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鳳謀天下:毒妃當道 > 一百七十三章:不認識
    而事實也和李瑾瑜所期待的一樣,等到梁廣重新穿上了貴夫人的衣服,看起來,就和國夫人是一樣的人了。
    “您……”李瑾瑜有些開心,發現梁廣竟然好好打扮了之后,便可以完全地融入京城的富人圈子里了。
    而梁廣臉上帶著淡淡地微笑,十分優雅地從臺階上走了下來。她的模樣,卻是和云君十分相像。這樣看來,她是云君的母親的幾率挺高的。可是,原本應該已經死了十多年的人,怎么突然又會復活了?
    她卻又是在山谷那邊待了那么多年,都經歷了些什么,都無從得知。
    “您先在這里待一段時間,我這就去給您聯系大夫。”李瑾瑜說道。
    他有些心急,想要去找云君說明這個情況,也好讓云君的人去查這其中是有什么樣的玄機。
    梁廣點點頭,目送著李瑾瑜離開了。
    而云君,一回到京城就去尋找了歐陽珣,準備解釋一下這件事情。
    “君兒,你怎么來了?”歐陽珣沒有想到,云君竟然會來的這么快。
    云君卻是面無表情地問道:“您為什么要這么做?”
    歐陽珣不知道云君在說什么,問道:“我做了什么?”
    “如果她是我的母親的話,你用這種強制的手段,是會傷害到她的。”云君的眼神里對著歐陽珣充滿了責備。
    “我……什么強制手段?”歐陽珣一頭霧水。
    他現在是知道了云君說的是什么事情,可是他不過是派了人去接梁廣,何來的強制手段?
    “你不是說,無論如何,都要將她帶來嗎?”云君也覺得奇怪。
    “我沒有這樣說過。”歐陽珣皺著眉頭,看了看帶著人去辦事的那個護衛,心下有些憤怒。
    不過,他心里更多的是擔心:“那她人呢?”
    “我讓李瑾瑜帶走了。”云君平淡地說道。
    “她……還好嗎?”歐陽珣有些不太敢問,若是真的受到了驚嚇,而那人真的是他的婉兒,那他不知道該做些什么來贖罪了。
    云君瞥了歐陽珣一眼,說道:“她挺好的。只是我有一個問題,你們怎么就猜測她是母親的?”
    歐陽珣連見都沒有見過梁廣,怎么看起來是十分確定的樣子。
    “我……其實也不太確定。”歐陽珣搖了搖頭,又道:“但是,不管那個人是誰,是不是你的母親,都要以對待你母親的標準來對她。這樣是為了防止,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惹惱了她,她便不再愿意見我了。”
    聽了歐陽珣的話,云君點了點頭,然后又看向了那個護衛。
    見到云君這樣的舉動,歐陽珣也發現了不對勁。他不過是朝著自己的手下使了個眼色,立刻就有人把那個領頭的護衛拿下了。
    “主子,您這是,要做什么?”那個護衛被嚇了一跳,但是也沒有反抗,急忙開口問道。
    歐陽珣冷哼一聲,不做解釋。
    倒是云君,覺得這個護衛,一直以來都是對自己忠心耿耿的,也沒有做過什么錯事。之前她一說不能這樣做,他也努力地去阻攔,所以還是給了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之前,你們怎么會做出要把人搶過來的決定?”云君緩緩問道。
    那個護衛知道,這個問題如果自己能夠回答對,也就沒有什么事了,便努力地在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事情。
    突然,他眼神一亮,說道:“主子,這個提議,是暗十七提出來的。”
    他的話一說完,也有其他的人跟著點了點頭。歐陽珣知道他說的話是對的,但是僅僅憑這一句話,還是不能夠饒過了他。
    那個護衛又急忙說道:“我們要去接人,小主子也答應的。只是她不愿意和我們一起過來,小主子這才讓我們離開的。”
    “原本我已經要讓他們回來復命了,我留下來保護小主子。可是,暗十七卻突然說,如果我們完不成這個任務,回來是會受到責罰的。不如,直接將人搶了回來,也算了完成了主子的交代。”
    “暗十七呢,帶過來。”歐陽珣不怒自威,讓在場的護衛心里都震了一震。
    他們左顧右盼地,好像是在尋找暗十七在哪里,可這時他們才發現,人,不見了。
    “暗……暗十七不見了。”一個膽小一些的護衛稟報道。
    “你們都是吃白飯的嗎,這么大一個人不見了都沒有察覺?”負責訓練暗衛的主管發話了。
    這下人不見了,連他都得有連帶責任,他心里自然氣不過。
    “父親,您不要生氣,現在梁廣的情況挺好的,李瑾瑜那邊也會派人照顧著。不過,君兒想拜托您一件事。”云君突然開口。
    歐陽珣看了看那個主管,又看了看云君,說道:“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希望您多派一些人,去保護梁廣。畢竟,既然有別的人插手了,那梁廣那邊,也許會碰到什么麻煩。”云君語氣平淡,根本就聽不出來她對那人的關心,好像這樣做只是為了幫歐陽珣一樣。
    歐陽珣雖然奇怪云君怎么會這么冷漠,但還是點了點頭:“好,我馬上派人去保護她。”
    主管卻在這個時候開口:“主子,您這一次來大魏也沒有帶多少人,還是不要這樣做,免得把自己置于險地呀。”
    “怎么回事?”云君看向了那個主管。
    歐陽珣瞪了主管一眼,示意他不要說話。主管抬頭看了看云君,衡量了一下自己日后也是要在歐陽珣手底下做事,最終選擇了閉口不言。
    云君又看向了歐陽珣。
    “咳咳。”歐陽珣眼神有些閃躲:“這事,也不算什么大事,你不用擔心。”
    但云君卻沒有繼續讓歐陽珣派人去保護梁廣,畢竟歐陽珣的安全也很重要。
    “她那邊,我會安排人去的,你不用管了。”
    說完,云君也沒有別的事情,就要離開。
    “君兒你等一下,我還有事情要問你。”歐陽珣卻突然開口留云君。
    “什么事?”
