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七章 請帖
    那是一尊看似普通的雕像。
    甚至,還有些粗糙,宛如是剛剛學會雕刻者的作品。
    因此,整尊雕像看起來像是一個人,但卻五官模糊,動作不夠清晰,只能夠看得出是一個揮劍的樣子。
    而且,還是雙手握劍。
    至于那劍刃?
    寬大、厚重,上面些許的裝飾,有點像火焰,也有點像霧氣。
    實在是太過粗糙,西米萊德完全的辨認不出來。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西米萊德自然不會在意。
    但是剛剛秦然說了,這是莫丁的作品!
    莫丁!
    這個對于常人來說,只是一個雕刻大師。
    可對于知道一些內幕的人來說,這位真的是教宗時期結束以來,最為讓人在意的存在。
    強大!
    這就是對對方的描述!
    而隨著艾米阿德教派一夜之間的飛灰湮滅,更是讓其在自身強大的基礎上,變得無比神秘!
    強大而又神秘,自然是吸引人的。
    就西米萊德所知,聯邦成立之初,就已經有了所謂的‘莫丁小組’。
    那些人獨立于其它組織外,直接以調查莫丁為主,而且,任何時候,任何人遇到這個小組,都要以對方為主。
    正是因為一次任務中,得知了這個小組的存在,西米萊德才逐漸的了解到‘莫丁’一詞代表的含義。
    然后,在生活、任務中下意識的搜集著莫丁的信息。
    但!
    西米萊德可以肯定,他所搜集的信息中,并沒有眼前的這尊雕像。
    未完成的作品?
    還是……
    仿制品?
    西米萊德下意識的想到。
    他真的想要和眼前的請商量,能否讓他再近距離的觀察一下這尊雕像,最好是能夠親手接觸一下。
    可他不敢。
    他擔心他提出這樣的要求后,會真的無法走出這個房間。
    “很抱歉,2567閣下。”
    “對于那位莫丁大師,我了解的并不太多。”
    “我無法辨認出這尊雕像是那位大師的哪個作品。”
    西米萊德如實的說道。
    并且,沒敢說仿制品之類的。
    誰知道這么說會不會引起秦然的大怒?
    在關乎小命的時候,西米萊德一向是無比慎重的。
    “是這樣嗎?”
    秦然說完,揮了揮手,示意西米萊德離去。
    西米萊德能夠清晰的看到秦然臉上的失望,但是,卻沒有任何停留的意思,如蒙大赦般,西米萊德退出了房間,向外走去。
    雖然他來這里是有著探查的任務,但是那尊莫丁雕刻的雕像已經足夠他交差了。
    至于打探更多?
    不需要的。
    一百分太高,及格剛剛好。
    茍到退休,才是王道。
    離開了蘭頓丁街17號的西米萊德,徑直的返回了他居住的小旅館,開始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寫成了報告通過隱秘的渠道遞了上去。
    西米萊德上交的信息,通過層層渠道網,很快的就出現在了下議院中。
    聯邦,下議院。
    某處隱秘的辦公室內。
    三位形象各異,姿態不同的老者,坐在那三角桌旁,翻閱著手中的文件。
    “未知的莫丁雕像?”
    “應該是未完成的作品吧?”
    一位禿頂的老者下意識的說道。
    “也有可能是仿制的。”
    “很多人都以能夠模仿莫丁為榮。”
    另外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提出了不同意見。
    “既然出現了莫丁的雕像,那么,之后就不管我們的事了,交給那個小組就好。”
    “他們才是專業的。”
    “而我們?”
    “繼續討論2567這個人。”
    一位身材胖大的老者對新出現的莫丁雕像下了結論,然后,拿出了西米萊德最初遞交的有關秦然的信息。
    “一位絕頂的刺客!”
    “一位能夠收納活物的空間超凡者!”
    “還有……普林頓!”
    “這位2567先生,比我們想的還要復雜啊!”
    禿頂老者笑了起來,露出白慘慘的牙齒,仿佛是擇人而噬的餓狼,在提到普林頓時,眼中更是有著宛如實質的殺意。
    “別著急!”
    “普林頓我們早晚都會收拾的!”
    “現在更加重要的是,如何從他的嘴里,得到更多普林頓的信息。”
    那個身材胖大的老者,明顯是三人中的頭領,話語聲一落,禿頂老者就收斂了殺意。
    “沒錯!”
    “我們上一個消失在普林頓的聯絡員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雖然事后我們不斷的派出精英,但是剛潛入普林頓就失去了所有音信,那里簡直成為了我們的禁地!”
    “我們現在急需要一位熟知那里的人告知我們那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須發皆白的老者點頭附和著。
    “最初,我們就不應該同意那個計劃!”
