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山村小神醫 > 第二百七十章 中毒
    車子行駛在鄉村公路上,入眼的村子,盡皆凋零冷清。外出務工潮掏空了村莊的人氣,連續駛過幾十個村子,見到的村民寥寥無幾。
    來到高峰村,郭秀麗老人的村子。
    這村子和其他村子一樣冷清,韓云帆一眼就看見了當初郭秀麗老人的房子。
    這房子屋頂已經有了塌陷,破了好幾個大洞,陽光和雨水可以毫不遮掩的落入屋里。墻壁也歪斜著,屋里屋外的雜草已經長到一人多高。
    顯然,這危房已經很久沒有居住人了。也許,郭秀麗老人已經不在世了吧。
    嘆了口氣,韓云帆重新掛檔,開動車子。
    “不好了,有孩子中毒了,快來人啊。”
    韓云帆剛起步,就聽見村里有人在大喊,聲音帶著哭喪。
    原本死氣沉沉的村子,頓時間沸騰了起來。老人和婦女從家里小跑出來,朝著那喊聲的地方奔了去。
    韓云帆也下了車,連忙跑了過去。
    這是一個廢棄的鄉村小學,近些年來,農村的人越來越少,不少人都舉家外出,子女在外面上學,鎮上就修了新學校,讓四里八鄉為數不多的孩子統一到鎮上讀書。所以,這鄉村小學就被廢棄了。
    鄉村小學長滿雜草的操場里,圍了高峰村三十幾個村民,人群中間,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呼喊聲音。
    韓云帆擠入進去,只見地面上躺了七個小孩,年齡都是五六歲左右,個個口吐白沫,身體抽搐,身邊散落著一些連韓云帆都沒見過的野果。
    孩子的親人都是老人,被村民拉著,有人哭喊著孩子的乳名,有人撲倒孩子身上,拼命的自抽耳光……
    這其實也是一種悲哀,青壯年外出打工,把孩子留給家里老人照看。
    可五六歲的小孩子,正值活潑調皮的年紀,老人一個不注意,就不知道去哪里調皮搗蛋去了。
    現在,情況很明顯,這七個小孩是因為吃了有毒的果子中毒了。
    高峰村的村長是個和祝大山年紀差不多的老頭,頭發已經全部白了,擠入人群,沖著哭喊的村民吼道:“哭哭哭,還哭個啥,趕緊送鎮上醫院去啊。”
    “這恐怕來不及了吧……”有人小聲嘆息道。
    “是啊,鎮上距離咱們村開車都得半個小時,等人送到了,早斷氣了。”
    “真是可憐的娃兒啊,這么小!”
    “不知道他們的父母知道了孩子中毒死掉了,會有多悲傷啊。”
    “誰說不是啊,這年代在外面拼命打工,還不是想要掙點錢,讓孩子能讀個好的學校,將來給他修房子娶媳婦,可現在孩子沒有了,這一切還有什么意義!”
    ……
    “來不及也要送,總比在這里哭著等死強!”高峰村的村長怒吼著,然后就要強行讓幾個村民干活。
    “等一下。”韓云帆連忙高喊道,頓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韓云帆。
    “村長,你馬上讓人準備肥皂水,立即給孩子洗一下胃,也許孩子還有救。”韓云帆命令似的口對村長老頭吼道。
    村長老頭聽了,二話沒說,連忙就跑了。
    “要想孩子活過來,就按照我說的做。”韓云帆說著,便是蹲到了一個孩子的身邊,掰開他滿是白沫的嘴,將手指伸入了他的喉嚨,輕輕一勾。
    嘔!
    這孩子頓時被韓云帆的手指給催吐,吐出了一大團污穢,其中有不少野果的殘渣。
    “吃了這么多野果,現在才中毒,看來這野果的毒性并不大。”韓云帆顧不上孩子吐出來的污穢難聞,立即對另外幾個村民吼道:“還愣著干嘛,招著我的方法弄,我一個人可弄不過來。
    “是是是。”有些愣神的村民連忙學著韓云帆的動作,開始給孩子催吐。不過,這些村民動作毛毛躁躁的,再加上緊張,催吐并不樂觀,六個孩子,只有兩個成功催吐。
    韓云帆不得不親自一個個的催吐,這催吐,也不過只是初步讓孩子吐出肚子里面大部分的有毒食品。想要全部弄干凈,得洗胃才行。
    村長老頭這時候滿頭大汗的端著肥皂水過來了,問道:“這肥皂水怎么弄,給孩子洗臉嗎?”
    “尼瑪,洗臉?!”
    韓云帆差點沒被這沒文化的村長老頭的話給雷死,你干嘛不說給孩子洗澡呢。顧不上吐槽村長老頭的愚昧,韓云帆直接就命令道:“把這肥皂水給所有的孩子灌進去。”
    說完,韓云帆就從一個村民手里抓過被子,盛了肥皂水,捏開孩子的嘴,直接就把肥皂水往孩子的嘴里灌。
    咕嚕,咕嚕……
    一杯肥皂水很快被這個孩子全部喝進去了,村長老頭和村民都還愣著傻眼。
    “還愣著干嘛,動手干活啊!”韓云帆一瞪,村長老頭和幾個村民連忙手忙腳亂開始給剩下的孩子灌肥皂水。
    嘔!
    嘔!
    嘔!
    七個孩子被灌了肥皂水,痛苦的不斷嘔吐,現場一片污穢狼藉。
    見著孩子這痛苦嘔吐的情景,親人們緊張的看著韓云帆:“你這法子能有用嗎?”
    “幸好這野果的毒性不大,孩子被人及時發現,不然麻煩了。”韓云帆并沒有直接告訴他們有用,畢竟韓云帆現在只是幫忙急救,得等鎮上的救護車來了,把人拉到醫院繼續搶救觀察才行。
    “奶奶,我剛才也吃了幾顆這果子,我怎么沒事啊?”
    一個跟著這七個孩子一起玩耍的七八歲小姑娘這時候納悶的跟身邊一個老太太狐疑道,這七個孩子中毒,其實也是她去喊的人。
    “什么,妮子,你也吃了這果子?”那老太太頓時間嚇的面如土色,看向韓云帆:“小伙子,這要怎么弄?”
    “還能怎么弄,喝肥皂水唄。”韓云帆說完,直接一把就把小姑娘抓了過來,小姑娘拼命的掙扎:“不,我不要喝肥皂水,這玩意難聞死了,我不要喝……”
    小姑娘的反抗無用,被韓云帆硬灌了半杯肥皂水之后,她蹲到一邊痛苦的嘔吐起來。
    果然,她吐出來的污穢物里面,有少量不明果子的殘渣。
    “把那幾個小子也灌肥皂水吧。”村長老頭指著人群里面另外幾個年紀差不多的小孩子,這些小孩子平日里就和這中毒的小孩子一起玩,這些家伙說不定也有人吃過這果子。
    對對對,孩子的監護人反應過來,紛紛向老鷹捉小雞一樣抓住自己家的小孩,然后不顧小孩的掙扎,一率灌了肥皂水,然后都吐的稀里嘩啦的。
    村長老頭的話果然沒錯,這些家伙的嘔吐物里面,竟然也都有這野果的殘渣。
    “胖墩,說,這野果你們在哪里摘的?”村長抓住一個狀態還不錯的小胖子,問道。
    “就是操場那里。”小胖子胖乎乎的小手指有些無力的指了指操場的一角。
    “你們幾個,馬上去把把野果連根拔掉。”村長老頭對幾個村民道。
    “是!”
    ...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