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大俠蕭金衍 > 第139章 橫斷
    正午之前,入圍決賽十六個名額都已確定,除了蕭、李、趙三人,唐家還有兩人入圍,也就是前十六強之中,有五人是唐府安排之人。
    今日上午,李長生也連勝三場,進入決賽,其中河東柳家的少爺,被李長生打得鼻青臉腫,羞愧而逃。
    不出意料,南充莊小賢也一路報送晉級,與之一同晉級的竟還有江湖一枝花于思凡,這家伙也是走了狗屎運,前面兩個對手相對較弱,第三個對手是知玄境,于思凡本來沒有勝算,誰料中場休息時吃壞了肚子,連跑了三次茅房,等到了擂臺之上,已經累得虛脫,才出了兩招,就又捂著肚子跑了。
    上午那個手段殘忍的年輕刀客,在第三場又殺了一人,進入了決賽,從李大通那邊打聽到,此人自稱天山弟子,姓陸名元,奉師門之命出山歷練,入江湖才不到幾個月。
    其余幾個入圍之人,都是江湖上名門正派的弟子,武功也都是知玄境。
    這種比武招親,唐家對前來觀戰之人安排了午飯,還有一些上午被淘汰之人,也都準備了餐點。進入決賽圈的那十六人,被單獨邀請到了內廳用餐。
    內廳早已備好酒飯,比院中那些大鍋飯要豐盛多了,忙了一上午,三人也毫不客氣,吃相并不好看。
    于思凡走了過來,低聲對三人道,“兄臺,咱們又見面了 。”
    蕭金衍呵呵一笑,“你竟然能進入決賽,真是可喜可賀。”
    于思凡哈哈笑道,“這年頭,參加這種比武,三分靠實力,七分靠運氣。”
    “看來你運氣不錯。”
    于思凡傲然道,“我運氣向來不錯。”
    旁邊用餐的莊小賢嗤笑道,“參加比武,依我看,一分靠勢力,九分靠運氣。”
    于思凡奇道,“兄臺運氣也不錯?”
    莊小賢道,“剩下九十分,靠銀子。哈哈!”
    笑聲在內廳之內回蕩,引來了眾人矚目。莊小賢擺擺手,“看什么看,趕緊吃飽,反正下午也沒你們什么事兒了。”
    李長生看不慣他,道,“下午若碰到你,信不信我把你揍得連你爹都認不出來。”
    莊小賢道,“你放心,你碰不上我。”說著,大笑而去。
    于思凡見蕭金衍連筷子都不用,直接用手抓,忍不住提醒道,“唐兄,注意點形象,雖說是比武招親,但也要注意下形象,咱們在內廳的一舉一動,都會被人記錄在案,不能失了禮儀啊。看到門口那人沒有,他一直盯著我們這邊,估計就是唐家派來考察我們舉止禮儀的。”
    這時,廚長走了過去,對那人道:“劉瞎子,你杵在這里干嘛,還不去后院彈你的三弦去?”
    那劉瞎子點頭哈腰,“抱歉,走錯路,這邊聲音嘈雜,我也不知怎么走了。”說著,扶著墻走了出去。
    于思凡有些尷尬道,“總而言之,還是謹慎點為妙。”他用眼神示意道,“看到那個人沒有,好像是天山派的, 今天上午三場比賽,兩死一傷,希望下午別碰到他,否則我干脆認輸好了。”
    那陸元似乎聽到議論,冷眼向這邊看了過來,蕭金衍看到一雙冰冷而又帶著戾氣的眼睛,似乎與天下為敵,沖那人微微頷首。
    那人神情一愣,轉過身去,找到一把椅子,徑直坐下,閉目養神,為下午比賽蓄力。
    李大通走了過來,對蕭金衍道,“下午第一輪,你與莊小賢對戰,記住,要輸。”
    蕭金衍道,“他不是已進了前十六名了嘛,怎么還要進下一輪。”
    李大通呃然道,“剛才他老爺子找到大管事,又追加了兩萬銀子,估計是看到勝利的曙光了吧。”
    “他武功什么水平,大家都清楚的很,若是輸給他,不怕江湖中人笑話咱們唐家?”
    李大通道,“入圍十六人中,除了莊小賢外,以你武功最弱,不選你選誰?再說了,你是憑實力輸的,不丟人!”
