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十二章 試探
    漆黑的馬車停在了蘭頓丁街17號。
    等候在房間中的德累斯頓詫異的看著這輛只要看到就能夠感到不凡的馬車,當看到從馬車中走下來的秦然時,則是釋然一笑。
    他一直很慶幸自己和秦然成為了朋友。
    最初時,是這樣。
    經歷了昨天的事情,更是如此。
    而且,他的這位好友不僅實力強大,似乎身上也有著某種極為獨特的魅力,不停的吸引著有著特殊才能的人。
    就如同是這個消失在原地的車夫、馬車。
    還有貓女。
    一想到貓女時不時的就想要靠近秦然,德累斯頓的嘴角都忍不住的上翹了。
    要知道,貓女在英雄聯盟中可是以驕傲著稱的,即使是他都很難指派的動對方。
    當然了,他也不喜歡所謂的指派。
    在德累斯頓的眼中,大家都是一樣的,都是平級,沒有所謂的指派,有著的只是相互合作。
    而這也是他此刻出現在蘭頓丁街17號的目的。
    畢竟,合作也是需要酬勞的。
    “早,2567。”
    德累斯頓笑著說道。
    “早。”
    秦然一點頭,就坐到了主位的沙發椅中,目光看向了放在茶幾上的牛皮紙袋和茶幾下的箱子。
    “這是斯莫維爾街區中心位置兩間商鋪的地契。”
    “雖然現在它們的用處不大,但是只要半年的時間,那里的繁華一定會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請不要拒絕,這是你應得的。”
    “事實上,相較于2567你所做的,這兩間店鋪實在是不算什么,我本該給予更多,但是斯莫維爾街區的重建需要太多的資金了,所以,我只能夠給予這些,而剩下的,我會用其它方式補償給你。”
    德累斯頓帶著歉意,誠懇的說著,然后,就將茶幾下的箱子拿到了茶幾上。
    這個箱子不大,標準的24寸行李箱,但是和茶幾接觸后,傳來的聲音卻是十分的沉重。
    德累斯頓沒有賣關子,徑直打開了行李箱。
    內里是三個實木制成的盒子,一大兩小,大的在下面,小的在上面,都用鎖子鎖住。
    “我聽說2567你在尋找教宗時期的秘本、孤本書籍,所以,我讓人去搜集了。”
    “這是鑰匙。”
    “放心,它們并不是全部,我會努力收集更多。”
    德累斯頓這樣的說道。
    秦然沒有拒絕。
    和那兩間商鋪相比較,他更看重這三本古董書籍,從德累斯頓的手中接過了鑰匙,秦然就檢查起來。
    而看到秦然沒有猶豫就收下了酬勞,德累斯頓不由笑了起來。
    他很欣賞秦然這種不遮掩自己想法的人。
    不像是一些人,明明想要的不得了,卻要故作寒暄的繞來繞去。
    大約數分鐘后,秦然將三本書籍檢查完畢。
    沒有問題。
    紙張上滿是年代感,但上面的內容,卻和現在的文字有些迥異,不過,這對秦然來說,并不會有什么妨礙。
    他將裝有地契的牛皮紙袋和三個盒子全都裝入行李箱后,交給了艾瑪.艾迪
    艾瑪.艾迪推著箱子進入到了書房,在艾瑪.艾迪的身影消失在了書房門后時,秦然開口了。
    “昨天的事情,你調查清楚了嗎?”
    秦然問道。
    有關昨天的事情,秦然并沒有隱瞞。
    普林頓市、拷問者、‘暗金’,還有那所謂的魔鬼,秦然都是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德累斯頓。
    因為,秦然很清楚,這些事情是無法隱瞞的。
    只要德累斯頓開始調查,很快的對方就會知道這些。
    與其到時候因此生出間隙,還不如直接說清楚。
    “我派出了所有的人手,但是……”
    “毫無頭緒!”
