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迦勒底的黑發騎士王 > 第五十章、宿命之戰
    王之軍勢。
    論寶具的評級,應該是無法評測的ex等級。
    媲美固有結界的大魔術,其內核,是當年征服王和他麾下臣子們心中那共同的風景。
    豪邁的王,像是孩子一樣純粹。
    既不是為了財富,也不是為了名譽,而是單純的抱著“想要看看世界盡頭”這樣純真的想法,一路攻伐。
    麾下將士們,在王的帶領下,重新拾回了對夢想的渴望。
    每個人都是這樣,孩提時代總是有著各種各樣的豪言壯語,而等到長大之后,總會在現實面前選擇妥協,直到最后,連長大的本人也認為當年的自己是幼稚的,當年的夢想是遙不可及的。
    然而,偶爾是會有這樣的人呢。不考慮現實,僅僅是因為想做,就馬上去做。
    伊斯坎達爾點燃了將士們內心之中,最純粹的愿望,作為男人,走到世界的各個角落。不為財富,不為名利。
    這樣的征服王和這樣的臣子們,締結下的最為深厚的羈絆,就是王之軍勢。
    這個結界的魔力由伊斯坎達爾和他麾下的將士們共通承擔,在這個結界里回應召喚的,無一例外,全部是英靈。不過,因為是被伊斯坎達爾召喚的,作為從者的【職階技能】【固有技能】并不存在,但戰斗力和戰斗經驗是完美的。而且,這其中甚至還有武力超過伊斯坎達爾的存在。
    韋伯維爾維爾是第一次見識這個寶具。
    周圍熱砂傳來的灼熱,透過鼻孔,直穿肺部,仿佛連心肺都要灼燒到爛的劇烈溫度,熊熊燃燒在身體里。偏偏天空是那樣的清爽蔚藍,心靈上又一片慰藉。
    在遠處的地平線上,無法計數的軍隊潮水一般涌上。
    “這就是余伊斯坎達爾和眾多將士之間的羈絆!那邊的大軍師!這樣的展開,你預料到了嗎?”
    兩軍對峙,伊斯坎達爾乘坐在戰車之上,振臂高呼,巖石似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在他對面,藤丸八木等人早已見過一次這個固有結界,并沒有太吃驚,阿爾托莉雅和愛麗絲菲爾倒是嚇了一跳。黑貞德夸張的啊了一聲,明顯是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寶具存在。
    畢竟,黑貞德是【復仇】的化身,是【不相信人類】的存在,她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將人和人之間羈絆升格為寶具的英靈。
    “果然,數量上我們非常劣勢……只能打陣地戰……不,游擊戰嗎?”
    藤丸立香咬著嘴唇,努力促使自己的大腦運轉起來。
    “姑且合格了。雖然作為在下的御主,會允許這種無理取鬧的戰斗實在是不能說是成熟……不過這次就原諒你好了。畢竟,連我都躍躍欲試了啊。那位王,就是有著這樣擾亂別人冷靜思考的才能啊。”
    埃爾梅羅二世苦笑著點點頭,手里已經摸出了一個八卦盤,那是他和諸葛孔明融合之后獲得的類似于武器一樣的東西,用來行事魔術的東方靈盤。
    數量上的差距太過于明顯,以至于,根本沒有必要思考什么戰術。
    常規的圣杯戰爭之中,這就是大殺器,因為一旦展開,就是上千上萬的從者對抗其他6騎從者。就算單個從者水平略弱,但數量多啊。
    而且,跟百貌哈桑那種不擅長戰斗的數量不同,伊斯坎達爾召喚的從者,都是當年跟著他南征北戰的勇士,怎么可能有不擅長戰斗的?就連他的首席策士都能抽出彎刀沖殺前線。
    從者軍隊在伊斯坎達爾的背后集結,征服王拔出腰間的寶劍,高高舉起,但是卻沒有落下。
    他……注意到了什么,視線高抬,穿過迦勒底一行人,繼續向他的背后看去,向他們身后渺遠的大地盡頭看去。
    “這可真是……讓余也沒想到啊……”
    蔚藍和金黃的邊界線中,漆黑的顏色漸漸擴大。
    仿佛,有人在地平線上用毛筆描畫,越描越粗越黑。
    那不斷涌上來的某種軍隊,伊斯坎達爾是不會忘記的。
    “你也在啊!你也看到了嗎!余心中的這份風景!你也有著和余一樣的渴求嗎!!就算穿越了時間和空間,你也要這樣擋在余的面前,作為余一生的宿敵而攔截余嗎!大流士三世!!!”
