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大俠蕭金衍 > 第135章 虎狼家
    唐府,知行院。m.
    蜀中唐門上一代家主、老太爺唐守禮今年九十九歲,馬上將是百歲之期,面色紅潤、眼不花、耳不背,就在今年,原本滿頭白發,也都成了灰色,看上去有返老還童的跡象。
    他此刻正躺在安樂椅上,眼睛微瞇,似乎睡了過去。家主之位,雖然在二十年前傳給了唐正風,唐守禮早已退居二線,但遇到族內大事之時,依然由他做決斷。
    唐家族人中的核心人員齊聚一堂,“風華正茂、基礎訓練”二代三代族人,依照主次排序,坐在議事堂內,商議今夜晚宴之事。至于三代弟子中唐莫、唐驕、唐傲,都遠離核心層,沒有出席這次會議的資格。
    唐正風執掌唐門二十余載,勤勤勉勉,謹小慎微,無甚大功,也無大過,唐家在江湖上的地位一如既往,無增無減。今夜之后,唐家家主即將傳位給長子唐正風,這也是老太爺的意思,不過,唐門中的核心機密,暴雨梨花針圖譜,卻要交給二少爺唐礎來保管。
    唐基為人穩重,是守成之輩。唐礎善于謀略,又有野心,這些年來,族內的天女散花、琥珀青龍等暗器,在唐礎的帶領下,完成了若干次重大升級,在江湖上頗受歡迎,也給唐家帶來了不少銀子。
    眾人一直不解,老爺子為何會如此安排,對于一個家族來說,這種權力的分散,會為將來留下隱患。但老爺子在唐家的地位,容不得他們質疑。
    唐正風在安排好夜宴細節之后,大管事唐裊秉走了進來,低聲道,“許江山死了。”
    “許江山?”唐正風似乎記不起這個人來。
    “就是城內東霸天,秦漢堂堂主許江山。”
    “怎么死的?”
    “聽說害了痛心病。”
    “死得好!”二老爺唐正華道:“那個吃里扒外的家伙,聽老四說,這家伙最近與青城派眉來眼去的,他若不死,等這邊事一了,我還想找他算賬呢!大哥,城東那邊,就讓虎豹堂的向九去收了吧。”
    城東這塊地盤是塊肥肉,一直由唐正茂與唐傲父子把持,許江山一死,唐正華就將打起了主意。
    唐正茂臉色陰沉,“二哥,這邊的生意,一直都是我這邊照料,也比較熟悉,許江山死了,他的后事我來安排就是。”
    兩人還要爭執,一直默不作聲的唐老太爺忽然睜開了眼睛,“可是當年欠了一屁股賭債的許二癩子?”
    “正是他。”
    唐老太爺哦了一聲,“當年也是給唐家出過力的,管事,出殯那天,也給送一份白事過去。”
    唐裊秉微一躬身,應承下來。
    老太爺開口,唐正華、唐正茂也不敢在議事堂爭辯,后面的爭斗,也是難免的。
    老太爺緩緩起身,唐正風連上去攙扶,他有些不悅道,“我雖然老了,但還不至于走不動路。”
    他站起身,來到眾人身前,“五百年來,唐家能走到今日,靠得是什么?一是祖宗庇佑,二是我族之人精誠團結,你看你們現在都成了什么樣子?一點蠅頭小利,就爭得頭破血流,成何體統?”
    他對唐正風道,“老大,我將唐家家主之位交給你,這些年來,瞧瞧你做了些什么?默守陳規,不思進取,一張圖紙,拿了二十年,一點進展都沒有,你不說我都忘了,咱們唐家祖上的榮耀!”
    唐正風連忙低下頭。
    老太爺又走到唐正華身前,龍頭拐敲打在地面上,每一下都令人心驚,“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父子心中打的小算盤,聰明是好事,但也要用在正途上,這次我把圖譜交給你們,趁著我還能活個三五年,你們要是沒有進展,就滾回城西老宅子里去!”
