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網游動漫 > 惡魔囚籠 > 第九十章 意外的攻擊
    從腥紅骷髏出現,視線就未挪動的維克多、幽魂女士,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殺氣騰騰敵人的異樣。
    維克多側過身子小心翼翼的看去。
    而幽魂女士則是緊緊鎖定著腥紅骷髏。
    他擔心這是對方故意的。
    不過,在看到身后真的有人,且看清楚那個人的容貌時,維克多眼中卻閃過一絲驚艷。
    俊美的容貌,仿佛不是來自人間,而是大教堂壁畫、墻繪中的天使、神靈。
    只是,衣著破舊。
    風衣的角磨出了原本的顏色,褲子膝蓋處也是如此,皮鞋則是更臟,沾染了應該是嘔吐物之類的東西。
    如果不看面容,只看打扮的話,就像是一個酗酒成癮的醉漢。
    維克多在打量著安娜。
    安娜也在看著維克多。
    嗯?
    幾乎是瞬間,安娜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眼神清澈,宛如孩童赤子。
    沒有了以往的隱晦,只有純真和機靈。
    這是怎么事?
    安娜不明所以。
    而這個時候,幽魂女士終于轉過了身。
    “安娜大人?!”
    它在看到安娜后,馬上驚呼道。
    “安娜?”
    維克多愣了愣,目光詢問著幽魂女士。
    “安娜大人是放牧者的高層之一,實力很強。”
    幽魂女士低聲解釋著。
    “也就是說,我們安全了?”
    維克多松了口氣。
    “不!”
    “安娜大人是您曾經為數不多的‘敵人’他一直認為您有所隱瞞,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因為沒有證據,所以保持著克制的姿態。”
    “而現在”
    幽魂女士的話語還沒有說完,維克多就苦笑起來。
    很明顯,現在他的‘計劃敗露’了,這位安娜就迫不及待的趕來了。
    要干什么?
    自然是顯而易見的。
    維克多拉著幽魂女士,兩人緩緩的向著一側移動,腥紅骷髏沒有動,安娜也沒有動,很快的,三方就呈現出了一個三角形的站位。
    維克多、幽魂女士警惕的看著腥紅骷髏、安娜。
    而后兩者?
    則是無視著維克多、幽魂女士,仿佛對方的眼中只有各自。
    無形的氣息,壓迫著維克多、幽魂女士再次后退。
    幽魂女士的身軀泛起了一層漣漪。
    而維克多的感覺要更加的明顯。
    他感覺創補上氣來,而且四肢僵直,就如同是溺水一般。
    “維克多大人,您只是靈魂受損,失去了記憶。”
    “不然的話,您也可以這么強!”
    幽魂女士安慰著維克多。
    維克多聽得出來。
    所以,苦笑又一次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之前幽魂女士說出強大時,他并沒有在意。
    直到這時,他才對這個強大有了認識。
    我以前也能夠做到這樣嗎?
    我以前究竟是什么樣的人?
    一個個疑惑再次出現在維克多的腦海中,讓他感覺太陽穴發脹,腦袋發懵。
    “啊!”
    一聲痛呼從維克多嘴里響起,維克多就這么的跌倒在了地上。
    幽魂女士馬上轉身查看。
    而這聲痛呼則如同是發令槍般,腥紅骷髏動了。
    沒有沖向一直盯著的安娜。
    而是沖向了跌倒在地的維克多。
    速度飛快,在暗夜中,猶如是一抹紅色的流光,呼吸間就出現在了維克多的面前,向著瞪大雙眼的維克多抓去。
    “滾開!”
    幽魂女士抬手揮出了一道陰冷的氣息。
    這股氣息化作一道陰風,直襲腥紅骷髏。
    不過,腥紅骷髏卻連躲閃都沒有,直直的撞在了陰風上,繼續的向著維克多抓去。
    就在腥紅骷髏即將抓住維克多脖頸的時候,一支潔白的手掌搭在了猩紅骷髏骸骨般的爪子上,安娜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腥紅骷髏的身邊。
    “抱歉。”
    “他對我們很重要。”
    “不能夠讓你帶走。”
    即使是面對敵人,安娜仍然是溫和的說道。
    “哼!”
    腥紅骷髏冷哼了一聲,徑直加大了力道,但是安娜的手掌卻依舊牢牢的抓緊了它,不單單是身軀的力道,還有自身的力量,似乎也被鎖死了,完全用不上來。
    不但如此,隨著時間緩慢的推移。
    腥紅骷髏驚駭的發現,它積攢了百年的力量,竟然在緩慢的消失。
    “松手!”
