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三國之四世三公 > 第七百八十六章 逃逃逃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沒有絲毫的猶豫和遲疑,韓柳將幾個佰長召集到跟前,沉重的說道:“諸位,有一個不幸的消息要告訴你們。我們的都尉韓正韓大人已經放棄東門,丟下我們逃跑了,你們說,我們該怎么辦?”
    “什么?這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難道韓都尉不怕被上頭責罰嘛?”
    “并州牧嚴令死守城池,韓都尉說不定有事離開,不可能逃跑吧?”
    幾個佰長聽了韓柳的話,第一時間并不相信,畢竟,晉陽城內高干的命令已經傳達到各個城池,棄城而逃不僅僅是追究個人,連負責人的家族、親眷都要株連,韓正難道就不會害怕?
    “諸位先靜一靜!”
    緊急關頭,韓柳可沒有那么多的功夫聽這些佰長議論,連忙說道:“此事千真萬確,吾之親兵已經找尋過了,完全不見韓正都尉的蹤影,他確實是逃跑了,這一點毋庸置疑。如今,眼下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是盡忠職守,豁出性命與幽州的大軍死戰;二是打開城門,向幽州的大軍投降,不知諸位是何想法?如今幽州的大軍就要攻上城頭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大家盡快做出決定了。”
    內心之中,韓柳為這些佰長以及自己感到悲哀,高干有令各城池負責人必須嚴守。然而,這樣的命令只是相對于沒有背景的將士有作用,如韓正這種韓家的嫡系子弟,高干的命令能起到什么作用?事后,韓家自然會解決。當然,也要看這次能否擋得住幽州的進攻,若是擋不住,一切都是白搭。
    “這…”
    “如何是好?”
    幾個佰長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決定,卻是有一名佰長上前,怒道:“韓正身為東門主將,卻是畏戰而逃,留下我們送死,如此上官,某豈能為他賣命。諸位,并州境內那些官員、將領,多是出身家族之人,我等貧寒出身,根本沒有出頭之日,既然如此,我等何不降了?聽聞幽州軍中賞罰分明,只要有能力,不愁沒有出頭之日。與其窩囊的給別人賣命送死,不如為自己博個前程,弟兄們以為如何?”
    很多事情,往往就是缺個帶頭的,只要有人帶頭,自然會有人跟隨。想想并州的情況,以及韓正的做法,這些佰長瞬間就心動了。
    “沒錯,我們不能白白送死,讓那些家伙享福,我們反了投降幽州的大軍。”
    “正是,這窩囊的日子老子早不想干了,反他娘的!”
    很快,幾個佰長就達成了一致。而韓柳也松了口氣,剛才,他已經暗示自己的親兵把這些佰長給圍了,就是想著若是他們不同意自己的意見,就把他們給干掉,如今,形勢的發展倒是讓他頗為滿意。
    于是,韓柳連忙下令道:“既然如此,那諸位就速速前去約束麾下兵馬,都放下武器,莫要做無謂的犧牲,有了這些兵馬,加入幽州的大軍之后我們才有更多的本錢。”
    “是!”
    幾個佰長聽了韓柳的話,紛紛抱拳離去,少一個士兵的傷亡,加入幽州的大軍之后就多一分的本錢,這筆賬他們還是算得清楚的。而韓柳打發走這些佰長之后,也沒有猶豫,下令親兵去控制城門,打開城門迎接幽州的大軍進城。
    “攻城是不是有些太過輕松了,敵軍似乎根本沒有抵抗,莫非敵軍有詐?”第一師的師長黃勝看著城墻的戰斗,眉頭微微皺起,有些疑惑的說了一句。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在黃勝身旁的李云沉思了片刻,驚呼起來,見眾人將目光掃了過來,興奮的說道:“師長,諸位長官,郭政委先前讓我們臨陣分兵攻打東西二門,想來乃是他的計策,讓城內的敵軍以為這是我們的誘敵之計,如此一來,城內的主將必然不會派遣兵馬增援東西二門,反而是把兵力都集中在北門,使得東西二門空虛,讓我們能夠更輕易的拿下東西二門。而偏偏我們認為最有優勢的北門,其實是最難啃的骨頭。不愧是郭政委,信手而出的一個小計策就讓敵軍上當,更是差點耍到我們,幸虧抽中北門的不是我們第一師,不然此刻怕是哭都來不及了。”
    “原來如此!”
