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大俠蕭金衍 > 第140章 老而不死是為賊
    陸元有兩個選擇。.
    松手,刀落,躲過趙攔江這驚天動地的一擊。
    接招,硬拼,但要冒著受傷的危險。
    陸元是一名刀客,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后者。他提縱真氣灌注在麒麟刀上。
    當啷!
    一道巨大的刀勁襲來,陸元向后退了兩丈,才止住身形。再看手中麒麟刀,從上端三分之一處斷裂。
    刀刃飛了出去,釘在了柱子之上。
    陸元心中驚訝不已,與趙攔江交手時,他已摸清趙攔江刀法了得,雖還到返璞歸真的境界,卻也是化繁為簡,有了自己刀意。
    方才陸元那一刀,竟逼得趙攔江破境,而且還是半步通象境,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使出的刀罡,是江湖上極少見的黑罡。
    陸元敗了。
    雖然沒有受重傷,也沒有掉落擂臺,但是作為一名刀客,刀都斷了,還談什么勝利?
    臨下山歷練時,師父天上童爹說過,江湖之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些日子來,他一路打了過來,并未遇到幾合之敵,心中難免膨脹起來,今日與趙攔江一戰,他仿佛又回到當年初學刀之時。
    趙攔江落地之后,并未進招。
    陸元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道:“我敗了!”
    “僥幸而已!”
    陸元搖頭道,“我雖然敗了,但剛才你那一刀,讓我看到了未來。”
    趙攔江疑道,“未來?”
    “不錯!”陸元伸出食指道,“一年!一年之后,我再來找你一戰,到時候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趙攔江知道此人刀法厲害,但跟他之戰,卻也是學刀以來最痛快的一戰,于是爽快的點頭,“好!”
    陸元哈哈一笑,“唐三寶?呵呵,以你武功肯定不會屈居與唐家做下人,閣下可否告知真名?”
    趙攔江向前兩步低聲道,“蘇州,蕭金衍是也!”
    陸元點點頭,伸手抱拳,說了句后會有期,將麒麟斷刀往刀鞘一插,下山去也。
    趙攔江走下擂臺,蕭金衍過來問道,“剛才你們好像提我名字來著,不知何事?”
    趙攔江若無其事道,“那個陸元有個妹妹,說是想要介紹你一下,跟我打聽你名字。”
    蕭金衍頗有興致問,“他妹妹漂亮嗎?”
    “俗不可耐!”
    蕭金衍嘆道,“那就算了。”
    趙攔江道,“我說你俗不可耐。”
    下一場是李傾城對李長生。
    今日上午,江湖上眾人已經知道李長生是金陵李家的六少爺,此人出身名門,長得又是一表人才,那唐二寶雖然長得也不錯,但畢竟是個下人,有幾招武功,但肯定不會是金陵李家的對手,都等著看李傾城被虐。
    李大通也打過招呼,要李傾城故意輸給李長生,這也是唐府的意思。
    兩人一上擂臺,李傾城道,“來比劃兩招,我看你武功有沒有落下。”
    臺下人有人不干了,“好大的口氣,竟敢跟金陵李家六少爺這么說話!小子,依我看,你還是棄劍認輸吧!”
    也有人道,“金陵李家有什么了不起,唐二寶,我支持你,把這個什么六少爺打趴下。”
    李長生當然不會將這些話放在心上,有些赧然道,“這兩年光忙著花錢了,哪里有空練武啊。我看這唐家三小姐也長得不錯,要不我讓給你吧。”
    李傾城臉色一沉,“我已經幫你找好嫂子了。”
    “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嘛。”
    李傾城大怒,提劍便刺,正是李家三大劍招之一的“霞光萬道”,李長生一見大驚,“我開玩笑而已,你來真的啊?”
    說著,佯裝格擋,順勢向后一撤,躍下了擂臺,只留李傾城站在擂臺之上發愣。
    李大通皺了皺眉,怎得李六公子跳下去了?本來不是這么安排的啊。
    “這局不算,重新比過!”
    李長生道,“不比了,我打不過!”