    蕭金衍竟無言以對。
    李大通交代了兩句,又去找李傾城,讓他故意輸給金陵李家李長生,理由是金陵李家是武林第一世家,若是唐府有機會能與李家聯姻,那自然是江湖上一樁美談。
    趙攔江對付的于思凡,他刀法狠絕,可以進入八強,至于那個陸元,唐府對他背景知之甚少,已經派了一名通象境的客卿對付他,確保他在下一輪出局。
    經過短暫修整,下午比武開始,唐正風、唐正華以及三代弟子都來到現場,奇怪的是,現場并未看到唐正茂的身影。
    唐正風對十六人道,“經過一上午角逐,你們十六人晉級,有望成為三百年來,第一個以比武招親方式與唐家聯姻之人,恭喜你們!”
    莊小賢笑著道,“唐家主,我們對三小姐仰慕已久,既然已是決賽,也別藏著掖著了,不如把三小姐請出來,也讓我們有機會觀瞻一下她的仙姿,下午大家拼命之時也有動力。”
    唐正風眼神中露出一絲不悅之色,不過卻也道,“這個要求甚是合理,來人,將三小姐請出來!”
    不多時,唐三小姐在幾人攙扶之下,走了出來。她鳳冠霞帔,頭上蓋著一塊紗巾,但僅是只看到半個人,現場眾人都已神魂顛倒,引來一片呼聲。
    唐惜秋在現場朝眾人施了個禮,并未開口,便到了后廳休息。
    咚咚咚!
    比武開始!
    眾人入場熱身,唐正風坐在觀禮臺上,有人早已奉上香茗,才飲了一口,便看到大管事唐裊秉走了過來,在他身邊耳語了幾句。
    唐正風聽聞,臉上有些吃驚,又與唐正華說了兩句,兩人起身,離開座位,往后院走去。
    ……
    唐府風華正茂四兄弟,在后院的宅子,分別以風行、華冠、正陽、茂林命名,其中唐正正去世之后,正陽更名為花語,如今住著唐惜秋。
    茂林院。
    唐正風、唐正華在大管事陪同下,走了進來,看到老太爺唐守禮連忙施禮,“父親。”
    老太爺眼神陰鶩,望著兄弟二人,道,“老三死了。”
    “死了?”
    唐正風、唐正華聞言大驚,在演武場,他聽到老爺子在茂林院召見二人,卻沒想到,竟發生這等事。
    唐正茂的尸體伏在書案之上,胸口插著一只匕首,鮮血順著書案留了下來,淌了一地。
    一刀入心,回生無望。
    唐正風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許江山、二管事唐如龍,再算上唐正茂,三日之內死了三人,這分明就是針對唐家而來。
    “三弟也是知玄境,現場并無打斗痕跡,殺死他之人,要么是武功遠高于他,要么是熟識之人偷襲于他。”
    唐正風久經江湖,對這點還是有基礎的判斷。
    老太爺沉聲道,“這正是我喊你們來的原因。正風,你上去查探一下,老三身上還有沒有別的傷口。”
    唐正風來到唐正茂尸體旁,只見他臉色蒼白,顯然是失血過多而死,他觀察了片刻,搖了搖頭,“不對,若是胸口中的兵刃并未拔出,按理說不會流這么多血。”
    他以手指劃破唐正茂的手腕,并無血跡滲出,也就是說,唐正茂全身的血都已流光。
    “除非,怒火攻心,將全身血液聚與心口。”
    唐正華也驚道,“大哥的意思是,三弟之死,與唐如龍、許江山是一個死法?”
    “不錯!如果沒猜錯,他們應是中了極厲害的一種毒!”
    說話間,一張信箋從唐正茂懷中掉了出來,上面寫著五個字,“老太爺親啟。”
    唐正風不敢造次,將信箋交給了唐守禮,老太爺將信箋打開,看了一眼,雙手竟顫抖起來。
    上面寫著一行字。
    “二十年前,骨肉相殘,弒子奪媳,天怒神怨。殺,殺,殺!唐正茂絕筆。”
    看筆跡,正是三子唐正茂所書,唐老太爺氣得渾身發抖,雙手一合,將信箋碎為齏粉。
    唐正風問,“爹,上面寫得什么?”
