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八十章 強撐
    一身居家服,戴著圍裙和隔熱手套,含羞草將烤爐內的烤盤拿了出來,六個蛋撻分成兩排,整齊擺放。
    蛋香與甜味馬上涌入了秦然的鼻中。
    在含羞草將烤盤放在一個木制的架子上時,秦然就迫不及待的拿起其中一個,放入了嘴中。
    與一般人吃蛋撻不同,秦然既沒有舔舐中間,也沒有從邊緣咬一口,而是直接將整支蛋撻吞入了嘴中,用舌頭和上顎擠壓整支蛋撻,然后,再嚼碎咽下,整個過程既能夠體會蛋撻嘴松軟的部位,又能夠將最脆爽位置的口感發揮到極限,還能夠讓屬于蛋撻的味道沒有一絲一毫的流逝,完全屬于一舉多得。
    “怎么樣?”
    含羞草滿含期待的問道。
    “嗯,一如既往的好。”
    秦然答著。
    聽到秦然的答,含羞草眼睛彎了起來,腳步輕快的走向了一側,將一株放在玻璃瓶內的綠植,連瓶帶綠植一起拿過來放在了桌子上,與白色的桌布恰到好處的爭相呼應,越發的襯托出了金黃色的蛋撻,讓人一看就會被吸引住。
    “這是桌面擺放,我學習廚藝的時候,老師教我的。”
    “她說過,十分的食物,沒有十分的搭配,就是對食物的侮辱。”
    含羞草解釋著。
    雖然是原住民,但是對于教導者,含羞草依舊保持著尊敬,這一點和秦然幾乎一般無二。
    “你的老師說得很有道理。”
    “所以,你要把這些收下。”
    “十分的食物,當然需要十分的廚具、餐具它們或許,還沒有達到十分,但還算不錯。”
    秦然一邊說著一邊將腳邊的包裹推到了含羞草面前。
    “這是給我的?”
    含羞草驚訝的看著秦然。
    事實上,在秦然拎著這個包袱進來的時候,含羞草就十分的好奇,不過,深知秦然性格的含羞草卻沒有多問。
    含羞草沒有想到,這會是秦然給他的。
    帶著好奇,含羞草打開了包裹,看著那一整套的希爾刀叉、碟子,五味瓶小巧的吞煉酒壺秘調油脂大戰鍋等等廚具、餐具,整個人的雙眼中都泛起了亮光,而在看到了都伊爾的菜譜和關食錄后,含羞草眼中的光芒幾乎要化為了實質。
    想要!
    這是含羞草心底最真實的想法。
    不過,在要之前,含羞草還是詢問道:“可以嗎?”
    “可以的。”
    “需要放在哪里?”
    “它們分量不輕,我幫你。”
    秦然將最后一個蛋撻扔進嘴中,就從座位中站了起來。
    “廚房!”
    “那里有合適的地方。”
    含羞草推開了廚房的門,指了指右側空著的櫥柜以及對面一片足夠放下大戰鍋的位置。
    按照含羞草的安排,秦然一一放好,扭過身的時候,才發現含羞草靠在廚房的門框上,聚精會神的翻閱著兩本食譜,餐廳明亮的燈光照耀在對方的身上,帶起了一片柔和的光澤。
    秦然沒有打擾含羞草,抱著肩膀站在原地靜靜等待著。
    因為,他閱讀的時候,也不喜歡被人打擾。
    至于含羞草是否能夠看懂?
    在送出兩本食譜的時候,秦然已經用通用語注釋了一遍,閱讀絕對是沒有問題。
    砰!
    ‘吳’重重的把茶杯放在了面前的矮桌上,茶杯的湯勺都隨之跳動了數次,發出陣陣叮叮的響聲。
    “去找那個惹火你的人!”
    “別拿我的茶具發火。”
    瑞秋一邊埋怨的說著,一邊心疼的看著她的茶具。
    要知道,這可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茶具,雖然沒有花費多少積分,但是卻花費了不少心思。
    如果碎了一只的話,整套的茶具就要變得有缺憾了。
    ‘吳’沒有說話,只是拿起茶壺,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涼茶,徑直的灌下。
    不過,這一次,卻沒有重重的將茶杯放在桌上,而是輕拿輕放。
    接著,她又給自己倒茶,似乎只有茶水才能夠讓自己平靜下來。
    一連四杯,茶壺內的水都要被喝光后,‘吳’這次長長的出了口氣,整個人向后一仰,靠在了沙發中。
    “我倒地哪里不如她?”
    ‘吳’突然問道。
    沒有指名道姓,但酒館老板娘很清楚好友說的是誰。
    坐在好友面前,酒館老板娘靜靜的思考了片刻。
    “你沒有她有錢?”
    酒館老板娘略帶不確定的說道。
    “有錢怎么了?”
    “有錢就是萬能的?”
    “有錢就能夠為所欲為?”
    ‘吳’如同是觸電般的坐直了身軀,喝問著酒館老板娘。
    “那就是你沒她溫柔?”