    腥紅骷髏低喝著。
    “不可以。”
    “你需要答應我,不再對維克多出手才行。”
    安娜搖了搖頭。
    “做夢!”
    腥紅骷髏怒吼著。
    它怎么可能放棄!
    維克多這個讓它所有計劃都付諸東流的混蛋!
    它不僅要從對方的嘴里問出環城寶藏的下落,還要將對方扒皮抽筋才行!
    就連靈魂,它都不想放過!
    它要讓對方生不如死!
    恨!
    滔天的恨意,讓腥紅骷髏早就放棄了平時虛偽的模樣,它不想要虛與委蛇,也不想要再等待,它就想要干干脆脆的先掰斷維克多的四肢收取一部分的利息。
    “去死吧!”
    腥紅骷髏眼眶中的靈魂之火熊熊燃燒著,仿佛要竄出來一般。
    而那骸骨的面容上僅存的一些血肉,開始扭曲。
    有些更是崩裂。
    鮮血,一下子就流了出來。
    調動著身軀內隱藏的力量,腥紅骷髏準備要和眼前莫名其妙的家伙拼命了。
    可是,還沒有等它完成術式,就猛地發現眼前的家伙不對勁。
    一直溫和的面容,似乎泛起了一抹難受?
    搭著它的手掌,也變得有些松動。
    更重要的是,一直消融它力量的力量,開始消退了。
    發生了什么?
    是陷阱?
    想要引我出手?
    腥紅骷髏狐疑的看著安娜,沒有冒進。
    然后
    “嘔!”
    看著那骷髏臉上的鮮血,安娜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惡心,張嘴就吐。
    之前為了讓胃好受一點,才吃下的能量棒此刻已經成為了面糊狀,混雜著酸水,噴了腥紅骷髏一臉。
    粘稠、酸臭的嘔吐物,從腥紅骷髏的頭頂而下,劃過了面頰,跌落在地。
    腥紅骷髏呆愣住了。
    它宛如石化。
    從它復生開始,它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攻擊。
    甚至,可以說,這是在它失去了胃部后,第一次從靈魂深處,體會到了異樣的惡心感。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它寧肯沒有這樣的體會。
    哪怕是重傷倒地,它都不希望遭受這樣的‘攻擊’。
    羞辱!
    恥辱!
    并發自靈魂的惡心感迅速的變化為了怒意。
    如同是火山爆炸般,沖擊著靈魂。
    “殺了你!”
    “我要殺了你!”
    “你這個混蛋!”
    腥紅骷髏咆哮著。
    “抱歉。”
    安娜十分誠懇的表達著歉意,但是,下一刻,他就忍不住的又嘔吐出口。
    嘔!
    嘔吐物再次的糊在了腥紅骷髏的臉上。
    感知著體內軟綿綿的力量,安娜毫不猶豫的松開手,抓住維克多、幽魂女士,轉身就跑。
    在這個狀態下,他可沒有把握贏得過腥紅骷髏。
    “去葉之餐館!”
    “那里有人能夠幫我們!”
    幽魂女士低聲說道。
    它清晰的感知著身后,腥紅骷髏的強大。
    一般人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除了那位神鬼莫測的‘幽暗主宰’。
    可惜的是,現在的它已經找不到對方了。
    但值得慶幸的是,對方所追隨的那位‘告死鳥’還在。
    它知道去哪找到對方。
    而且,就算是還沒有覺醒的‘告死鳥’不是這個腥紅骷髏的對手,那位強大的‘幽暗主宰’也不會袖手旁觀,一定會出手相助。
    有了這樣的想法,幽魂女士的語氣相當的肯定。
    雖然在心底,他很好奇那間他才剛剛去過的餐館怎么會有能夠對抗身后腥紅骷髏的存在,但是能夠清晰感知到幽魂女士肯定與信心的安娜沒有猶豫,就直奔葉之餐館而去。
    難道是那位廚師嗎?
    安娜猜測著,腳下加快了速度。
    即使剛剛嘔吐,全身酸軟,安娜的速度依舊不容小覷,在腥紅骷髏摸了一把臉的時候,就已經消失在了天邊。
    看著安娜消失的方向,腥紅骷髏獰笑出聲。
    下一刻,也消失不見了。
    當所有人都消失時,一側的陰影中秦然、上位邪靈走了出來。
    “真是出乎預料的攻擊啊!”
    上位邪靈感嘆著。
    “怕血?”
