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三章 奇貨可居
    當秦然抬起腳后,拷問者立刻爬了起來。
    她擦了擦青腫的臉頰,小心翼翼的看了秦然一眼后,就徑直向著二層的北區走去。
    到了現在為止,拷問者都有些發懵。
    她不知道事情怎么回變成這樣,就如同她不知道為什么眼前的男人能夠隨意的攻擊到她一樣。
    她本該是無形,不受這種攻擊傷害才對。
    可臉上的疼痛卻在不停的提醒著她應該怎么做。
    很快的,在來到北區的一排書架前時,拷問者就將一本書捧到了秦然的面前。
    “就是這本。”
    拷問者低聲說道。
    “只有一本?”
    秦然接過書籍,略微一翻后就一皺眉。
    不僅是數量有些出乎預料的少,而且手中的書籍還不是專門介紹《關食錄》的,而是一本記錄廚具的雜書。
    “嗯,二層只有一本。”
    拷問者點了點頭。
    “二層?”
    秦然敏銳的抓住了對方話語中的關鍵點。
    “我沒有辦法去一層和三層、四層,所以,我不知道。”
    拷問者如實的回答著。
    “也就是說你對二層的書籍了如指掌了?”
    秦然想到了什么,扭過頭問道。
    而拷問者明顯感覺到這個問題關乎著自己的命運,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是的,我熟知二層的書籍。”
    “很好。”
    “我需要找你的時候,會主動叫你的。”
    “你叫什么名字?”
    秦然略微沉吟后,這樣的說道。
    對于急缺各種信息的秦然來說,一個活動的書目索引明顯要比一件魔法到稀有級別的道具更能帶來可觀的收益。
    事實上,如果不是圖書館門口的守衛的話,秦然一定會讓老書本在這里替他翻閱、整理書籍。
    “拷……艾葛妮莎。”
    拷問者下意識的就要說出那個她最熟悉的稱號,不過,才脫口一個字,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看了一眼似乎沒有因為那個‘不詳’的名字而產生什么不好反應的秦然,拷問者不由松了口氣。
    “去給我端杯茶來。”
    “好的,馬上來。”
    面對秦然的命令,拷問者沒有任何的反抗,就這么的答應下來。
    疼痛總能夠讓包括但不限于人在內的生物認清現實。
    拷問者就是這樣。
    二層的每個區都是有著茶水間的,里面還有一些存放在冰箱中的糕點,拷問者挑選了兩樣,放在餐盤中,連帶著茶水一起端回了秦然面前。
    這個時候的秦然已經開始翻閱手中的書籍了。
    拷問者沒有吭聲,將手中的糕點、茶水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后,就這么的消失不見。
    閱讀,特別是專注的閱讀是十分需要時間的。
    而秦然手中這本足有十公分厚,沒有名字的書籍更是讓秦然感到了吃力,因為這本書里面夾雜著大量的這個世界古語,雖然有著通用語做為輔助,但是一些地方依舊需要前后對照、聯系,琢磨半天才能夠明白其中的意思。
    呼!
    在太陽初升時,長出了口氣的秦然合上了手中的書籍。
    到了這個時候,他終于明白《關食錄》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了。
    《關食錄》,不單單是他最初猜測的菜譜,還包括著廚具的制作,也正因為這樣,這本沒有名字的書籍才會出現在北區。
    如果秦然繼續在東區尋找,恐怕是翻遍了整個東區,也會毫無所獲。
    當然了,最讓秦然在意的是《關食錄》中廚具的制作。
    一種特殊的酒杯!
    沒錯,就是酒杯!
    而與之相配套的菜譜……不,準確的說是‘釀酒術’更讓秦然為之驚訝。
    因為,按照這本書籍的描述,兩者相結合后的食物等級已經超越了普通的‘正餐’級別,達到了真正意義上的‘大餐’級別。
    大餐級別,一個超出秦然昨天閱讀得到信息的等級。
    “一層果然是基礎嗎?”
    秦然發出了這樣的嘆息,然后,他再次翻開了手中的書籍,細細的看著書中對于《關食錄》的描述——
    ‘溫酒’!