    場下群雄不干了,“堂堂金陵李家六少爺,連唐府一個家丁也打不過,說出去豈不丟人?”
    “對,李少爺,這其中不會有隱情吧?”
    李長生心說若是打不過別人,那肯定丟人,他六少爺打不過唐家天資最高的三少爺,那就再也正常不過了,回到金陵城,沒準大伯還要賞我呢。
    想到此,朗聲道,“是在下學藝不精,這位少俠劍法高超,就是我金陵李家之內,年輕一代劍法比他高的也找不出一個,我輸得心服口服。”
    這句話既認了慫,又暗中派了李傾城馬屁,李長生心中難免得意。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裁判宣布李傾城晉級。
    蕭金衍找到了正在臺下熱身的莊小賢,低聲道,“下一場李護院讓我輸給你,我干脆棄權,你直接晉級。”
    莊小賢瞪大眼睛,道,“不行。”
    “為什么?”
    “你不上場,豈不顯得我勝之不武?唐三小姐就在臺下觀戰呢!一會兒這樣子,你先罵我,罵的越難聽越好。”
    蕭金衍不解道:“罵你?”
    “對,這樣才能營造喜劇效果嘛,咱們在臺上走上十幾招,前面我假裝打不過你,記住要驚險一點。
    我家劍法之中有一招叫做左右逢源,在二十招時,我眨右眼,你打我右邊,我眨左眼,你打我左邊,我會用預判封住你,到時候會刺中你肩頭。你順勢倒地,然后認輸就可了。”
    蕭金衍聽得頭大,“這么麻煩?”
    “要在三小姐面前表現一下嘛,你懂得。”
    “那你刺中我肩頭,是要掛彩,還是不掛彩?”
    莊小賢奇道,“有什么講究嗎?”
    蕭金衍道,“當然有。不掛彩五十兩,掛彩一百兩。”
    “為了這次比武,我都花了幾萬兩了,你還跟我要錢?”
    蕭金衍嘿嘿一笑,“我們是唐府雇來的,到現在一文錢還沒有拿到,當演員挺辛苦的,又要設計招式,還有即興表演,你也懂得,在場的都是江湖高手,要是被人看穿了,對您的名聲也不好,對吧。
    你要我掛彩,我就要看病,醫藥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到處都是花錢的地方,一百兩已經很公道了,再說了,莊公子家可是南充首富,這點銀子不過是您一頓早點的錢而已。”
    莊小賢想了想,心說也對,從懷中掏出一百兩銀子,道,“你可好好表現。”
    蕭金衍收了銀票,“我辦事,你放心。”
    兩人爬上了擂臺。
    臺下有人道,“這兩個家伙真是幸運,他們兩個上午一場正兒八經的比賽都沒有打,就進了十六強,要早知如此,我也報名了,至少有十六分之一的機會娶到唐家三小姐。”
    另一人嗤笑道,“你懂個屁,你以為他們是幸運?這莊小賢老爹是南充首富,那個唐大寶是唐府之人,他們進入決賽是巧合,鬼才信呢。這種比武都是有暗箱操作,說是公平、公正、公開,其實都是掩人耳目而已。”
    一名混在人群中的唐府客卿湊了過來,“看上去,你好像很懂的樣子?”
    那人道,“那當然,想當年咱也是干這個出身的,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那客卿指了指門口,笑道,“門道?你看到那扇門,門外那一條道了嘛?”
    “看到了啊,怎么?”
    客卿一把拎起他,向門外扔了出去,“讓你去看看門道!”
    其他人見狀,也不敢多言。
    莊小賢沖蕭金衍道,“在下拳打一笑堂,腳踢登聞院,南充一條龍,莊小賢是也,閣下何人,報上名來,在下不打無名之輩!”
    蕭金衍道,“唐大寶。”
    莊小賢低聲道,“說難聽點。”
    “唐狗蛋!”
    “我讓你罵我。”
    蕭金衍搖搖頭,“我不會罵人。”
    “那你打我!”
    “好的。”蕭金衍一步來到莊小賢身前,無雙神拳使出,一拳將莊小賢按在地上,左一拳、右一拳,將他揍得鼻青臉腫。
    莊小賢氣急敗壞,“你想干什么?”
