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38章 ,撲克王牌雇傭兵
    結束了一天的訓練。
    女兵們都會在晚飯半個小時后,洗澡洗衣服,然后躺在床上休息。
    每天高強度的訓練,沒有充足的睡眠,根本頂不住。
    安然在火鳳凰里面,是一位知心大姐姐,更是火鳳凰的管家。
    她體諒女兵們訓練不易,有空就會來幫忙大家收拾一下房間。
    張陸的表現,讓安然很是疑惑和不解。
    這個新人,出人意料,才兩天的功夫,葉寸心和沈蘭妮就已經喊投降,沒法再教了。
    安然順便去幫張陸收拾房間,結果敲門進入張陸房間之后,張陸已經將房間收拾干凈,就是臟衣服也都洗了晾起來。
    張陸不是富家大少,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怎么變得這么勤快?
    “看來軍隊真是一個能改造人的地方,一個富家大少都改變得這么徹底。”
    張陸淡笑道:“安然姐,有事嗎?”
    安然搖頭,然后問道:“你的格斗似乎有了很多的進步,連沈蘭妮都被你打得手臂到處是淤青。”
    “你是怎么打的?”
    張陸嘿笑道:“我發明了一種掌法,叫做分花拂柳掌。”
    安然訝異道:“這個名字倒是挺別致的,你是怎么學的。”
    這是種子的主能力跟自己的意識融合一起,也就是說楊柳經歷的生命周期,他就會獲得相應的能力。
    不過這個分花拂柳是第二形態的能力,一半是系統送的,一半是自己感悟的。
    可是這該怎么解釋?
    張陸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安然的問題,只好撓了撓頭道:“在沈蘭妮的壓力之下,感覺就突然悟了。”
    誰信!
    安然也沒點破,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提議道:“張陸,要不我們練練。”
    “就在這里嗎?”張陸可是怕將安然撞飛,等下撞到墻壁。
    “我們點到為止。”安然點頭道。
    安然星眸中露出一抹戰意,能讓沈蘭妮叫苦連天,她也想見識一番。
    先是出拳。
    一個突進,拳頭凜然擊向張陸。
    分花拂柳掌。
    右掌一掌擊在安然手腕處。
    其實張陸能做到這一點,除了光合預警之外,身體素質的提高,眼里也進一步增強。
    他可以看清楚安然出拳的動作,才能指那打那。
    嘭的一聲。
    安然感覺手腕處出來一股大力,將自己的拳頭蕩開。
    呀,還真有幾下子。
    安然不由加大了力道和出拳的頻率。
    砰砰砰。
    張陸掌風不斷呼嘯而出,連連拍飛安然的拳頭,令得她的拳頭,根本就進不了身周。
    安然目光一凝,猛然出腳,連環踢。
    左右腳不斷招呼而出。
    不過結果一樣,踢出的大腿,無一不是被張陸手掌拍開。
    張陸其實是有所保留,否則分花拂柳掌,夾住大腿一拂出去,安然重心不穩,肯定要撞倒。
    安然停下了進攻,滿臉驚駭地看著張陸。
    這小子的進步,簡直是一日千里。
    之前跟他過招,他還是利用纏繞才能限制自己的攻擊。
    現在基本上在正面對決當中,利用手掌就能自己所有的攻擊全部化解。
    給安然的感覺,張陸的手掌就像一把巨大的扇子,嚴防死守,見她的攻擊全部扇開。
    “難怪沈蘭妮不玩了,確實也沒什么好教的。”
    安然話鋒一轉道:“不過你也不能驕傲,格斗就是要狠,你要是能在主動進攻當年,碾壓對手,這才能算出事。”
    “知道,安然姐。”張陸淡聲道。
    安然很滿意張陸的表現,不驕不躁,點了點頭,便要離開。
    “安然姐,能說下那個毒梟的事嗎?”張陸出聲叫住了安然。
    安然想了一下,張陸畢竟是火鳳凰一拳,理應知道此事,便開口道。
    “那個毒梟是兩兄弟,一個涉黃,威逼未成年或者失足少婦賣淫。沒啥本事。”
    “另一個是泰方的毒梟,與當地政府勾結,轉賣毒品給華夏。”
    “曾有一個華夏警察緝拿了他,結果被他雇傭的一支撲克王牌雇傭兵,在那名警察結婚的時候,殘忍地殺害的了新娘!”
    說到這里,安然臉色隱隱有怒氣。
    張陸發現說到殘忍的時候,安然沒有繼續展開這個話題,而且臉色不對,既怒也有些不好意思再說下去。
    張陸暗自猜測,應該是很黃很暴力,問道:“安然姐,什么是撲克王牌雇傭兵?”
    “他們分為黑桃k,紅桃k,梅花k,方片k,每個人的手下有13人,頂上還有一個大王和小王。這支雇傭兵是少數敢惹華夏的雇傭兵。”
    “他們的偵查襲殺能力,不在特種兵之下。”
    “所以,最近隊長才要求我不能去任何地方,就是怕對方前來報復。”安然挺憋屈的道。
    確實也憋屈,堂堂特種部隊,居然被一個毒梟威脅,欺人太甚。
    “雷戰和雷電不是挺強的嘛,有他們在,怎么還收拾不了那個毒梟。”張陸問道。
    “別提雷戰,不知道最近那家伙哪根神經搭錯線,讓我脫離火鳳凰去雷電突擊隊。”安然有些惱怒道。
    張陸嘿笑:“安然姐,能問你一個私人的問題嗎?雷戰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安然一聽笑了起來道:“怎么可能。不過我感覺他是對我有點意思,但是我不喜歡太大男子主義的人。”
    安然也不愿多講,想了隊長的交代,又道:“對了,我來找你,第一,是因為隊長要求我以后跟你是ab角。”
    “第二,跟你說明火鳳凰敵人的強大,讓你自己心里有個底,別以為有點特殊能力,就盲目自大。要是用狙擊槍對決,你鐵定干不過葉寸心。”
    “嗯,從你們的身上,我就看到了特種兵的強大,我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張陸謙虛道。
    “哈哈,你就裝吧,我猜測不出一個月你就出事了,對了,我聽說葉寸心跟你是男女朋友關系,怎么鬧得這么僵?”安然雙眸含笑問道。
    張陸覺得安然就像一個貼心的大姐姐,就一五一十告訴了安然。
    安然嘆息一聲,拍了下張陸的肩膀道:“作為男人,我挺欣賞你這樣的做法,這次是葉寸心不對。”
    安然走后,張陸給自己定下近期的計劃。
    第一,幫安然解決問題。
    第二,提高能力。自己在某方面厲害和突出,并不代表執行任務就厲害。
    畢竟現在是科技時代,特種兵涉及太多專業知識,這方面必須要惡補一下。
    否則第二點做不到,怎么幫安然解決問題。
    (本章完)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