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無舟難自渡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含章可貞 全文完
    過了元旦,又近春節。
    距春節還有半個月的時候,柯佩臻提出要同韓章一起,去給韓父掃墓。
    要不是柯佩臻事先提醒,忙著交接工作的韓章,差點兒就忘了這件大事。于是次日一早,倆人買好祭奠物品,驅車趕往韓父的墓地。
    令韓章不解的是,柯佩臻沒問一句就輕車熟路的找到了韓父的墓碑。祭奠完父親,兩人一前一后走出墓地。走到出口的時候,韓章停下來,問柯佩臻。
    “去年那個人,是你?”
    “嗯。”
    “我來的時候,你在哪?”
    “躲起來了。”
    “為什么不出來見我?”
    “剛想出來,就被……他搶了先。”
    “你啊你,讓說你什么好~”
    “好吧,我承認我心機比不過他。”
    “哎~他這個人啊,到底是該說他城府太深,還是入戲太深好呢?!”
    “如果不是洪美嵐告訴我,我真的不知道他竟然會把我當作他的假想敵,走上那么極端的路。”
    “我當初也想不明白,無緣無故的,他對你哪來那么深的恨。不過,就算沒有你,他也會找到其他的人。”
    “估計年后就該判了吧……呵……”
    “嗯,錢還回去,或許不會判那么重。”
    “但愿如此。”
    “說起來,還得謝謝你~”
    “謝我什么?”
    “沒有跟他計較呀~如果你沒有答應洪美嵐的請求,堅持……”
    “我哪是答應她?還不是為了你?!”
    “我?”
    “不想你欠他的!哼。”
    看著柯佩臻拂袖離去的背影,韓章大笑著追上去跳上了他的后背,“大魔王~你怎么這么可愛~!”
    “那你就好好愛啊!”柯佩臻也笑,背起韓章,大踏步向前跑去。
    季素卓自殺未遂,被及時趕到的醫護人員救了下來。雖留下一條命,卻也難逃在獄中度過余生的懲罰。
    自她上位以來,季素卓非法所得高達幾個億。其中很大一部分,竟然都是祁帥為其謀得。祁帥利用自己在金融市場部的職務之便,通過銀行間交易,制造差額利率,賺取高額差價,淪為季素卓的斂財工具。
    另一部分就是公司部放出的虛假貸款。季素卓見錢眼開,拿了錢就直接過了審,打死也沒想到這竟是一個聯合騙貸的騙局。更沒想到公司部和寧市分行為了推卸責任,逼死了李寧凱,鬧出了人命。
    情急之下,季素卓采納了祁帥的建議,讓商市分行的財務簡小蝶做假賬,再派個人去栽贓柯佩臻。祁帥本不想自己動手,奈何季素卓對他防范有加,怕祁帥使詐,便逼著祁帥親自去實名舉報了柯佩臻。
    祁帥舉報柯佩臻之后,季素卓又派了譚菊筱等人,到處放出消息,試圖用輿論把柯佩臻壓的死死的,順便再報復一下韓東軼。哪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事情沒過多久,他們就被王云志實名舉報了去。
    “回去休整一下,把這邊的事情盡快處理完。過了春節,你們就著手接管我新收的這家企業。三年內,務必做出規模來!”趙魏店里,看不慣兒女情長場面的韓東軼,冷著臉對柯佩臻與韓章下達了命令。
    于是柯佩臻與韓章只在家休整了兩天,便各自回到原工作崗位上,開始了離職交接的過程。
    韓章回到辦公室的時候,人力資源部總經理的辦公室燈亮著。陳旭見韓章一臉狐疑,便告訴她沈淳在里面,叫她來了之后直接進去找他。
    “啊?不會是丁姐回來了吧?”韓章在心里翻了個白眼,丁焱這么有本事么?!
    “進去就知道啦!快去!”陳旭賣了個關子,笑嘻嘻的催促到。
    進了辦公室,韓章才知道陳旭為什么會那么高興,原來竟是秦鶴翔回來了。過去沒有對比,大家都覺得秦鶴翔游手好閑,不干正事,背地里對他怨言頗多。后來上來個丁焱,他們才知道秦鶴翔掌管人力資源部的時代,是多么的令人懷念。
    “沈行長,秦,秦總……”韓章結結巴巴的打招呼。
    “啊,你來了,呃,坐,坐!”秦鶴翔一見韓章,騰的起身,拘謹的跟什么似的。
    “……哦,謝謝。”韓章嘴上說著,卻沒動。
    倆人也算是有宿怨在身,韓章本以為此生不復相見,誰成想竟然又在老地方重逢了。
    “韓章,你怨我么?”韓章正琢磨著沈淳叫她進來的意圖,沒想到沈淳卻率先開口。
    “啊?”韓章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您又沒坑我,我怨您什么?”