    諸多的描述匯合成的詞匯,讓秦然瞇起了雙眼。
    他不喜歡酒精類的飲品,曾經喝下【俄塞里斯之釀】后的醉倒,更是讓秦然從心底抵觸這樣的事情。
    但如果真有超越普通食物級別的酒類出現在他面前時,秦然依舊是帶著猶豫的。
    不過,隨即秦然就搖頭輕笑起來。
    現在連《關食錄》的出現是真是假都不知道,就開始思考如何應對收益?
    有些太早了。
    但這并不妨礙秦然吩咐上位邪靈繼續按照計劃去做。
    當然了,相較于最初的計劃,現在的計劃已經出現了極大的改動。
    畢竟,要對付的人,已經不一樣了。
    將書籍再次合起,放回了書籍后,秦然掃視了一眼通往圖書館三層的階梯,轉身向著一層走去。
    圖書館的三層,可不是他現在能夠進入的,就算是有著首席生、學生會分部長的身份也一樣。
    想要進入那里,需要的是一位正職教授的批條。
    而除去那位名為‘泰爾思’的教授外,秦然并不認得任何一位特奧瑞特的教授,甚至,就連那位泰爾思教授也只是一面之緣。
    以這樣的前提,對方幾乎是不可能給予他批條的。
    但是,秦然仍然要通過西尼爾聯系著對方。
    因為,這也是他改變了的計劃之一。
    而且還是極為重要的一環。
    他不需要獲得批條。
    需要的是釋放出一些信息,讓足夠多的人注意到他。
    ……
    E區,食堂,教師餐廳。
    走進這里秦然就很輕松的找到了目標人物西尼爾。
    對方正喝著大杯的熱牛奶,碩大的碟子里放著三份三明治。
    那位與對方時常一起出現的倫納德則坐在對面捧著一鍋湯面,指縫里夾著兩張油炸的餡餅。
    “早,2567。”
    面對著走來的秦然,西尼爾、倫納德邊吃邊打著招呼。
    “早。”
    “西尼爾,我想要見見泰爾思教授。”
    秦然沖著兩人回應后,目光就放在了西尼爾一人身上。
    盡管只是見過幾面,但是兩人中以誰為主,秦然還是能夠分得清楚的。
    “見泰爾思教授?”
    “為什么?”
    西尼爾一愣。
    “我想要去圖書館三層的批條。”
    秦然回答著。
    “不可能的。”
    “即使你是這屆新生首席,學生會分部長,而且泰爾思教授也很和善,但是,泰爾思教授絕對不會給你批條的。”
    西尼爾很干脆的拒絕了秦然,并且眼神變得嚴肅起來,他繼續的說道。
    “圖書館三層的書籍和一層、二層完全的不一樣。”
    “它們是擁有力量的!”
    “在你沒有用足夠的學分證明自己前,是根本不可能從任何一個教授手中拿到批條的。”
    說完,西尼爾再次搖了搖頭。
    “如果我有足夠的學分呢?”
    秦然反問道。
    “不可能!”
    “你一個新生,在三年級跟隨老師進入秘境狩獵前,根本不可能獲得拿到批條的學分。”
    西尼爾一口斷言。
    而秦然卻是笑了。
    對方的反應和他預計的一模一樣。
    他不由坐直了身軀,開口道。
    “據我所知,獲得學分的方式可不單單是狩獵。”
    “用足夠珍貴的信息交換也是可以的,而恰好的是……我知道這樣一個信息!”
    “《關食錄》!”