    “我可以肯定那些襲擊艾肯德市的超級罪犯們只是別人的棋子,而隱藏起來的棋手是誰,我卻無法確定。”
    德累斯頓面色凝重的說道。
    在從秦然的嘴中聽到這些消息后,‘正義之拳’真的是大驚失色,對于普林頓市,這位‘正義之拳’有著常人所沒有的忌憚,更加不用說本該消失在歷史中的拷問者了。
    至于‘暗金’和所謂的魔鬼,則越發的讓‘正義之拳’感到頭疼。
    他總覺得自己好像要被扔回600年前的教宗時期一樣。
    因為只有在那個年代,這些詞匯才是盛行的。
    “盡快吧。”
    “我們的時間并不多。”
    “而艾肯德市更是已經成為眾矢之的。”
    秦然沒有意外。
    雖然英雄聯盟的勢力極為龐大,且擁有著出色的情報,但也不是一夜就能夠得到所有信息的。
    這需要時間。
    可恰好的,他們現在最為缺少的就是時間。
    無疑,德累斯頓知道秦然話語的意思,在微微停頓后,他說道:“我已經聯系‘巨臂’將他的安保公司并入到防衛力量中,而且,‘巨臂’熟悉訓練安保人員,在現有的基礎上,只要一周,就能夠有相當多的人加入到防衛隊列中。”
    “還有,我已經向市長提議,重新安排艾肯德市的防御了。”
    “警察局、消防局等都會進入到我們的防御體系中。”
    “市長也已經答應了。”
    說到這個好消息,德累斯頓不由笑了起來。
    而之后的聊天也變得較為輕松起來,大約十五分鐘后,德累斯頓起身離開。
    身為英雄聯盟的首領,在這個時候的德累斯頓是忙碌的,不單單是超級英雄們需要他去聯絡,屬于普通人的武裝勢力也需要他去聯合。
    想一想那位中年警長的態度,秦然就知道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因為,那是大多數普通人中掌權者的態度。
    鹿,因鹿茸而被狩獵。
    超級英雄又怎么會例外?
    獨特的能力,早已讓他們在與眾不同的時候,需要承受嫉妒、排擠,乃至種種陰暗所滋生的想法。
    所以,很多的時候,英雄也變成了罪犯。
    并不是天生壞人。
    只是……
    逼不得已。
    德累斯頓遇到過這些事情,他依舊堅守底線,他也希望其他超級英雄能夠如此,因此,他不能夠讓自己停下。
    他必須繼續前行。
    他必須拼盡全力。
    房門關上了。
    德累斯頓乘坐的汽車消失在了雨幕中,秦然接過了艾瑪.艾迪遞來的熱茶,抿了一口后,看向了戈藍。
    “大人,一切正常。”
    “您的周圍沒有監視者。”
    “也沒有任何跟梢的人。”
    戈藍從陰影中走出。
    “是嗎?”
    端著茶杯的秦然輕輕的將茶杯放在了茶幾上。
    對方反應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慢上一點。
    不!
    應該是,對方選擇了其它的方式。
    一種更加隱蔽、安全的方式。
    恰好的,現在的他極為容易被這種方式所針對。
    對此,秦然并不憂愁。
    相反,他巴不得對方這么干。
    不過,處于習慣性的謹慎,秦然認為需要加上一層保險。
    啪!
    秦然打了個響指。
    “boss,為您服務。”
    上位邪靈應聲出現在秦然的身旁,而不需要秦然多吩咐什么,上位邪靈已經知道秦然想要做什么了。
    “我會竭盡所能。”
    上位邪靈說著,就消失在了原地。
    ……
    大雨所帶來的寒意,弗里斯彷如無覺。
    他打著黑色長柄的傘,推開了咖啡館的門。
    在歡迎光臨的聲音中,拒絕了侍者遞來的熱毛巾,他走向了角落的位置。
    做為在艾肯德市內大名鼎鼎的‘冰凍者’,這樣的寒氣在弗里斯看來,就和小孩子過家家一樣,完全的不夠看。
    如果不是為了要照顧那些會和他交易的人,弗里斯會很干脆的選擇更為空曠的地方,而不是眼前溫暖的咖啡館。
    雖然眼前的咖啡館燈光柔和,音樂動人,咖啡也足夠的醇香,但是和空曠地的安全相比較,前者是完全可以拋棄的。
    舒適容易讓人放松警惕。
    而警惕則關乎到生命。
    為此放棄舒適獲得警惕并沒有什么不對。
    至少,在弗里斯看來就是如此。
    前提是在沒有秦然的命令下。
    獲得了秦然‘獲取更多教宗時期秘本、孤本書籍’的弗里斯,此刻則是完全的站到了這個出發點上。
    他依舊會保持警惕,但卻有著以優先完成秦然命令做為前提。
    因此,他開始考慮那些和他交易人的感受。
    至少,眼前的環境在弗里斯看來,有著提高交易成功率的作用。
    事實上,也是如此——
    “這位閣下,您好。”
    “是您發布了信息嗎?”
    一個中年男子在進入到咖啡館后,就四處張望,在看到弗里斯后,馬上就走了過來,對方擦拭中,感受著熱毛巾上的溫暖,不由的向弗里斯露出了笑意。
    “在這樣的天氣下,有著這樣的服務,真是太好了。”
    “我有一本教宗時期的孤本。”
    “它有些殘缺,但大致還能夠保證七成左右的內容。”
    “需要驗貨嗎?”