    征服王聲音仿佛炸雷。
    那不是憤怒,也不是興奮,那是超脫了常規感情之外的,更加純粹的宣泄。
    從那地平線盡頭沖過來的軍隊,正是大流士三世。
    這么說起來,回到迦勒底之后,馬上就開始準備轉移,并沒有人注意到,那個沉默的石頭一樣的巨人并沒有跟著一起轉移回去。
    他……一直都呆在伊斯坎達爾的固有結界里。
    懷著那份和伊斯坎達爾再次決戰的渴望。
    這本來是不可能發生的奇跡,只能說,恐怕是戰斗的地點,圓藏山,對兩人在特異點f的決斗造成了某些影響吧。
    那些理論的研究,就交給達芬奇來解析就行了,大流士也好,伊斯坎達爾也好,都不會在意這種事情。
    渴求和伊斯坎達爾再戰的大流士,強行突破的狂亂化的思考,將這片熱砂烙印在自己的心中,認定:這里就是再次和伊斯坎達爾決戰的地方。
    因此,在伊斯坎達爾再次展開這固有結界的時候,大流士三世也一同被轉移了過來。
    僅此一次,和王之軍勢,共通被召喚。
    并不是作為征服王的臣子,而是作為征服王的宿敵。
    這也是,一種羈絆吧。
    雙方都把彼此視為宿敵。
    雙方都對那次戰斗懷有遺憾。
    雙方都渴求著再次集結起最英勇的戰士,重新再戰。
    僅此一次的召喚。
    “伊斯坎達爾!!!!”
    在眾人背后,大流士三世發出同樣震天的咆哮聲,白骨軍隊黑壓壓的撲過來。
    原本,以為會是大亂戰。
    然而并沒有,大流士仿佛有了理性一樣,來到藤丸立香身邊之后,并沒有繼續攻擊,而是停下了腳步,身后的骸骨士兵們也迅速整齊列隊,舉著盾牌的士兵站到第一列,之后是長槍兵和劍士,后排是魔術師,騎兵在步兵兩翼,隨時準備沖殺。
    畢竟,大流士三世向圣杯渴求的是和伊斯坎達爾再次會戰,軍隊會戰,總不能一擁而上吧。
    “明白了,全員,以大流士為基礎,準備戰斗。”
    埃爾梅羅二世心里咯噔一下,名軍師的血液在沸騰,戰斗姑且不說,指揮上,他可不能丟諸葛孔明的臉。
    八木雪齋對阿爾托莉雅囑咐了什么,阿爾托莉雅點點頭,帶著愛麗絲菲爾躲到了一邊。
    大流士三世抱起藤丸立香,把她安放在自己的肩頭,黑色巨人金黃的眸子死死盯著牛車之上的伊斯坎達爾,還有他背后的韋伯。
    征服王豪爽的一笑,高舉的胳膊狠狠一劍落下。
    “所有人!沖!敵人是萬夫難敵的波斯王!擊潰我們的宿敵吧!”
    頂點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四不像 吉林快三 幸运飞艇开奖号码网 大乐透出号规律与技巧 好彩1开奖结果直播 浙江省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10分中奖规则金额 手机炒股app排行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11选5漏洞赚千万 2020年私募基金新规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 吉林11开奖结果 怎么样炒股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对照 黑龙江6+1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