    蕭金衍一邊打一邊說,“是你讓我前面先揍你的,你放心,收了錢,我得演得像一點。”
    一連打了十幾拳,然后哎喲一聲,站起身來,揉著胳膊,道,“前幾日扭到胳膊,現在傷口還沒有好。”
    莊小賢此刻爬了起來,提劍就向蕭金衍刺了過來,他的劍法招式雖然好看,卻是花架子,蕭金衍佯裝不敵,一邊打一邊后退,隨意的應付著。
    莊小賢忽然道,“下面讓你嘗一嘗我莊家的左右逢源。”說著,就去擠左眼,誰料剛才蕭金衍下手太狠,左眼腫了,根本閉不上,于是先去擠右眼。
    蕭金衍一聽是左右逢源,也沒有看他眼睛,一拳打向左肩,這一拳去勢極為緩慢,莊小賢的劍卻去了右邊。
    臺下眾人紛紛不解,這是什么招式?
    砰!
    莊小賢左肩挨了一拳,吃痛道,“反了!”
    蕭金衍猛然驚醒,心想下一拳應該改回來才對,于是又朝左臂打出一拳。
    砰!
    莊小賢又挨了一拳,痛得轉了兩圈,罵道,“該配合我演出的你演視而不見,你這是要比我即興表演嘛?”
    蕭金衍后退兩步,撓了撓頭,“抱歉,走神了。再來!”
    莊小賢心中憋了一肚子火,抖了兩個劍花,“看劍!”
    還未等出招,只見蕭金衍猛然向后撞去,撞到角落上的一根柱子上,柱子斷裂。
    第140章 老而不死是為賊 (第1/2頁),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蕭金衍捂著屁股道,“好厲害的劍氣!”
    莊小賢心說我劍法怎得這么厲害了,又是一揮,蕭金衍又飛出一兩丈,道,“厲害!”
    莊小賢一看,連續揮了幾劍,蕭金衍很是配合的東倒西歪,狼狽不堪,終于忍受不住道,“差不多就得了。”
    “再來!”
    “再來就得另出錢了。”
    莊小賢看了一眼臺下,三小姐正注視著臺上,雖然披著蓋頭,但想必也見識到了自己的神武劍法,心中得意,道,“老子有是的錢!”
    說罷,猛然加速,一劍向蕭金衍這邊刺來。
    這時,蕭金衍忽然聽到臺下有一女子格格笑道,“蕭大俠,你再裝,就娶不到唐家三小姐了。”
    蕭金衍心中一驚,這個聲音太熟悉了,順聲看去,臺下人海一片,卻找不到說話之人。
    難道是她?她怎么來了?
    蕭金衍正猶豫間,莊小賢的劍已到身前兩尺處,來不及思索,練了三十萬拳,身體已形成了本能,左腳踏出,一個閃身,躲了開來。
    莊小賢收不住劍,竟撲騰一聲,沖到了臺下。他惱羞成怒,爬起身來,指著臺上的蕭金衍道,“你不稱職!”
    蕭金衍攤了攤手,“我什么也沒做啊!”
    “還錢!”
    蕭金衍裝糊涂,道:“什么還錢?”
    莊小賢見比武已輸了,哪里肯就此罷休,喊道,“各位江湖同道,你們都被唐家騙了。這次比武招親,其實就是早已安排好的一場戲,故意做給你們看的!”
    他指了指蕭金衍,道:“你們看到這個唐大寶沒有,他們唐府收了我們莊家三萬兩銀子,讓他故意輸給我,結果呢,唐府言而無信,收了錢卻不辦事,言而無信!”
    李大通聞言,厲聲道,“莊小賢,你亂叫什么呢?”
    莊小賢冷聲道,“怎么,你們敢做,卻不敢承認嘛?”
    臺下眾人都炸了,紛紛指責唐府,其中有幾個上午被淘汰的,下午也在觀戰,道,“難怪,我上午就覺得奇怪,有些人武功這么差勁,卻能進決賽,一開始還以為是他們運氣好,原來唐家是收了錢了!”
