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鎖龍人 > 第十九章最后目標
    【書接上文,上回書說到四怪連連出手,把城中一個個神祇悄悄的相繼帶走。不知他們真實目的的鎖龍人,已經打算好了怎么尋找到他們,然后一網打盡的辦法。木青冥把弟子皎云帶到了圓通山上后,皎云施展了追蹤術,以自己的真炁和殘留在地上的微弱邪氣融為一體,化為幾只肉眼不可見的蛾子,開始尋蹤。引出來木青冥他們,跟著皎云,很快就找到了協助四怪的兩個長生道教徒的住址,但卻沒有打草驚蛇,悄然褪去。鎖龍人們離去后不久,兩個邪人也悄然上了西山。】
    細雨濛濛,隨風歪斜。
    夜雨下,妙天樂得笑了起來,那幾只環飛在皎云身邊的蛾子,總是讓他想起來家里飛著的,會去撲火的那些蛾子。
    皎云根本不在乎妙天的笑,只是拔出地上的寶傘再次撐開,舉過頭頂后轉身過來,對她師父木青冥說到:“師父,這些蛾子已經融入和邪人的邪氣,與其渾然一體,因此并不會被那兩個邪人察覺,除非遇到師叔這種追蹤高手。”。
    說罷,她看向了妙天。
    不一會,她又收回了目光,繼續看向木青冥后,繼而說到:“而且因為混入了邪人的邪氣,就與邪人能遙相呼應。通過這點,蛾子會帶著我們找到邪人的。”。
    這種新穎的追蹤術,讓妙天也大開眼界,也暗暗覺得皎云或許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一個強大的鎖龍人,超于他們這些漸漸老去的長輩。
    木青冥微微頜首后,道:“那開始吧,讓我看看是什么邪人,居然沒有在那份神秘名單上。”。
    這兩個負責清理四怪痕跡的邪人,是劉洋安排在城中最成功的探子。
    他們的存在,只有長生道的少數人知道。就算是上山去找劉洋時,也是大多數教徒已經休息了,只有認識他們的那幾個教徒還在站崗的時候。
    這樣一來,木青冥之前得到的神秘名單上面,自然沒有他們的記錄。
    所以木青冥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去把他所知道的城中潛伏著的長生道邪人,挨個排查了一遍,也沒有發現有和四怪有瓜葛的。
    這讓他費解之后,得知一個結論,劉洋還有底牌暗藏在城中。
    現在果然還不是大舉清剿長生道的時候;否則只會剩下漏網之魚,除惡不盡,后患無窮。
    這么一個晃神的瞬間,木青冥的弟子皎云已經把頭一點,然后將手一拂,帶起一陣清風之時,身邊的蛾子們展翅撲棱,乘風向著她身前緩緩飛去。
    額上的兩個觸角,一抖一抖的,根據體內邪氣,追尋著邪人的蹤跡漸行漸遠。
    木青冥和妙天,默不作聲的跟著皎云,追隨著那些蛾子,朝著山下緩步而去。
    “少爺,皎云這招是把我的追蹤術和妙筆的描神畫鬼,融合在一起了吧?”跟在后面的妙天邊走著,邊若有所思的說到。
    “應該是。”木青冥點了點頭,道:“不過不能描神畫鬼,還原不了過完之事,只能利用描神畫鬼中使邪氣能遙相呼應這點,去找尋邪人。”。
    “所以就算邪人藏匿好了自己的邪氣,但邪氣還是在他們體內,也會產生更多的邪念,大概就是如此。”頓了頓聲,木青冥又說到:“與他們殘留在此地的邪氣,就會遙相呼應。”。
    這還是之前皎云告訴他的,所以才決定把皎云帶來。
    說話間,他們三人已經下了山,隨著皎云一起朝著城南而去。
    “那趙良那邊怎么交代。”這時,妙天又問了一句。
    之所以這么問,無非是找到邪人后鎖龍人就要對四怪動手了。這些妖魔鬼怪是不可能交給警察去處理的,濁胎的世界是不改有這些的。
    “趙良說,他的同僚早忘了那流浪漢的事了。他也不會把此事留案存檔的,所以不必擔心。”木青冥淡淡一笑,不以為然道:“這事情會就這樣不了了之的。再過十年二十年,除了我們都沒人知道了。”。
    寂靜的大街上,風雨蓋住了他的話音,讓這些都只有身邊的妙天聽到。
    “那就好。”妙天松了一口氣;這樣最好,否則都沒法給濁胎們解釋一下,為什么這個世界上有能瞬間把人吸成人干的怪物了。
    “用不了多久,我們也會離開這個城市。”沉默了片刻后,木青冥又和身邊的妙天閑聊道:“到時候也沒人會記得我們,沒人記得這城市地下,曾經鎮壓著的惡龍,也沒人覺得長生道邪教再次作惡過。過上百年,人們在談起這座城市時,只怕是只會說這兒氣候適宜了。”。
    “呵呵。”妙天淡淡一笑,沒有搭話。
    他們鎖龍人祖祖輩輩都是這樣過來的,悄然到一個地方,斬妖除魔后悄然離去。這樣的生活,他們早已習慣了。
    關鍵是不能再把他們的世界,暴露在濁胎的眼前,否則的話,夏啟時代的悲劇難免又會重演。
    聽木青冥那話,妙天倍感安心;這說明他到時候一定也會把趙良這個朋友的記憶,清除掉的。
