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科幻末世 > 厄運詛咒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忍辱負重
    “怎么可能?唐大衛這是要輸了嗎?”
    “你看那小子的力量,這根本不是人擁有的力量啊!”
    “好強大的力量,這究竟是什么力量啊?莫非他不是人?”
    “他不是人,那他是什么啊?”
    觀眾們驚恐地議論紛紛著。表情充滿了錯愕。
    我閃閃金光的雙眸,像是看穿了一切似的,在這里我就是無敵的存在,神擋殺神,佛擋滅佛,哪怕是鬼尊實力的鬼,都不會放在眼里。
    唐大衛渾身顫抖不已,不斷往后倒退著,表情充滿了恐懼。
    我緩緩走過去,目光充滿了冰冷,我只需要一個彈指,就能將他轟殺至渣。
    在我掌握了神的力量之后,就會變得冰冷無比,毫無感情。
    果然有一句話,真正的強者是毫無感情的,因此有了這么一句話,無敵是多么寂寞。
    正是因為這樣,在場的所有人們開始忌憚了我,前一秒還有著無盡的冷嘲熱諷的話語,轉眼就消失不見,神情上最多的是敬畏。
    “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殺了你!”唐大衛驚恐喊道,渾身劇烈顫抖著,甚至開始嚇尿了。
    “我還想讓你嘗嘗更多的痛哭,豈能讓你這么快死去?”我神情冰冷道,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然后往后狠狠甩去,讓他身體頓時撲到在地,門牙直接撞在了地上。
    “啊!”
    唐大衛慘叫起來,被撞掉了好幾顆門牙,滿嘴都是鮮血。
    我拽起他的衣領,“啪”一聲耳光,給他留下了鮮紅的巴掌印。
    “媽的!你再動我試試!”唐大衛憤怒喊道。
    我一句話也沒有說,強勁的力量連續給他來了無數個耳光,將他打得鼻青臉腫。
    “忍辱負重!”
    唐大衛一揮手,墻壁上的勾踐劍瞬間飛到了他手中,然后搞舉起來咆哮喊道。
    勾踐劍上一股強大的力量瘋狂匯聚在他身體當中,然而就在這時,我一把手強國他手中的勾踐劍。
    然后,我抬起膝蓋,直接將勾踐劍撞成了兩半。
    “不!我的勾踐劍!”唐大衛臉色大變道。
    我將斷劍丟在一旁,目光冰冷地望著他說道:“好了,我也玩夠了,是時候送你下地獄了。”
    “你,你要干什么?”唐大衛見狀不妙,急忙轉身逃去。
    而我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往上方拋去。
    “啊啊啊!”
    我將他的身體拋到了幾米高的半空中,在他落下來之前,我召喚出了四五米長的天問劍,然后立在地面,劍尖朝上,等待著唐大衛落下來。
    “不!不要!”
    唐大衛瞳孔驟然一縮,不斷搖晃著身體,但這始終改變不了落地點。
    “嘶!”
    唐大衛的身體直接落在了地面上,肚子被四五米長的天問劍給貫穿了,趴在那里直接死去了。
    在場的所有觀眾們,還有隊員們,主持人他們,徹底驚呆了,原本喧囂的環境在這一時間突然安靜了下來。
    之后,我泛著金光的雙眼,逐漸褪去了正常人的眼睛,渾身的神力也逐漸散去,然后緩緩走下了決戰臺。
    “這,戰斗榜第一唐大衛,死了?”
    “我的天,我沒看錯吧?唐大衛居然死了?”
    “這新人,有點實力啊!話說,他來這里干什么?難道是來惹事的?”
    隨著觀眾們八卦著我,而我已經走下了臺。
    “老公!你贏了!”嚴舒雅歡歡喜喜地撲了過來,然后瘋狂擁吻著我。
    辛靜竹和蔣妍萌也撲了過來,不斷吻著我,我仿佛成了世界最大的贏家。
    “兄弟啊,你也真是太吊了吧!居然把戰斗榜第一的男人給殺死了!你真讓我刮目相待啊!”項偉榮贊嘆不絕道。
    “你既然殺死了戰斗榜第一的男人,那么,現在的戰斗榜第一恐怕非你莫屬了。”一個男子附合道。
    “什么恐怕?把恐怕去掉,他現在本來就是戰斗榜第一的男人。”劉光浩急忙矯正道。
    我微笑點點頭,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感到渾身有點疲勞感。
    “真沒想到啊,你竟然可以這么厲害,難不成你之前在隱瞞自己的實力嗎?”朱俊杰詢問道。
    聽到這里,看來他們都沒有察覺到我體內的神力,就以為我之前在低調自己的實力。
    “這事情說來話長了,我們走吧,回訓練營再慢慢給你解釋。”我無奈道,然后準備離開這里。
    但這時候,耳邊響起了一個男生的聲音:“我不會放過你的!”
    我回頭一看,是戰神組的一個男生,他滿臉怨毒的看著我。
    “我從來不得罪人,而且,他自尋死路,我也沒有辦法。”我淡漠說道,然后轉身離開了擂臺大廳,然后響起了激烈的聲音。
    “唐大衛真的死了!那個小子現在是戰神榜第一!”
    “太厲害了!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沒想到那家伙居然那么吊。”
    “是啊,可惜了唐大衛,這么強大的一個人,就這樣死掉了。”
    此刻,我們回到了訓練營當中,然后給他們講述了事情的原因。
    “原來如此,這么說,你體內有一個神?”朱俊杰問道。
    “是的,每次我在絕境的時刻,他就會出來救我。”我平靜說道。
    “原來是這樣,真是羨慕啊,居然是一個神,超越局長的實力恐怕不成問題啊。”項偉榮滿臉崇拜道。
    “還好,正是因為神的幫助下,讓我度過了不少難關,不然我很早以前就該死掉了。”我嘆息道。
    “哎,那你知道你體內的神是誰嗎?”譚樂圣說道。
    “不知道,改天我再問問吧,我現在有點累,先回寢室好好休息了。”我搖搖頭道,然后轉身離開了訓練營,來到了寢室當中。
    我懶洋洋地躺在床上,雙手枕在腦后,聲音無奈道:“真好奇神究竟是誰呢。”
    “早晚會知道的,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徐弒天不假思索道。
    我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看來我運氣是真的好,每次在絕境,他都會出來幫助我。”
    “是的,不知道以后,神會不會現身呢。”白起月說道。
    “應該會吧,我之前聽他說,藏在我體內養傷而已。”我平靜說道。
    “養傷?他是多少年前的神呢?”徐弒天問道。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 渝三峡a股票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 完整足球比分直播500 正规的投资理财平台 网球比分直播 秒速飞艇 贵州矛台股票行情 做股票分析师怎么样 操盘联盟配资 江苏快3 000977浪潮信息股票 江苏快3 腾讯分分彩 草甘膦股票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现在有什么好的理财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