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科幻末世 > 我在進化 > 第四百零一章 守夜
    一行人很快就出了城,為首的魯鐵海似乎性子沉穩,并不是多話之人,倒是其余幾個供奉和楊立這五人很快的就攀談在了一起。
    當得知楊立乃是外來人時,幾個供奉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畢竟他們至今也就混跡在這么大的范圍,還沒有出過白沙郡。
    “外界是不是和我們這一樣,鬼怪很多?”
    “外界的姑娘是不是和傳聞中一樣,只有一個眼睛?”
    “哎哎哎,楊兄弟...”
    一個個看似啼笑皆非的問題,卻讓楊立覺得有些悲哀,這些實力皆是不俗的供奉,居然連走出去看看的勇氣也沒有,當真是世道艱難,命如草芥。
    “都少說點!”
    正在這時,前方的魯鐵海突然回頭對著幾人喝到。
    “老大,我們特意繞道,應該不會碰到那鴻門鬼宴了吧?”
    其中一人見此,有些心虛的問道。
    “這怪異之說何曾有過規律,若是哪天回去整個梁城都死絕了,我也不會稀奇!”
    魯鐵海雖是四十上下,但卻如同經歷過大場面,不怪王管事讓其擔任這些人的隊長。
    幾人見魯鐵海如此嚴肅,倒也不好再說什么,一個個重新閉上了口,只是騎著鱗獸默默的趕路起來。
    一路上,楊立也是沒閑著,其一邊暗暗觀察著眾人,一邊繼續著自己的修煉,畢竟到了他這個境界,一心二用實在是小菜一碟。
    一行人就這么沿著官道走了數十里,期間也遇到過別的行色匆匆的趕路者,不過彼此間也毫無打招呼的意思,只是埋頭趕路,生怕多呆在此地一秒。
    這些人如此行色匆匆,就是能為了在天黑前趕回城中,因為,白天的野外和夜晚的野外,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地方,即便是在官道附近。
    而楊立一行人必須要在野外過上一夜,才能抵達到落陽縣。
    終于,夜色開始降臨,魯鐵海揮手示意眾人停下,接著又安排幾人將獸車拉到管道旁的樹上拴好,并開始生火。
    魯鐵海的生火用的木頭并不普通,而是用的數十年的柳木作為材料,燃起的火光不僅可以驅兇辟邪,還能有溫暖人神魂的作用。
    在這個世界中,柳木這種東西十分受歡迎,但一直掌握在大家族的手中,尋常的家庭根本沒法弄過來一根半塊,不僅是其價值不菲,更是因為培育用的藥物大家族早已壟斷。
    這柳木和楊立地球上的柳樹生長所需條件還不同,要用特質的藥水每天噴灑,才有可能存活,這也是柳木珍貴無比的原因。
    此番,這柳木遇火即燃,并隱隱散發出了一種莫名的光暈籠罩在十丈之內,魯鐵海見此,口中吩咐道:
    “所有人過來吧,靠著篝火,我來安排一下守夜的順序。”
    一行數十人圍著篝火坐下,魯鐵海微微環視了一眼,隨即開口說道:
    “這野外的夜是最危險的,雖然有柳木的保護,但難免會遇到什么硬茬。”
    “我們一共十五人,五人一組,分三批守夜。”
    魯鐵海按照順序將十五人分為了三組,安排好了順序后,就開始拿出了干糧默默吃了起來。
    其余人見此也不好再說什么,都是拿出了準備好的食物,靠著大樹開始吃了起來。
    而楊立則是靠在樹干上,感受著火光中傳來的微微能量波動,心中卻是有些燥熱起來。
    原因無它,卻是這股波動讓楊立懷中的畫冊硬幣隱隱有些發熱的跡象,但卻沒有如同前幾個世界那樣直接出現能量的痕跡。
    也就是說,這柳木燃燒所帶來的能量,雖然不足以讓楊立體內誕生新的靈魂虛影,卻是和那特殊能量十分接近了。
    “會是什么呢?”