    “噗……”秦鶴翔一口茶水噴出來,狼狽不堪。
    “我一句話,讓你和小柯就這么走了,你沒有怨氣?”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我還得感謝您呢!我覺得我八字跟這兒不合,這幾年太背了,本來就想換個地兒重頭再來呢!”
    “噗……”秦鶴翔剛喝進的一口茶水,再次噴了出來。
    “鶴翔,你怎么地?這是什么道歉的新花樣?”沈淳側頭,看向秦鶴翔。
    “我……”秦鶴翔不好意思看韓章,只顧低頭擦著桌上的茶水。
    “韓章啊,早上知道你過來,我就一直跟鶴翔在這兒等你。我們倆呢,都得跟你道個歉。我本想還讓你做回我的秘書,可是高管們開過會后,他們對小柯和你的身份,頗有意見,所以為了顧全大局,我只得忍痛割愛。我跟韓董也說了,如果你們倆愿意在銀行繼續干下去,我會把你們引薦給其他銀行。可是韓董說他另有安排,我也就沒再堅持了。”
    “嗯嗯,沈行長,我們倆對這樣的安排真的一點意見都沒有!”
    “那就好,不管你們到了哪兒,希望我們以后都保持聯系!”
    “嗯嗯,只要沈行長您不嫌棄,我們一定會時常回來看您!”
    “說什么呢!都是一起經歷風雨的好兄弟,哪兒那么多有的沒的!”沈淳像是卸下一樁心事一般,哈哈大笑。
    “淳兒,淳兒~”見沈淳沒給自己遞話,秦鶴翔一旁緊著提醒。
    “別急別急,”沈淳擺擺手,又對韓章說到:“韓章啊,接著就是鶴翔這兒了,如果說讓你原諒,我覺得是我們太欺負人了。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希望你能接受鶴翔的道歉,好不好?”
    “……”
    春節過后,柯佩臻與韓章跟著韓東軼來到平市國際機場,等著去東南亞恰談關于重新啟動先前擱置的項目問題。
    韓東軼坐頭等艙,柯佩臻與韓章坐普通經濟艙。登機后,空姐甜美的聲音自音響中傳來,韓章在關機前看了眼手機,笑的趴在了柯佩臻的肩上。
    “看到什么了?笑成這樣。”
    “安靜在群里說,秦總正自費裝修辦公室,說是要改風水~”
    “哈,真是夠鬧,有那份心思,不如用在正經地方~”
    “他都痛定思痛,痛改前非啦~沈行長叫他當回總經理,他硬是沒答應,說自己能力不足,就要了個副總的位置。”
    “虛偽~”
    “其實他業務能力也很強的,只不過當初李董事長不待見他~不過,你干嘛要這么說他呀?”
    “誰叫他坑過你!”
    “哎呀~我都已經原諒他了,你怎么還過不去呢~”
    “哼~”柯佩臻轉過頭去,過了幾秒鐘,又轉過來恨恨道:“你們群聊天,為什么從來都不帶我?”
    “忘了忘了,我這就拉你進去~”韓章說完,把柯佩臻拉進了群聊。
    柯佩臻滿意的點點頭,打開手機,臉色一下子降到冰點,“這什么意思?”
    “怎么啦?”
    “他們怎么都退群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文完————
    含章可貞
    出自《易經》坤六三:含章可貞。或從王事,無成有終。
    象傳:含章可貞;以時發也。或從王事,知光大也。
    本文中男女主的名字韓章、柯佩臻就取自《易經》坤卦第三爻“含章可貞”。
    作者全文想表達的,也是這個爻辭所要體現的含義。為了持守正道,必要的時候要把自己的才華隱藏起來。懂得進退,懂得取舍,才能獲得長久。
    除了男女主人公、王小汐、安靜以及沈淳等人,還有那些出現次數很少的例如財務部總經理宓亞和,如風險部總經理荻海輝等人物,也是用自己的方式詮釋著這層含義。
    至于本文的名字《無舟難自渡》,好多讀者說,看題目不知所云。其實作者也有些無奈,因為之前想了好多名字,都有人用過了……
    無舟難自渡,大概說的就是走向歧途的季素卓、祁帥等人吧~
    還有那些徘徊在岸邊的遲遲認不清自己內心的人,希望他們能夠吸取教訓,早日做出改變吧~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 股票分析网站哪个好 体球网 00858五粮液股票行情 个人如何用股票融资 股票推荐买入骗局 重庆幸运农场 新疆时时彩 红k线股票推荐网 主升浪配资 河北快3 李嘉诚理财分配工资 篮彩 贵州快3 股票配资是坑人吗 足彩 环保和新能源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