    秦然則是低聲自語著,然后,整個人消失不見。
    上位邪靈很清楚自己的boss是要做什么去,不過,它并沒有跟去。
    因為,它發現‘幽暗主宰’這個身份貌似很好用,自然是需要去布置一下,讓這個身份變得盡善盡美了。
    餐館內,除了留宿的艾美外,只剩下了李佳佳在進行打烊的收尾工作。
    再確認最后一個凳子都擦干凈后,李佳佳心情愉快的走向了廚房。
    “逃!”
    “快逃!”
    “災厄的前兆出現了!”
    耳邊再次的出現了這樣的聲音。
    李佳佳根本不予理會。
    什么逃跑!
    什么災厄!
    統統都是假的!
    但是,那個聲音卻用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力歇的方式在李佳佳的腦海中嘶吼著,這讓李佳佳不得不停下腳步。
    “閉嘴!”
    李佳佳在心底大吼著。
    雖然對于腦海中的這個聲音無比的煩躁,但是這么長的時間,李佳佳也學會了該如何和這個聲音‘溝通’。
    “不!”
    “災厄”
    “閉嘴!”
    “如果你再不閉嘴的話,我就去求老師或者老板,將你從我的身體中挖出來。”
    李佳佳這樣的說道。
    毫無疑問,這樣的話語是十分有用的。
    下一刻,腦海中的聲音就消失了。
    李佳佳神清氣爽的吐了口氣,然后,徑直的走向了廚房。
    每天打烊后的這段時間,是李佳佳最喜歡的。
    因為,在這段時間內,她不僅可以盡情的鍛煉自己的廚藝,她的老師,也會盡心的給與她一些指導。
    不過,今天明顯有些意外。
    她在廚房內不僅看到了自己的老師,還看到了自己的老板。
    她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明明說了在地下訓練,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但她知道這個時候只要安靜的保持微笑就好。
    “一會兒,我需要處理一些麻煩。”
    提前一步返到廚房的秦然看著含羞草說道。
    “嗯。”
    “我給你煲了湯。”
    “還加了一些我剛剛調制成功的藥材對身體好。”
    含羞草微笑的點了點頭。
    跟在秦然的身邊,含羞草早就習慣了這種危險突如其來的日子了。
    事實上,眼前的這種根本不算什么。
    那種秦然連開口提示都做不到,就發生的襲擊,都出現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所以,含羞草很淡定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秦然笑了一下,轉身向外走去,路過李佳佳身邊的時候,他微微點頭,卻沒有停留,直接向外走去。
    雖然李佳佳的身體內有點奇怪的東西,但是他清楚,對方是個思維清晰的存在。
    簡單的說,對方明白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廚房的簾子再次放了下來。
    呼。
    李佳佳長長的吸了口氣。
    “老師,你每次面對老板,就沒有感覺到壓力嗎?”
    李佳佳向含羞草問道。
    她每一次看到秦然,總感覺心悸。
    就仿佛是漆黑的夜晚突然置身在荒蕪的曠野上一般,空寂、死氣沉沉卻又危機四伏。
    “一開始有。”
    “后來,就慢慢的習慣了。”
    “他是一個溫柔的人,只是不善于表達罷了。”
    含羞草面帶微笑的說著。
    “是嗎?”
    “也許是因為老師您是弟弟的緣故,所以,身為兄長的老板才會特別照顧你吧?”
    李佳佳歪著頭道。
    “兄長?”
    含羞草嘴角含笑的搖了搖頭。
    李佳佳不懂這是什么意思。
    但她能夠看得出自己的老師,在提前老板的時候,也是不一樣的,要比平時更加的溫和。
    彼此間的與眾不同嗎?
    帶著這個猜測,李佳佳走到了案板旁,開始在含羞草的指導下,進行著新的練習。
    而在餐館前廳,秦然全神貫注的準備著。
    他沒有任何的分神,完全沒有聽到廚房內的對話。
    “怎么了?”
    借宿的艾美看著走出來的秦然,敏銳的發現了不對勁。
    “去廚房待著吧。”
    “這里一會兒,可能會有麻煩。”
    秦然淡淡的說道。
    “好。”
    經歷數次特殊事件的艾美十分從善如流的沖進了廚房內。
    而就在下一刻,門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砰!
    大門是被撞開的。
    安娜拎著維克多、幽魂女士摔進了餐館中。
    在他們的身后則是腥紅骷髏。
    “請問您是這間餐館的老板嗎?”
    維克多掙扎的站起來問道。
    “嗯,是。”
    秦然端起來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指了指被撞壞的門,道:“1000。”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