    中年男子說著,就從懷中拿出了一個油布包裹著的書籍。
    弗里斯一言不發的拿過了油布包裹。
    中年男子沒有拒絕。
    他之所以敢單人赴約,且直言不諱,除了對自己有著自信外,還因為眼前的人有著相當不錯的名聲。
    從不違反交易,從不欺瞞他人。
    當然了,前提是你沒有違反交易。
    不然的話……
    艾肯德市內的失蹤人口又不是一個兩個。
    “嗯。”
    細細的檢查后,弗里斯掏出了支票本,寫上了一個六位數——這是他發布消息時給出的價格。
    會因為書籍的完整程度和珍貴程度,有所浮動,但是卻不大。
    中年男人接過了支票,看著上面的數字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對了,我這里還有個關于類似書籍的消息,算是免費送你的。”
    “一群家伙在前不久的郊外發現了一座古墓,那應該是一個大貴族的墓,里面有不少珍貴的東西,書籍也必不可少。”
    “你需要他們的聯系方式嗎?”
    “當然,這個不是免費的。”
    中年男人笑著說道。
    “多少?”
    弗里斯很干脆的問道。
    “1萬。”
    中年男人報了個價后,就等待弗里斯還價。
    但是,令對方意外的是,弗里斯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意思,直接又簽了一張支票,遞給了對方。
    在獲得了‘惡靈先生’的黃金后,弗里斯就再也沒有進行過所謂的討價還價。
    在他看來,這種事就是浪費時間。
    啪!
    中年男子輕輕的彈了一下支票,將支票小心翼翼的裝了起來后,他馬上拿起桌上的紙筆寫下了一個電話號碼。
    “真是很愉快的交易。”
    “希望我們下次再見。”
    中年男子說著就向外走去。
    但是,就在對方推開咖啡館大門的剎那。
    砰!
    一聲槍響。
    中年男子的頭顱就這么的炸裂了。
    無頭的尸體在子彈的沖擊下,搖搖晃晃的跌倒在地。
    “啊啊啊!”
    “殺人了!”
    咖啡館內的人們在發出了一聲聲的尖叫后,開始紛紛沖向了后門。
    開槍者沒有阻攔。
    對方任由這些人離去,拎著槍就這么的走向了弗里斯。
    啪。
    手槍被對方扔到了桌子上,對方拉開椅子坐了進去,雙腿很自然的搭到了桌面上。
    “聽說你在找教宗時期的秘本、孤本?”
    對方聲音輕浮的問道。
    不過,正是因為這樣輕浮的聲音,讓圍繞在弗里斯指尖的寒氣散去了。
    “你有?”
    弗里斯問道。
    “當然!”
    “我們之前在郊外發現了一個大貴族的墓,我們想要出手里面的東西,但是有個路過的家伙不斷的散播我們的消息,讓我們變得舉步維艱。”
    “所以……”
    “我們選擇干掉了他。”
    “這是警告!”
    “警告那些盯上我們的家伙,小心點,不要惹我們!”
    對方殺氣騰騰的說道。
    但是在弗里斯的眼中卻是色厲內荏,虛張聲勢,但這又關他什么事?
    他只是來完成秦然的命令。
    至于其它?
    弗里斯漠不關心。
    “東西呢?”
    弗里斯徑直問道。
    “在一個隱蔽的地方。”
    “你敢不敢和我來?”
    似乎是因為沒有看到弗里斯臉上流露出的恐懼,對方有些不甘,馬上就挑釁般的詢問道。
    “帶路。”
    弗里斯說著站了起來,向著門口走去。
    “希望你一會兒也這么鎮靜。”
    對方看著弗里斯的背影,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聲音。
    兩人一前一后的離開了咖啡館。
    誰也沒有理會那個倒地的中年人。
    死人,是最安全的。
    可就在兩人離開的下一刻,地上的尸體開始動了。
    那破碎的頭顱,四處飛濺的腦漿子猶如有著記憶般,開始蠕動著向倒地的軀干而來。
    僅僅十幾秒后,中年男子就恢復了原樣。
    死而復生的對方拍打著身上因為倒地而沾染上的塵土,臉上則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上鉤了。”
    對方低聲自語著,然后輕蔑的冷哼了一聲。
    “一顆子彈就向殺了我?”
    “天真!”
    “我可是不死之身。”
    對方說著就準備邁步離開,但是剛抬腿,對方就聽到身后突然響起了一抹聲音。
    “哦?”
    “不死之身?”
    “好巧喲!”8)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