    禿頂老者想到了什么,氣惱的搖了搖頭。
    “事情已經發生了!”
    “我們現在需要的是補救!”
    “而不是自怨自憐!”
    胖大的老者沉聲說道。
    “我會向西米萊德發出命令,讓他盡可能的從那位2567的嘴中,獲得有關普林頓的情報。”
    “為此我們可以和那位2567交易。”
    “他好像很關注莫丁的雕像?”
    “要知道我們這里可是有不少莫丁未完成的作品。”
    說著,胖大的老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忍不住的翹了起來。
    旁邊的兩位老者馬上意識到了什么,同時不懷好意的笑出了聲。
    誰也不喜歡自己被更多的人鉗制。
    尤其是那些已經身居高位的人。
    他們更喜歡別人聽他們的,而不是他們去配合別人。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這三位議員不介意給這些人找點麻煩。
    例如……
    ‘莫丁小組’!
    不需要太多,根據他們掌握的資料,一旦‘莫丁小組’出手,就必然會和那位2567發生沖突。
    不論沖突的最終結果是什么。
    莫丁小組勝利也好,2567勝利也罷。
    他們都會是最終的受益者。
    畢竟,他們準備了許久,缺的就是一個發難的借口。
    不過,事事又怎么能如意。
    在‘莫丁小組’專門的辦公室內,剛剛翻閱完由下議院傳遞而來有關莫丁信息的艾恩法斯正凝神思考著。
    做為下議院的議員之一,且兼任著這個小組的實際掌管者,艾恩法斯要比看起來的還要老一些。
    哪怕他盡量的坐直了身軀,歲月依舊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帶走了肌肉的力量,但卻賦予了大腦以智慧。
    下議院的那三個家伙想要干什么,艾恩法斯心知肚明。
    針鋒相對了幾十年,對于那三個家伙,艾恩法斯太熟悉了,熟悉到了對方三人一張嘴,他就知道對方要說什么的程度。
    就如同這次。
    對方三人不過是希望他和那位2567起沖突,好坐收魚翁之力罷了。
    至于信息中提到的莫丁雕像?
    艾恩法斯可以肯定他們三個完全沒有詳細的了解過。
    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將這份信息這么快就送到他的面前。
    “大劍、火焰。”
    艾恩法斯低聲念叨著這兩個詞匯。
    身為‘莫丁小組’實際上的領導者,他太清楚這兩個詞匯對于莫丁來說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了。
    雖然他無法確定這是否是一個陷阱,但既然2567知道這一隱秘的信息,就足夠他派出人手,前往艾肯德市一趟。
    他需要知道2567是否還知道的更多。
    想到這,艾恩法斯拿起了電話。
    他吩咐著手下人。
    然后,當電話掛斷后,他思考了片刻,向著辦公室旁的密室走去。
    書架左右分開。
    一條向下的道路出現在面前,艾恩法斯熟門熟路的沿著臺階而下,進入到了一個狹小的房間中。
    整個房間僅有一張桌子。
    桌面上畫一個完整的著五芒星,在五芒星的正中央則放置著一顆長有兩枚小角的骷髏頭。
    艾恩法斯點燃了五芒星五個角內的蠟燭。
    低沉的咒語充斥在整個房間內。
    “嘿,艾恩法斯。”
    尖銳的聲音從長有小角的骷髏頭內響起。
    “按照契約,你們還需要幫助我一次。”
    艾恩法斯說道。
    “當然!”
    “你想要對方那三個家伙了?”
    “什么時候?”
    尖銳的聲音徑直的問道。
    “越快越好!”
    艾恩法斯回答著。
    “交給我們了!”
    “但是,你不要忘記你曾經的承諾!”
    尖銳的聲音提醒著。
    “不會的。”
    “我一向信守承諾!”
    結束完了通話,艾恩法斯冷笑了一聲。
    信守承諾?
    他一直這樣的表現著,但是誰相信誰就是傻瓜。
    不論是人,還是其它。
    ……
    在西米萊德離去后,秦然將手中的雕像放入了左手的第一個抽屜中。
    這件由弗里斯完成的初級不到入門版的‘工藝品’已經完成了它的任務。
    剩下的?
    餌已經灑出了,他只需要靜靜等待就好。
    是否會有人發現?
    秦然并不擔心。
    他很清楚,當他將帶有莫丁強烈特征的東西拋出時,一切就都會成功的。
    或許會有波折,但是一切都會在可控的范圍內。
    想到這,秦然從椅子中站了起來,微微伸腰后,就向著客廳走去,西米萊德雖然膽小如鼠,但是對方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至少帶來的食物是精品,而且是精心挑選出來的。
    即使秦然曾經品嘗過了,但是在這個時候并不介意再吃一遍。
    美味的食物,總是讓人流連忘返,不是嗎?