    唐正華嚇得面無表情,“爹,您身子骨硬朗,長命百歲!”
    老太爺氣得用拐杖砸他,“你小子想咒我死不是?我他娘的還有半年就過百歲了。”
    唐正華武功雖高,卻也絲毫不敢躲避。其實他心中挺高興,這次家主交接,雖然沒有二房的事,但好歹,老太爺將暴雨梨花針圖譜交給唐礎,要是真個做出來,他們還年輕,將來有的是機會將家主之位取而代之。
    老太爺火氣未平,望向唐正華身后,心中忍不住嘆了口氣,本來,這里應該還站著一個人,當年蜀中唐門三少爺,年輕一代天資卓絕的唐正正。
    風華正茂四個兒子中,無論武功修為,還是智謀,唐正正遠甩出其余三人一條街。當年,他率人研發暴雨梨花針,取得了突破性進展,然而,就在暴雨梨花針即將完成之時,唐正正帶回來一個女人,一個身懷六甲尋常百姓家的女子。
    那時唐守禮還是家主,他早已為唐正正定了一門親事,河南崔家的小姐。唐正正不肯服從家族安排,甚至退出了唐門,這讓老太爺丟進了面子。
    在他八十歲壽宴之時,唐正正帶著一個女人,懷中抱著一個女娃,前來給他祝壽,也正是那一夜,唐正正與那個女人慘死在壽宴之上,只留下了一個一歲多的女娃,也就是唐門三小姐唐惜秋。
    唐正茂見父親滿懷愁容,知他想起唐正正,忍不住道,“爹,事情過去那么多年了,您身體要緊,身體要緊啊!”
    啪!
    老太爺一巴掌扇了過去,“當年若不是你們慫恿,從中作祟,老三也不會枉死!”
    唐正茂捂著臉,心中咒罵,你個老不死的,什么叫做我們慫恿,當年要不是你老來俏,暗中授意,我們會把老三往死里整?現在倒好,你他娘的裝好人,屎盆子往我們頭上扣,讓我們背鍋。
    心中雖然腹誹,臉上卻是一臉恭敬,沒有絲毫怨氣。
    唐老太爺滿臉戾氣,胸口起伏不定,良久心情才平復下來,在大管事攙扶下,回到房內歇息。
    老太爺一走,眾人也都紛紛散去。
    唐正華父子正要離去,唐正茂忽然喊住了他,“二哥!留步,小弟有事相商。”
    唐正華望了他一眼,心中有些不高興,“怎么,還想著為城東那塊地皮的事兒?”
    唐正茂道,“你不記得許江山是誰了?”
    “誰?”
    唐正茂上前一步,湊到他耳旁低聲道,“就是當年給唐府送藥的那個潑皮。”
    唐正華聞言心中一驚,臉上卻不動聲色,“沒有印象了,老四,本來我還想讓向九收了,既然你有心,我就不插手了。”
    唐正茂說,“那個許江山身體一向不錯,怎么忽然害了心痛病,我覺得有些蹊蹺。”
    唐正華擺了擺手,“死都死了,不過是唐家一條狗而已。”說罷,帶著兒子唐礎離開了議事堂。
    剛一出門,唐正華對兒子道,“你去調查一下,那個許江山的死因。”
    唐門二少爺面相有些陰柔,做事果決狠辣,在族人面前掩飾的很好,但手段卻一點也不遜于唐基,與唐基相比,他更有野心。
    武林中雖有禁令,嚴禁唐門研發梨花針,但他卻不管這些,只要有利于唐家,只要有利于自己,他才不管那些禁令,更何況,所謂的禁令,本來就是讓人打破的,老太爺正是看中這一點,才將暴雨梨花針的圖譜交給他。
    許江山之死,涉及到老一輩的恩怨,他雖然不清楚當年發生什么事,但從與父親談話之中,也察覺到了不少,這許江山不會無緣無故的死。
    路過花語之時,他向里面望了一眼,唐惜秋正在院中修剪花花草草,眼中露出一股熾熱狂妄的眼神,忍不住冷哼,“比武招親,哼哼。”
    與此同時,唐正風也派出了一波人手,前往城東秦漢堂,暗中調查許江山之死。
    看似一個不起眼的人物的死亡,卻極有可能揭開二十年前的一段公案,唐正風做事滴水不漏,在這節骨眼上,自然也不允許有任何閃失。
    花語院。
    唐惜秋在修剪花枝。