    略微停頓后,秦然說出了自己所擁有的信息。
    他的聲音并沒有刻意壓制,因此,這抹聲音傳遍了周圍,頓時,整個教師食堂就徹底的安靜下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了秦然,眼神中浮現著驚訝和猜疑。
    驚訝于一個新生竟然知道《關食錄》。
    猜疑于一個新生為什么會知道《關食錄》。
    要知道《關食錄》可不是什么大路貨色,哪怕是他們這些特奧瑞特的教師,也是因為最近的某些事情才聽聞這個信息。
    安靜到壓抑的氛圍中,西尼爾看著秦然沉默不語,而對方的好友倫納德也放下了手中的湯鍋,用前所未有認真的目光打量著秦然,似乎是在今天才認識秦然一般。
    西尼爾、倫納德兩人看起來十分的不靠譜。
    雖然事實上兩人也真的是很不靠譜,但是兩人絕對不是傻子。
    相反,做為特奧瑞特的精英教師,兩人相當的聰明。
    因此,幾乎是在秦然話音落下的時候,兩人就猜到秦然是想要干什么了。
    “你這么做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西尼爾深吸了口氣說道。
    “我的麻煩一直不少。”
    “我已經快要習慣了。”
    秦然淡淡的說道。
    “這次可能和你之前習慣的麻煩,會有些不一樣……算了,這些都是你的事情,我會為你盡快聯系泰爾思教授,當然,最后教授見不見你,我無法保證。”
    西尼爾還想要勸說些什么,但是話語還沒有說完,這位怕麻煩的老師就聳了聳肩,不再開口了。
    “這就足夠了。”
    秦然說著站了起來。
    這里是教師餐廳,雖然沒有明令禁止學生在這里用餐,但是大家卻都默默的遵守著規矩。
    秦然如果硬要在這里吃飯的話,自然是沒有人會阻攔的。
    不過,和這里比較,秦然更習慣去地下的廚房。
    哪怕艾德伯格禁止他進入傳菜間,但是可沒有禁止他進入伙房,而到了伙房,食物……自然有的是。
    目送著秦然的背影離開,教師餐廳中似乎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但西尼爾敏銳的察覺到了其中的絲絲異樣。
    唉。
    忍不住的,西尼爾再次嘆息了一聲,目光看向了好友。
    “吃飯。”
    倫納德邊吃邊嚼,聲音從吧唧聲中傳來。
    “嗯。”
    西尼爾點了點頭。
    雖然他不知道秦然為什么這么做,但是他知道這樣的事情,他是無法參與其中的,他能夠需做到的就是盡快告知泰爾思教授。
    不自覺的,西尼爾加快了吃飯的速度,倫納德也是這樣。
    而就在兩人吃完,將餐具放回洗漱池離開了教師餐廳后,餐廳中剩余的人,紛紛起身。
    十幾秒內,本來滿滿的人,就走得一干二凈。
    大約十分鐘后,一則隱秘的信息,就開始在小范圍內流傳開來。
    聽到這則信息的人,有的不屑,有的懷疑,有的貪婪,而有的則是幸災樂禍,但不論是哪種,這些人的目光都紛紛的對準了秦然。
    他們都想要知道答案。
    即使這個答案有可能是假的也一樣。
    但誰又能保證,這個答案不會是真的呢?
    僥幸心理,本就是與生俱來的,不會因為年紀的增大而減少,相反的,在某些時刻,會越來越多。
    ……
    秦然如風一般吹過地下廚房的伙房,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抹了抹嘴后,完全沒有理會伙房中傳來的大呼小叫,就這么重新走上了地面餐廳。
    雖然不能夠放開肚皮的美餐一頓,但作為必要的早餐,剛剛的數量已經足夠了,且營養豐富。
    就如同此刻等待在食堂外的人一樣,既有著學生中的組織,也有著老師中的組織,還有代表某位教授的組織。
    他們靜靜的分散在食堂周圍,相互打量、審視。
    很快的,在秦然出現的一瞬間,代表著那些教授的組織就從中脫穎而出,三個人直接向著秦然走來。
    不過,剩余的人并沒有離開。
    他們并不甘心離開。
    或者說……他們認為自己還有著機會。
    看著面前的三個人,感知著周圍窺視的視線,秦然嘴角一翹。
    事情比他預料的還要順利。
    但秦然并沒有因此而放松。
    他很清楚,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為了《關食錄》而來?”
    秦然直接問道。
    “是的。”
    三人中,一位衣著得體的中年男子微笑的說道,站在他左側的年輕男子則是點了點頭,唯有那位站在右側的中年女子卻是用一種狐疑的目光打量著秦然,然后,很快的,閃過一抹仇恨。
    “我需要等西尼爾老師的回復。”
    “在此之前,我不會說出任何東西。”
    秦然繼續說道。
    “先來后到,合情合理。”
    衣著得體的中年男子沒有反對,年輕男子依舊點了點頭,而那位女子卻是冷哼了一聲。
    對方上前一步,抬手指著秦然的鼻子,聲音尖銳的喝問著。
    “你以為你是誰?”
    :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 江西省十一选五前三组预测 幸运28开奖参考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诀窍 极速飞艇开奖官方网站 快乐10分钟中奖技巧 北京快3公交车路线 喜乐彩票app下载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走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跌停的股票还会涨吗 宁夏十一选五购彩平台 青海快3跨度走势图 幸运飞艇最近开奖不统一 河南泳坛夺金2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