    歐陽珣深吸了一口氣,問道:“她告訴你,她的名字是梁廣嗎?”
    云君回憶了一下之前她們之前的交談,點了點頭。不過,她過了一會兒,又說道:“她也不是這樣說的。我一開始問名字的時候,她寫了兩個字,一個字是兒,另一個,是女。”
    “是‘兒’字在前,‘女’字在后?”歐陽珣皺著眉頭問道。
    這和他想的不太一樣呀。
    “確實是這樣。”云君也覺得奇怪。
    歐陽珣嘆了口氣:“你母親是大梁人,可后面她說的名字是梁廣,這也就基本符合這第一條了。”
    云君的眼神閃了閃,卻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我要回去了,這些事情以后再說。”
    沒有想到云君竟然會說這話,歐陽珣心里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放云君離開了。
    在臨走之前,云君還留下一句話:“與其你現在自己胡亂猜測,不如親自去見一見人,看看是不是。”
    “知道了。”歐陽珣點頭答應。
    可他心里卻在思索云君這樣做的原因,還是,在防備著什么人。
    云君才回到云府,就見到了在那里等著她回來的李瑾瑜。
    “怎么樣,安頓好了嗎?”云君問李瑾瑜道。
    李瑾瑜點了點頭:“已經讓人將他身上的毛發剃了個干凈,露出了她原本的面貌。”
    “那她,到底是不是……”云君心里有些期待,但是卻又有些害怕。
    “她的長相,和你十分相似,應該就是你的母親不錯了。”李瑾瑜說道。
    云君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自己應該在小心一些,便又說道:“讓金悅過去看看,她之前一直都跟在母親身邊的。”
    李瑾瑜點了點頭:“這樣也好,確定了才能安心。”
    說著,云君就派人去喊了金悅過來。
    金悅見云君毫發無損,松了口氣,十分開心地跑到云君身邊。
    “主子,您終于回來,您這是去到了哪里,怎么會過了這么幾天才回來,我都擔心死了。”
    云君一本正經地看著金悅,說道:“我這一次是被人陷害了去,掉進了一個山谷。結果,卻在那里碰到一個人。現在,我需要你去見一見這個人,確定一下她的身份。”
    “好,可是他是怎么樣的一個人?”金悅有些好奇。
    “你去見了就知道了。”云君不打算告訴金悅,免得她太過于激動。
    李瑾瑜看了看金悅,說道:“你現在就跟著我走吧。”
    “這么著急?”云君問道。
    她真的覺得,她們不用這么著急的。
    “我以為你很著急。”李瑾瑜笑笑。
    “那個,主子,能不能讓我早點去見見那人,您這樣吊著我的胃口,我心里也難受。”金悅提議道。
    “好,你們去吧。”見金悅這樣說,云君也不攔著了,讓她去。
    同時,她還囑咐了一句:“你不要忘記回來告訴我那個人是誰。”
    金悅還一直想不通云君為什么會這樣說,但是在她見到了梁廣的時候,震驚了。
    “主子,您……”金悅喜極而泣,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朝著梁廣走了過去。
    “真的沒有想到,您還活著。”金悅摸了把眼淚,眼里是怎么都藏不住的喜悅。
    可是,梁廣卻是一臉茫然地看著金悅,好像從來都沒有見過她,一點也不認識她的樣子。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