    她是愛花之人,在花語院,有一個一畝大小花圃,其中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花,其中大多是名貴稀有品種,還有不少花逆時令綻放,以唐家財力以及藥理,打理這樣一個花圃并不難事。
    每日里,唐惜秋都會一段時間泡在花圃之中,也只有在花圃之中,她才能享受到片刻的寧靜。
    她是唐家三小姐,也是這一代中,唯一的女子,生得又是傾國傾城,在家中得到萬千寵愛,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看似風光的背后,這二十年來,自懂事時起,她在唐家過得如履薄冰,步步艱辛。
    二姨娘表面雖和藹,但聽丫鬟們說,暗地里卻將稱她禍水、妖精,一提起她恨不得要生吞活剝了她。
    幾個長輩、還有同輩,雖然掩飾的很好,但是看向她的眼神,卻是令人厭惡。
    正是這種環境,讓唐惜秋自幼學會了察言觀色,學會了偽裝,學會了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
    她是蜀中第一美女,本來,她也希望與其他豪門貴女一般,享受萬人追捧,覓得有情郎,白首不分離。然而,在本應該青春綻放,享受豆蔻年華的歲數,她承受了太多不該承受的東西。
    只恨生在虎狼家啊!
    唐惜秋如此想到。
    她無時不刻不想離開這個家族,終于熬到了出頭之日。這次比武招親,也是她親自向大伯提出,起初家族并不同意,認為有損門庭,然而卻不知為何,族內后來又同意了這樁提議,而且還在江湖上廣發帖子。
    不過,唐惜秋也并不想這樣平淡的離開,離開之前,她還要做一件事。
    她想到了唐大寶,那個新來的家丁,她并不指望唐大寶能做成什么事,只希望能創造一個機會。
    在她的世界里,人與人之間,不過是利用與被利用,或者相互利用。
    唐惜秋記起了唐大寶的那雙眼睛。
    他在看唐惜秋的時候,眼中并不似其他人那樣猥瑣、齷齪,而是有些明亮、清澈。
    雖然有些玩世不恭,卻并不惹人討厭。
    第135章 虎狼家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她閱人無數,看得出來,蕭金衍只是一時落魄寄人籬下,他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與其他家丁不同。
    只是,那個唐大寶那股貪財的樣子,讓她有些不喜。
    想起讓他當一個替罪羊,她心中也有一絲愧疚,若是他能活下來的話,給他一些銀子,算是補償吧。
    ……
    蕭金衍三人回到唐府時,雜役院的家丁都被派到了宴賓樓幫忙,今夜唐府宴請江湖上各大門派,據說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接待規格自然很高。
    雜役院、廚房、護衛院的大部分都前來幫忙,打掃衛生,洗菜摘菜、擺放酒席等等,忙得不亦樂乎。三人見無事可做,在院子里睡了一下午。
    到了傍晚,唐謝匆忙趕了過來,“你們三個趕緊隨我來。今晚宴賓樓請客,大管事指定讓你們三個過去幫忙,你們三個走運了!”
    “走運?”蕭金衍不解道。
    “可不是?”唐謝一臉羨慕,“這次來參加宴請的都是江湖上的名門正派,這些年輕少俠們,出手都是很大方的。”
    蕭金衍看了趙攔江、李傾城一眼,道:“那也未必,我認識的幾個大俠,貌似都比較摳門。”
    唐謝不屑道,“你認識的能跟今日來的比嘛,再說了,就算平時摳門,今天也絕對不會摳門!”
    趙攔江奇道,“為何?”