    “就是嘛。早知如此,你們唐家嫁三小姐,弄什么比武招親,干脆搞個拍賣大會,誰出錢最多,就給誰得了,真是當了婊子還立牌坊,惡心!”
    唐家幾個公子哥不滿意了,“你他娘的放屁,我們唐家這次比武招親,幾十萬兩銀子都花了,還缺你們這幾兩銀子嗎?”
    “你看這是什么?”莊小賢從懷中取出一張憑證,正是給唐家捐銀子時的收據,上面蓋著唐府的大印。
    “證據確鑿!”
    “還想抵賴不成?”
    唐基望向李大通,“可有此事?”
    李大通臉色蒼白,顫顫巍巍道,“這次比武招親,預算超了幾萬兩,我們……”
    雖未說完,言下之意,卻是承認了。
    唐基臉上慍怒,一巴掌拍在了李大通臉上,“誰指使的?”
    李大通低頭不語。
    群雄激憤,眼見控制不住局面,忽然有人喊道,“老太爺到!”
    場內一片安靜。
    唐老太爺,蜀中唐門的真正掌舵人,終于露面了,這位執掌唐門七十年,年近百歲的老人,論起輩分,比少林、武當的掌門都要高。五十年前,他已晉入通象境,到了七十以后,在唐門頤養天年,極少過問江湖之事了。
    他一出場,所有人都肅然起敬。
    唐家族中弟子,也都紛紛起身施禮。
    老太爺在唐正風的攙扶下,來到場內,莊小賢嚇得面色蒼白,大氣不敢出一聲。
    他看了莊賢德一眼,這位南充首富,連忙出來,匍匐在地,道,“給老太爺請安。”
    老太爺瞇著眼道,“賢德啊,你多大了?”
    “侄孫今年四十又五歲。”
    “當年你爹抱著你來唐家時,你才不過是個娃,這些年來,你每年給唐家請安,三節兩壽也沒忘了孝敬,很好,很好。”
    莊賢德道,“那是侄孫應該做的。犬子不懂事,不該壞了唐門名譽,老太爺念在他年幼無知,還望網開一面。”
    莊小賢還在氣頭上,“爹,你給這個老家伙低聲下氣干嘛?”
    啪!
    “混賬!”莊賢德怒道,“什么時候輪到你來說話了?”
    莊小賢捂著漲的通紅的臉,從小到大,他爹還沒有打過他,想不到今日竟當著天下英雄的面給了他一巴掌,這讓他以后怎樣在江湖上混?
    唐老太爺嘆了口氣,對莊賢德道:“你還年輕,回去后多娶幾房姨太,你莊家應該絕不了后。”
    莊賢德聞言,臉色死灰。
    一言斷生死。
    這才是唐家掌舵人應有的氣魄,這些年來,唐正風執掌的唐門,不溫不火,如猛虎斷了爪牙,連阿貓阿狗欺負到頭上,連屁都不敢出一聲,才讓唐老太爺真正惱火。
    莊賢德雙膝跪地,磕頭謝罪。
    老太爺道,“念在與唐家多年交情的份上,留個全尸。”
    莊小賢這才意識到事態不妙,正要逃走,卻發現自己絲毫動彈不得,七竅之中,流出了黑血。
    他笑了笑,仰面倒地,氣絕身亡。
    緊接著,李大通也癱軟在地上,臉色醬紫,七竅流血而死。
    眾人心中大驚。
    蜀中唐門,暗器無雙,用毒也是天下一絕。
    老太爺才一出場,便殺死兩人,雷霆手段,確實非尋常人能比。
    不過,他也留了一手,若是深究下去,恐怕又要牽扯出更多的人來,只殺死李大通,這也算是給江湖上一個交代了。
    “唐門傳家數百年,在江湖上也是說一不二,門風卻不是讓你們來敗壞的。老夫宣布,從即日起,重新執掌唐門。”
    唐正風見狀,連忙率眾人跪地磕頭,“一切聽從老太爺安排!”
