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大俠蕭金衍 > 第71章 二十年前,金刀封王
    昨夜與李傾城交流之后,蕭金衍越發覺得這次金狂大戰,是有人刻意為之。
    他有一個疑惑,這個疑惑,恐怕只有當事人才清楚。
    向當事人求證,并不是一件很禮貌的事情。
    向武功比自己高的當事人求證,則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
    蕭金衍略一猶豫,開口道:“我來這里,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很重要?”
    “很重要。”
    李秋衣已擦完刀鞘,懸于墻壁之上,然后從酒窖里取出一壇赤水酒,倒出了一杯,遞給了蕭金衍。蕭金衍飲了一口,說怎得有一股酸苦的味道?
    李秋衣長道,“這一杯,才是正宗的赤水酒。只是,這種酒,喝一杯,少一杯了。”
    酒入腹中,生出一股暖意。
    酸苦過后,舌苔之上,開始有股甜絲絲的味道,令人口中生津。
    蕭金衍贊道,“妙酒!”
    李秋衣道,“隱陽城風沙大,多是鹽堿之地,一到秋天,漫天風沙蔽日,從橫斷山延伸的赤水河水,九蒸九釀出的赤水酒,才有這等味道。”
    他望向隱陽所在之處,離開故鄉二十年,他很少去回憶過去,仿佛已經忘記了故鄉的樣子,然而一杯赤水酒,卻勾起來無盡的思鄉之情。
    李秋衣又道,“城北的百里灘涂之上,長滿了堿蓬草,霜降之后,接天聯地鋪在河灘之上,就像紅地毯一般,整個大地如燃燒起來,煞是壯觀,你若有機會,務必要去看看。”
    蕭金衍點了點頭。
    “你要問什么來著?”
    蕭金衍這才有機會開口,“江湖上有傳言,你與楚狂刀的恩怨,是因為你勾引了他的老婆,是不是真的?”
    李秋衣皺了皺眉,啞然失笑,“這你都信?”
    蕭金衍道,“我信不信不重要,江湖上流言四起,你又不肯出來解釋。”
    李秋衣哈哈一笑,“老子又不是給他們活的,嘴巴長他們嘴上,愛說什么說什么,但別落在我耳朵里,否則我會讓他后悔做人。”
    “我需要真相!”
    李秋衣淡淡道:“真相就是,我和楚狂刀,都被人算計了。”
    李秋衣又斟了兩杯酒,對當年之事娓娓道來。
    隱陽城位于大明西陲,是連接明、楚及西域諸邦的重要交通要塞。
    五百年前,七十二諸侯亂戰之末,天下三分而立。以隱陽城為中心的西陲十九城,成為獨立于三國之外的一股勢力。此處地勢險要,易守難攻,連接明楚周三國,屬于典型的三不管之地。
    隱陽城靠橫斷山而立,山以東是濕地灘涂,以西是大漠黃沙。這里無法種莊稼,也無法放牛牧馬,然而獨特的環境,使他成為三國邊境之上的一座貿易大城。
    二十年前,大明、西楚交戰白熱化,在西線僵持了兩年多。
    李秋衣時乃隱陽城主,在這場戰爭中保持著中立地位,并從兩國之間賺取了大量的銀兩。當時,明軍欲借道隱陽城,攻打西楚東境,李秋衣又如何不知這是假道伐虢之策。
    以宇文天祿的野心,大明的日月青龍旗若是插到了西楚皇宮之上,隱陽十九城也難逃落入大明彀中的命運。
    大明西征軍在隱陽城外,駐扎了三個月。
    李秋衣是金刀王,他自然不會怕宇文天祿。
    但李秋衣是隱陽城主,他得考慮宇文天祿手下的十萬大軍。
    這時,李秋衣收到了楚國皇宮邀請,參加大楚皇帝六十大壽。當然,這只是一個由頭,楚國也不希望隱陽城借道。
    楚國有三個皇子,大皇子楚昊癡迷刀道,無心參政。二皇子楚別離則是主戰派,他仇恨漢人,主張保留游牧文化,在楚國貴族之間頗受歡迎,此人還是李秋衣的至交好友。三皇子楚別離是主和派,得到楚國新貴勢力的支持。
    皇宮夜宴上,李秋衣得到了友邦上賓般的待遇。所有賓客,都主動向他敬酒,那時他性格豪爽,來者不拒,喝得伶仃大醉。
    一覺醒來,李秋衣發現自己睡在軟塌之下,旁邊有美婦人相伴。此人正是皇子妃,大皇子楚昊的老婆。
    楚昊得知此事,暴跳如雷,當時就要找李秋衣決斗。李秋衣心高氣傲,又怎肯去解釋,兩人約在一月之后,在隱陽城外決斗。
    決戰之日,在九月初九。
    作為當世刀法最出名的兩名絕世高手,李秋衣早已名聲在外,楚昊是后起之秀,狂刀心法修煉到第七重,兩人之戰,引來無數高手觀戰。
    宇文天祿命令西征軍,后撤三停,以示敬意。
    第一日,兩人比試刀法,在隱陽城外大戰一日一夜,天地變色,黃沙漫天,整個隱陽城內,都能聽到刀戈之聲,未分勝負。
    第二日,兩人比試內力,兩大通象境高手,斗得酣暢淋漓,城外的一座百米高的土丘,被刀罡削平,未分勝負。
    到了第三日,楚國傳來消息,大楚皇帝被刺殺,二皇子楚別離下落不明,楚昊心意已亂,刀法入魔道,將李秋衣逼入了絕境。
    就在此時,李秋衣悟出了金刀之道,邁入大通象境,以一招金刀問道,重傷楚昊,若非手下留情,楚昊早已命喪刀下。不過,這一刀,將楚昊毀容,留下了一刀長長的刀疤。
    隱陽城主李秋衣,一戰封王。
    楚昊返回楚國,殺死妻子,絕情絕性,修煉狂刀心法,更名楚日天。二十年來,一心想找李秋衣報一刀之仇。
    楚仇繼位后,與大明王朝議和,將西疆三郡,割給大明,如此一來,隱陽城也成了大明的國中城。
    三個月后,李秋衣率隱陽十九城,歸降大明。拒絕了大明的封賞,掛刀二而去,隱居在蘇州城外。
    這個故事,與賈夫子講的相差無幾,但從李秋衣口中講出來,更有一種滄桑感。
    蕭金衍看著李秋衣,這些年來與他打過無數次酒官司,單從相貌言行上來看,無論如何,他也無法將眼前這個賣酒的老頭,與當年叱咤風云的刀王聯想在一起。
    蕭金衍問,“你沒想過,回隱陽城看看?”
    李秋衣略帶自責道,“當年,城內不少長老主張與明軍死戰,其中還有將我一手帶大的親人。我的叔父指著我額頭罵我,我們隱陽城缺牛羊、缺米糧,唯獨不缺骨頭。我將隱陽城交出去的那一刻起,就已經無顏再回去見隱陽父老。”
    蕭金衍不懂得這是什么感受,一個將前半生奉獻在給一座城的刀客,最終落得流落他鄉的境遇。
    “這一戰之后,有什么打算?”
    李秋衣長舒一口氣,道:“我準備找個傳人。”
    蕭金衍笑問,你覺得我如何?
    李秋衣搖搖頭,“你的性子,不適合學金刀之道。學刀者,講究一往無前,勇者無畏,你有個朋友,倒是不錯,比較對老夫的胃口。”
    (昨天構思了一夜后續情節,兩小時寫了不到一章,今天先更一短章,晚上還有一更。)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