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大俠蕭金衍 > 第247章 造化弄人
    李先忠率白馬義從入場。
    李仙成一死,負責城主府護衛工作的李悍見狀不妙,早已悄悄跑路,首領一走,其余守衛也都繳械投降,混亂的局面很快被控制住。
    城主府的那些幕僚,還有主持城內事務的班底,本來跪在龍陽殿前,等龍陽大帝登基后封官進爵,結果白忙活了半天,啥也沒有撈著。
    李仙成已死透。
    趙攔江望著他尸體,回答了李仙成的問題,道:“你這身龍袍,真不咋樣。”只是,李仙成卻再也聽不到了。
    柴公望出逃,副幕僚長在主持城主府的大小常務,此刻見風轉舵,連大聲道,“李仙成那個狗東西,倒行逆施,禍國殃民,已為趙大俠所誅,真是大快人心之舉!”
    另一人也道,“李仙成那個狗東西,驕淫奢縱,窮兇極惡,奸`淫擄掠,無惡不作,犯起惡來,連老母豬都不放過,這種人,死得好,死得妙,應該多死幾次!”
    趙攔江聽得一群人在大罵李仙成罪狀,紛紛跟李仙成撇清關系,耳中滿是呱噪,心中滿是鄙夷之色,就是這群人,半個時辰之前,還恭敬的跪在李仙成面前,請他登基。
    樹倒猢猻散,大抵正是如此。
    康居城主道:“如今大敵當前,隱陽城形勢危急,國不可一日無君,城不可一日無主,趙大俠乃老城主傳人,又親手斬殺隱陽逆賊,為民除害,請趙大俠代登大寶!”
    康居城在十九城中,實力僅次于隱陽。如今李仙成已死,康居城主心中打小算盤,以大義為由,將趙攔江與隱陽城拴在一起,三國之戰,無論結局如何,總得有人抗這個責任。
    其他城主或多或少存了類似心思,也紛紛請趙攔江登基。至于城主府那套班底,誰當皇帝不重要,先前那些許諾能兌現就成。
    眾人各懷鬼胎,紛紛請趙攔江登基。
    李先忠來到趙攔江身前,朝他躬身施禮,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答應。趙攔江心領神會,道,“我趙攔江一介莽夫,又是大明軍人,諸位請求,恐怕恕難從命。”
    李先忠年近五十,什么風浪沒有見過,這些城主和幕僚心中所想,他都門清地很。
    李先忠與趙攔江接觸不多,但就憑不遠萬里送老城主落葉歸根,就已對他心生佩服,更何況,兩人又都是軍伍出身,脾氣也頗為相投,于是道,“趙將軍乃老城主傳人,謀逆稱帝自不可取,如今隱陽危急,還請趙將軍坐鎮隱陽,幫隱陽渡過危機!”
    四大統領及眾多白馬義從,也紛紛請愿。
    趙攔江本想推辭,但他來隱陽城目的,就是要殺掉李仙成,穩定征西軍后方,然后以此為據點,抵御西楚、北周聯軍攻擊,旋即道,“隱陽是大明重城,城主之職當由朝廷來定,趙某身為大明將領,自當以全力抗敵,捍衛隱陽!”
    言下之意,他雖不當城主,卻要以軍事行動為理由,接管隱陽城。
    李先忠大聲道,“全力抗敵,捍衛隱陽!”
    眾白馬義從喊道,“全力抗敵,捍衛隱陽!”
    趙攔江對眾人道,“隱陽之亂,皆由李仙成而起,如今賊首已伏誅,你們都是深受蠱惑,為他蒙蔽,如今乃用人之際,暫不計你們之過,還望諸公以大局為重。”
    這些人本就怕趙攔江清算,聽到這些,連松了口氣,“定當全力以赴!”
    不片刻,虎騎衛統領李元虎,押著十幾人來到龍陽殿前。這些人都是李仙成的家人,李仙成一出事,便準備逃跑,卻被李元虎阻截下來。
    “趙將軍,這些都是李仙成家眷,請發落。”
    趙攔江望了一眼這些人,個個臉色蒼白,有些女眷本哭天搶地,看到趙攔江眼神剎那,竟嚇得說不出話來。
    趙攔江問,“李人杰呢?“
    李元虎道,“今日一早,便不見了蹤影。”
    趙攔江道,“找到他,帶他來見我。”
    “是!”
    趙攔江正要離開,李元虎問,“城主府的家眷呢?”