    酒館老板娘換了一個說辭。
    “溫柔?”
    “溫柔能夠當飯吃嗎?”
    “強大的守護,才是最好的態度!”
    ‘吳’冷笑了一聲。
    對此,酒館老板娘沒有反駁,因為,她也是這么想的,所以,她無時無刻不在無法無天面前表示著自身的強大。
    “那就只剩下了最后一點:廚藝!”
    “你沒有她的廚藝!”
    酒館老板娘豎起了右手食指,異常認真的說道。
    “廚藝?”
    ‘吳’一愣。
    “2567對于食物的喜愛是有目共睹的。”
    “如果你擁有一份出眾的廚藝,肯定會讓他刮目相看,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巨大城市中,想要獲得這樣的廚藝,并不難。”
    酒館老板娘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可是烏鴉對于食物,從來沒有過多的要求。”
    ‘吳’皺起了眉頭。
    “烏鴉是烏鴉,2567是2567。”
    “他們或許有些相似,但畢竟是不同的。”
    酒館老板娘強調著。
    “在我眼中,他們就是一體的。”
    ‘吳’搖了搖頭。
    面對著好友的答,酒館老板娘嘆息了一聲。
    她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糾正自己的好友了。
    將一個人當做另外一個人,尤其是還是2567這種性格的人,哪怕你對他再好,他也只會心生抵觸和警惕,而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好感。
    “你、你能幫我找一本廚藝技能嗎?”
    大約沉默了數秒鐘,‘吳’突然的說道。
    “當然。”
    好友的話語,讓酒館老板娘笑了起來,她徑直起身向著酒吧前廳走去。
    只要肯改變,那就還有機會!
    心里微微松了口氣的酒館老板娘步伐變得輕快起來,但是當她推開門時,看著又一次偷酒喝的無法無天時,暴躁的情緒就再次出現了。
    啪!
    順手抄起一旁的酒瓶,狠狠的砸在了無法無天的頭上,酒瓶立刻破碎。
    “混蛋!”
    “你又偷酒喝!”
    “還是兩瓶!”
    酒館老板娘怒吼著。
    “我只喝了一瓶!”
    無法無天申辯著。
    “砸碎的那瓶,難道不算?”
    “現在立刻給我把吧臺打掃干凈,大廳的地板擦干凈,還有門外的招牌,我要看到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塵不染!”
    酒館老板娘狠狠踢了無法無天一腳,大吼著。
    無法無天一縮脖子,馬上行動起來。
    周圍的人發出了低低的笑聲。
    一開始,還有人勸阻。
    而現在?
    他們早已經習慣了。
    如果每天不上演這樣的一幕,才是奇怪的事。
    前廳的喧鬧,從未關閉的大門傳入了小廳。
    聽著這樣的喧鬧,‘吳’的眼中流露出了淡淡的羨慕。
    她羨慕酒館老板娘和無法無天的感情,并且認為這才是最好的相處方式。
    可惜
    她知道如果她敢砸那個家伙一酒瓶,那個家伙肯定會直接還她十擊火焰。
    “真是不解風情。”
    ‘吳’帶著這樣的感嘆,起身將門關好,而在她轉身再次返小廳的時候,秦然已經不知何時坐在了她對面的沙發中。
    對此,‘吳’并沒有意外。
    畢竟,當初的烏鴉也是這樣。
    而且,這樣的行為,讓‘吳’感到了熟悉與習慣。
    立刻的,‘吳’剛剛還略帶惆悵的內心,就變得愉悅起來。
    一些東西會變,但根本的卻不會改變。
    所以,‘吳’在坐下后,就直接開口了。
    “能讓我看看你的右手嗎?”
    ‘吳’問道。
    右手?
    秦然一怔,下意識的想到了那個詭異的笑臉。
    “是指它嗎?”
    秦然沒有摘下手套,只是抬起右手,用左手指了指手背。
    “嗯。”
    “能夠摘下手套嗎?”
    ‘吳’點了點頭,再次說道。
    秦然猶豫了一下后,摘下了手套,將那變得若隱若現的詭異笑臉露了出來。
    “果然,它發生了改變。”
    “在我以往的占卜中,它一直存在于你的陰影中,時刻的與你的命運相連,但是在我最近的一次占卜中,它變得若隱若現了。”
    “如果可以的話,能夠告知我,發生了什么嗎?”
    ‘吳’問道。
    隱去了不能夠說的部分,秦然將自己的遭遇講述一遍。
    數次的合作,讓秦然對于眼前的女人有著基本的信任。
    雖然,有時候對方并不太靠譜就是了。
    “原來是這樣。”
    “反抗者嗎?”
    “魔女真是可怕,即使是離開了巨大城市,依舊時刻影響著后續加入者。”
    “而對于反抗者”
    “她是無情的。”
    ‘吳’深吸了口氣說道。
    在沒有進入巨大城市前,‘吳’跟在烏鴉的身邊,已經見識過不少可怕的人,但是就算是那些人和魔女相比較,依舊是遜色一分。
    不單單是因為巨大城市中有著種種神奇的力量,只是因為魔女本身。
    強大的人,在任何地方都是強大的。
    只需要給他們一個機會,他們就能夠展現出自身的天賦來。
    而弱小的人?