    “趙良也不會記得我們吧。”但妙天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問到。
    “是的,雖然他是個很不錯的朋友,但他不是我們世界的人,還是讓他過屬于他的生活;這些他曾經見過的稀奇古怪,就讓他都忘了吧。”木青冥說完此話,就岔開了話題,和妙天閑聊起了其他的來。那些蛾子尋著邪人的氣息,一路向南。三個鎖龍人也跟著他們,一路向南而去。
    半晌過后,身前的皎云忽然停了下來。木青冥和妙天,也跟著停下。舉目向前望去,就見到那幾只蛾子,停在了三丈開外的地方。
    那是一棟緊挨著南面城墻的小屋子,就在那高聳的城墻之下。木板釘成的屋子,在夜風中有種搖搖欲墜的感覺。
    幾只蛾子,就停在了這間門窗緊閉,并不算太大的一層木屋的門框上。
    “蛾子不動了,邪人應該就在里面。”觀察了片刻后,皎云轉頭看向師父木青冥,用意念傳音暗中對他說到。
    這里確實不在趙良他們警察的監控范圍內,屋內住的人,自然也不再木青冥得到的神秘名單上。
    而且就算是近在咫尺,木青冥和妙天都未曾感知到,這屋內有邪氣的存在。
    似乎這兩個邪人能用某種術或是藥,很好的控制他們的一部分氣息,使其內斂體內,毫無外泄。這樣一來,要么除非他們施術,要么只能是刨開他們的胸腹,才能感知到他們體內的邪氣了。
    當然還有另一個辦法,正是皎云這招追蹤術。
    體含邪人邪氣的蛾子,與其遙相呼應,把木青冥他們帶來了這里。
    木青冥微微頜首,伸手出去示意皎云拉住他時,另一只手也拉住了妙天。
    他們必須離開了,蛾子會留下來幫他們監視這里的一切,沒必要打草驚蛇。
    在皎云拉住他的手時,木青冥運炁施術,很快他們都在雨霧中化為一片青煙,隨風消散。
    就這樣,三個鎖龍人悄無聲息的憑空消失在了雨霧里。
    屋中的邪人,自然是沒有發現屋外的一切。
    風雨飄呀,天地間還是霧蒙蒙的一片。
    涼意和寒氣交織在一起,隨著風雨遍布城中每寸土地。那幾只蛾子,靜靜的停在門檻上,一動不動。
    天地間的靈氣,會維持著這些蛾子的生命,讓它們繼續留在此地,監視著屋中的邪人。
    鎖龍人們離去了許久,這漫天雨絲還未停歇。小木屋的大門開啟,住在里面的兩個邪人披上了蓑衣,帶上了斗笠,相繼從門內走了出來。
    最后出來的邪人,順手把門帶上。
    門檻上的一只蛾子,轉了轉眼睛,注視著兩個邪人漸行漸遠后,撲騰幾下翅膀,跟了上去。
    其余的蛾子,繼續留在了門檻上,還是一動不動的。
    跟上去的那只蛾子,不緊不慢的就跟在了兩個邪人身后一丈開外,飛飛停停,始終保持著這個距離。
    它跟著兩個走街串巷,一路向南而行后,見兩個邪人出城沒有多久就向西而去。一路向西的邪人,直接走到了滇池邊上,踏上了橫跨了滇池東西兩岸的海埂大壩,繼續腳不停步,朝著滇池西岸而去。
    天黑時,才下起雨的那個時候,兩個邪人見到了找上門來的鼠怪。
    鼠怪告訴他們三天之后,即將對最后一個神祇,金馬山的山神動手。那是四怪最后的目標。
    具體是三日后的清晨傍晚還是夜里動手,鼠怪也沒有說。留下了句:“具體時間再通知你。”后,鼠怪就離開了。
    兩個長生道邪人沒有追上去,卻在屋中納悶了許久。
    他們之前留下了不少的證據和痕跡,但鎖龍人還是沒有對四怪,采取圍剿行動,這讓兩個邪人很是納悶。
    加上三天之后,四怪就要處決最后一個目標了。要是到時候鎖龍人還是無動于衷,兩個邪人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四怪吃了金馬山山神后,揚長而去。
    那劉洋交給他們的任務,就算是失敗了。
    思前想后了半宿,兩個邪人還是決定趁夜上山一趟。
    一來把四怪的行動告訴一下劉洋,而來把其他的也給劉洋說一下,問問他們的這個大教主,倒底應該怎么辦?
    要是四怪就這么輕易的走了,那對長生道來說損失也不大。但是呢,自然沒法引鎖龍人去和四怪鏖戰,彼此消耗。
    劉洋要的最終結果,是無形中引鎖龍人去消滅四怪的。同時,讓鎖龍人們也能有所折損,最好是他們都打得兩敗俱傷的好。
    這樣劉洋才能在接下來的數個月內,安安穩穩暗中發展。
    現在鎖龍人不動,兩個負責執行這個計劃的邪人,自然要得趕緊去通報一下劉洋,拿個注意才行。
    否則三日后,若是鎖龍人再不出動,一切就都晚了。
    卻沒發現身后跟著的蛾子,也沒注意到蛾子見他們踏上了海埂大壩,就原地盤旋一圈后,原路折返。
    劉洋和鎖龍人下一步有何打算?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