    趙攔江看也不看一眼,“都殺了吧。”
    李傾城聞言皺了皺眉,“都是些婦孺,又未曾參與叛亂,得饒人處且饒人。”
    趙攔江神色鎮定,道:“戰場之上,最忌婦人之仁,大敵當前,這些人留之無用,反而有可能引發禍端,殺了是最經濟的作法。”
    李傾城望著趙攔江,總覺得他有些陌生。
    殺死李仙成那一刀,他并沒有看到,但以他的修為,卻感應到了隱陽城真元的波動,這種修為,除非李傾城練成了傾城一劍,否則絕不是他對手。
    “若是蕭金衍在,或許能勸得動他。”李傾城暗想。
    趙攔江并沒有理會李傾城的情緒,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在李先忠協助之下,很快接管了隱陽城的城防,隱陽城頭,又掛起了大明日月旗。
    他并沒有如李仙成一般,通報全城。
    隱陽城重歸大明,一展旗足以說明所有問題。
    這一日,隱陽城主李仙成被趙攔江一刀兩斷,城主府一家十七口,除了少城主李人杰不見蹤影之外,其余人都被誅殺。
    隱陽王朝、龍陽大帝,這兩個詞,很快就成了歷史,成了傳遍天下的一個大笑話。當然,也有人笑不出聲來。
    比如西楚前太子楚項。
    比如北周風千歲。
    一切發生的太過于突然,他們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趙攔江的刀擋在了面前,然后十分客氣的送進了天牢之中。
    楚項心中大罵楚別離,誰還敢說楚別離是傻子?這分明是借刀殺人之計啊!借趙攔江的刀,來殺自己啊。他心中忐忑,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將是什么遭遇。
    至于被拓跋牛人送了一句“成與不成、都是好事”的風千歲,此刻更是郁悶。以今日趙攔江的表現,整個北周,能與之抗衡者,也只有赫連良弼、拓跋牛人這兩個神仙級的高手了。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北周戰神拓跋牛人,率領軍隊攻下隱陽城。
    奇怪的是,趙攔江將他們關入大牢之后,并沒有急于審訊他們,而是徹底將
    他們遺忘了,這讓他們有些崩潰。
    等待,如小火燉肉,令人煎熬。
    不給飯吃的等待,如烈火烹油,令人無比難受。
    十余騎快馬從隱陽城出發,分別將趙攔江奪回隱陽城的消息傳了出去。李先忠率領五千白馬義從,還有收編了李仙成的私兵,分為三撥,繞隱陽外城駐扎,在隱陽城外挖壕。
    除龍泉城外,其余十七城的城主,都回到了自己城池,部署兵馬。趙攔江并不放心他們,每個城池又派了十幾名帶來的風字營的征西軍,前去督戰。
    雙峰山上。
    梁遠志與拓跋牛人的兵馬已對峙了三四日,洪水退去之后,兩軍中間多了一道天然的灘涂,這幾日來,幾乎每隔兩個時辰,北周軍便試圖與強行通過灘涂,弄得梁遠志頭疼欲裂,疲于應對。
    地勢險阻,北周每次進攻,都是淺嘗輒止。
    但梁遠志卻不得不打起十二分功夫來應對。
    如此幾日,征西軍叫苦不迭。
    看你打還是不打,一旦開打,馬上就退,征西軍又不敢追。若不抵抗,鬼知道這一波會來多少人,沒有人敢冒戰這個險。
    拓跋牛人想要的,就是明目張膽的佯攻,疲兵戰術。
    比人數,北周軍占優。
    比主帥,北周軍占優。
    比補給,征西軍每個人只帶了三日口糧,這幾日困在山中,幾乎將山中樹皮、草根一切能吃的東西都挖出來,與糧食、炒面混在一起食用,以期能撐更多的時間。
    還是北周軍占優。
    要是這樣下去,用不了十天,征西軍不被累死,也會被餓死。
    就在這時,梁遠志收到趙攔江奪回隱陽城的消息,心中大定。趙攔江已派出兩千隱陽義從,前來接應,連忙吩咐下去,命令征西軍就地休息,入夜之后突圍。
    拓跋牛人感應到了,隱陽城有大事發生,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整個下午,派出了三撥斥候前去隱陽打探消息,然而這三撥人都一去不回,如同人間蒸發一般。
    一名屬下進來稟報,“大元帥,我們的人在隱陽城外看到一名可疑之人,懷疑是明賊的諜子,所以將他帶回了回來,請大元帥發落。”
    “帶進來,我有話問他。”
    不多時,一名身材不高,腸肥肚圓的中年人被帶到了拓跋牛人面前,一邊走,一邊喊冤,“我冤枉啊,我這是迷路了,不是奸細!”
    來人正是柴公望。
    這位倒霉鬼,載著金銀細軟,還有一些孤本善本,走上了流浪之路。
    柴公望心中懷著夢想,這一車東西,若將來到了京城,前來拜訪求見的人,還不如過江之鯽?那時候,名聲有了,財富也有了,搖身一變,又是一條好漢。
    可惜造化弄人。
    一出隱陽城,柴公望就迷了路,不去東進,反而趕車向東西,走到了北周軍布防的范圍之內,自然而然的,這位前城主的幕僚長,成了北周軍的階下囚。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