    即使你給他再多的資源與信賴,最終,換來的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借口。
    “所以你現在很危險。”
    “遠超以往任何一次的危險。”
    “因為,她殘余的力量在影響著我,讓我根本無法看清楚,你究竟會遭遇什么。”
    ‘吳’的聲音中帶著深深的無力。
    “謝謝。”
    秦然聽到了對方話語中的無力感,處于禮貌,秦然向著對方道謝。
    至于對方提到的危險?
    秦然早有準備。
    精神真正的達到了5,感知不斷的增強后,他已經察覺到了屬于‘魔女的危險’正在不斷的靠近。
    擔憂嗎?
    有點。
    面對這樣一位對手,哪怕素未謀面,但是對方留下的傳說太多太多了,多到秦然必須要全身心應對的程度。
    不過,恐懼卻是沒有的。
    無數次的戰斗,無數次的危險,早已讓秦然明白恐懼對他來說,不會有任何的幫助,還不如吃個冰激凌,好好的冷靜一下,思考怎么應對來的有用。
    秦然泰然鎮靜的模樣,讓‘吳’心中一喜。
    烏鴉從沒有驚慌失措過。
    此刻的秦然,與她記憶中的烏鴉真的是一模一樣。
    但不同的是,當初的她無法幫助烏鴉,現在的她卻可以幫助秦然。
    “你一定要小心。”
    “剩下的”
    “交給我了!”
    說著這樣的話語,‘吳’起身向外走去。
    看著對方的背影,秦然眉頭緊皺。
    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對方的性格,秦然是十分了解的,對方說出了這樣的話,絕對不會是開玩笑。
    而鑒于對方之前曾經做過的一些事情,秦然很自然的開口道:“等等,吳。”
    “我需要盡快準備了。”
    “不然就趕不上了。”
    ‘吳’聽到了,但是腳步卻不曾停留,甚至,為了擔心秦然阻攔她,還發動了一件瞬移的道具,就這么消失在秦然的視野中。
    頓時,秦然一陣頭疼。
    他不愿意欠人人情,尤其是‘吳’這樣的人。
    一旦欠下了,那可就真的還不清了。
    秦然沒有猶豫的站起來,向著前廳走去。
    “免費的檸檬水。”
    秦然沖著正在擦拭杯子的酒館老板娘說道。
    “免費、免費。”
    “難道你來我這里就不能消費一下嗎?”
    “1個積分都不舍得掏,你是葛朗臺嗎?”
    酒館老板娘滿腹怨氣的說著,不過,手上的動作卻不慢,一杯多加了蜂蜜和檸檬片的檸檬水放到了秦然面前。
    “任何的積分都應該花到刀刃上。”
    秦然這樣的說著,向酒館老板娘發起了交易。
    看著交易欄中,陡然出現的100件魔法道具,5件稀有道具酒館老板娘瞪大了雙眼,呼吸都急促起來。
    “你、你要干什么?”
    “我賣藝不賣身的!”
    酒館老板娘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是給‘吳’的,她說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險,所以,她想要做什么,你應該知道吧?”
    “還有,這個是補償她剛剛使用的瞬移道具。”
    說著,秦然又在交易欄內放入了一件傳說級別的道具。
    名稱:靈巧匕首
    類別:奇物
    品質:傳說
    攻擊:較強
    屬性:位移(1/2)
    特效:無
    是否可帶出該副本:是
    備注:它原本是某位東方食者用來割肉的,但是再一次意外后,它擁有了不可思議的力量
    位移:移動到視野(不超過100米)所在位置
    看著交易欄中的靈巧匕首,明白這柄匕首和交易欄內剩余物品價值的酒館老板娘沉默了。
    足足三四秒后,這位老板娘才再次開口。
    “抱歉,我收之前的對你的評價。”
    “你不是葛朗臺。”
    “你真的是將每一個積分都花在了刀刃上。”
    “‘吳’那里交給我了。”
    說完,酒館老板娘立刻轉身就進了小廳。
    她絕對不希望好友出事。
    而在酒館老板娘離開后,秦然端著檸檬水的右手,突然顫抖起來,漣漪層層疊疊的出現在杯中。
    不僅如此,秦然還覺得胸口發悶,眼前發黑,身上的肉一陣陣的發疼。
    “怎么了?”
    正在拖地的無法無天看著全身顫抖的好友,馬上就跑了過來。
    “沒事。”
    秦然喝了口檸檬水,抿著嘴,聲音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
    而在他的眼中,則是飽含痛苦。
    呼!
    深吸了口氣,調整情緒后,恢復了冷靜的秦然思考了片刻,就點開了私信欄,向著佩雷爾曼發出了私信。
    2567 :調查的怎么樣?
    2567 :需要幫助嗎?
    佩雷爾曼:太好了,我這里有些焦頭爛額了,你什么時候來?
    2567 :馬上。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