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特洛斯奧特曼的彪悍人生 > 第259章 進化的方向
    醫療中心——
    矢野秀一從病房里退出來,把空間留給了諸星毅和卡密拉。
    但是轉頭他就進了隔壁的監護室,一看監護室里滿滿當當地杵著一堆人都堵在監控前觀看直播,矢野咧嘴一笑,也湊了上去。
    病房里,和卡密拉沒說兩句話的諸星毅眉頭一皺,抬頭將臉轉向了右上方的天花板:“我總感覺有人在看著我們。”
    “誒——!!!”監護室里的前pspea隊員發出一聲驚呼。
    “我去,不是吧!”桐李心虛地把視線從監控前收回來,抬手抹了一把腦門上并不存在的汗水道,“隔著屏幕他都能感覺到?”
    “而且我記得這病房建好后他應該沒來過吧……怎么那么清楚攝像頭的位置在什么地方?話說,他這會兒應該是看不見的吧?”京極旭有種背后發毛的感覺。
    矢野秀一道:“我確保他肯定看不見。他眼睛上的紗布可是我親手纏的,足有好幾層,如果都這樣了他還能看見,那就不得不考慮我們頭兒或許有透視的能力了。”
    “不過,老師剛剛可是明確地指出了卡密拉的位置的,而且沒有和相原隊長所在的方位搞錯。”星勤勉說道。
    伊爾摸著下巴,想了想:“我倒是注意到,特洛斯、賽羅、還有賽文的額頭正中央都有一個綠色的額燈,那個位置以人類為例的話,就正好是松果體的位置。我們先不說賽羅和賽文吧,老大作為地球人、作為一個維杰特人,如果他的松果體功能并沒有像其他人類一樣退化呢?”
    “那就剛好可以當做第三只眼來用。”東光太郎點頭,表示贊同,“不過換成表哥和賽羅那可就不一定了,至少……”光太郎摸摸額頭,“泰羅的額燈就沒有這個作用。”想當年,他可是被卡坦星人坑得那叫一個慘。(泰羅奧特曼第35集《必殺!泰羅憤怒的一擊》)
    “那他們的額燈能用來干嘛?”星勤勉帶著點小好奇問。
    東光太郎理所當然地回答道:“當然是用來發射光線啊!”
    “那么頭兒這究竟是真能看見還是第六感爆棚啊?”京極旭抓了抓頭。
    藤澤麻美微微一笑:“想知道的話,直接來個測試不就清楚了!”說罷,她第一個帶頭走了出去,走到病房門口,推門進去。
    卡密拉和諸星毅一起轉過頭來,卡密拉問道:“有什么事嗎?”
    藤澤麻美點了點頭,但是卻并沒有說話,她到床邊,看著諸星毅做沉思狀。
    “……藤澤博士,你可別嚇我。”諸星毅被藤澤麻美看得渾身不自在,又想起矢野秀一之前說的,還以為自己的身體在現有基礎上又出什么問題了。
    藤澤睜大了眼睛,問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誒?”諸星毅有些茫然。
    “你怎么知道我是藤澤,而不是別的什么人,比如矢野他們?”藤澤麻美問道。
    藤澤麻美一句話點醒了茫然中的諸星毅,他霍地一下就從床上坐了起來,也不管這一舉動給他帶來的全身刺痛:“我自己都沒注意到!”
    藤澤麻美走到門口,拉開病房的門示意堵在外頭幾人依次進來:“你能看出來現在進來的是誰嗎?”
    結果,測試出來的結論是諸星毅能夠完全精準地說出每一個進來的人的順序。
    矢野秀一驚愕道:“老大,你當真看得見?”
    諸星毅在搖了搖頭后說道:“不能說是看見的,只是有這樣一種感覺……就像勤勉的懷里現在抱著阿布一樣,我能感覺到。”
    藤澤麻美扭頭看了看:“那是只能感受到生物,還是連死物也能一起感受到?”