    黃勝聽了李云的分析,也是一陣后怕,要是真如李云分析的這般,那抽中北門的其實才是最倒霉的。若是他們第一師抽中,以后第一師在第二師和第三師面前,怕是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將士們,既然郭政委給我們創造如此好的條件,若是不能拿下東門,又如何對得起郭政委的良苦用心。還有,第二師跟我們一樣的情況,我們絕對不能落在他們的后面。傳令下去,全力攻城,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拿下城門,一鼓作氣沖到城守府。”
    “是!”
    “全軍出擊,全力攻城!”
    “殺!殺!殺!”
    李云的分析可謂是極大的鼓舞了第一師將士們的士氣,第一師二個旅的士兵怒吼著朝著城門沖去。
    “嘎吱!”
    只是,大軍沖鋒的腳步還在路上的時候,城門處突然傳來一陣聲響,怎么聽這聲音都像是城門開啟的聲音。
    “啟稟師長,城墻上的敵軍皆是丟了武器,停止了反抗!”
    有士兵跑到黃勝面前匯報,此前試探性攻城的先鋒士兵突然間就沒有任何阻礙的登上了城頭,而城頭上的并州士兵也都丟下了武器,有序的蹲在地上,一副投降的架勢,面對如此詭異的情況,帶隊的將官自是不敢擅自做主,連忙前來向黃勝匯報。
    “哼,想來是敵軍東門的將領逃跑了,故而才會出現如此情形。”
    黃勝冷哼一聲,很快就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畢竟,此前攻城的時候,這種情況并不少見,有這么一出,也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情。
    思索了一番,黃勝毫不猶豫的下令道:“敵軍自己打開城門,也省了我們一番麻煩。敵軍負責駐守東門的將領逃跑的時間想來不會太久,陽曲城的負責人未必知道東門已經失守,所以我們此刻若是立即行動,說不定還能逮到大魚。傳本師長的命令,留下一個連的士兵看守這些降兵,其余人馬火速趕往城守府,能否立下大功,就看這一下了,進攻!”
    “是!”
    “沖啊!殺啊!”
    見幽州的士兵如此殺氣騰騰,投降的并州士兵還以為他們要被屠戮,所幸只是出來一隊幽州士兵將他們看管了起來,其余士兵都朝著城內沖去,這才讓他們松了一口氣。
    另一邊的西門外,孫銘所領的第二師在休整了一刻鐘之后,將士們的精氣神都上來了,看到精神飽滿的士兵,孫銘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下令開始攻城。當然,孫銘同樣沒有讓大軍立即攻城,而是先派了一個團的兵馬前去試探一番。
    “敵軍的抵抗似乎并不強烈,莫非是誘敵之計?”
    孫銘同樣發現西門守軍的防御不夠強烈,不過,本著沉穩的心思,孫銘沒有讓大軍立即攻城,而是又派了一個團上去試探。情況還是一樣,兩次的情況都是一樣,若是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第二師估計就真的廢了。
    “可恨,如此大好的機會卻是白白浪費了!傳本師長命令,全軍出擊,全力攻城!”
    西門的并州守軍同樣只有五百左右,面對第二師完整的編制,一萬余的兵力,西門的并州守軍如何能夠擋得住?當然,孫銘的第二師沒有黃勝的第一師運氣好,能夠碰上韓柳這樣的人物,主動打開城門投降,因此,在消滅了西門的敵軍打開城門這事上,孫銘的第二師又消耗了將近半個時辰的時間,落后了第一師一大截。等第二師沖入城內,想要前往城守府之時,才到半路就收到了黃勝的第一師已經占領城守府,并且拿下陽曲城縣令韓卻的消息了,讓孫銘懊悔不已,白白錯過了一次好機會。
    同樣的,本以為占據優勢攻打北門的葛倫第三師,等看到北門大開,迎接他們的是黃勝第一師的士兵之時,也終于反應過來,不過這時的葛倫早已哭暈了。
    作為陽曲城的縣令,韓卻自以為大局在握,品著美酒糕點,賞著侍女的歌舞。
    忽而,韓卻眉頭微皺,揮手制止了歌舞的侍女,大聲朝著門外喊道:“外間為何有吵鬧聲傳來,且去查探一番,若是有宵小想要趁機鬧事,本官定當嚴懲不貸。”
    “是!”