    唐老太爺道,“一個比武招親,被你們搞成烏煙瘴氣,之前的都不作數,在場各位,若有心娶我家惜秋,全到這個擂臺上來,誰最后一個下去,誰就勝出。”
    有人喊道,“老太爺,恐怕這擂臺不夠大啊。”
    唐老太爺右手一樣,一道細細的紅線,從袖中射出,在半空之中幻成一個二十余丈的圓,緩緩落在地上,將場內眾人圈在其中。
    眾人低頭一看,這哪里是紅線,而是一道紅色粉末,不愧是通象境高手,竟以內力將一團粉末凝成了細線。
    老太爺又道,“生死勿論,最后勝出者,唐家愿出十萬兩,作為惜秋的嫁妝!”
    眾人聞言,皆興奮起來,能娶到天下第一美女,還有十萬兩銀子,天下還有這等美事,紛紛摩拳擦掌。
    咚咚咚!
    三聲鼓響。
    比武開始,眾人一片混亂,戰作一團。
    蕭金衍三人與李長生都在西南角落之中,四人成菱形站位,守住了一角,“你們怎么看?”
    趙攔江道,“女人不女人的無所謂,關鍵是有十萬兩銀子,他娘的,這輩子沒見過這么多錢,干!”
    蕭金衍奇道,“你向來視金錢為糞土,怎得今日轉了性子了?”
    趙攔江冷笑,“我是視小錢如糞土,哪里跟你一樣,幾兩銀子都往上撲。”
    說話之間,已經大發了幾個不開眼來找茬的,一腳將他們踹出了圈外。
    在場眾人武功參差不齊,刀劍無眼,有些自知武功不行的,主動跑到了圈外,頃刻間,場內剩下了不到五十人。
    四人正在打量,只覺得東北角處慘叫聲連連,不片刻,二十幾個人被扔出來圈外,還有七八人死在了圈內,被人扔了出去。
    場面十分慘烈。
    有高手!
    蕭金衍的第一反應。
    圈內人越來越少,等看清楚來人時,三人嚇了一跳,“孫千古!”
    須臾間,孫千古將東北處之人清理干凈,向蕭金衍這邊看了過來,咧嘴一笑,“又見面了。”
    那日讓三人逃走之后,孫千古料定他們前往蜀中,來到蜀中之后,也未料到三人會化作家丁潛伏進了蜀中唐門。
    御劍山莊與蜀中唐門關系并不和睦,兩家之前還因為爭搶軍方的業務有過瓜葛,孫千古來到蜀中之后,并未拜訪唐家。
    因為唐惜秋比武招親之事,在蜀中江湖鬧得動靜太大,他今日前來試試運氣,可場內人太多,駐足看了片刻,并未發現三人,于是離去。
    唐不敬被李傾城嚇跑之后,生怕遭到報復,連下山找到孫千古通風報信,才返回來,就遇到了唐老太爺這番手段。
    孫千古對唐惜秋沒興趣,他志在殺蕭金衍三人,于是比武開始,便以雷霆手段,砍瓜切菜,將眾人驅出了圈外。
    今日,他要當著江湖同道的面,以最殘忍的手段折磨死三人,來祭奠孫少名的在天之靈。
    唐正風認出了來人,道:“孫千古!你們御劍山莊來我蜀中唐門,可是要鬧事嘛?”
    孫千古沖唐老太爺拱手道,“老太爺,兩月前,犬子喪于三名江湖宵小之手,這三人十分狡猾,多次逃過晚輩追殺,今日發現原來化身唐府下人,潛入了唐府之內,請老太爺明察。”
    唐守禮道:“你既然說他們入了唐府,那就是唐家之人,若隨便交給你,江湖上豈不說我唐家怕了你御劍山莊?”
    孫千古道,“最近山莊接了征西軍的一批兵器的訂單,只要老太爺同意我殺了三人,御劍山莊愿將五成分給唐門。”
    “七成!”
    老而不死是為賊,不愧是老奸巨猾之輩,孫千古心中冷笑,但只要能給兒子報仇,這點付出算什么。
    于是道:“成交!”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