    諸星毅低頭感受了下,搖了下頭又點了下,說到底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勉強可以感受的到一點輪廓……但是絕對沒有活物來的清晰和輕松。”
    “這種狀況之前有過嗎?”藤澤麻美問,“我需要確認這是不是由于你目前的變異引起的。如果是,那么恭喜你,你的變化應該是在往好的方向進行。”
    但是對于此事,諸星毅也說不清楚:“之前……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我也沒有留意過。”
    藤澤麻美和矢野秀一互相看了看,最后一同把目光落在東光太郎的身上:“那只能去找賽羅和未來來做對比了。”東光太郎點頭道:“說的是啊!我和泰羅這樣的算是一例,已經可以證明做不到這一點了;現在就看本身就是直接由奧特曼幻化而來的未來和真是不是可以做到。另外我們還需要向諸星團確認一下維杰特人是不是有這類能力。如果都沒有,那就能確定確實是變異引起的了。”
    諸星毅歪了下頭——如果所謂的變異只是這種程度的話,那也不是不能讓人忍受。
    只是,就這樣一個細小的動作,就牽扯出了幾乎影響到全身的一陣劇痛。
    諸星毅有些暈眩,眼前突顯的一陣茫然空虛雖然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就消退了,但是就在那一剎那,他發現自己對于旁人旁物的感受也像是被斬斷了一樣。
    有種暈迷的感覺,但是卻意外的在他清醒的時候感受到的暈迷的感覺,就好像——他一個人像是有著兩套平行互不相干的生理與感覺器官一樣。
    隨即,他突然就打了個激靈,趕緊提醒道:“那什么,你們找我老爹的時候,千萬不要……”
    “把你的情況讓你老媽給知道了是吧?”矢野秀一截口,“放心吧,我都記下了。對了,這也差不多快到吃晚飯的時候了,想吃什么,我們給你拿。”
    諸星毅隨口說道:“如果有酸漿味增湯的話那就來一碗,其他的不用。”
    聞言,知道諸星毅口味和喜好的一眾人等無一例外地都抽了抽嘴角。
    所謂的酸漿味增湯,就是在味增湯里加入炒制得又厚又稠的番茄沙司。然后和湯一起攪均了淋在米飯上伴著吃——這味道,說到底也就只有諸星毅自己個兒能受得了……而且還很喜歡。
    但是這種味增湯,哪怕日出小百合也不會做的好嘛!每次都是諸星毅這家伙另外要求了,日出小百合才會給某人單炒一盤番茄沙司然后讓某人拿得遠遠的眼不見心不煩。
    所以老大你的這個要求,真的不是在作死嗎?——在你還需要跟你老媽隱瞞現狀的當下?!
    “另外,卡密拉……嘶……”說話時帶出的疼痛讓他抽了口氣,他轉向卡密拉道,“老媽一直就惦記著讓我早點娶媳婦生個娃,所以我想你的出現一定能夠非常安慰她的。”諸星毅示意卡密拉可以抽空去賣個好,也好讓安奴把放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轉移了。
    “那樣的話,恐怕就得再叫上賽羅桑了。”星勤勉胡擼了兩把阿布的背毛,說道,“要忽悠的還得兩人一起忽悠,否則老師你讓卡密拉師母一個人去,會讓安奴師\\奶懷疑的。”
    “師\\奶那是個什么鬼?”諸星毅別的沒注意到,就注意到星勤勉嘴里的那個稱呼了。
    星勤勉道:“那老師的母親,不就是我師奶奶嗎?我可是把老師當成自己親人的啊!”
    也是,星勤勉是他撿回來的,當初一把屎一把尿的,完全就是當兒子那么拉扯大的,要說他叫安奴一聲奶奶也是應該的——但師\\奶究竟是個什么鬼!
    “那就這樣吧。”矢野秀一摸出記憶顯示儀看了下時間,“我們去找賽羅君,跟他確定一下劇情。大嫂,我們走~”
    “那你好好休息。”卡密拉跟著矢野秀一他們一起出去了。
    一瞬間,原本還算熱鬧的病房轉瞬就變得冷清寂廖起來,諸星毅躺了回去,繃帶與皮膚牽扯間引出的疼痛感再次逼得他冒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錯覺,身體的不適比起之前更明顯了。但對于這種變異,連曾經的pspea也只能得出待觀察的結論,他又能怎樣?
    一群人晃蕩去指揮室找諸星真,但還沒到地兒就被突然響起的記憶顯示儀打斷了。
    桐李按下通話鍵,不太高興道:“通常記憶顯示儀在這種時候響起,就代表我們今天的晚飯又不能準時吃進嘴里了。我是桐李……”
    矢野秀一唉聲嘆氣,在場的幾乎都是能量消耗大戶,這到點了不給飯吃……別讓他知道這是哪頭怪獸又或者是哪個宇宙人出了幺蛾子,否則……哼哼!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