下山的餓虎,撲在了佩雷爾曼的身上,然后,就這么的融入其中。
    對于‘暴食’這樣的原罪來說,吞噬實物和吞噬靈魂真的沒有什么兩樣,在他看來都是食物。
    或許會有一些區別?
    但也就是是否美味罷了!
    而眼前的‘食物’,很明顯是美味的。
    “滾出去!”
    “你這個怪物,滾出去!”
    “啊啊啊啊!”
    慘叫聲接連不斷的在佩雷爾曼身軀中傳來,接著,就是好像血肉撕扯與斷裂的聲音。
    佩雷爾曼的身軀不斷的抽搐,對方從沒有像現在一般希望逃離這個身軀的束縛,但是根本想也不想要。
    這個占據別人身軀的家伙,能夠做到的就是哀嚎、慘叫,然后,被吞噬。
    當然了,這也就是一個開始。
    對方之前有一句話,秦然沒有否認。
    如果沒有什么事情的話,秦然絕對不會和對方多說一個字!
    秦然費了這么半天口舌,自然是有事情的。
    他不僅要知道對方的本體在哪里,還要知道對方身后是否站著什么人。
    例如他的‘老朋友’。
    吞噬聲迅速消失無蹤,‘暴食’一臉不滿的鉆了出來。
    他才舔了兩下,竟然就沒有了。
    實在是不爽。
    當自己是冰激凌嗎?
    就算是冰激凌,難道不應該是大份的嗎?
    “味道記下了嗎?”
    秦然問道。
    “記、記下來。”
    ‘暴食’點了點頭。
    “帶路。”
    秦然說著一把拎起了昏迷的佩雷爾曼,轉身向著巷子外走去。
    不知何時,瑞秋已經等在那里了。
    “你這個多疑的家伙睡覺的時候,是不是也睜著眼睛?”
    早已知道秦然想要干什么的瑞秋忍不住的問道。
    “睜著眼睛睡覺,總比睡覺的時候被割去頭顱的好。”
    秦然說著將佩雷爾曼遞了過去。
    “你確定他沒有問題了?”
    接過佩雷爾曼的酒館老板娘再次確認道。
    “你可以用你的方式試一試。”
    說著秦然與酒館老板娘擦肩而過。
    他沒有更多的時間待在這里了,那個家伙應該陷入了慌亂,可不會就這么安心的等他出現。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