    李傾城沒好氣道,“還用問嘛,明天就是三小姐比武招親的日子,今天提前來府內吃請,為了給府內留下個好印象,出手能小氣的了嗎?”
    蕭金衍靈機一動,問道,“雜役長,三小姐最喜歡什么?”
    唐謝道,“當然是花。”
    “什么花?”
    “三小姐什么花都喜歡,最喜歡的就是三色曼陀羅花。”
    “她最喜歡吃什么?”
    “辣炒肥腸。”
    “她生日是哪一天?”
    “二月三十。”
    唐謝皺了皺眉,“你問這么多干嘛?你小子不會對三小姐有意思了吧?小子,不是我說你,雖然比武招親沒有限定身份,但前來打擂的,都是有真本事的,而且都簽訂生死狀,生死勿論,你死了這條心吧。”
    蕭金衍一仰頭,說我什么時候說要參加比武招親了,我不過是做一些調查嘛。
    蕭金衍一口氣問了十幾個關于唐惜秋的問題,想辦法弄清楚了她的喜好、口味等等,整理完畢,才深深吐了口氣。
    趙攔江也好奇,“你搞這些干嘛?”
    蕭金衍嘿嘿一笑,“咱們今晚的發財大計,就靠這些情報了。可惜啊,要是有三小姐更**點的消息,比如肚兜的顏色啊、褻衣的尺寸啊,說不定能發大財!”
    李傾城道,“只要能忽悠到錢,你盡管瞎編就是,我們不知道,他們更不知道。”
    蕭金衍眼睛一亮。
    趙攔江說這種殺人放火我行,這種錢我賺不來。蕭金衍說都是錢,又怎么賺不來了。
    唐謝眼睛睜地老大,“你們不會真這么搞吧,三位大哥,要是出了什么簍子,上面怪罪下來,我可擔待不起。”
    蕭金衍說我賺我們的銀子,跟你有什么關系,你放心,不會出賣你的。
    三人跟著唐謝,來到宴賓樓。
    不愧是蜀中第一家族,這宴賓樓建地古色古香,小橋流水、假山畫廊,一入其間,絲竹聲聲,悠揚悅耳,人進入宴賓樓,都忍不住壓低聲音,生怕破壞了這雅致的氛圍。
    離天黑還有段時間,三人按吩咐來萬機廳找大管事,大管事與二管事、三管事及府內幾個內務頭目為明日比武招親召開籌備會議,見到三人進來,示意他們先等一等。
    賬房先生拿著一摞賬單,這次比武招親,他負責費用控制,結果還沒正式開始,就已經超支了。
    他一臉愁容道,“大管事,這次比武招親,從定方案、選場地、發邀請函,加上流水宴,已超了預算八萬兩銀子了,雖然老爺說不在乎銀兩,但也沒給個批條,我也很為難啊。”
    唐裊秉皺了皺眉,“怎么超這么多?”
    “有些項目是臨時加上去的,宴請標準也提高了三成,還有場地擺設,超出了兩千兩,你看看這采購賬單,一項項高的離譜,就拿這張剛收到的來說吧,三十斤郫縣豆瓣,竟要三十多兩銀子,這比牛肉都貴了。”
    三人聞言,嚇得直哆嗦,好在他們只是經辦人,具體交差都是唐謝去辦理的,上面有他的簽字。
    “比武招親的費用,不都是我來簽批嘛?誰簽的字,支的銀子?”
    “二管事那邊負責的。”
    二管事罵道,“姚大壯你什么意思,一個比武招親十幾萬兩銀子花出去,你不去管,非要盯著這種二三十兩的單子,你誠心找茬的吧?”