    老太爺冷然道,“你不必知道。”
    一股寒意從唐守禮心底生起。
    二十年前那件事,是由于唐正風策劃,唐正茂親手經辦的,不過,真正授意之人,卻是唐守禮。
    當年,唐家家主之位,本來要傳給三子唐正正,除了人品、武功之外,唐正正還負責暴雨梨花針的研發。
    本來是水到渠成之事,在那一年春天,唐正正帶回了一個江湖女子——天下第一美女宋觀月。
    那女子有沉魚落雁之貌,長得傾國傾城,一顰一笑,勾人魂魄,整個唐府都在羨慕唐家三少爺娶了一個絕世美女。
    然而,紅顏終究成禍水。
    唐正正帶著宋家女子拜見老太爺,并告知要退去崔家婚約之時,已近八旬的唐老太爺,竟然心動了,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
    一直與唐正正不合的唐正茂、一心想當家主的唐正風將這件事瞧在了眼中,以有崔家婚約之事,逼著三子唐正正退出了家族。
    自此之后,唐老太爺如魔怔一般,茶不思、飯不想,長子、四子趁機煽風點火,他竟點頭同意了。
    此時,宋觀月已有了身孕,唐家以生命煮成熟飯為由,將二人接到了府中。
    唐正風與唐正茂商議出一毒計,唐正茂從城東賣假藥的許江山那邊買了迷藥,在唐老太爺八十壽宴之夜,將宋觀月迷倒,送到了老太爺房內。
    第139章 橫斷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唐正風則拉著唐正正飲酒,他也心存私念,佯作酒醉,將此事透露給了三弟,唐正正聞言,怒火沖天,卻見宋觀月半裸著身子,從唐守禮房內跑了出來。
    唐老太爺得償夙愿,在門口碰到了唐正正,在一番質問之下,唐正正拔劍而出,卻發現唐正風竟在他飲的酒中下了毒。
    唐正正萬念俱灰之下,橫劍自刎,血濺知行堂。三人怕事情敗露,對外稱唐正正暴病身亡,并將知道此事的幾個小廝仆人全部殺死,才遮掩了這一家族丑事。
    此時,宋觀月已懷孕三月,她本想一死了之,可想到腹中孩子,忍辱偷生。
    唐家怕宋觀月出去之后亂說,于是將她囚禁在了正陽院。
    自此之后,唐府之內,多了一個瘋女人。
    六個月后,瘋女人生下了一個女娃,長得水靈標致,卻不懂得啼哭,唐老太爺為顯大度,賜名唐惜秋。
    唐惜秋一歲那年,宋觀月在正陽院中的一棵梅樹之下,上吊身亡。
    知道此事之人,只有唐守禮、唐正風、唐正茂三人,其余人早已不在人間,唐正風如愿以償成為了新一任唐門家主。
    如今唐正茂已死,唐老太爺滿目狐疑的望向了唐正風,“跪下!”
    唐正風渾身發冷,卻也依言下跪。
    “你可知罪?”
    唐正風顫聲道,“孩兒不知。”
    唐正華不明所以,也跟著跪倒在地。
    除了唐正風,誰還能逼著唐正茂寫下悔過書?老太爺望著長子,忍不住嘆了口氣,“起來吧。”
    “那四弟的死?”
    老太爺冷然道,“查,一定要查!”
    唐正華也問,“外宅的比武招親?”
    “當然要繼續!”老太爺厲聲道,“難道你要天下人看我唐家笑話嗎?”
    他眼睛向花語院虛望了過去,“惜秋在哪里?”
    大管事低聲道,“今日午飯之后,便在演武場那邊了。”
    老太爺道:“我的乖孫女啊。很好,很好。”說話之間,眼神已變得冰冷。
    “此間之事,誰若說出半個字,亂棍打死!”
    大管事低頭領命,門口眾侍衛嚇得紛紛背過身去。
    唐正風道,“父親,前院的事我去處理就是,您先回房休息吧。”
    唐老太爺將拐杖一揮,冷聲道,“今日我孫女比武擇婿,作爺爺的若不到場,豈不讓人說咱們唐家失去了禮數?”
    ……
    當!