    護衛領命而去,過不了片刻,護衛匆忙跑了進來,驚呼道:“縣令大人,不好了,有敵軍攻入城內了!”
    “混賬東西,莫不是在妖言惑眾!”
    聽到護衛的話,韓卻第一時間就怒罵起來,喝道:“北門防守堅不可破,敵軍便是有百萬大軍,也休想輕易攻下城門,城內又何來的敵軍,難不成他們是飛進來的?你當本縣令是無知小兒不成?快快給本縣令清楚說來,若有分毫不實之處,本縣令定當治你之罪。”
    “縣令大人,屬下不敢亂言,真是敵軍攻入城內了。聽傳信的士兵說來,好似東門守將逃跑,副將打開城門投降,故而敵軍才會出現在城門。”
    “啪踏!”
    聽了護衛的話,韓卻頓時就傻眼了,手中的酒杯都抓不住掉在了地上,片刻之后才驚呼一聲“混賬東西”,怒道:“韓正這個鼠輩,不過區區些許誘敵之兵,竟然會被嚇得棄城而逃,簡直是我韓家的恥辱,待此事過后,本縣令定要稟報家族,將這等無能之徒逐出我韓家。快傳本縣令之命,派出一千兵馬去消滅了這些敵軍。”
    “可…可是…”
    護衛戰戰兢兢的,似乎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混賬東西,可是什么,本縣令的命令沒有聽到?還不趕緊讓人去辦這件事。若是城內出現了什么騷亂,本縣令就治你的罪。”
    那護衛被韓卻一頓怒吼,好似忘卻了恐懼,連珠炮般說道:“可是縣令大人,敵軍似乎有上萬兵馬,城內所有的兵馬加起來都不一定能夠擋得住敵軍,區區一千兵馬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什么?”
    韓卻瞪大了雙眼,好似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再次詢問一遍之后,確定攻入城內的敵軍確實有近萬兵馬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些傻掉了。趙云的兵馬三萬左右,他本以為對方是把大量的兵力都集中在北門,而東西二門的兵馬不過是誘敵的兵馬,根本不會有多少人,最多一二千人,憑借東西二門守城的優勢,五百的兵力守住是綽綽有余。可是,誰知道現實給了他沉重一擊,從東門進入的敵軍有近萬兵馬,顯然對方是真的兵分三路,從三個門攻打陽曲城,東西二門五百的兵力,如何能擋得住敵軍上萬的兵力?
    “怎么辦?怎么辦?”
    當知道敵軍已經入城之后,韓卻再也保持不住他那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一臉驚恐的樣子,完全失去了分寸。
    狗頭師爺不愧是狗頭師爺,關鍵時刻還是能夠沉得住氣,見韓卻如此慌亂,連忙安撫道:“縣令大人,敵軍已經攻入城內,憑借城內的兵馬,我們怕是根本不可能擋得住他們的進攻。所以,為今之計,我們只有馬上離開才是正理。東西北三門皆有敵軍攻城,唯有南門最是安全。縣令大人,此時不可能猶豫,我們要立即前往南門,離開陽曲城了。”
    “對,沒錯,我們要趕緊走,這里呆不下去了!”
    驚慌的韓卻聽了狗頭師爺的話,頓時就回過神來了,根本沒有絲毫猶豫的就贊同了狗頭師爺的提議。高干那條死守城池的命令在他眼里就是個屁,作為韓家嫡系子孫,還是相當優秀的子孫,韓卻根本不擔心自己會有什么罪責。所以,對于逃跑的做法,他根本是一丁點的猶豫都沒有。至于狗頭師爺,之所以浪費時間提醒韓卻也是很無奈的事情,他也知道自己若是沒有了韓卻的看重,根本屁都不是一個。
    “哈哈,游客前來,縣令大人怎的就要離開,不迎接一下呢!”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