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偷心透視小村醫 > 第一千兩百七十八章 里面
    盒子打開,里面正是一個五彩斑斕的果實,細細的看去,竟然讓人眼中出現了一些模糊,而且有些頭暈。
    林峰和琴雅對視一眼,的確是幻神果,看到這個果子,林峰平淡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多謝王家主了,“
    “那里,那里,我還是要謝謝二位,這件事情上,算王家欠你們一個大人情,以后只要是王家可以辦到的事情,只要二位吩咐一聲,王家一定辦到。“王坤的話語十分謙恭,一方面是對林峰的感謝,一方面是示好琴家,畢竟這一次的事情,讓王家主感覺到了深深地危險,決定向四大家族靠攏,找其中之一,當作靠山,其中四大家族之中,以琴韓,兩家的名聲最好,而且兩位家主都是精明之輩,特別是琴宗,更是被譽為巨海城第一人,所以,王坤自然想要抱一只大腿了。
    琴雅自然聽出了王坤的示好,微微的點了頭,而林峰則是毫不在意,直接告辭。
    看著兩人走出去,王家主長出一口氣,并且對著管家說道:“將老爺子平安無事的消息放出去,“
    “好的,家主。“管家恭聲道。
    而林峰和琴雅走出了王家大門,就看到,斜對面的嚴府從中走出一個花白頭發的老人,正是嚴家四長老,同時也是一位三靈結的高手。
    嚴開淡淡的看了王府方向,正好看見了琴雅和林峰,對于琴雅嚴開自然是認識的,而對于林峰,嚴開眼中閃過而來一絲陌生,隨即帶著一絲恍然,當下面上帶著一絲笑容走過來,對著琴雅說道:“琴雅侄女,好久不見了。“
    琴雅看到嚴開走來,心里是厭惡至極,但是此時還不能撕破臉,勉強一笑說道:‘見過四長老。“
    嚴家四長老,林峰看了一眼嚴開,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機,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暗殺自己的事情,這個人,肯定有份。
    “你就是林峰。”嚴開負手淡淡道,話語之中帶著一絲居高臨下的意思。
    “沒錯,我就是林峰,四長老有何指教?“林峰淡淡道。
    “指教不敢當,“四長老深深的看了林峰一眼,似乎要將林峰記憶在腦海之中。
    “沖兒就是死在你的手里。“四長老直接說道。
    “怎么,四長老要為嚴沖報仇。“林峰自己說道,并且眼中帶著一絲鎮妖劍的劍意,讓四長老的內心瞬間生出了一種被林峰一覽無余的感覺,而且一股股的畏懼,猛然升起。
    “報仇,自然不會,我們還沒有感謝林少俠替我嚴家清理門戶,”四長老淡淡的道,只是語氣之中,還是帶著幾分殺意難以消失的。
    “呵呵,算不上什么只是隨手殺了一個廢物而已,不足掛齒。”林峰淡淡的說道。
    聽到林峰如此說,四長老冷笑一聲,不在言語,但是此時卻響起了一個婦人的聲音,帶著幾分恨意說道:“就是你殺了沖兒,我要殺了你。”ァ新ヤ~~1~<></>
    林峰轉眼一看,看見一個三旬美婦用著仇恨的眼神看著自己,估計這個人是嚴沖的母親把。
    “嚴沖是我殺的,只不過在我看來,嚴沖死的很應該。”林峰淡淡的說道。
    “我要殺了你?”婦人激動的大喊了一聲,隨即就對著林峰沖了過來,可惜啊,這一位嚴沖的母親修為不過是打開了第一靈結,而且這第一靈結似乎都要消失了,實在是對于林峰造不成身為威脅,
    林峰隨意的擋住了對方,用力一震,直接將對方震退,說起來,而這時候四長老冷哼一聲,:“竟然敢傷害家主夫人,你太放肆了。”
    直接一掌打來,而且這一掌似乎蘊含著無盡的力量,一股紅色的真氣散發出一股強大勁力。
    “玄階武技,烈陽掌。”四長老大喝一聲道。