    楊立皺著眉看著那若隱若現的光暈,摩挲著手中的樹枝,陷入了沉思。
    很快,一行人在原地已經輪值了兩輪,等到第三輪開始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半夜。
    再頂過這段時間,眾人便能踏著第一縷晨光出發,這次任務也算是度過最危險的一環了。
    柳青被分配在了第三輪值班的隊伍中,其也是被王管事從城中招進來的武師之一,而作為經常混跡在梁城附近的武師,柳青一直聽一些人提到過在野外露營遇到的怪事。
    所以,即便有篝火的包圍,柳青依舊很仔細的盯著四周,仿佛下一刻四周就會出現什么可怖存在一般。
    良久,柳青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圍陷入沉睡的幾人,搖了搖頭暗自悱腹著,這些家伙們沒一個靠譜的。
    “一二三四五六七...”
    本來就有些疲憊的柳青準備數一下人數后就也偷懶睡一會,誰知這一便數了過來頓時讓柳青后背冷汗直冒,嚇的困意瞬間全無。
    “十...十六?”
    柳青揉了揉眼睛,顫顫巍巍的往后縮了縮,又重新數了一次。
    “十.十六...”
    柳青此時腦門上全是汗,那些之前聽過的故事如同潮水一般向其腦海中涌來,下一刻其再也無法忍住,扯開嗓門叫了起來:
    “啊!!!”
    這一叫,讓本就是繃著神經的眾人紛紛炸起,為首的魯鐵海更是拿出了看家武器赤金劍,瞪著一雙虎目掃視著周圍。
    “怎么了!你叫喚什么!?”
    一群人四下看了一圈也沒發現什么奇怪的東西,當下對著柳青有些不滿的問道。
    “人,人,,人數啊!!”
    柳青歇斯底里的喊道。
    魯鐵海一愣,這才略微一掃眾人,其也是面色大變,忽然后退了半步,口中厲聲說道:
    “你們所有人,從左到右開始報名字!”
    其余眾人也是一愣,數了數人數之后,終于發現了不對勁,左邊一人當即開口:
    “劉章!”
    “駱子鷹!”
    ....
    眼見一圈人報了名字下來,并沒有什么異常,魯鐵海也是犯了迷糊:“難道自己出發時數錯了?”
    此時的楊立,卻站在人群中,反而露出了一絲古怪的表情。
    出發時只有十五人,這絕對是沒錯的,不過此時有十六人,多的那人肯定就是有問題的。
    只不過剛才一輪報名字下來的時候,其中一個人明顯報了一個陌生的名字,要不是楊立早已過目不忘,恐怕也會被其蒙混了過去。
    “有意思,...”
    楊立摸著下巴看著那個人影,其長著一張中年男子的臉,只不過面無表情,按照楊立的印象,之前應該從未見過此人。
    那其余諸人見此也開始漸漸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都數錯了,只有柳青依舊驚魂未定的看著眾人,其很清楚出來時一隊人就是15人,絕對沒有16人。
    片刻后,魯鐵海收起了手中的長劍,忽然對著眾人說:
    “這樣,聽聞鬼物所化人形,體內并無血液,我們一人滴出一滴血來。”
    說完,魯鐵海率先在自己手臂上劃了一道,而后一道血痕就顯露出來,不過由于其武道四重的強大修為,傷口也在一瞬間愈合。
    其余眾人見此紛紛效仿,而楊立卻一直盯著那個臉色蠟白的中年男子,只見到了他時,他也是像眾人一樣在手臂上劃了一道口子,不過卻并沒有什么鮮血溢出,反而出現了一絲黑氣。
    這股黑氣一出,頓時讓周圍幾人面色一變,紛紛跳開,離那人有數丈之遠。
    “沒意思沒意思,才剛撿了一個肉身,怎么這么快就沒血了。”
    那蠟白臉的中年男子也是一愣,隨即嘿嘿嘿的怪笑起來。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 多乐彩 足球比分直播 东方财富网上证指数吧 股票涨跌由什么人决定 十大股票配资排名 足彩半全场 秒速飞艇 股票涨跌计算公式 风速配资 理财平台投资 最好的理财产品 摆渡配资网 票据理财平台有哪些 投资理财一万变三万 湖南幸运赛车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