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霸氣穿越之空間女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扔到亂葬坑
    御書房中,被封為戶部尚書的王清此刻正在向恒軒匯報公事。
    等到報信的人退一下,王清才開口,“陛下,您打算如何處置鎮南王府?”
    他是恒軒的心腹,知道陛下與鎮南王王府的恩怨,如今只是圍困,遲早要清算先王妃去世的那筆賬!
    恒軒拿起面前的奏折,攤開,微笑道,“不急,等我騰出空來!”
    王清明白陛下是故意冷著,點頭,“不錯,眼下朝廷正事要緊!”
    說完他頓了頓又道,“臣以為那人當場就死了,沒想到居然拖了這么久,此人真是命硬!”
    恒軒一目十行看奏折,笑道:“那又如何,也就是女大王不與他計較,否則他早就該變成一攤血泥!”
    說完,對一旁侍立的太監道,“派人去傳話,死了人就趕緊拖出去埋了!”
    恒軒從來就不是大度之人,自己的母妃自從嫁入鎮南王府,就沒過幾天舒心日子,一直被戚氏壓在頭上。
    而那所謂的父親永遠看不見自己的努力,還常常因為恒靖告狀,狠狠地責罰他!
    如今,他早就對他失望,不過恒靖就算死了,也絕不讓他好受!
    王清聞弦知雅意,“此人乃是逆賊,陛下恩典才允許他回府療傷,既然死了,便拖到亂葬坑里吧!”
    立刻就有小太監出宮,傳話。
    鎮南王府中,恒靖死后,恒威一直在等待宮里的消息,等來等去,等到這一句口諭!
    恒威心痛之余又微微松了一口氣。
    文先生塞給小太監銀票,又向他打聽陛下的事情。
    這小太監是剛提拔上來的,不過他有個干爹,曾經在太上皇后身邊伺候過。
    因為得罪了鎮南王妃戚氏被打過板子,傷勢太重去世。
    這樣的仇恨,小太監以為這輩子沒有辦法報了,沒想到,風水輪流轉,鎮南王府眼看不保了。
    繃著臉收了銀票,卻一點好臉色都沒給,更別提露什么口風了。
    陛下金口玉言把死人拖出去,那還客氣什么。
    “來人啊!把這逆賊的尸首拖到城外亂葬坑去,如此大逆不道之人,就該讓野狗吃了!”
    “哪來的閹狗,居然敢如此糟蹋我兒!”
    戚氏知道兒子死了,已經哭暈過去好幾回了,這才剛剛醒轉。
    被人扶出來,正巧聽到那小太監尖聲尖氣的聲音,如何還能忍得住,恨不得沖上來把這胡說八道的小太監給撕扯了。
    恒威已經犧牲了大兒子,同樣舍不得他死無全尸,可既然已經做出選擇,就只能繼續硬下心腸。
    他已經想的很通透了,此刻,見戚氏狀若瘋婦要沖上來,一下子把她推搡回去。
    幸虧后面有仆婦扶著,要不戚氏早就栽倒了!
    “我看你是瘋了,陛下的口諭,你敢抗旨不成!”
    戚氏的確快瘋了,尖叫道,“你這個窩囊廢,自家親兒子死了連尸首都保不住,要你這個當爹有什么用!”
    恒威大怒,“把她弄回去,給我牢牢看住了!”
    戚氏又踢又打完全沒有往日的溫柔賢淑,“我不走!放開我,快放開我!”
    小太監看戚氏快要氣瘋了,心中暗暗快意,你也有今天!
    自己也算變相的為干爹出氣了!
    “動作快點!把那逆賊拖出去也好回去交差!”
    立刻就有侍衛沖到屋里,把已經穿戴整齊,躺在停尸床上的恒靖拖了下來。
    一屋子妻妾丫環,早就嚇軟了腿,除了小聲哀嚎,沒人敢動半分。
    恒靖雖然死了,好歹不缺胳膊不缺腿,他的壽衣是用上好的錦緞刺繡。
    那小太監,冷哼一聲,“逆賊如何配穿這樣的衣服,給我扒了!”
    立刻就有士兵上去,除了華貴壽衣,只剩下薄薄的一層內衣。
    頭上的金冠也被扯去,死人蠟黃的臉上,早就沒有生前的英俊。
    此刻披頭散發,一身白色內衣,雙腳在地下拖著鞋襪都散了,看上去十分凄慘。
    戚氏慘叫,“兒啊!”
    小太監腳不停步,直奔門外,將士們拖著恒靖的尸體,跟了出去。
    恒威心若刀絞,不忍直視。
    戚氏已經瘋掉了,嗓子都喊啞了,“還回來,快把我兒子還回來,你們這些瘋子,我要殺了你們!”
    恒威又悲又怒,直接把火氣都發到她身上,“都是死人啊,趕緊把人綁回去!”
    戚氏咯咯狂笑,“原來你也知道怕了,我偏要大聲嚷出去,你不就是想巴結那小崽子!”
    “糟蹋我兒讓他死無全尸,我詛咒那個賤種不得好死!”
    “住口!”
    恒威又急又怒,沖上去就給了她一個大嘴巴,這一下力道十足,戚氏整張臉被抽的甩到一邊,瞬間腫了起來。
    她十分費力的把頭轉過來,張嘴吐出兩顆牙齒,帶血的口水也噴了出來。
    “呵呵呵,你打我!你居然有臉打我!兒子死了尸首還要被人糟蹋,你這個當爹的不出頭,居然還有臉打我?你這個窩囊廢,你怎么不去死!”
    恒威打出一巴掌,心頭卻莫名地暢快了,正要再來一下,斜刺沖出一個人,一下抱住他的胳膊。
    “父王!母妃受刺激太過,失了神智,求求您原諒她吧!”卻是恒威的二兒子恒桂來了。
    鎮南王恒威有四子二女,戚氏一個人就生了三個兒子,如今,死了兩個,就剩下中間這個不顯山不顯水的老二恒桂!
    恒威看他滿臉的哀求,頹然地放下手臂,嘆道:“勸勸你母妃,不要再口無遮攔拖累家人了!”
    弟兄三個中,恒桂身體最弱,不能習武只能讀書,性子沉悶不多話,在父母面前最沒有存在感。
    “兒子明白!父王您也不要太難過!”恒桂語氣哽咽。
    “大哥他,以后兒子一定找回來!”他低沉的眼眸黑的看不清情緒。
    恒威一陣心酸,這個兒子平時寡言少語,他心里明白啊!
    拍拍恒桂的手,“去吧!”
    恒桂轉身扶著戚氏,“母妃!兒子送您回房!”
    戚氏怔怔的看著他,半晌流淚,“我的兒啊!娘就剩下你一個了!”
    恒桂溫和的擦拭戚氏嘴角的血漬,“母妃,有兒子在,您不用害怕!”
    戚氏不知是哭是笑,用力看看他,突然抬手一巴掌打中恒桂的臉頰。
    憤怒道:“怎么是你,為什么是你!”
    恒桂眼神一暗,“我們回去!”
    “我看你真瘋了!”恒威見老二無辜挨巴掌,怒斥。
    “為什么死的不是你!”戚氏尖叫,喊出她的心里話。
    三個兒子,寵愛嘴甜的幼子,器重沉穩的長子,為什么他們都死了,留下木訥不討喜的老二!
    偷香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