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四章 磨刀霍霍
    尖銳的聲音中,衣著得體的中年男子和沉默的年輕男子立刻向后一撤,周圍注視著這里的人也紛紛露出了看好戲的目光。
    他們期待著發生什么。
    而不論發生什么,對他們來說,都是有利的。
    但是,下一刻,滿懷期待的他們就倒吸了口涼氣。
    砰!
    一聲悶響,臉上還帶著挑釁與不屑的中年女子頭顱,就如同是一顆被卡車碾壓的西瓜,徑直爆裂開來。
    血雨紛飛,腦漿四濺。
    所有人的身軀不由一顫,即使是在特奧瑞特內,這樣殘酷的現象也并不常見。
    一個站在街邊注視著這里的年輕學生張大嘴,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嗓子里卻只能夠響起‘咔、咔咔’宛如咳嗽一般的聲音。
    在那位學生不遠處,一個中年的男人馬上屏住呼吸,不著痕跡的向后退了幾步,徹底的遠離了血腥味的籠罩后,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
    而更多的人,卻是干脆臉色一白,隨后就在那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了恐懼。
    發生了什么?
    這是所有人心底都在詢問的問題。
    他們沒有看到秦然出手。
    甚至,秦然動也沒有動一下。
    那為什么帕梅拉的頭顱炸開了?
    種種猜測不禁出現。
    未知造成的恐懼,很自然的漫延著。
    當這些人再次看向秦然時,目光中不由自主的浮現了一抹驚恐,但有些人卻是目光一亮。
    例如:那位衣著得體的中年男子和沉默寡言的年輕人。
    兩個人重新用一種審視的目光打量著秦然。
    因為
    在帕梅拉的頭顱炸裂的時候,距離較近的他們聞到了淡淡的酒味沒錯,就是酒味,很淡,隱藏在血腥味道中的酒味。
    關食錄!
    一直在追查關食錄的兩人心底在這一刻,幾乎是瞬間確認了這就應該是‘溫酒’的效果。
    這就是他們一直在猜測會給服下者帶來什么能力的‘溫酒’效果!
    兩人無視血腥味道,同時深吸了口氣。
    在他們的腦海中,數個聯想就這么的浮現了。
    “2567閣下,我們會處理這些事情。”
    “如果可以的話,請您到街邊的咖啡館稍等。”
    “我想我們會給您一個合理的報價。”
    一直沉默的年輕人突然搶先開口了。
    旁邊衣著得體的中年人皺了皺眉,但是當秦然的目光掃來時,卻馬上換上了一副笑臉。
    “我很贊同加西亞所說。”
    “雖然我們并不是來自同一個地方。”
    衣著得體的中年人立場鮮明的說道。
    “嗯。”
    秦然的目光在穿特奧瑞特校服,面容有些刻板的年輕男子身上停留了一秒后,微微點了點頭。
    顯然,相較于衣著得體看似時刻占據著主動的中年人,眼前這個一直沉默的年輕人,更應該注意。
    至于那個中年女子?
    秦然不知道對他心懷仇恨的對方是怎么會被派到他面前的,但這并不妨礙在他確認了感知中的惡意后,做出最正確的決定。
    秦然邁步向著街邊的咖啡館走去,周圍的人紛紛閃避。
    在經過無頭尸體時,看似沒有任何的停頓,只是鴉羽的風衣微微抖動,發出了獵獵的響聲,但漂浮在尸體上的稀有道具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而在推開咖啡館大門時候,這件道具已經出現在了他衣兜中,同時,他也將衣兜中裝有酒液的試管徹底的按緊了。
    在食堂的伙房中找到一些酒,簡直不要太容易。
    “您、您需要喝點什么?”
    咖啡館的侍者哆哆嗦嗦的問道。
    以他所處的角度,很自然的將一切看在眼中,事實上,如果不是已經提前收下了定金,而且,那位加西亞還是他絕對招惹不起的人的話,他早就關門歇業了。
    “檸檬水,加蜂蜜。”
    秦然答著。
    “好的,請您稍等,馬上來。”
    侍者一路小跑的轉進了吧臺,開始準備起來。
    而還沒有等侍者將檸檬水端上來,西尼爾已經推門而入。
    對方匆匆的走到秦然面前,坐入了對面的沙發中。
    “你知道你剛剛干了什么嗎?”
    西尼爾聲音中帶著怒氣。
    “我干什么了?”
    “我動手了嗎?”
    “沒有!”
    “反而是那位女士在很不禮貌的對待我。”
    秦然身軀后仰,讓自己完全靠在了沙發柔軟的墊子中后,這才好整以暇的說道。
    “那她為什么會死?”
    西尼爾瞪著眼問道。
    “誰知道呢?”
    “也許是天譴吧!”
    “反正我沒動手,至少有五十個人可以給我作證。”
    秦然指了指外面依舊窺視著這里,并沒有離開的人們。
    “天譴?!”
    “你逗我!”
    西尼爾差點被秦然噎得將眼前的桌子掀飛,但是想了想后,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決定。
    一同放棄的還有心底的好奇。
    雖然他很想要知道秦然究竟是怎么搞到‘溫酒’的,但是好奇心可是會害死貓的。
    西尼爾不認為自己比貓的生命還要多。
    所以,他深吸了口氣,整理了一下思緒,開始轉述教授泰爾思的意思。
    “泰爾思教授對關食錄很感興趣,但是他不會給你圖館三層的批條和更多的附屬條件。”
    西尼爾這樣的說道。
    “是嗎?”
    “那真是太可惜了。”
    “原本我很希望和泰爾思教授合作的。”
    秦然貌似惋惜的嘆息了一聲。
    西尼爾嘴唇動了一下,最終,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有時候,有的話語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我想我應該離開了。”
    “那些家伙可是迫不及待了。”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吧?”
    “所以,你也應該知道自己要注意什么。”
    說著暗藏叮囑的話語,西尼爾起身向外走去。
    秦然注視著西尼爾的背影,靜靜的等待著‘合作者’們的到來。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剛剛在場的人,應該都相信了他知道關食錄的下落,甚至,還會自己腦補出一些并不存在的事實,替他完善整個過程。
    而他接下來就需要思考該提出什么樣的要求好了。
    要知道一張e區圖館批條的價值和關食錄下落信息的價值,可是不相符的。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