    以魚肉包裹著蟹黃的煮丸子。
    嫩滑的魚肉帶陪著蟹黃的濃香,特別是咀嚼時,蟹黃溢出的剎那,真的是給人一種滿足感。
    湯汁看似是清湯,實則是三煮的高湯,清澈而又美味。
    一口魚丸一口湯,秦然忍不住的瞇起了雙眼。
    當最后一口湯汁入嘴后,秦然很自然的拿起了那份碩大的烤羊腿。
    整只的烤羊腿,沒有改刀,更沒有切割,保持著原汁原味,僅僅是在鐵板上鋪了一層洋蔥。
    沒有先拿起羊腿,秦然先吃的是洋蔥。
    與一般辛辣的洋蔥不同,這里的洋蔥是微微發甜的,當然,辣味也在其中,但是很淡,并不刺口,且有種多汁感。
    當洋蔥的味道徹底在嘴里漫延開來的時候,秦然這才拿起了羊腿,直接一口撕下了三指寬一指厚的羊肉,連吸帶嚼,油脂四溢,滿嘴留香。
    很快的,當羊腿的骨頭都被秦然嚼爛咽下去后,他看向了那一盒盒小巧的點心。
    綠色如葉,上面點綴著白粉色的蓮花。
    并不是奶油,而是芝士。
    且加入了薄荷。
    不僅恰到好處的驅除了烤羊腿剛剛帶來的油膩感,還讓人再次的胃口大開,秦然一手三個小點心,扔到嘴里,兩下就將一盒點心吃完了。
    “弗里斯,給我來杯清茶。”
    秦然沖著‘冰凍者’喊道。
    “好的,大人。”
    ‘冰凍者’一躬身就走向了廚房,而在‘冰凍者’再次返回的時候,房門響了。
    “是貓女。”
    “大人,您要見她嗎?”
    戈藍通過家中布置的揚聲器說道。
    “嗯。”
    秦然點了點頭。
    雙方關系還算和睦,而且,秦然相信對方不會沒事特意來看望他。
    咚、咚咚!
    貓女小心翼翼的敲著房門,一走到這里她總會有不好的回憶,但是,在不好的回憶著,還有著一些讓她忍不住沉浸其中的記憶。
    例如:食物!
    一想到上次吃到的食物,貓女就忍不住的唾液分泌。
    也正因為這樣,她才會主動的接下這個任務,并且選擇踩著午飯的飯點來。
    無疑,她的選擇是正確的!
    聞聞這香味吧!
    勞記的水煮魚丸!
    燃燒地窟的烤羊腿!
    琳琳達的芝士蛋糕!
    每一種都是她最愛吃的,特別是相互搭配后,其中的味道會變得更好。
    一想到馬上就能夠分享這樣的美食,貓女不由興奮的扭動著脖子,下意識的想要找到什么東西蹭蹭。
    費了好大的勁,貓女才壓制住了這種沖動。
    “淑女!”
    “喵是淑女!”
    “保持儀態!”
    貓女這樣告訴著自己,但是在弗里斯開門的一剎那,她就徑直高喊道:“我找2567!”
    喊完,貓女就沖進了蘭頓丁17號。
    她迫不及待了。
    她要吃魚丸、羊腿、芝士蛋糕。
    然后……
    她看到了空空如也的包裝盒。
    頓時,貓女呆愣在了原地。
    “你吃完了?”
    貓女愣愣的問道。
    “嗯。”
    “對方帶來的禮物,我感覺不錯,就嘗了嘗。”
    “味道不錯。”
    秦然點了點頭。
    “味道不錯?”
    “呵,男人。”
    “你是喵的一生之敵!”
    貓女冷笑了一聲,將手中的請帖扔到了面前的茶幾上后,轉身就走,而這個時候,艾瑪.艾迪從房間中走了出來,她看著貓女,忍不住的打著招呼:“弗里斯馬上要做飯了,賽琳娜你不吃過再走嗎?”
    頓時,貓女前行的腳步就僵住了。
    她脖子僵硬的轉過頭。
    “還有飯?”
    “有啊,弗里斯每天都會定時做飯的。”
    艾瑪.艾迪回答道。
    貓女沒有轉過身,而是就這么的后退到了秦然面前,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
    “剛剛喵出現幻覺了。”
    “你果然是喵的好朋友。”
    貓女說著就想要去蹭秦然,但卻被秦然躲開了。
    呵,女人。
    秦然完全無視著對方,拿起了茶幾上的請帖,當打開請帖,看到上面的內容時,秦然不由一皺眉。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