    大管事擺擺手,阻止了二管事發飆,對賬房道,“繼續說。”
    賬房道,“我也是舉個例子而已。還有個超支比較嚴重的就是差旅費,這次我們提前半年發邀請函,各大門派都是雙人一組,像少林、武當這些門派路途遙遠,大部分人都比規定返回時間晚了十日至一兩個月不等,單是這筆支出,超支一萬兩。”
    唐裊秉尋思了一番,“未按規定時間返回的,多出的費用讓他們自己承擔。”
    “還有五萬兩的缺口呢。”
    唐裊秉想了想,當時自己曾給家主提建議,要在擂臺之上找些贊助,唐正風表示,唐家嫁女要辦的風光,辦的純凈,不能有一絲商業性的東西在里面,如今銀兩捉襟見肘,就算臨時去找贊助,也來不及了。
    “我們找的打手呢?都齊了嘛?”
    “按大管事吩咐,一共找了三個大知玄境的,還有三個知玄境的。”
    “通象境呢?”
    “青羊宮那位本來談好了五千兩銀子,今天去送信時,他臨時提價,要一萬兩才肯出手,我不敢擅自做主,正準備跟大管事匯報呢。”
    唐裊秉眉毛都快擰在一塊了,這次比武招親,唐家定了二十萬兩銀子預算,從定方案、做預算、選場地到發邀請函、設宴席,事無巨細,他都一手操辦,可到頭來,還是出現了銀兩缺口。
    若是正常來說,二十萬兩銀子妥妥夠了,可唐家這些人,一個個如水蛭一般,每個環節、每個細微之處,都恨不得插上一嘴,吸上一口,到頭來,倒霉挨罵的還是他唐裊秉。
    家主雖然說過,這場比武招親,一定要辦的公開、公正、透明,可真正落實起來,又豈能真的如此?
    報名之人,多達數百人,這些人中,江洋大盜、身家不清不楚的,自然要踢掉,門不當、戶不對的,雖然不踢掉,但在安排對戰時,早已請了若干打手,及早的將這些人排除在外。
    既要保證辦好,還要控制費用,這活兒不是一般人能辦得成的。
    唐裊秉將遴選出來的一百人比武名單,又仔細過了一遍,問李大通道,“南充首富莊賢德的兒子莊小賢武功如何?”
    “聞境中期。”
    “你去找他談談,五千兩,讓他進入前三十名。”
    接下來,唐裊秉又問了幾個人,對進入前三十、前二十、前十都定了價格,然后問賬房,“怎樣?”
    賬房敲了一通算盤,喜道,“若這事兒成了,咱們不但沒有超支,還能省下三萬兩呢!”
    大管事又問李大通,“這樣可行性如何?”
    李大通道,“咱們請來的人,都是知玄境以上的,是為了防止有人鬧事或遇到挑門頭的,做出的應急預案,要是加上這些,咱們的打手有些不夠啊。”
    唐裊秉看了三人一眼,道,“你們過來。”
    三人站在那里等了半天,聽到唐裊秉喊,道:“大管事有何吩咐?”
    “你們會武功嘛?”
    蕭金衍道,“我兩位兄弟武功不錯,我也會點,但稍微差一點。”
    李大通笑道,“大寶兄弟,謙虛了。”
    大管事問,“若讓你們參加比武招親,有信心嘛?”
    “沒有。”
    “很好。我要的就是你們這股沒有信心的精氣神!”
    三人一頭霧水,聽得有些犯傻了。
    大管事對李大通道,“把他們三個也寫進去,把賽制修改一下,確保進入前三十二名淘汰賽的,我們有十個名額。至于通象境的高手嘛,看來只能跟家主請示一下了。”
    他對蕭金衍三人道,“明天比武,你們三個也一起上,到時候全聽李護院安排。”
    “我們不一定能贏啊。”
    大管事道,“讓你們贏,你們也贏不了,但是到時候讓你們輸,你們得給我認認真真地輸,絕不能讓他們看出我們作假,懂嗎?”
    三人道:“好像懂了!”
    “客人們差不多要到了,本來讓你們三個跟我去迎客,這樣子,讓大通給你們修改一下身份,你們去參加宴請,就當熟悉一下對手!”
    ---
    6k送到,明天要外出,如果喝酒,就不更新了哈!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