    林峰毫不畏懼,直接一掌跟四長老對了過去,瞬間四長老就發現自己的力量打在林峰的手掌之上,似乎如同泥牛入海,毫無痕跡,而這一個,林峰卻是又打出了一掌。
    “滅絕掌。玄階武技“
    一股帶著滅絕之意,同時一股火紅色光芒纏繞在林峰的手臂之上,沖著四長老奔襲而來。
    四長老接下了這一掌,頓時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火真氣涌入自己的身體內,就跟自己的烈陽掌一樣,頓時喉嚨一甜,吐出了一口鮮血,隨后看著林峰的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恐懼。
    這是什么武技,竟然可以反彈我的烈陽掌,而且還可以揮出一股帶著滅絕之意的掌法,只是短短的一交鋒,四長老就身受重傷。
    “看來,你不是我的對手。“林峰悠然說道。
    “好身手,果然好身手。“四長老慘然一笑:”難怪沖兒會死在你的手里,是我低估了你。“
    四長老被林峰這一掌的打得體內被蘊含著滅絕之意的烈陽掌可以說是打得身受重傷,恐怕一年之內都不能再次修煉,甚至都有可能讓林峰這一掌給打到第二靈結去,因為一年不修煉,誰也不能保證自己的靈結會不會退步。
    林峰并不說話,若非是在城中,林峰早就一劍殺了對方,好替花生米報仇。
    “我們走。“林峰對著琴雅說道,這里畢竟是嚴府的老巢,一會嚴府真正的高手出來,林峰可就堅持不住了,到時候,要是一位四靈結高手吧,不死印法可未必能化解,要知道,不死印法的承受極限,只能是比自己的修為高一階。
    所以,林峰就帶著琴雅立刻走了,琴雅自然是急忙跟上,琴雅顯然也沒想到,竟然是這個結果,心里頗為震驚,沒想到,林峰竟然在一招之上,就讓嚴家的四長老身受重傷。
    看著林峰和琴雅走,嚴開只能無力的看著,隨后走進了嚴府之中。
    而片刻后,嚴府之中,傳來了一聲大吼,吼聲帶著幾分恨意。
    顯然嚴家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對于林峰可以說是恨到了骨子里面去了。
    看著眼前的四長老,嚴無忌低聲道:“林峰,我一定要殺了你。”
    “師兄這里就是巨海城了,聽說這里出現了一顆長春丹,可惜啊,我們來晚了。”一個嬌俏可愛的女生對著一位儒雅的年輕人說道。
    年輕人一身文士服,神情稍顯鄭重,淡淡道:“來晚了,也好,要不是也是一場罪過。”
    看到師兄如此,嬌俏女子稍微撇撇嘴,看向年輕人的目光略帶不爽的說道:‘師兄,好歹你也是正氣書院的弟子,為何說話,像是一個佛門子弟。“
    “不是我說話像,而是無論佛門還是我書院,都有著一顆悲天憫人的心腸。”書生淡淡一笑說道。
    “我是說不過你,你可是堂堂的正氣書院最出色的弟子,顧浩然,”嬌俏女子眼中露出了一絲驕傲之色。
    顧浩然,正氣書院最出色的弟子,正氣書院雖然不屬于六大派,但也是四大書院之一論起在朝中的影響力,絲毫不輸給六大派,而且每一代的四大書院的最出色的弟子,將來必定是宰相。
    所以,六大派是鐵打的權貴,四大書院是流水的宰相。
    兩者之間關系頗為微妙,但是又相互依存。
    兩人走到了一間酒家里面去,顧浩然點了幾盤小菜,就跟嬌俏女子吃了起來,而周圍的人,則是談論起來
    “聽說了嗎?林峰竟然一招擊敗嚴開,嚴家四長老。”
    “我的天啊,那可是三靈結的高手啊,聽說林峰不過是一個二靈結高手。”有人說道。
    “恩,兩人相差一個大境界,竟然可以一招擊敗,著林峰果然有些手段,不愧是觀星閣弟子。”
    “什么一招擊敗,我告訴你們,分明是一招廢了四長老,四長老如今身受重傷,必須調養個一年半載,你們想想一個武者不修煉一年半載,修為必定退步,關閉一個靈結,輕而易舉的事情。”網首發
    聽著周圍的議論,特別是林峰是觀星閣的弟子,讓女子眉頭一挑,似乎想要說什么?