    這已是趙攔江第七次被擊退,此時他身上已有七八處掛彩,鮮血浸滿了衣服。
    除了天榜級數的高手外,這是趙攔江出道以來遇到的最強對手,而且對方還十分年輕。
    這位年輕刀客滿臉肅然,道,“你刀法不錯,比江湖上那些自稱刀法大家的人要厲害許多,今日我不殺你,等他日你武功再進一層,我再與你比試。”
    這口氣甚大,然而從他口中說出,在場諸人并未覺得不妥。
    此人恐怕是江湖上最年輕的半步通象境的高手了。
    “三個月前,我殺的第一人,自稱北刀齊長春,他接了我三刀。
    兩個月前,吳江派南山刀叟金圣,我在第四刀時才取了他性命。
    上個月,號稱天下刀祖的百里五谷,勉強接住了我五刀,你能接下我七刀,已經很了不起了。”
    眾人聞言色變,齊長春、金圣、百里五谷,都是江湖上頗有名望的用刀高手,其中百里五谷前不久剛排入了地榜第九,想不到連這刀客的五刀都接不住。
    天山派陸元,之前名不見經傳,但今日之后,其盛名必將傳遍江湖。
    自金刀死、狂刀歿,刀道隕落,想不到不到半年,江湖之上又一個用刀高手出世,而且還如此年輕,假以時日,必將成為新一代的刀王。
    蕭金衍一臉凝重,李傾城也道,“老趙恐怕不是他對手,不行就讓他下來。”
    趙攔江啐了一口鮮血,隨意用衣袖擦了下,提刀橫于胸前,嘶聲道,“要打就打,怎得那么多廢話!”
    “我是念你學刀不易,不忍見你英年早逝,他日若無敵手,豈不高處不勝寒?”
    趙攔江滿臉輕蔑的眼神,懶得開口。
    他的橫斷刀,一往無前,勢如破竹,卻始終無法突入陸元的刀幕之中,然而他本就是血性之人,越是如此,越激發了他的斗志。
    他催動刀氣,天地之間,真元波動,紛紛聚在他長刀之上,一道凌厲的刀意,隱約在刀身之上流動。
    “不如再試試這一刀。”
    陸元在擂臺之上,也感應到對方刀意正濃,嘴角忍不住一笑,“有點意思。”
    半步通象境,是通象境之下的最高境界,在出山之時,師父已經告訴他,除了那些隱居不出的老怪物,他的武功,在世俗江湖之中,通象之下,無敵!
    正因如此,他出山之后,一路挑戰頗負盛名的刀道高手,結果發現中原武林不過如此,直到遇到了趙攔江,他才覺得,這個江湖才有了那么一點意思。
    雖是知玄上境,武功卻比那些號稱邁入通象境的百里五谷要厲害的多。
    因為趙攔江的刀意之中,有一股狠絕之勁。
    這是百里五谷那種貪生怕死之徒所沒有的味道,百里五谷也好,金圣也好,齊長春也罷,在對戰之時,他們首先想的是保命。
    想的是保命,所以保不住命。
    眼前這家丁,他的刀意,卻是取人性命。
    他甚至知道,這家伙之所以有如此強悍的刀意,那是用無數人頭祭出來的。
    趙攔江動了。
    一刀劈出,帶起了一陣狂風。
    橫刀訣。
    自從趙攔江在山澗之中揚言,他要自創屬于自己的橫斷刀,這個月來,他將金刀、狂刀以及無名刀的招式舍去,獨留了刀意,自創了橫斷刀法。
    刀法只有兩招。
    橫斷刀,橫斷刀。
    橫一刀,斷一刀。
    這一刀較之前任何一刀來勢更迅猛,也更勇往直前,眾人眼中,趙攔江如一頭惡狼,伸出爪牙,撲向獵物一般。
    陸元沒料到,這家伙在使出七刀之后,還有更厲害的招式,更是按捺不住激動之情,喝道,“來得好!”
    他身形未動,在趙攔江近身之前,只是軟綿綿將刀往前一送。
    當!
    一道驚雷聲起。
    正是這軟綿綿一刀,將趙攔江震出了兩丈多高。
    趙攔江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在半空之中,單刀上舉。
    頃刻之間,天地真元劇震。
    無數真元,如江水一般涌入了趙攔江體內。
    趙攔江須發盡張,如兇神惡煞一般,從天而降。
    眾人驚呼,“他在破境!”
    是的,趙攔江在破境。
    在山澗破境失敗之后,趙攔江已捕捉到那種玄而又玄的感覺,而與陸元一戰,在絕境之中,更是逼出了最強的趙攔江。
    斷刀訣。
    我管你天山刀,地山刀。
    我管你通象之下,是否無敵。
    我趙攔江的刀下,只有一種刀。
    那就是斷刀!
    兩丈!
    一丈!
    六尺!
    三尺!
    一道漆黑的光,從趙攔江長刀之上勃然而出。
    刀罡!
    黑色的刀罡!
    在此之前,黑色的刀罡,聞所未聞,從未有人練成黑色的刀罡。
    三尺刀罡。
    擊中了陸元的刀。
    天山麒麟刀。
    此時此刻,陸元終于色變。
    ----
    ps:說好八千,更了一萬,有免費月票嘛?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