    而顧浩然則是看了一眼女子,淡淡說道:“依依,食不語。”
    于依依只好放棄了跟對方爭辯,心里還有些憤憤不平,自己身邊可是有著一位正氣書院最出色的弟子,修為已經是四靈結了,都能與五靈結的高手過招,與六靈結的高手,十招不敗。
    一個二靈結擊敗三靈結的事情,就能讓你們驚訝,
    后來人們又說道:“著林峰跟嚴家到底有什么仇怨啊?“
    “哎,林峰本人到是沒什么仇怨,只是嚴家的大少爺將琴府的大小姐,琴雅擄走了,欲行不軌之事,正好被林峰看見了,結果,林峰自然是一劍殺了。“
    于依依聽到林峰這些事跡,心里倒是對林峰形象好了一些,對于林峰拯救女子的心思,也是多了一份認同啊。
    “看來這個人還不錯啊,還算是個人物啊。“于依依說道。
    顧浩然則是搖搖頭,心道,剛才說否定的是你,如今說肯定也是你,你這樣,讓我很難辦啊。
    “師兄,我們去見見那個林峰吧。“于依依突然說道。
    “算了,我們這一次只是來游歷的,若是有緣,自會相見。“顧浩然搖搖頭說道。
    “好吧。“于依依帶著幾分委屈,跟浩然師兄游歷,一點樂趣都沒有。
    而韓府這個時候,林峰則是頗為失落,幻神果的作用并不大,不過,也讓花生米開口說了一段斷斷續續的話語,意思就是還需要更多對于神魂有用藥材才可以。
    林峰想了想,則是拿出了東皇鐘的碎片,握在手中,開始慢慢的體悟起來,整個人似乎變得虛幻起來,而且隱隱約約的林峰似乎能聽到了一部虛無的功法,一套大道之音,在不斷的想起,讓林峰多了幾分對于時光領悟,但是對于掌握時光之道,還是很難的。
    這可是天地間最難掌握的大道之一。
    至于包含著天衍七劍的玉佩,林峰也感悟了一次,果然沒什么用,而剩下的時候,則是修煉番天印里面記載的絕續和三寶如意掌。
    至于劍法的修煉,還要擱置一段時間,畢竟如今手上沒有一部好劍法。
    自己目前則是主攻一方面,爭取掌握番天印之中其中一式,并且對于三寶如意掌也有些掌握。
    而長生訣也是在不斷的修煉,時不時的也拿出青帝的留下的靈樹感悟一番,試圖尋找到什么。
    而這時候,陳家的陳琦也面露出興奮之色說道:“蒼天在上,寶兵,終于要是出世了,我陳家的心愿,終于要在我這一代實現了。“
    陳少也帶著幾分興奮,看著眼前的練兵爐,里面散發出的能量氣息,也讓人心驚不已,看起來似乎多了幾分威嚴。
    而西門修則是在一旁的靜靜的坐著,看著爐子里面不斷燃燒正在成型的一件寶兵,心里也帶著幾分興奮說道:“看這樣子,應該是要成型了。我想應該不能失敗了,不過,如今的寶兵將要成型,恐怕,會驚動其他人。“
    “陳峰,立刻布置大陣,封鎖陳家,不讓任何人進來,哼,這一次,我們陳家就要成為了四大家族名副其實的第一家族。“陳琦興奮道。
    “好的,爺爺。“陳峰興奮道,面對寶兵的誕生,陳峰也是興奮不已。
    而這時候一股股的能量潮汐也讓整個巨海城驚動了,琴家,琴明月正在和琴雅閑聊,一旁白如冰則是在看著一本秘籍,如癡如醉,而琴家主則是在閉關室里面。
    這一刻,眾人都看向了陳家方向,琴宗驚訝道:“這是煉制寶兵,陳家的志向不小啊。“
    靈寶閣,張旭看著陳家方向,對著一個人恭敬的說道:“師叔那里是陳家,”
    “看來本座的運氣不錯啊,剛剛到此,就有一件寶兵入賬了。”靈寶閣來的人,一襲青衫,臉上帶著幾分悠然,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優雅的中年人,只是身后背的寶劍,卻讓人感覺到了一種恐怖。
    他叫沈青風,是靈寶閣長老之一,修為在五靈結,并且只差一步就可以成為了一位六靈結的高手。
    算的上是一位靈寶閣的大人物。
2八卦网正版一肖包平特